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1】姜田田:商海浮沉 心系美术(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1】姜田田:商海浮沉 心系美术(图)

Jan 29, 2019, 01:44 AM
在美术学校学习的学生与作品。

在美术学校学习的学生与作品。 (图片均由姜田田提供)

  她少时热爱文学,但在父亲的提点下,弃文从画。她与跳槽的同事结缘,辞去上市公司外企的高薪,拒绝父亲抛出的橄榄枝,毅然开始创业,商海浮沉,依然坚守本心。知天命之年,她踏上纽约的土地,一切清零,从餐馆经营,处处求职,到重新执教,女承父业,回归热爱的美术教育事业。她是姜田田,著名的国画大师和美术教育家姜今之女。

  ■ 侨报记者 张晶

在美术学校学习的学生与作品。
在美术学校学习的学生与作品。
创立热度广告有限公司。
创立热度广告有限公司。
父亲和我及弟弟在一起。
父亲和我及弟弟在一起。
姜田田和老墨Eliceo开墨西哥餐厅Greenpoint Kitchen。
姜田田和老墨Eliceo开墨西哥餐厅Greenpoint Kitchen。

  我的父亲是工艺美术家兼美术评论家姜今,与关山月、黎雄才并称广州国画界三老。母亲在博物馆研究历史。我们家姐弟三人,就我从小不爱画画,反而更爱好文学。高中时,我通读了家里所有的世界文学名著,那落笔于纸页上细腻的笔触,在行云流水间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喜爱文学,也喜爱写作,我的作文也常被当作为范文。

  促膝长谈 弃文从画

  记得临高考时,父亲第一次极为慎重地把我叫到书房谈话,我们相对而坐。那时,我感到平时威严的父亲更加严谨,他对我说:“我知道你爱好文学,但文学是很难有所成就的,你可以把文学作为终身爱好,但不要拿文学来当终身职业。”我还懵懵懂懂,只是觉得父亲的话,总没什么错,便答应“好吧”。真正感觉父亲话中的睿智与高瞻远瞩,是在来美后那段为生计奔波的岁月。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儿时迷恋的世界文学名著其实都是父亲的藏书。父亲出生在真正的农村,走泥路去上学。那个年代,有钱人家学音乐,没钱人家学画画。但祖父非常开明,深知教育与知识对于一个人未来的深远影响,于是即使砸锅卖铁也愿意送父亲学画画。父亲顺利考入中专,因为优秀,便留校当了一名老师。但父亲不愿就此放弃学业,依然继续考大学。恰逢兵荒马乱的年代,父亲从湖南步行到重庆考大学,祖母担心世道乱,有被打劫的风险,将随身的钱财缝进衣服下摆。杭州艺专放榜时,父亲从末尾开始看,皇天不负有心人,顺利考取。父亲不仅在绘画、艺术教育方面成就斐然,还出版了10本著作。父亲对于艺术、文学以及人生规划的态度都一直影响着我,即使我后来选择50岁来美,依然坚信父亲所说“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和“任何时候都要抱着学习的心态”。

  白瓷显色 二考广美

  我报考美术学院后,父亲让姐姐辅导我色彩画,从小学习画画的姐姐便成为我的美术老师。我的第一张色彩画是画白色的陶瓷盘子,而我竟然真的画了出来。姐姐说“行了,这个人是画画的料。”为什么呢?因为白色陶瓷盘子放在那里,我可以看到颜色,这就是画画的天分。很多人眼中的白色单一,而我却看到了层次。

  在姐姐的指导下,我刻苦练习了一年,虽然起步时间很短,却进步很大。但报考广州美院时,我却是考取了两次,才如愿考入。第一次考取失败原因,也让我深感意外。那时我自认我文化课成绩很好,结果第一年考取失败,竟是因为文化课没过,反而艺术专业课通过了。虽然,我父亲执教于广州美院,我算是学院子弟,但父亲一直严格要求我,我也是实实在在凭着实力考入。在选择专业时,父亲再一次为我出谋划策,他说:“选平面设计,将来好找工作。”从学院毕业后,父亲给了我一句受用终生的话,“你是学设计出身的,不管去了任何地方,你的眼睛都要看设计。” 养成这种习惯,使我受用不尽。因此,不管我在中国、在美国,或是我旅游前往任何一个地方,最先抓住我眼球的就是当地的设计,不管是餐馆的菜单,还是店铺的Logo。

  风雨创业 商海浮沉

  从学院毕业,我幸运地被分配到国营单位。我第一次跳槽到香港公司时,遇到一位也是跳槽来的同事,他以前是位医生,姓徐,就叫他徐医生吧。我和徐医生两人很投缘,在香港公司待了两年,徐医生投身房地产行业,而我去了一家外企——美国的上市公司3M。徐医生在地产行业发展非常好,赚了很多钱。1999年,他邀请我从3M辞职,和他一起出来创办广告公司。

  徐医生负责起步资金,我来管理和经营,于是“热度广告有限公司”便应运而生。当时,徐医生想要创办这家广告公司其实是期望由该公司承接他的地产楼盘广告,结果广告公司刚开张,徐医生的新搭档就把楼盘广告放给了自己的亲戚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徐医生开公司时承诺一年500万的单子,眨眼就飞了。广告公司初开,我铺得还很大,请了10个设计师,这会儿单子飞了,简直措手不及。

  在决定开广告公司前还有个插曲,广州美院下属一家很有名的公司——集美公司,父亲问需不需要挂名在集美公司名下成立一个子公司,背靠大树好乘凉,业务起步也会比较容易。当时,我年少气盛,不想被人认为是姜今庇荫女儿,于是我说不要,要靠自己努力。而且,我开广告公司有人出资,还有一年500万的订单,有这样的平台,我有高傲资本,断然拒绝了父亲伸向我的橄榄枝。

  眨眼飞走的大单,公司突然没有了生计,我该怎么办?我必须养这么多人,起码也要付得起员工的工资。我从零到谈成第一笔生意用了3个月,那还要感恩之前在外企上班时留下的人缘和好印象。

  不谈回扣 结缘厂商

  我过五关斩六将进了3M,获得高职位,我很珍惜这个工作机会。我负责全公司的广告,查看设计方案、印刷成品,每一个部门的广告开支都由我批准。那时,电台、报纸,都来找我谈广告合作,一谈就提到“回扣”,如果我把广告给他们做,他们就给我回扣。我说,谈回扣,就不谈了,我会直接约下一家媒体,他们说从没见过如我一般干脆回绝的人。这个职位很容易就拿到钱,但是我不要,基于这点,我的服务商、一家印刷厂的老板,对我印象很好,从外企到成立热度,甚至定居美国,我们都一直保持联系。印刷厂老板将我推荐给了他的客户,促成了热度成立后的首单生意。

  “热度”成立之初,老板都是业务员,身兼数职,拉下面子,与客户谈钱、谈生意。万事开头难,当我逐渐适应,掌握公司运营后,我的生活让很多人向往。睡到自然醒,装扮时尚,名品加身,出入高档餐厅约客户谈生意,回公司看设计进度。我也开着宝马到处溜达,去音乐会、美展、剪彩活动,出入文学、艺术、企业届高端派对,到处都有人认识我。这也与一到美国,泯然众人的日子相去甚远。

  初来乍到 盘店开馆

  “人生有时换一个环境还挺有意思,把你丢进去,才知道你有料没料。”在外企和创业的几年间,我到美国旅游数次,仅仅觉得有趣,却没有归属感。夜间11点多,我彻底移民来美,出租车从机场驶离,脚一落地,那时才有感觉,我踏上了美国的国土啦。

  我来美的前3年很辛苦,即便我还随身带了几万美金。我不知道做什么,高不成,低不就。想起姐姐当时来美留学,也仅带了几百块,一切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姐姐曾经有做过餐饮方面的生意,留下些桌椅、锅碗。于是我和姐姐说,不然我们开个餐厅吧。我们在住家附近开始找店面,物色了一个墨西哥人开的餐厅,那个餐厅看起来快倒闭了。老墨店主要把餐厅卖给我们,要价2万元,我说不要,他餐厅都开关门了,不值这个钱,我们可以等他关门,等了两三个月那店还真就关门了。于是我们把老墨店主Eliceo请过来,在街口新租了店面,开起了墨西哥餐厅——Greenpoint Kitchen。我和他一人出钱,一人出技术,把餐厅开起来,盈利对半分。

  我在中国没做过餐厅,英文不好,西班牙菜菜谱更是一窍不通,也不是在后厨帮工的料,但我在中国有多年经商的经历,我可以管进出账。Eliceo不知我有做生意的背景,只觉得我英文差,时常嘲笑我的英文。我管账时间长了,也发现Eliceo搞不清楚生意和自用,他家就在店附近,家里缺个鸡蛋、肉,他就直接从店里拿了整盘的鸡蛋和一整块未切的牛肉回家。而最让我担忧的是,Eliceo不会控制成本,他做一杯橙汁,卖2元多一些,却是用六、七个橙子做了一杯完全不掺水的橙汁。后来,我们在成本上爆发了争执,而我的英文也在一来一回的争执中有了质的飞跃。

  我想我要改变经营策略了,与Eliceo重新达成协议,餐厅由他经营,每个星期固定给我300元。我想也许他独立面对盈亏,可以改变他对成本的把控。但两年后,他还是把餐厅做砸了,最后难逃关门的命运。

  偶然机会 再次执教

  我在开餐馆的两年间,没有再去上班,时间充裕了便重新开始画画。但我想体验美国的生活,于是来到法拉盛,蓬头垢面,因为没人知道我是谁。我街头寻觅招聘广告,发现有一家化妆品店招销售员,我去应试,店员问,你会英语吗?会。她望了我一眼又问,国语呢?可以。随后又问,韩语呢?原来店老板是个韩国人,我知道这份工没戏咯。一次,我去一家小店吃早餐,看到店里招专人包饺子。由于我包饺子包得很好,很漂亮。于是我问店主“你们招包饺子的吗?”那边正在包饺子的店主听我发问,从下到上,打量了我一眼,直接说,你不行。我心里想,研究生学历,连包饺子都没人要。

  一天,以前的校友打电话给我,让我来他的美术学校玩。那天是周六,学校课多,正好有个老师请假,朋友想请我顶一节课,还是用全英文教学。绘画教学中有很多专有名词,我连忙去隔壁旁听了一节课,现学现卖,上了一节评价还不错的美术课。朋友请我来他的学校授课,来教美术,相比法拉盛就职处处碰壁,我心里开心极了。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授课,在热度稳定后,我应聘为广州美院外聘老师,上课的时候还有隔壁班的学生过来听课。而那时,父亲帮助我较为准确地评比学生作品成绩。我拿着学生的作品,铺满客厅的地板,一张一张斟酌。我认为,有潜能的学生,可以适当提高一些分数,让他们更有信心在绘画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另起炉灶 红火办学

  由于我本身懂管理,给了校友一些经营建议,在他回中国时,我有幸接触到了整个学校的管理。由于我与校友在办学理念上存在偏差,于是决定出来单干,找了个搭档 Michael老师成立了雀儿喜艺术教育机构。

  从我们挨个到学校门口发传单,至今3年,招收了95名学生,美术教育事业办得红红火火,第三年就开了分校。2018年1月19日,我在法拉盛文艺中心首次举办“心迹”油画展。同年的11月初,我们学校是第一个受纽约皇后艺术馆邀请在美术馆内举办学生主题作品展的美术学校。超过70位学生以不同题材、材料和表现形式参加了作品展,用画笔和色彩表达孩子们的世界。

  就在我对美术教育工作未来充满规划时,突然间噩耗传来,搭档突然患病,是无法再继续工作的疾病。我突然间傻眼了,事情接踵而来。我要培训教学经验不足的老师,根据学生学习情况制定教学阶段,因为每个阶段的衔接都非常重要,教学内容太深,学生会失去兴趣,太浅则会觉得乏味。老师不够时,还要自己顶上。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而我现在也能一个人自如地经营和管理两个美术学校,女承父业,践行着美术教育事业。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