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41】李昌永:我不是政客,想当好法官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41】李昌永:我不是政客,想当好法官

Aug 7, 2018, 11:55 AM

  纽约律师行业竞争极为激烈,如果不晋升则被无情淘汰,女性能当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更是少之又少。从中国到美国留学的李昌永,用多于别人三四倍的努力在职场打拼,一路打破玻璃天花板,当上大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然而在登上职业生涯顶峰的时候,她却决定放弃高薪职位,竞选纽约市民事法官。如果当选,她将成为纽约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官。

  ■ 侨报记者 林菁

李昌永马不停蹄地到社区做竞选宣传。 (李昌永竞选团队提供)
李昌永马不停蹄地到社区做竞选宣传。(李昌永竞选团队提供)
李昌永马不停蹄地到社区做竞选宣传。(李昌永竞选团队提供)
李昌永办公室里挂着她画的油画。(林菁摄)
李昌永出席社区活动剪彩仪式。(李昌永竞选团队提供)

  读书好又喜欢冒险

  我小时候很调皮,是孩子王。我很喜欢大自然,经常带一群小孩子到河边玩,由于喜欢冒险,会做很多小朋友不敢做的事,带着小朋友去走架在河上的钢管,让我爸妈很担心。我成绩很好,从小到大在班里经常考第一名。

  高二分科,我妈妈比较务实,让我读理科,但我到了理科班后感到压抑,没人跟我玩,感到枯燥,于是趁我妈妈出差,就转去了文科班。刚好碰到期中考,我考了第二名,我妈妈回来,看到我考得不错,就默认了我转到文科。

  本科我考到四川大学哲学系,我很喜欢哲学,觉得自己在万山之巅遨游,我觉得思考过程是一个美妙的过程。毕业后我分配到四川音乐学院,有一天刚好是愚人节,我和朋友去喝咖啡,聊天中我得知北大法律系本科专业在招生,已经念完本科的人也可以去报考,于是我去报考并且被录取了。接着我花了两年时间读完北大法律本科学位,1995年毕业后从事法律工作一段时间。

  到牛津大学深造

  我当时在外企工作,中国是大陆法律,如果要跟国际接轨,最好到美国来深造。1998年,我拿到达拉斯的南方卫理公会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到美国来念法律,取得法律硕士学位。毕业后,我到纽约的律师楼工作了很多年。

  2010到2011年,我在英国牛津大学读法律与金融硕士学位。那个项目是第一年招生,我在工作过程中认识到,法律和金融是分不开的,我经常碰到客户询问金融问题,比如发行证券等。我接到牛津的录取通知书,并没决定马上去,因为我要全职读书,必须辞去律师楼的工作。后来我去读书了,我发现这是我做过的最好决定之一。

  牛津很漂亮,有深厚的历史,那时候是金融风暴之后两年,我们讨论怎么从法律方面去避免金融风暴的发生,怎么从法律方面来监管。牛津不是教你现成的东西,而是启发你去思考,培养决策者,去找解决方法,这是很好的训练,从宏观上能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在那里我还学了很多经济模型,对我事业有很多帮助。从牛津回到美国,我开始做律师楼的合伙人。

  成为律师楼合伙人

  我在Patton Boqqs LLP律师事务所做合伙人,这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他们对我进行了几个月的考核以及背景调查。这是华府一家很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在全国各地有办公室。我去了很多次华府,进行各种考核,考核内容包括我的资历、经验、业务、个人能力,以及对法律的了解、思维方式、处理问题方式等等。我参与过很多大型的商业交易和诉讼,比如在曼哈顿设立银行、大型证券上市等。

  在任何公司都有挑战,我对每个人都很尊重,我很用心地做事,就事论事,与同事都相处得很好,与很多同事成为朋友。在律师楼工作通常都是团队合作,大型交易一个人做不来,你必须有个团队。每个律师都很强硬tough,但每个人在一起做事时都很有团队精神。律师接受过严格的训练,他们素质很高,我非常享受与律师共事。

  我付出的努力,是我同事的三、四倍,还没当合伙人之前,我通常是早上9时到办公室,凌晨2时30分回家,周六和周日也上班,我家就在办公室附近。当了合伙人之后,早上9时30分到10时上班,晚上12时下班或到凌晨两三点,律师通常是每周7天都在工作。

  我现在每天能睡7个小时就很满足,当天的工作不做完我就不睡觉,有时工作到早上5-6点。商业交易和商业诉讼都是有截止日期的,如果第二天必须做完,今晚就会做到很晚。

  喜欢滑雪击剑绘画

  我自己一个人在美国,有人问我你感到孤独吗?我说我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去想自己是不是孤独,当然有时候也会调节一下。很多年前,我带一个团队做一个案件,处于高度压力状态,有时法律文件需要我把关,我觉得这么资深的律师还要我担心这些事,那是个冬天,我想抽几个小时放松,就跑去滑雪,回来时心情好多了,情绪平和了。

  我一年会购物一两次,把一年里需要的衣服全都买下,因为平时没时间逛街购物。

  除了工作之外,我非常喜欢滑雪,滑雪道分粉色、绿色、蓝色、黑色4个等级,我能滑蓝道和黑道。十多年前我来到纽约,有一次新年,一群朋友去VERMON滑雪,那是我第一次滑雪,从那以后就再没停过。我非常喜欢大自然,滑雪就在山上,你与大自然非常亲密,你能看到蓝天白云森林,呼吸新鲜空气,我喜欢在森林里滑雪,因此摔倒断过好几根手指,但是跟大自然接触让我非常开心。

  我还喜欢画油画,四五岁开始学素描,初中时学水粉和水彩,大学我经常做海报。刚当律师时,我在社区学院选修油画,学了一个学期油画技巧。我在想,退休后我可能会画画,希望有机会办一个画展。滑雪、画画都是让我开心、放松的活动。我在牛津学过击剑,我也喜欢旅行。

  律师行业竞争激烈

  律师事务所竞争很激烈。从数据看,如果一个大型律师楼,第一年招聘100名律师,到了第3年,可能只剩下30个,70人已经被淘汰。到了第五、六年,只剩下10个,这时候你已经是资深律师,你希望做到合伙人,到第10年,可能只剩下一两人,也不一定能做成合伙人。被淘汰的人,有可能是大型律师事务所强度太大,他们想换比较轻松的环境,也有人因为律师楼某块业务减少而被裁员。

  2013年我去了另一家律师楼Greenberg Traurig LLP当合伙人。之前那家律师楼与另一家律师事务所合并,我希望在合并之前找到一个更合适我的平台。2年之后,我来到现在这家事务所Zeichner Ellman & Krause LLP当合伙人,这家事务所相对小一些,每个合伙人都是一个团队。

  第一家当合伙人的事务所Patton Boqqs LLP有500到600人,大约有100个合伙人,你有机会来认识每个合伙人,合并后非常大,有3000到4000人。Greenberg Traurig LLP也很大。现在这家事务所比较小,有50个律师、20个合伙人,每个人都成为你的朋友。我这次竞选民事法官,合伙人为我组织了筹款会。

  竞选民事法官回馈社会

  我一直希望更多地回馈社会。我作为纽约亚裔律师协会成员,会到纽约中华总商会提供免费法律咨询。以前在达拉斯读书时,我是Dallas Association of Young Lawyers (达拉斯年轻律师协会)Lawyers Promoting and Diversity Committee (律师晋升和多元化委员会)以及Minority Involvement Committee (少数族裔参与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为少数族裔争取权益和机会。

  我认为法官能帮助更多人,影响力会更大,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更大。今年年初我开始竞选,纽约目前有两位华裔女法官,我对她们都非常尊敬。凌德丽是第一个通过民选的方式当上法官,陈佩仪是12年前当上民事法官。

  我很喜欢这个民主的竞选过程,和民众接触的过程中,你更加了解民众的想法和生活状况。我刚去拜访过下东城的公寓楼居民,有几个选民邀请我进他们家坐,聊他们关心的事情,我感触很深。我还到地铁站口,到老人中心拜访,打电话给选民,我很喜欢跟大家交流。

  我觉得一个民选法官经过这个过程是非常有价值的,法官要确保公正公平,每个人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什么背景、种族,以及讲什么语言,通过民选的过程,你对这句话的含义有了更深的理解。你走到每个人的生活中,民事法庭处理的就是跟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务,民选的过程对民事诉讼法官公正无私地判案很有价值。

  我对自己的资历没有质疑,我是好律师,想当好法官,我不是政客,很多人担心法官受政治影响,因为法官应该是非政治的一个职位。

  律师事务所的女性合伙人很少,代价是你需要付出时间。女性合伙人少有各种原因,不是女性比男性弱,可能很多女性因为要照顾家庭而无法在事业上付出更多时间。走上合伙人这条路是一个人生选择,我一直想去做的事情,就一直做下来。我喜欢从事法律行业,喜欢帮助别人。我觉得,你想做的事,喜欢的事,只要做下去,只要有付出,就会有成功。对新移民来说,要努力工作,思想开放,接纳这个国家的文化,接纳多元化。

  我现在是美国公民,我认为美国的民主理念非常好,司法公正、无私、公平,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价值。我会是一个公正、廉明、平等的法官。我希望当个好法官,更多地回馈社会。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