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43】狄钟琪:风云华尔街 多彩创业路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43】狄钟琪:风云华尔街 多彩创业路

Sept 4, 2018, 11:07 AM

  他是阅尽市场百态的华尔街精英,也是投身多元创业的当家掌门。逐梦美国,耕耘几十载;回馈社区,筑路后来人。

  我来自一个普通的香港家庭,13岁时父亲把我接到美国。为了能让我有好的学业,父亲含辛茹苦把我送到一所私立初中读书。那时是上世纪80年代初,布碌仑的华人还不多,整个学校里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个中国人。初中高中毕业,顺理成章读大学,没想到大学第一年时,我父亲、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突然间脑充血过世了,全家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我这个独生子身上。那时第一反应就是:房租怎么付?饭怎么吃?没有办法,我只能停止学业,出来打工养家。

纽约证交所为离职的狄钟琪举办“收盘铃”欢送会。(图均狄钟琪提供)

  幸运初入金融业,眼界大开存远志

  我年轻,有手有脚,想找一份正经点的工作,可是很多地方觉得我只是高中毕业,大学还没读完,找工谈何容易。那个年代华人圈子里只有华策会提供一些职业培训,也帮忙找工作。很幸运,我得到华策会推荐,介绍我去华尔街的一家银行做后勤,我的金融事业就从那里起步了。

年轻时的狄钟琪与家人。 (图均狄钟琪提供)

  这家银行叫盘古银行,是泰国第一大银行,在纽约设有办事处。那时银行安排我到后勤部门做电脑系统的操作员,我很老实地跟他们说:电脑我碰都没碰过。银行也和我说了老实话:就是要你没碰过,这样才安全!因为后勤办公室管交易结算,数据安全是最要紧的。就这样在办公室一坐7年,我从一个小小职员升任高级管理,每天经手账目上几十亿的流水。看到这些数字,我在心中给自己树立方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的事业也能有这样规模的进进出出。

  后来我兼职读书拿到学位,离开银行加入一家刚起步的华人公司,短暂从事了两年多的会计工作。本来按照我原定的职业规划,做会计才是安身立命的正途,结果真做起这一行来还是感觉太枯燥,也发现自己的兴趣更偏重金融领域。很奇妙的机缘巧合下,我进入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从基本做起,一做就是近20年。

  资本市场瞬息万变,殚精竭虑保驾护航

  整个纽约证交所上下3000多名员工,有很多不同的系统,每个系统都有各个公司和政府监管部门要求的文件。我刚入职时的职责就是整理每个系统、每个项目的文件,有点类似于核数员(Auditor),确认交易程序正确无误。后来一路升职,做到了项目经理,手上执掌整个纽约证交所一半的系统,一旦交易上出了什么状况都要来找我,我再协同各部门解决。证交所里一位任职35年的老员工曾经跟我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在了,全球交易市场都会因此停摆!那时每天早上起来上班,不知道那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那种感觉是最开心的。

  在证交所工作,随时可能遇上意想不到的状况。有一次因为其他投资银行的员工犯了小错误,这一家公司的投资程序出错,拼命放盘,引发骨牌效应,导致整个股市的道琼斯指数在十分钟之内暴跌500多点,然后短短几分钟又马上反弹回原水平。这次突发事故被华尔街称作“闪电崩溃”(Flash Crash),影响了千千万万的投资者,酿成巨大损失,后来甚至惊动了财政部证监局和国会介入调查。那时我们的的确确花了整整一个礼拜,没日没夜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把那十分钟异常里的海量交易数据全部取消掉,可以说是非常艰巨的挑战。

  上世纪90年代的金融格局和今天相比大为不同,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都是大型公司,经过重重审核才能挂牌,只有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才会选择纳斯达克(NASDAQ)。当年如果纳斯达克因为系统故障或者什么原因停止交易一小时,没有人会在乎的,因为影响不大。但如果是纽约证交所,哪怕只停顿5秒钟,第二天一定上《华尔街日报》的头条。

  不过随着新时代网络经济飞速崛起,两家当初在纳斯达克上市的IT小公司如今已发展成了业界巨鳄,那就是微软(Microsoft)和因特尔(Intel)。再加上苹果(Apple)和脸书(Facebook)等新兴公司不断涌现,纳斯达克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最近10年同纽约证交所的距离不断拉近。

  我最紧张的一次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刚刚好在它之前,脸书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结果上市第一天发生重大事故,系统没能准备好,从早上9点半开盘一直出状况,直到中午快12点才能正常交易,在业内传为笑柄。笑归笑,大家也猜测:阿里巴巴到底会在哪里上市?最后敲定纽约证交所,我们大家都紧张了,深怕步纳斯达克后尘。整整3个月,包括晚上、周末,每天都要测试测试,不停测试。直到上市当天早上9点半,准时第一笔交易,之后一两个小时也没有出什么状况,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下,终于松了一口气。

  见证历史时刻,危难力挽狂澜

  从1997年金融风暴、911恐怖袭击,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2008年次贷危机,在纽约证交所这十几年来,我亲眼目睹了资本市场的云起云落,亲身经历了多次历史性的金融大事件。每逢股票大跌,精神紧绷的交易员们跑来跑去,颓废地在办公室里不眠不休,地板上堆满了厚厚的买卖字条,还要反复确认所有数据正常运作,那种紧张和压力难以言喻。

  我还记得9·11那天是礼拜二,刚好早上我去华尔街开会,距离世贸大厦只需步行5分钟,抬头就能看见双子楼。恐袭发生时股市还没有开盘,我们最开始听到消息,还以为是飞机意外事故撞上世贸中心,等听到第二部飞机也撞上,大家都意识到发生了恐怖袭击,马上启动应急系统,疏散员工。那时就看到成千上万的人走路过桥,能离开曼哈顿的都用尽最快的方法撤离。整个部门上下,我可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我想我能保护好自己,让其他人先走。

  恐袭发生后,纽约证交所本来可以在第二天就恢复运作,但纳斯达克和美国证交所(AMEX)无法与我们同步,只好都停业4天休整,直到下周一再统一开盘。当我们周一回到交易所,心中都是五味杂陈,既为悲剧发生而痛心,也为短短几天就让一切重回正轨而骄傲。恐怖分子不择手段破坏秩序,我们没有让他们得逞。

  从事金融这么多年,很多事情看得很透彻。首先,回报和风险是成正比的,你如果贪图高回报,也要有承受高风险的心理底线,不管做生意还是做人,先把最坏的打算想好,如果觉得后果承受的起,那尽管去做;如果有什么犹豫的,就要自己慎重,三思而后行。这段经历也让我见多识广,格外重视“公平”和“规矩”,凡事看两面。有时我跟人讲: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这些花招,因为我早就用过了!

  多元创业打造综合平台,回馈社区拥抱精彩人生

  纽约证交所后来经过几次改组,慢慢把我调回到文书工作上,我觉得又没有挑战了,就萌生了离开的想法。2016年,我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其实创业酝酿了很久,认识的人多,朋友也多,很多人认同我做事的风格,愿意跟我合作开拓不同的项目。一个是品牌设计,帮一些公司设计Logo、产品包装,慢慢再发展到市场咨询。另外我也跟其他朋友做人力资源,帮华尔街公司招募员工,希望把中国市场打开。

  我们在华尔街,看到的都是印度人。中国也有很多电脑专业人才,他们的水平其实不比印度人差,我就想可不可以把这个市场拓开。后来发现的确是有一个很现实的难题——印度从小英语教育,他们来到美国根本没有交流问题,中国人可能在语言上面还存在障碍。

  创业到现在,我经营着6个不同领域的合作公司,除品牌设计和人力资源外,还有商业咨询、时尚美容、房地产、表演制作和电影业。行业跨度大,但我认为最终可以全部整合在一块。比如说品牌设计,可以利用表演公司的资源做推广,用电影产业的资源帮品牌拍摄宣传片。我的思路是横向发展,布局成网,用一个个小平台打造成一个大的综合平台。

电影团队拍摄动作片《Eyes Closed》。(图均狄钟琪提供)

  到目前为止,我们参与了大大小小六、七场演唱会和综艺演出的制作,合作过的知名歌星包括周华健、萧敬腾、张震岳、黄丽玲等等。筹办这类演出,最难的地方在于美东市场的风气和西岸市场完全不一样。如果我现在跟人说“刘德华下礼拜要来”,人家问的第一句是“有没有送票?”如果是在拉斯维加斯、洛杉矶或者温哥华,没人会问送票,都是自己去买票。

电影作品《Broken Badges》在2017年CCIFF电影节获奖。(图均狄钟琪提供)

  美东,特别是纽约,华人圈的演出市场其实已经不太健康了。不管哪家制作公司,票卖不出去,艺人不开心,最后只好塞塞满。没多久之前就发生了一次,演唱会开始前15分钟,歌星直接说“我不唱了”,因为没有人,到最后主办单位拼命去外面,看到中国人就拉进来填场了事。制作公司十个九亏,赔钱做品牌,现在市场风气就是这样。

演出团队打造萧敬腾演唱会。(图均狄钟琪提供)

  竞争激烈,要么咬牙坚持,要么寻找突破点,让别人跟着你走。比如我在电影业不做华人市场,做外国人市场,把中国的文化艺术带到美国来,给老外提供多渠道的体验方式。现在州政府有意把纽约打造成东方好莱坞,提供了一系列政策扶持,我也希望尽早打下根基,连接中美两个最大的市场。

  华人在美国人口很多,但社会上的声音还比较小,必须认识到选票是唯一有政治力量的东西。政客其实是很现实的,他们在乎的只是做什么能让选票多一点,最近社区发生了不少事情,如果我们有政治力量,很多事本来可以避免。另一方面,华人新移民不断增多,入乡随俗方面难免遇到问题,不了解美国的法律和制度,以为政府和百姓离得很远。其实政府给新移民提供很多包括创业在内的资源,帮助他们融入美国社会。如能善加利用,相信华人在美国的发展和形象都能得到很大提升。

  这些年我通过美国香港总商会参与美国亚总会担任副会长,将来也会提供更多的社区服务帮助华人新移民。辛辛苦苦来到美国,希望新移民走出华人社区,多接触不同民族和文化,不要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也希望华人下一代多多回馈社会,饮水思源。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