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 149】罗淑华:资深社工 30年保护儿童(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 149】罗淑华:资深社工 30年保护儿童(图)

Dec 18, 2018, 01:54 AM
罗淑华在布碌仑八大道讲座介绍儿童和家庭社会福利。(图均罗淑华提供)

罗淑华在布碌仑八大道讲座介绍儿童和家庭社会福利。(图均罗淑华提供)

  我是1982年从台湾移民到美国来的。我原来在台湾当过英文老师,也做过国际贸易,想要在美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很需要家庭保险,因为那时我先生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医疗保险这么贵,况且我们还有3个小孩。

  ■ 侨报记者 高诗云

今年5月,罗淑华获颁市府儿童福利局30周年员工服务奖。
今年5月,罗淑华获颁市府儿童福利局30周年员工服务奖。
罗淑华陪伴老人中心长者游轮旅游。
罗淑华陪伴老人中心长者游轮旅游。
儿童福利局中秋月饼品尝。
儿童福利局中秋月饼品尝。
感恩节全家福。
感恩节全家福。

  那时候我在世贸中心刚好看到一张广告,是纽约市、纽约州和联邦政府要招工,我就把广告抄了下来。政府招工需求很多不同的职位,我是英文系毕业的,能考什么呢?最后下定决心——纽约市也好,州也好,联邦也好,都考!

  就这样,一边做准备,一边做兼职,1986年正式考试。什么办案员(Case Worker)、缓刑监督官(Probation Officer),我根本不了解是什么东西,还有文书(Clerical)、秘书等等行政办公室的工作,我全部都考。

  为了家庭 硬着头皮选择牙买加

  我很幸运,好像全考中了。那时社工办案员的薪水是最高的,1986年初级职员的年薪就有3万2000元,于是我就选了这个职位,1988年3月份正式进入到纽约市政府。为了孩子,为了家庭,我硬着头皮选择在落后的牙买加(Jamaica)地区工作。

  我刚入行时,纽约市政府儿童福利局(ACS,Administration of Child Services)在市政府人力资源局(HRA,Human Resource Administration)之下,人力资源局负责整个纽约市的社会服务,有50个不同部门。我做社工办案员,职务就是处理虐待孩子的案件,不一定是恶意虐待,也可能是忽视或无意中触犯法律。

  最初我不了解办案员到底是什么工作,通过念社会服务方面的书,凭着知识、英文和常识在做。那时案件量很多,全市5区每年平均5万个案件,但办案员的数量不超过3000个,我们每个人每个月都要分差不多16个新案在身上。如果案子没有进展,最高能达到每人60几个案子一直在手里面运转。

  30年了,我是全纽约唯一的华裔社工办案员

  从开始直到现在,30年了,我都是全纽约市社会服务部门唯一的华裔社工办案员。华人更爱做电脑、法律方面的工作,社会服务比较特殊,很少有人愿意做这个。最近几年也有看到一些第二代的华人办案员进来,但是都做不长,差不多半年就走了。现在的案件量也非常多,全市每年6万个案件,办案员还是只有3000人。

  纽约州《儿童福利保护法》规定,18岁以下的孩子,父母亲有责任照顾,提供教育和衣食住行,并按需要做心智或教育评估。作为纽约市办案员,如果你接到任何一件有对儿童福利、身体、感情、医疗、教育有疏忽的案件,要在24个小时内做调查,48个小时内做家庭拜访,60天之内要给案子一个初步的结论,判断案子是否成立。

  华裔家庭,最大的问题是父母亲不懂英文

  对华裔家庭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儿童福利局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父母亲听不懂、不愿意回答就挂断,然后来家访也不开门,留了通知信也置之不理。这样的话,儿童福利局没办法在48小时内做家庭拜访,如果接下来每个礼拜家访都没办法跟你沟通的话,就会寻求警察的帮助,到学校去看孩子,强制你到儿童福利局。

  我们服务的对象是从0岁到18岁的儿童,但是如果18岁之前已经进入市府系统,还可以继续服务到21岁,目前来讲可以直到26岁,儿童福利局都有权负责。为了这些儿童,我们对家庭有全方位的服务,包括他们的爸爸妈妈、家庭环境、家庭背景和需求。所以,每个办案员都要掌握大量资源,了解怎样“转案”,把案子转给社会福利机构,以及跟纽约市政府有签约的非盈利机构。

  比如说,有很多阿公阿嬷愿意照顾孙辈,纽约市政府还帮忙培训他们,来帮助政府照顾这些孩子,那么他们就从照顾自己的孙子变成照顾市政府的孩子,每个月还能从政府得到一笔费用。只要能照顾好这个孩子,我们一定全力支持。30年来,看到纽约市政府儿童福利局对家庭全方位的服务,我个人作为一个移民者来说很感动。

  外勤调查,经常会遇到很危险的状况

  儿童福利局的案子是怎么经办的呢?纽约州有一个统一的儿童福利保护专线,号码是800-342-3720,任何人看到危害儿童安全的案件都可以拨打专线报告,警察马上就会过来。儿童福利局会根据涉事家庭所住的地区,分配案件给各区办公室处理。

  最开始的3个月培训中,我要出外勤调查,会遇到很危险的情况,有吸毒的、拿枪的、性虐待、有肢体暴力的、精神异常的,还有其他违法行为的,因为有孩子牵涉在中间,我们儿童福利局就必须要出动调查。为了追踪家庭成员的去向,我几乎跑遍纽约5区。

  因为我做事非常有系统,培训结束后很快被调到行政部门负责分发处理案件,对整个儿童福利局的作业程序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因为我是双语,当儿童福利局接到华人的案件,我们局长就会请我出来帮忙。

  历史性大案,负责处理“金色冒险号”案件

  我工作的头5年中负责了一起历史性的大案。1993年,蛇头组织的“金色冒险号”(Golden Venture)在纽约皇后区搁浅,震惊全美,成为华人偷渡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这条船上有300个成人,大概将近20个18岁以下的孩子。这些成人当天被送去了宾州监狱,20个孩子被警察送到我们办公室,手脚都铐起来,怕他们逃走。

  这些东方来的孩子送到儿童福利局后,局长看到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局长想到我,问我能不能帮忙,问问他们说什么语言。我一下来,他们叫“阿姨”,我就知道是中国人了,我跟他们说“没有关系,我会帮忙你们。”

  市政府随后安排这些孩子到监护机构和监护家庭,后来证明其中有2个实际超过18岁,用假的ID来美,还有4个孩子从监护家庭逃掉了,因为他们偷渡付了蛇头很多钱,必须出去赚钱还债。剩下的14个孩子,我帮他们做翻译,协助他们上法院,分别安顿在长岛等几个监护家庭。

  因为这个案子,我得到纽约市政府的最佳员工奖。也因为我的资优表现,得到政府全额奖学金,修读了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服务硕士学位,让我得以在政府儿童福利局的岗位继续工作至今。

  一身三顾,边工作边读书还要照顾孩子

  边工作边读哥大研究所是我最辛苦的一段时间,那时孩子还很小,怎么分配时间照顾孩子真的是心力交瘁,但我的一个信念就是必须撑下去。

  到今天,我的3个孩子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一路平平安安。我也已经在儿童福利局服务30年了,一直非常感恩,因为我是外国移民者,是纽约市政府栽培出来的。我很幸运得到这份工作,得到政府的支持,我希望尽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们华人,回馈社区。

  父母亲要用有限的资源,做最大的功用。我本身也是移民,还是单亲妈妈,为了生活,我必须要全职工作,每天上班也很担心我的孩子。孩子两、三点就放学了,怎么办?10岁以下的孩子单独放在家里,只要不发生事情,没有人会去举报,但万一邻居看到孩子自己在家里跑跑跳跳,受伤了没有人管,就会报警。

  所以很多家长问我,到底几岁的孩子可以放家里,我会说这是根据孩子的心智和有没有突发状况决定的,很难讲到底要怎样在法律的边缘保护你的孩子。当然你一定要保证有人接孩子放学,不能让孩子单独回家,如果不能接孩子一定要跟学校讲。

  华人家庭,孩子教育问题大部分原因在家长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华人家庭,也许因为语言的障碍和文化背景的差异,很怕跟学校沟通。学校发生什么事情,做父母亲的往往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其实,现在纽约市政府最大的好处就是有全世界141种语言的翻译,学校也有双语老师和社工,父母应该克服自己的困难,多多和学校沟通。

  华人家庭的工作时间往往很长,住的地方又很拥挤,常常还要让大一点的孩子照顾小的。对此我只能说,赚钱当然相当重要,但你既然把孩子带到美国来,当然希望孩子有更好的前途。如果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亲都不在身边,等你发觉孩子行为异常时再想改变已经很难了。

  不是说父母不能上班赚钱,而是要在求生存的同时找出一个共识,让孩子知道——爸爸妈妈不能在你身边,但是爸爸妈妈永远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的功课、你的学校,以及我跟老师都有联络,让小孩知道“我的爸爸妈妈没有不管我”。

  不管父母亲多辛苦,成长中的孩子总是希望爸爸妈妈有时间陪伴在身旁。当你做不到时,你会抱怨说“爸爸妈妈都是为了你啊!”可是从小孩的角度会想“我没有要求你为了我呀?我吃的也不多,穿的也不多,那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你把我带到这边,又不管我。”

  小孩子的世界不了解大人的痛苦,不了解大人的经济压力。所以儿童福利局有很多青少年案件,根源就在成长过程中跟父母亲的隔阂。譬如说,华人很多家庭在小孩子出生后送回大陆,给阿公阿嬷、叔叔伯伯养,等他上学的时候再接回美国来。这段隔阂、语言的差距,对美国制度和文化背景的了解都是很大的障碍。

  当然美国学校确实有很多双语班课程,但是我们在调查当中,有老师反映说在教中国孩子时相当的困难,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教。他们在家里讲福州话,学校讲英文或国语,但是他们在中国大陆没有受到语言的训练,国语英语都不会写、不会听。老师跟我反映困难时形容:小孩子坐在教室里面发呆,你用英文跟他讲不通,你用国语他也听不懂,ABC都不会写。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怪父母把小孩送回中国大陆,但是接回美国马上送去上学,孩子的适应力和语言很可能跟不上,而且他们在大陆受到阿公阿嬷疼爱,来到美国很难立刻适应学校的生活。如果孩子上了一、两年的ESL英语课程还是不懂,起跑已经很慢了,将来跟一般学生竞争会比较困难。

  当外国移民家庭进入美国国土,你必须要遵守美国法律,学习美国的语言、制度、文化,这些对你未来的发展和孩子的教育都是很有用处的。纽约是一个大熔炉,有很多免费的ESL课程,父母亲只要有空都可以去学,一方面你在教育你自己,一方面能增进跟孩子之间的互动。身为父母应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学习,成为孩子的榜样。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