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华人母女合著回忆录《上海忆旧》(图)

华人母女合著回忆录《上海忆旧》(图)

Nov 24, 2018, 02:14 AM
图为孙树莹母女在不同时期的合影。

图为孙树莹母女在不同时期的合影。

新书的旧上海绘图。

新书的旧上海绘图。

  【侨报记者管黎明报道】在众多有关旧时代中国与上海的回忆录中,美籍华人赵芝洁(Claire Chao)和母亲孙树莹(Isabel Sun)合作撰写的回忆录《上海忆旧:名流,学者与恶棍的故事》(Remembering Shanghai: A Memoir of Socialites, Scholars and Scoundrels)独树一帜,以生动的笔触和独特的视角,带读者重温三十四年代的中国与上海。该书不久前在美国出版,并受到多家文学杂志的好评。

  在旧时代的上海,绍兴籍的孙竹堂、孙直斋和孙伯绳祖孙三代靠典当和旅馆业起家,成为旧上海著名的富豪家族。孙竹堂早年因在天平天国时期选择支持清政府,后得到朝廷赏识而在商业上日益发达。晚年其财富却被七个儿子中的两个以不光彩的手段“窃取”,其中之一便是“老七”孙直斋。孙直斋一度被人绑架,后来幸亏得到黄金荣和杜月笙的救助而获释。

  孙直斋的儿子孙伯绳成为一名旧时代的学者,同时也酷爱收藏。他有六名子女,在国共内战结束的第二年(1950年),上海的大门尚未关闭,他选择将聪明伶俐的三女儿孙树莹送去香港,与定居香港的前妻团聚。家中其他人大多留在了上海,经历了文革等历次政治运动的批斗。毕业于上海圣玛利亚女中(张爱玲母校)的孙树莹当时只以为自己是去香港度假,没想到一去便是三十年,等她再度有机会返回上海时,已经是近三十年之后的1978年。旧时位于租界区(今上戏附近镇宁路)的房子已经被分成若干个单元,供十几户人家居住。那次回沪之旅所见所闻令她一度发誓再也不回去,没想到又一个30年之后,人生迟暮,她在女儿赵芝洁的敦促下,再度回到上海的旧宅,为46岁的女儿讲述当年的时光。母女两人并决定合写一部回忆录。

  这部母女回忆录以母亲孙树莹的口吻来叙述往事,在折射时代变迁的同时,也充满许多有趣的细节。其中之一是1941年,当时仅有10岁的孙树莹长得伶俐可爱,并且能歌善舞。她在意外之中挽救了老宅和一家人的命运。某天一名会讲标准汉语的日本军官来到孙家,看到孙树莹独自一人在家,那名军官告诉她,她让他想起了自己在日本的一对双胞胎女儿。这名军官甚至当场教孙树莹唱起了日本歌曲。擅长歌舞的孙树莹完美地再现了歌曲的旋律,令日本军官极为感动。他于是决定放弃征用孙家房产的决定,转而去了隔壁家,那家人后来被勒令三天之内搬离,因为日军要征用他们的房子做办公用途。

  另一件“轶事”是在1950年3月孙树莹带着父亲交给她的一封信前往香港时,父亲叮嘱她过海关时可以向英国士兵出示这封信件。等到了海关,负责查验的英国士兵打开信件后几乎惊掉下巴 —— “John Keswick的亲笔信?这是几乎拥有大半个香港的John Keswick的亲笔信?” 孙树莹这才明白原来父亲费尽心力想保护自己顺利抵达香港。而John Keswick是香港赫赫有名的怡和洋行的“大班”,并与周恩来等人交往密切。

  孙树莹的三女儿赵芝洁于1962年在香港出生,成年后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并定居夏威夷,多年来在中美两地从事奢侈品牌管理咨询工作。她在不久前决定写一本书,将母亲关于旧时代的记忆留给世人。

  凑巧的是,孙家留在上海的成员还出了另一位专业作家 —— 孙树莹的四弟孙树芬。他与王安忆等人同时代,出版有《末路贵族》、《玛祖卡—上海往事》等50多部作品。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