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2】頼栎元:从帮派少年到疗养院主管(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2】頼栎元:从帮派少年到疗养院主管(图)

Feb 19, 2019, 01:28 AM
华人团队。

华人团队。

  頼栎元(Edward Lai)不需要化妆,就可以在香港动作片里扮演黑社会大佬,他有股强悍的神气,让人不敢招惹他。少年时他在香港加入黑帮,北角是他收保护费的地盘,15岁被警察通缉,为避免坐牢逃到马来西亚;接着逃到美国,因为成绩太差,只有少年军校愿意录取他,天生有领导力的他,一路晋升到Captain;可是毕业后他的人生却迎来了一个转折:进入神学院读书,当全职传道人;几年后他辞去牧师职务,来纽约寻找新的人生道路,先在非牟利机构管理庇护所,因薪水太低,他不再给人打工,自己当老板做生意;在商海浮沉几年,生意总是亏本,一个偶然机会他进入医疗行业,做家庭护理推广,从此一路顺风顺水,在业界建立了声誉;一个大型疗养系统的犹太老板看中他,聘他当疗养院亚洲部主管,这个需要很多爱心的行业,让他如鱼得水,发挥自身长处。浪子回头的他,感慨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人生之路:既能赚钱养家,又能帮助别人。如今在工作之余,他也在教会当兼职牧师。

  ■ 侨报记者 林菁

纽约华人总公所成立,頼栎元(左)担任副主席,与林立志和林曦顾问合照。
纽约华人总公所成立,頼栎元(左)担任副主席,与林立志和林曦顾问合照。
短期康复治疗华人团队。
短期康复治疗华人团队。
参加2018 纽约之星奖,頼栎元与太太Ivy、儿子Casey 。
参加2018 纽约之星奖,頼栎元与太太Ivy、儿子Casey 。
主办十八大道健康快乐嘉年华,頼栎元接受电视采访。 (照片均由頼栎元提供)
主办十八大道健康快乐嘉年华,頼栎元接受电视采访。 (照片均由頼栎元提供)

  黑帮少年 无奈逃亡海外

  我现在每天工作得很开心,因为我的工作能帮助别人。可是我小时候很坏,我出生于香港,是14K帮派成员。为什么加入帮派?我进中学后,因为我长得高,同学就欺负我,打我骂我,有一天我想,给别人欺负,还不如我欺负别人,然后我就加入了14K帮派。我想,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厉害的。

  那时候警察经常来找我,我班主任打电话给我妈,说警察拿了逮捕令来抓我。我在帮派里当头目,北角是我的地盘,我打架、收保护费,警察有一张我签名的纸条。我妈问律师怎么办?律师说警察有证据,我肯定要坐牢,叫我妈赶紧把我送走。

  第二天,我妈就把我送去马来西亚。我当时15岁半,我有个姑妈在马来西亚当律师,她想办法把我送来美国,我去了得州,进入了一所少年军校。

  初来美国 就读少年军校

  为什么进军校?因为只有军校愿意接受我,我成绩很差,数学拿零分,其他学校都不收我,我只好去了军校。进去之后很惨,不开玩笑的,我英文又不好,很多事情不懂。慢慢的,我觉得好像在军校还挺过瘾的,长官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慢慢地也当起了长官,毕业时我的头衔是Captain。

  这所学校叫JROTC(少年预备役军官训练团),是陆军军校的少年团,相当于高中,我毕业时大约18岁,然后我进了得州一所大学Hardin-Simons读神学。

  读神学院当全职牧师

  为什么读神学?其实我在马拉西亚时想过自杀,当时我不懂我在干什么,我觉得我的人生没了,我觉得上帝跟我说了句话,只有三个字:Nothing is impossible。我读了2年神学,第一年我就去教会做侍奉工作,3年后教会安立我成为牧师,当时我20多岁。

  这家得州的教会叫Evangelical Christian Church,我做全职传道人,主要做青少年部的工作。以前我喜欢教会工作,后来跟有些人关系变得不太好,因为他们觉得我年轻,不像普通的牧师,当时我是那所教会唯一的华人牧师,我感到被排挤,就来了纽约。

  当时对我伤害蛮大的,做了全职牧师3年后,我就不做了,来了纽约。我现在还做兼职的传道工作,帮教会筹款、管理。

  来到纽约 任职公益机构

  我是2004年来纽约,我上网找个案管理者(Case Manager)的工作,然后找到了亚裔妇女中心(Asian Woman Center),这是华人社区挺有名的一家机构,向遭受家暴的女性提供协助。面试阶段他们见了我6次,我进去时办公室全是女的,我成为该中心第一个男性Case Manager。

  我觉得在教会工作,就是帮教会做事,我想帮更多人,不同宗教、不同阶层的人。亚裔妇女中心一直提拔我,给我当避难所的主管,我手下管理20多人,我在那里工作了3年,学到很多东西,后来我离开去做生意。

  帮助人有满足感,但是我赚的钱不够,从现实考虑,我离开了。

  商海浮沉 转入医疗系统

  接下去几年我做过各种生意,在包厘街开过一家金饰店,后来金店关掉,我又做贸易,跟中国和南美洲都有贸易。当时我什么都做,做过地产,卖过钻石,但是我不适合做生意,老是亏本。经历了很多事情后你才知道你要干什么,什么才是适合你的能力。以前我要当比尔盖茨,觉得自己能力很强,后来发现我只是个普通人,又回去打工。

  我进入了医疗系统,刚开始做Medicare,一步一步慢慢来,后来在家庭护理公司推广Homecare,这是一个转折点。我浮浮沉沉了几年后,工作养家,没什么想法,突然有一天我奶奶生病了。小时候我父母忙于工作,我奶奶照顾我和妹妹,她以前住波士顿,我每天都打电话给她。有一次奶奶去马来西亚看我姑姑时中风了,我照顾不了她,心情很不好,我开始想,也许我可以帮其他老人家。

  获聘高管 开发华人市场

  我在家庭护理公司做推广那段时间接触了很多人,做了3年,有天我收到一个Message,是寿星花园疗养院(The Allure Group)的老板发来的,他说有一个我可能会感兴趣的职位,叫我去开发华人市场。就这样,我被聘为纽约最大疗养系统之一寿星花园疗养院的亚裔项目企业总监。

  我们公司有3个犹太大老板,7年前开第一家疗养院,现在有6所,总共有1446个床位,都是以短期为主,其中3所有亚洲部,现在有100多个华裔病人,地点在布碌仑92街、Cropsey Avenue、Heyward Street。

  以前寿星花园疗养院在92街的那个点有十多个华裔病人,护士长是华人,医生也是华人,其他雇员也有华人,但后来没有了华裔病人,因为公司不知道如何向华人社区推广。

  我去了公司做的主要事情,就是与社区做好联系,到健康日集会上做Networking,与每个医院负责华人社区的部门联络起来。

  我请了很多华人进去公司,有一位员工原来是监狱警察,但他在那里不开心,于是来到我们公司,负责住客服务。他非常有爱心,病人不吃东西,他下班了会去问,说“婆婆你不吃东西我很担心”。

  我进来公司后,还在华人社区的孔子大厦、八大道设立免费小巴专车,这对病人家属很重要,方便他们来看望病人。

  对待病人 爱心最为重要

  华人都想去华人社区里的疗养院,但问题是供不应求,曼哈顿华埠的疗养院只有一所,床位有限,无法接收太多人。医院有时候会把病人送去布朗士或Far Rockaway这些比较偏远的地方,而华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不久前就有个老太太找我,说她丈夫92岁了,被送去皇后区一家疗养院,她不晓得怎么坐车去看望他。

  安排疗养院的程序通常是这样的:医院认为病人需要康复治疗,就会送去疗养院,通常是根据邮编,送往离家比较近的,但有时候会送去离家远的、比较容易接收病人的疗养院。病人如果想去哪家疗养院,可以跟医院的社工讲,社工会帮助他们申请。

  疗养院分长期和短期,我们以短期为主。有些人进来,康复不了,他们会申请转去长期的疗养院。我们亚洲部的医生是华人,能用中文沟通,护士和护士长也是华人。

  病人进来收红蓝卡(即老人卡,满65岁有红蓝卡),转到长期收白卡,长期的收费少,药比较稳定,也比较便宜;短期的药贵,收费高。没有红蓝卡的原因,主要是年龄不到,或工作点数不够。没有白卡的人,通常会很有钱,如果自己付钱,一天要600美元。申请一般都会批。

  通常病人呆80天左右,然后回家或转院。进来24小时做全身检查,康复中心的主管给安排康复疗程,营养师也会来看,慢慢调理身体。进来一到三周,看进展情况怎样,会决定病患去哪里,绝大部分病人都可以回家。

  什么样的病人,医院会送他们到疗养院?比如做过手术,需要康复治疗的人,包括中风、膝盖手术、髋关节置换、心脏手术、主动脉堵塞、导管手术、摔断骨头等。

  我们所有的员工,从管理人员到清洁工都很用心,因为爱心是教不了的,做这一行爱心最重要。两年里,我们疗养院的华人病人从十多人增加到现在一百多人。

  我跟我太太说,我不会做生意,我希望有份工作,既可以帮到人,也可以养家,现在收入很好,又能帮到人,所以我每天很开心。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