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哈佛招生涉嫌歧视案开审

哈佛招生涉嫌歧视案开审

Oct 16, 2018, 10:15 AM
▲哈佛大学校园一景。美联社

▲哈佛大学校园一景。美联社

▲10月5日,劳伦斯·巴考(左)就任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

▲10月5日,劳伦斯·巴考(左)就任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 美联社

▲10月14日,爱德华·布卢姆(中)在波士顿接受媒体采访。

▲10月14日,爱德华·布卢姆(中)在波士顿接受媒体采访。 路透社

  周一,哈佛大学被控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申请人的案子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庭审理。当天,代表原告和被告的律师在法庭初次交锋。原告律师用哈佛大学过去几年的招生数据作为证据,指控该校在录取新生时歧视亚裔,以族裔因素限制录取亚裔申请者的人数。哈佛大学的律师否认申请者的族裔背景会对其申请产生负面影响,指责原告选择性使用该校的招生统计数据以符合其论点。

  这场由“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发起的诉讼已经耗时4年,得到了近百个亚裔组织和联邦司法部的支持,被视为亚裔维权的重要行动。但是,此案涉及是否推翻在高校实行多年的平权政策、是否坚持校园族裔多元化、是否以牺牲非裔和西裔学生为代价来提高亚裔学生的录取率,即使哈佛大学败诉,它也可能提出上诉,甚至把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

  双方律师交锋 原告被指断章取义

  周一,此案原告律师声称亚裔学生对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在招生过程中的种族歧视提出了质疑,还指责哈佛大学“让种族偏见之狼从大门进来”。

  据《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周一上午,律师亚当·莫塔拉(Adam Mortara)在联邦法院出席这场事关重大的庭审,引发人群围观。

  莫塔拉以电子表格和文件指出,哈佛大学在除个人素质之外的所有因素上对亚裔美国人的评价都高于白人。他表示,但校园里每两个白人学生只有一个亚裔学生。

  这场诉讼是由“学生要求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提起的,他们声称哈佛大学的录取程序歧视亚裔美国人,并限制每年录取的亚裔人数。该组织依据的是哈佛大学6年来的招生数据,这场诉讼很可能揭露学生如何进入世界上最具竞争力大学的秘密。

  随后,哈佛大学的律师比尔·李(Bill Lee)在他的开场陈述中称原告操纵了该校的招生统计数据以符合他们的论点。

  李说:“哈佛不考虑种族就无法实现其教育目标。”

  他反复说,哈佛从不认为一位申请者的种族会对他的申请产生负面影响。

  李还说,为了区别申请的学生,哈佛大学的招生人员要搞如此多的伎俩是很“荒谬的",而且并没有电子邮件或文件提出这样的方案。侨报记者文章

  学生将出庭作证 为哈佛政策辩护

  周一,波士顿联邦地方法院开始审理哈佛大学涉嫌在招生程序中歧视亚裔美国申请人的诉讼案。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这场诉讼是由代表亚裔美国申请者的“学生要求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组织发起的,其依据是哈佛大学6年来的招生数据,这些数据很可能揭露学生如何进入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大学之一的秘密。该组织称,哈佛大学基于种族因素的招生程序歧视亚裔美国人,并对每年录取的亚裔美国人设置上限。

  哈佛大学每年从4万2000多名申请者中招收约1600名新生。这场官司可能迫使哈佛大学一些最资深的管理人员站出来为该校的录取政策辩护。

  下面是一些主要参与者的简要介绍,以及接下来几周会发生什么事情。

  ■哈佛管理层

  哈佛大学招生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去年6月卸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德鲁·浮士德(Drew Faust)、哈佛学院院长拉凯什·库拉纳(Rakesh Khurana)有望出庭。菲茨西蒙斯的任期超过了几任哈佛校长,并监督招生长达30多年。他将是第一个出庭作证的哈佛大学高管。

  ■爱德华·布卢姆(Edward Blum)

  作为保守派活动人士和“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的领导人,布卢姆要么孜孜不倦地倡导不分种族的大学招生,要么就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希望通过招募亚裔美国人加入自己的事业来废除数十年的民权立法,这取决于人们站在这个问题的哪一边。在最近得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涉及一名白人学生的案件中,布卢姆曾对平权政策提出异议,但未获成功。在这场针对哈佛大学的诉讼中,他不会作证,但很可能每天都出现在法庭上。

  ■学生

  “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不打算给任何被哈佛大学拒绝的学生打电话要他们作证。但是,法官允许支持平权政策的哈佛学生作证,证明他们在哈佛大学的入学经历和多样性。

  ■专家

  这个案子的具体细节取决于两位经济学家的分析,他们用不同的方法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即哈佛大学是否歧视亚裔美国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家大卫·卡德(David Card)没有发现任何歧视的证据。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教授彼得·阿尔西迪亚科诺(Peter Arcidiacono)研究了学生录取数据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亚裔美国学生在哈佛大学的招生过程中处于不利地位。这两人都将出庭作证。

  ■法官

  艾利森·黛尔·伯勒丝(Allison Dale Burroughs)曾经是检察官,2014年被奥巴马总统提名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2017年1月,她封杀了特朗普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即禁止来自7个穆斯林国家的难民和移民进入美国的禁穆令。今年早些时候,她警告不愿在法庭上公布招生数据的哈佛大学,要小心对大量不必要的信息进行编辑。

  此案的庭审预计将持续3个星期,无论结果如何,官司最终都可能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侨报记者文章

  状告哈佛招生歧视 亚裔维权迎来重要一役

  【侨报讯】周一,备受瞩目的哈佛大学涉嫌招生歧视亚裔案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审,亚裔维权迎来重要一役。虽然哈佛大学一再否认指控,但这场诉讼却获得了近百个亚裔组织和联邦司法部的支持。

  名校“从严”录取亚裔学生的话题喧腾已久,一些名校被指为了族裔多元化而“平衡”掉优秀的亚裔申请者,亚裔抗议名校录取歧视的呼声近年来不断高涨。这个案子最终审理结果如何,又会引导高校族裔招生政策走向何方,各方正拭目以待。

  缠讼四年

  原告终把哈佛推上法庭

  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诉讼始于2014年。在这场诉讼中,非营利组织“学生要求公平录取”指控哈佛大学在制度上歧视亚裔美国人。

  “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认为,在录取学生时,哈佛大学倾向于录取白人、非裔和拉丁裔学生,把学业成绩好、更符合条件的亚裔学生拒之门外,这种基于种族因素的录取政政策违反了联邦民权法。

  然而,这个指控遭到了哈佛大学的否认。该校认为,为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学校有权把肤色作为招生时的一项考量因素,“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过去4年,负责审理本案的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多次举行听证会。今年6月,在完成了证据收集后,诉讼双方都向法院要求在案件开审前判决己方胜诉,但最终双双被拒,案件定在10月15日开庭审理。

  有专家认为,亚裔站出来反对基于族裔的歧视,证据充足。只要证据充分,应该会得到法官的合理回应,此案很可能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

  数据背后

  哈佛被指控看肤色招生

  在收集证据的最后阶段,“学生要求公平录取”向法院递交了一份报告,“曝光哈佛大学种族歧视的惊人程度”,此事引发了极大关注。

  这份报告分析了哈佛大学2010年至2015年间超过16万份入学申请材料,结果发现,即使亚裔的入学考试分数较高,但哈佛大学招生委员会还是在亚裔申请者的品格方面给出了较低的评价,以降低他们获得录取的机会。

  报告指出,哈佛大学早在2013年就知道存在这种情况。学校内部曾有一份报告说,如果正常评估,亚裔学生在录取新生中的比例应该达到26%,而非当前的19%,但这份报告被哈佛大学“扼杀”了。

  “学生要求公平录取”公开报告的同一天,哈佛大学也发布了一份报告,所使用的素材也是2010年至2015年哈佛大学的申请和录取材料,但得出的结论迥异,认为学生亚裔申请人的族裔背景对录取结果的影响“就数据而言几乎为零”。

  多方声援

  司法部也支持起诉哈佛

  自从哈佛大学被指控歧视亚裔申请人以来,很多亚裔团体都表达了对此案的支持。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近日发起了一项联署行动,以期让联邦法官听到亚裔社区支持该诉讼原告的声音,多达82个亚裔组织加入了声援行动。

  对于“学生要求公平录取”控告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一事,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也给予支持,而且介入了诉讼。

  今年8月底,司法部向法院提交声明称,它支持“学生要求公平录取”所代表的亚裔学生和家长,呼吁法院同意受理该组织对哈佛大学的指控。

  司法部把矛头指向哈佛大学招生所使用的“个人评价”机制,包括“可爱度”、“人文素质”等评分项,认定这个评价机制非常主观,“严重影响亚裔学生被录取的几率,或许是受种族偏见影响”。

  面对司法部的指责,哈佛大学坚决否认歧视亚裔申请人,强调它从来没有歧视来自任何群体的申请人,并且将继续捍卫每一所学院和大学的合法权利,把族裔作为诸多招生考虑因素之一。

  探究根源

  平权政策造成逆向歧视

  除了哈佛大学,其它一些名校也被卷入了“歧视”纷争。2016年5月,亚裔团体联盟曾向联邦教育部和司法部提出申诉,抗议耶鲁大学、布朗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申请者。

  纵观围绕名校录取政策的一系列纠纷,其背后的核心问题在于,哈佛大学和其它名校是否在录取新生的过程中按照“族裔配额”规定,对每年录取白人、非裔、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的比例进行控制。

  “族裔配额”源自平权政策。在奥巴马执政时期,该政策被拓展至高校录取指导意见,鼓励一些大学在录取新生的时候,不再单看成绩,更要考虑族裔背景,从而使高校的学生组成更加“多元”。

  按照这个指导意见,一些高校为了追求多元化,刻意对非裔和拉丁裔学生降分以求。但是,此举却给成绩优异的亚裔学生带来了“逆向歧视”,使他们较容易因肤色被名校拒之门外。

  追求平等

  亚裔维权需要集体发声

  今年7月,特朗普政府撤销了奥巴马执政时期发布的高校入学平权指导意见,亚裔社区发出了一片叫好声。

  一些亚裔团体称,作为人数最少、政治影响力最弱的族群之一,亚裔社区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争取让高校公平对待亚裔申请者,使亚裔孩子享有追求美国梦的平等权利。

  此外,近年来亚裔社团发出抗议呼声,“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控诉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诉讼案获得进展,也不断唤起亚裔群体的维权意识和对自身地位的深层思考。

  一些亚裔人士指出,亚裔学子遭遇不公平对待,根本原因在于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话语权较弱、政治参与度不高。要想让主流社会听到自己的声音,亚裔需要团结整个族群的力量。

  另外,也有人认为,进一步改善对子女的教育方式,扭转主流社会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也是亚裔争取平权的一条出路。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