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古道村庄叙说千年风雨事(图)

古道村庄叙说千年风雨事(图)

Oct 12, 2018, 01:28 AM
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秀水村集体照。(本文图均廖祖平摄)

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秀水村集体照。(本文图均廖祖平摄)

  【侨报记者刘倩10月11日广西贺州报道】北美中文作协访华团11日探访潇贺古道,自采风团行程确定以来,团员们就对这条相传于秦始皇时代修建的连接中原与岭南的通道,大感好奇,当日终于得偿心愿。

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福溪村留影。
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福溪村留影。 
摄于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岔山村。
摄于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岔山村。 

  据了解,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的冬天,为统一岭南,在岭南古道的基础上,扩修了一条自都城咸阳到广州、水陆相连的秦代“道州(湖南)富川(广西)临贺新道”——潇贺古道,与海上丝绸之路相接。它北接潇水,入洞庭湖,连长江,南接贺江,连珠江,连通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 形成水路联运通道。由于古道连潇水而达贺州,得名潇贺古道。实可谓南方的古丝绸之路。相传当年为修建古道,当地动用湘桂粤三地居民,遗尸工地者无数。《晋书·地理下》说:“自北徂南,入城之道,必由岭峤”。

  据考证, 潇贺古道陆上段全长170多公里,经30多个村镇。路宽1.15米,相当于秦代商鞅尺的5尺,古时又有“五尺道”之说。古道多由鹅卵石和碎角石铺成,也有用青石块铺垫的,当年它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蜿蜒曲回于巍峨的西岭山脉丘陵之间。文史学者研究证实,贺州市富川县境内的古道,宽度与秦始皇兵马俑出土的战车车辙宽度相吻合。

  潇贺古道曾经喧嚣近千年,直至唐开元年间,张九龄开凿大庾岭,修筑梅关古驿道,南安取而代之,成为中原文化与物产南传北达的通道。

  11日,北美中文作家访华团来到潇贺古道的西线, 贺州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的秀水村。一进入这座偏远的小山村,就见秀峰山下一座状元楼古色古香,楼前有残荷池,状元楼旁状元溪静静流淌,这是一处地下河天然涌泉,水色清清,可见碧绿的水草与自在的游鱼穿梭其中。好一处风水宝地。

  走进状元楼,右侧的墙壁上书有南宋开禧元年状元毛自知的一首《念奴桥》:

  断虹截雨,舞长空,挥剑龙蟠虎踞。纵马长奔,仰天笑,破阵争锋谁与?彩袖遗红,香宵枕醉,梦去无悲泣。声鼓催征,丹心青史重续。魏武指鞭勒石,上马驱寇,下马作露布。神骥金戈,征万里,胡虏麾前受戮。大漠狂沙,烟云散处,凯乐传都邑。舍生取义,血染苍穹天碧。

  毛自知为文状元,却写出如此气魄悲壮的词章,令人感佩。毛家由浙江迁徙而来,因家中进士辈出,耳濡目染,聪慧好学,于廷试对策时,慷慨陈词,主抗金恢复中原,登第状元榜后开启“开禧北伐”,由于主降派掣肘,终至失利。嘉定元年(1208),毛自知被剥夺状元称号,降名降官,郁郁不得志而终,年仅36岁。毛家共计有26位进士,一门英才,江山衍脉,实乃中国文化历史之缩影。

  访华团进入村落,只见流淌的溪水旁,古树参天。登上一处楼亭,可见保存完好的古民居,雕瓦层叠,古朴优雅,显出独特的岭南气派。这一方灵山秀水,田园风光,直让人神朗气清,留连忘返。据了解,秀水状元村始建于唐开元年间,距今已有1300余年历史。被国家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之名。

  之后访华团作家们来到潇贺古道入桂第一村岔山村寻访。小小的岔山村始建于明代初期,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在此交汇融合。这一次访华团终于踏上了秦汉时期的潇贺古道,走在形状各异的青石铺就的路上,想象当年万足践履,商贾穿行的景象,眼前,村落恬静,隔世的变迁只留下一声叹息。 村中民居、石板桥、石柱础、石碑刻、古祠堂、古树、古井保存相对完整,200余座明清古民居,被三座古色古香的门楼串接起来,街巷深深,精致闲淡,有打油诗云:“飞檐翘角马头墙,玉题干栏万字窗;素瓦灰墙歇山顶,龙头凤尾伴太阳”。

  近年已经搬迁他处居住的村民,有些回到村内,开起油茶店酒馆手工艺商铺,吸引了周围的居民和游人。访华团在一家称为“古道文学讲坛”的读书小店进午餐,新鲜的食材,加上农家的烹饪功夫,作家们大赞真正的美味佳肴。 

  从岔山村外,依稀可见一条潇贺古道的遗址,就在一处农田旁,只见农人在田中劳作,远山青翠,田园佳境,令人艳羡。由于年代久远,尽管经过多次修复,贺州境内的这段潇贺古道,目前只留下杂草中的一小段石板路,走过这段驿道,就是湖南境内,自是另一翻天地。

  当天的最后一程是走访福溪瑶寨。行至路上,一颗巨大的香樟树出现在路边,这是富川县朝东镇归村的千年樟树王,它枝叶如盖,十名作家拉起手,方可合抱大树,叹为观止。

  车行至福溪瑶寨,一进村,就见蘑菇状、竹笋状等大小不一的岩石到处都是,即使在村人聚集的戏台广场也不例外。一问方知,村民们称其生根石。原来,建寨时,村民们不想移走毁坏这些天然石头,因此保留了下来,房屋牌坊避石而置,有些房屋依石而建,街道、排楼前到处是生根石,也许不美,但绝不碍眼,与被踏磨得光滑的石板路、古戏台、风雨桥和流淌的福溪,静静述说着那份自然和谐的朴拙美好。

  除了生根石,这里的百柱庙背后也藏着一段故事。传说,马殷(852-929年)于后唐时建立楚国,自立楚王,在位33年,占据桂北、桂东北长达40年。马殷驻兵保境安民,讨平富川油木和福溪一带的土匪,深得人心。死后被福溪一带的瑶民立庙祭祀,因此百柱庙也称马殷庙、马王庙。该庙始建于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明弘治十二年(1499年)改建成了全木柱子的大庙,主柱76根,吊柱和托柱44根,均为古楠木、香檀木制成,因此得名。由于百柱抬梁,没有一根铁钉,均为榫卯结构,是民间木结构建筑的杰作。

  走出福溪村,夕阳西照,潇贺古道上诉说的本是忠义、贤良的风雨故事,更重要的是传承和感恩的文化传统。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