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2018诺贝尔 文学奖缺席

2018诺贝尔 文学奖缺席

Oct 5, 2018, 11:46 AM
瑞典学院。路透社

瑞典学院。路透社

  2018年10月的诺贝尔奖颁奖周,包括物理学奖、化学奖和医学奖在内的自然科学奖都已颁发,而本年度的文学奖早在5月8日就已确定暂停颁发,并预计将在2019年补发今年奖项。这是该奖项自1943年以来首次缺席。文学奖缺席,源于负责颁发该奖的瑞典学院(Swedish Academy)持续发酵的性侵丑闻。

  不只是颁奖学院的性侵丑闻,诺贝尔奖近年来不断被质疑,评选机制过时、评选过程不透明、获奖者性别不平等屡遭诟病。2018年10月的诺贝尔奖颁奖周,包括物理学奖、化学奖和医学奖在内的自然科学奖都已颁发,而本年度的文学奖早在5月8日就已确定暂停颁发,并预计将在2019年补发今年奖项。这是该奖项自1943年以来首次缺席。文学奖缺席,源于负责颁发该奖的瑞典学院(Swedish Academy)持续发酵的性侵丑闻。

  不只是颁奖学院的性侵丑闻,诺贝尔奖近年来不断被质疑,评选机制过时、评选过程不透明、获奖者性别不平等屡遭诟病。

 

9月24日,法裔瑞典摄影家让·克劳德·阿尔诺因被控性侵、强奸接受审判。美联社

 

  丑闻

  文学奖评审被控性侵、贪污、泄密

  2018年10月的诺贝尔奖颁奖周,文学奖缺席。这是该奖项自1943年以来首次缺席。

  上海界面新闻报道,本年度的文学奖早在5月8日就已确定暂停颁发,取消原因在于负责颁发该奖的瑞典学院(Swedish Academy)自2017年11月就深陷于持续发酵的性侵丑闻。

  一切始于一场针对法裔瑞典摄影家让·克劳德·阿尔诺(Jean-Claude Arnault)的指控。在2017年的“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共有18名女性指控阿尔诺在1996年至2007年间实施了包括性侵、强奸在内的多项罪行。

  现年72岁的阿尔诺是瑞典学院终身院士、诗人兼作家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后者自1992年起在瑞典学院任职,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审之一。也正是由于这层关系,18位受害女性大多为瑞典学院内部工作人员或是员工的妻女。几乎所有受害者都由于顾忌学院内部团结以及阿尔诺的威胁,长久以来保持了沉默。

  尽管阿尔诺拒绝承认一切指控,但在今年4月,瑞典学院发布声明,通过内部调查发现,在这个著名机构中的确发生了“不必要亲密关系”的“不可接受的行为”。

  对于阿尔诺夫妇的指控不仅仅局限于性侵,还包括贪污和泄密。据《纽约时报》和《图片报》先前的报道,阿尔诺夫妇在斯德哥尔摩还经营着一家名为“论坛”的文化机构,这家机构每年得到瑞典学院1.3万欧元的资助,共计超过10年,阿尔诺的妻子弗罗斯滕松被怀疑监守自盗。同时,根据《图片报》的描述,这家机构在当地享有权威,以至于“任何有文学抱负的(女性)作者,在出书之前都会去寻求机构的支持”。

  此外,阿尔诺还被怀疑自1996年起向记者和博彩公司泄露诺贝尔文学奖名单,以谋取私利。

 

  瑞典学院分崩离析 文学奖流产

  对瑞典学院来说,一方面,该学院因阿尔诺事件蒙羞,让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蒙上了一层阴影,另一方面,此次事件也宛若一根导火索,激化了学院内部长久以来的矛盾,暴露出瑞典学院内部僵化的体制。

  在《瑞典日报》和多家媒体将丑闻曝光后,瑞典学院内部在如何处理阿尔诺的问题上爆发了激烈争议。一直以来,瑞典学院由18位终身制院士领导,这18位院士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与学院院长兼常任秘书长丹尼尔斯(Sara Danius)在丑闻曝光初期就与阿尔诺划清界限并积极委托律师展开独立调查不同,大多数保守派院士在这件事的态度上显得模棱两可。

  在今年5月的一次内部会议中,院长丹尼尔斯要求解除阿尔诺妻子弗罗斯滕松的院士职务,这项提议并没有得到多数院士的支持,理由是“不能因为另一个人的过错而惩罚一个人”。

  因为不满此次投票结果,三位院士罗塔斯(Lotta Lotass)、奥斯特葛伦(Klas Ostergren)和斯特瑞兹博格(Sara Stridsberg)在5月7日宣布辞职。三位院士的辞职无疑成了保守派院士攻击院长丹尼尔斯的口实,其中一位院士恩达尔(Horace Engdahl)公开攻击院长并称其是史上最差的院长,并最终导致丹尼尔斯和其他两位同情院长的院士相继辞职。自此,瑞典学院分崩离析。

  6位院士相继辞职后,再加上继院士阿伦(Knut Ahnlund)2012年去世之后一直空缺的名额、以及处于风暴中心的阿尔诺妻子弗罗斯滕松,如今,18名院士中仅有10人还能行使职能。根据瑞典学院的规定,不论是评定诺贝尔文学奖亦或是招募新院士,都需要18位院士中的12位同意,对于仅剩10位院士的学院来说,这种处境无疑是个死结。

  值得一提的是,瑞典学院的院士都实行终身制,尽管有6位院士宣布辞职,但其实在学院管理上并没有辞职一说,辞职院士实际仍然占有名额,直到院士去世。无法凑足12人评委小组,也是此次文学奖流产的最直接原因。

 

中国作家莫言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亦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 中新社

 

  探索

  瑞典文化界另起炉灶 设新学院奖代替诺奖

  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因为性侵丑闻停颁,这是七十余年来的首次。为了填补今年文学奖的空白,以及消除瑞典学院丑闻带来的负面影响,100多名瑞典作家表示,将设立“新学院(New Academy)”奖,以替代今年缺席的诺贝尔文学奖,目前已选出4名候选人。

  新文学奖力图透明公开

  综合香港《大公报》、上海界面新闻报道,新学院奖最终得奖人不再由学院决定,而是交由全球书迷投票选出。不过这个临时机构并不会存在很长时间,在今年年底的颁奖仪式结束后,该机构将自行解散。

  与原来诺奖高度保密的传统不同,新文学奖在提名与评选上试图做到透明和公开。

  新学院是一个非盈利组织,由瑞典记者及作家亚历山德拉。帕斯卡利都发起。学院称自身在政治、宗教以及财政上都是独立的,不与商业利益挂鈎。帕斯卡利都招募了超过百名瑞典作家、演员、记者与文化圈名人组成了新学院。

  新学院表示,“当人类的价值屡屡受到质疑时,文学便成为对抗压制和沉默的反对力量”。新学院希望提醒人们“文学应该与民主、开放、同情及尊重相连”,并找到讲述“世界各地人们的故事”的作家。

  村上春树谢绝该奖

  今年夏天,新学院发起瑞典的图书管理员选出了47位提名者,随后公众加入,有超过3万人网上投票,确定了最后4名候选人:瓜德罗普作家孔戴、英国作家盖曼、加拿大越南裔作家金翠以及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81岁的孔戴在80年代以非洲历史小说《塞古》成名,她在听到获提名的消息时,感到“非常高兴和自豪”,指自己从未踏入过聚光灯下。

  加拿大的越南裔作家金翠今年50岁,她在10岁时逃离冲突不断的越南来到加拿大。这一经历成为她三部小说的灵感,包括她在2009年出版的处女作《Ru》。在得知自己成为最终候选人时,她表示“双脚已经软了”,称自己的小说比不上入选名单上的其他任何一部。

  尼尔·盖曼则早已蜚声世界,他最出名的是系列视觉小说《睡魔》(Sandman)。盖曼表示能和J.K。罗琳以及玛格丽特。爱特伍一同进入47人名单,已经是非常棒的事,并对最后获奖不抱希望。盖曼还认为,本次评选让图书管理员参与提名,是非常好的做法。

  而获得最后提名的村上春树却以专心写作为由,婉言谢绝。村上春树曾多次陪跑诺奖。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会获得超过100万美元的奖金。为提供奖金并填补开支,新学院邀请赞助者,还发起众筹,通过销售T恤、手机壳等方法筹款。新学院计划在12月颁奖之后就解散,但它是否能产生如诺奖一样的影响,美国的图书销售商表示这暂时还是未知之数。

 

  争议

  评选机制被认为过时 性别不平等广受诟病

  诺贝尔奖一直以来虽然举世瞩目、备受推崇,但批评声近年来也不断出现。

  评选模式被指过时

  北京“好奇心日报”网站报道,UCSD(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宇宙学家 Brian Keating 说:“诺贝尔奖已经偏离了它创始人的初衷,因此它亟待重组,他们奖励的是一种过时的科学模式。”

  2014 年,分别来自比利时和英国的理论物理学家弗朗索瓦·恩格勒( Francois Englert )和彼得·希格斯( Peter Higgs )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原因是他们发现了“希格斯机制”的理论。

  然而,这项发现并不只是他们二人工作的结果。同物理学界的许多理论设想一样,菲利普·安德森(Philip Anderson)、罗伯特·布绕特(Robert Brout)、杰拉尔德·古拉尔尼克(Gerald Guralnik)、理查德·哈根(Richard Hagen)和汤姆·基布尔(Tom Kibble)等知名物理学家也参与了此项研究。然而,他们并没有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批评诺贝尔奖这种过时的奖励机制。

  天文学家皇室成员 Martin Rees 认为,诺贝尔奖歪曲了与科学最相关的民众意见。“只有三位科学家能获得诺贝尔化学、物理和医学奖(即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人不能超过 3 人),” Lord Rees 说,“忽略了数学,也忽略了计算机、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环保科学。”

  1895 年,诺贝尔奖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还只有自然科学奖、和平奖和文学奖。一个多世纪过去了,今年的诺贝尔奖依然没有改变,与当今世界飞速的发展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诺贝尔奖也常常忽略一些自然科学史上的重要人物。如Ramakrishnan 指出周期元素表的创造者 Dmitri Mendeleev 和发现原子核裂变的 Lise Meitner 本应获得诺贝尔奖,然而名单上却没有他们。

  高度保密性、性别不平等广受诟病

  高度的保密性让诺贝尔奖变得愈加神秘,不为外人所知。而获奖者又像被捧上神坛的天才,受到社会的高度赞誉。在公众的印象里,自然科学只是由一两个科学天才——通常是白人男性——创造出来的。他们的工作背后没有广泛的支持。获奖者被神化了。

  有不少科学家为自己的研究努力而感到愤愤不平。2003 年,雷·达马丁(Ray Damadian)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发了一系列整版的广告抗议称,他在发明磁共振成像中的贡献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医学奖,但却被不正当地拒绝了。他告诉《纽约时报》,“在周一早上醒来看到自己被剔除在了历史之外,这是我无法忍受的巨大痛苦。”

  此外,性别不平等也是诺贝尔奖广受诟病的一个问题。迄今为止,只有三位女性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

  还有,即便是最优秀的科学家,他们的研究领域也仍然是狭窄的,而不少被捧上圣坛的诺贝尔获奖者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其它非专业领域发表言论。此举被大众所批评。

  Keating 说:“历史上也有团队被授予诺贝尔奖的情况。合作发现引力波的团队和 Higgs boson 应该获奖,长期授予科学天才的颁奖模式可以休矣。那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改变。”例如, 2007 年, Al Gore 和整个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因为在气候变暖方面的工作而获得诺贝尔奖。红十字会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才是诺贝尔奖应该努力的方向。

 

利昂·莱德曼美联社

 

  相关

  诺奖得主莱德曼辞世 曾预言上帝粒子

  曾预言“上帝粒子”存在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利昂·莱德曼( Leon Lederman),4日在爱达荷州的养老院辞世,享寿96岁。

  美联社报道,莱德曼于1922年生于纽约,其父亲从事洗衣工作。他在1943年于纽约市立学院获得化学学位,又在二战中服役三年,之后于195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粒子物理学博士学位。

  学界视莱德曼为物理界巨擘,他本人也热衷分享科学研究成果,教育后生。芝加哥大学的教授迈克尔·特纳表示,莱德曼是一个超越自己时代的科学教育先锋,在全世界担负科学的使者的角色。

  莱德曼曾出版著作“上帝粒子”,他在书中预言了一种名为希格斯玻色子的粒子,是比原子还小的粒子,可解释基本物质质量。如果没有希格斯玻色子,人类及宇宙中其他所有相连的原子不会存在,因此这项发现被誉为20世纪最重大的科学成就。然而,这一发现直到日后经威力强大的粒子碰撞器证实,学界才确信这种粒子的存在。

  1998年,莱德曼因发现次原子粒子“μ微中子”而获得诺贝尔奖,1991年用诺奖奖金和妻子在爱达荷州德里基斯买了栋度假小屋,2011年才正式到此地定居,他当时已经出现记忆衰退。莱德曼2015年将诺奖奖牌拍卖,所得的76.5万美元用于支付医疗和护理费用。

  香港《大公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