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39】张鑫:坎坷铸就成功路(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39】张鑫:坎坷铸就成功路(图)

July 10, 2018, 01:06 AM

  出身富裕企业家家庭,羞涩男孩怀揣电影梦成长。经历家庭破产变故,体察人情冷暖,放弃继承家业,只身上海打拼。从告别娱乐业的声色犬马,到来美创业的心跳体验,张鑫在尝试当中不断成长。将留学经验转化成为工作动力,投身教育行业,伴随一个个有梦想的孩子敲开名校大门。

  ■ 侨报记者 陈辰

张鑫采访张柏芝。
张鑫与工作伙伴。
张鑫与学生。
张鑫与学生。
张鑫参与极地活动照片。 (图均张鑫提供)

  出生在重庆,生活在一个家族企业的环境中。童年时的我性格内向,不喜欢和别人讲话,讨厌社交。但父母却很喜欢带我一起去参加各种商务宴席,给我机会去致辞各位长辈,让我去展现自己。这对一个害羞的孩子来说,无疑是种巨大的压力。还记得当时父辈和我说过“ 你要适应这个社会,这个社会更喜欢外向开朗的人,你需要改变!”也许这句话推动了我人生的改变。

  增强自信 走出性格自闭

  为了让害羞的自己不输给其他孩子,上学时我便加入了朗诵社,通过参加各式比赛来锻炼自己的口才。性格内向的我为了挑战自己,勇敢的站在天桥下朗读课文,以行动增强自信。18岁时,我只身离开重庆来到上海,就读对外经贸大学经济系,后来又就读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物流管理系。不幸的是大三时,我便迎来人生的当头一棒。父辈的家族生意是经营房屋变压器,但由于人事纠纷经营不善而面临破产。之前和父辈关系密络的生意好友们,到落魄之时却全然不问。我意识到,人间冷暖不过如此。那时爷爷问我:“你是否要回来接管这个公司?”我自认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懂这个行业,再三考虑之下,我还是选择放弃这个我不擅长且不感兴趣的家族生意。

  现实残酷 放弃电影行业

  毕业后,我抛弃所选专业,选择了电影行业,加入了美国最大电影公司之一的华纳兄弟影业负责影院管理与市场营销。我喜欢电影这种艺术,能深入人心,影响大众。当我了解完一个公司之后,我更想去看看整个娱乐产业链,所以我加入了号称好莱坞圣经的娱乐业专业杂志《Variety》,这个经历拓宽了我的视野。经过跟各路演员、导演等娱乐人士的交往,中国电影界的种种缺陷和不专业让我震惊。同时,国家对电影行业内容的限制,极高的电影“枪毙”率,这些冲突与矛盾让我不禁对这个行业大失所望。

  我原本对电影行业拥有极大的兴趣和信仰,想推动这个行业的专业和进步,想对中国电影内容有所贡献,期待着用电影这种艺术,影响更多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但当我越深入这个行业,越发现离自己的初衷更远。我自己也开始随着整个行业浮躁起来,行业的低门槛使得电影艺术的高尚不复归来,它带来了所有人对金钱而非艺术的渴望。由于自己的不甘心,我放弃了这个外表光鲜亮丽的工作,离开了声色犬马的圈子,萌发了去美国充实自己的想法,想见识美国娱乐媒体圈的多样性和专业性,追寻自己所向往的道路。

  为了申请美国名校的MBA,我花了数月的时间奋战GMAT,天天在图书馆刻苦钻研考题,写自己的申请文章。在申请阶段的一开始,因为对自身的自信,我只申请了UCLA与USA两所大学。但申请结果出来时,却只拿到了两个“等待”。我还记得UCLA,我的梦想校的“等待”结果出来时是4月1日,我告诉身边的朋友们,大家都以为这是个愚人节笑话,但铁板钉钉的“等待”映在屏幕上时,我的内心一片灰暗。看着身边一起申请的朋友们拿到了哥大、纽大的offer,我羡慕得眼红。因此,我把我的申请文章翻出来,审视自己到底是谁,想成为谁,反反复复修改了33遍,最后递交给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大学,成功拿到该校商学院MBA的录取通知书并获得奖学金。我虽没去到艺术的中心洛杉矶,但却来到了世界的中心纽约,梦想之门也随即开启。

  纽约学习 与第一次创业

  我对纽约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地方充满着最前沿新鲜的资讯、聪明的人和多样的文化。

  来到福坦莫读MBA的第一年,我每天的生活繁忙而充实。上午上课,下午小组案例讨论,参加纽大、哥大的各种学术会议与行业领袖的分享会议,傍晚参加一些社交活动发现机会,10点到家学习做作业至凌晨2点,早晨起来继续学习。2011年正好是新媒体手机应用软件崭露头角的一年,在纽约的大量论坛中我渐渐意识到智能手机与社交是一种新时代的产物,因而我对这个新媒体行业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参加社交活动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觉得这些活动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我仍然非常积极并有准备的去参加,至少对社交能力是很好的锻炼,并告诉自己10个活动中要是有一个活动有价值,那也是赚了。

  在读MBA的过程中,我萌发了创业的念头,认为创业是一件很刺激的事,会得到莫大的成就感。第一年结束,我果断辍学并迸发出一个有关新媒体的念头。根据豆瓣与其他一些手机应用软件所激发的灵感,2011年夏天,缺乏经验的我和国内的一位好友一起研发了一个社交签到类的软件,通过共同的兴趣爱好来交友。例如,我去了一家咖啡馆,参加了一场演唱会,系统会自动跳出有这样一个人曾在过去8小时内与你“擦肩而过”。我带着一腔的热情和产品模型参加了在纽约和中国的很多投资会议,并向投资者展示我的想法和产品。在那个过程中,觉得自己MBA所学的知识和锻炼出来的社交技能大大为自己加分。

  非常幸运,项目很快就拿到一笔天使投资,于是立马回国建团队开发软件。之后,软件上线3个月,下载人数就已达到8万。我开始融A轮,虽然大家对软件很感兴趣,但对这个模式的将来仍然抱有观望态度,并且当时自己也非常狂妄自大,开价过高,融资遇到了很大的瓶颈。慢慢的我的产品模式遇到了挑战,技术人员的流逝,含蓄的社交方式渐渐老套,客户活跃度下降,被迫之下这个公司被另一个线下公司低价收购。在北京大学MBA做交换生一学期之后,我于2012年2月重新回到纽约。完成MBA学业之后,我加入了纽约的一家高端咨询公司,负责亚洲战略。但半年之后,因为创业所带给我的不甘和激情,我便不想在一家公司做一个安安稳稳的“螺丝钉”。于是,从零开始,重新创业。

  不忘初心 投身留学教育 

  在商业领域跌打滚爬了多年,在MBA学习中更明白各种商业管理的原理,我开始不断问自己,究竟要做一个怎样的人?当年的初衷,想做一个制作内容相关的工作,用内容影响更多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纽约中国电影节时,我被中央电视台邀请负责艺人的采访工作,认识了美华艺术协会,一个在纽约40年的非盈利组织,旨在帮助推广中国的艺术家在纽约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能帮助中国的艺人和艺术家们站在纽约的舞台,实现美国梦。因此我来到美华艺术协会做艺术和市场总监,帮助国内的艺术家在美国大放异彩。帮助别人实现梦想,给我带来了很多成就感。

  由于自己申请MBA一路的“丰富”经验,又一个偶然机会,我受好友之托,帮助朋友的两个孩子成功申请了两个顶尖美国私立高中。在帮助他们申请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我跟低龄的孩子们聊心很愉悦。当我开始注意这个行业,发现低龄留学教育非常有意思,这是一个可以极大影响孩子,改变他们一生的事业。我也曾有过些许顾虑,自己对美国学校是否深入了解,不知道短期内以自己能力能不能完全了解和正确引导一个孩子,是否有耐心的教导低龄化的学生。虽有顾虑但我满腔的激情,我毅然放弃纽约的工作,开始投身中美教育事业。

  我拜访了美国50余所高中,了解美高的需求。回到中国,我接触了17个申请中的小朋友,陪伴他们申请和成长,我越发喜欢上了这个触及人心的事业。在辗转多年,我庆幸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激情所在。我明白自己热爱与人分享,善于沟通和挖掘小朋友的内心世界,同时也愿意帮助别人实现梦想。教育这条道,恰恰符合了所有的我所爱以及我所擅长。

  从纽约到上海,我从一个个人工作室做起。在中国这个鱼龙混杂的行业,我想做出一股“清流”,用心加上专业。留学申请的结果固然重要,但过程的陪伴和心理引导更能够影响学生,帮助“扶正”孩子们的人生之路。第一年时,我帮助4个孩子申请到了他们的梦想校,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让我能在这个行业里有热情继续走下去。第二年,第三年,我的好友们辞掉美国上市公司的工作加入我们,而且招收的学生也越来越多。现在,公司已拥有5位合伙人与13位员工,我们一起陪伴过150位学生的成长。孩子们在我们的影响下变得更独立、自信,内心变得更强大。现在我们招收的学生来自中国大陆的各个城市,通过为期一至两年的辅导,他们都进入了美国各州顶尖的高中和大学。

  在中美教育的五年探索中,我越来越觉得教育对一个孩子以及家庭的影响之大,今年我设立了一个教育基金专门资助学术水平高,有理想抱负,勤奋刻苦的中国学生,并帮助他们申请美国的顶级学府。希望自己的力量能够在这些孩子的人生转折路上起到推动和引路的作用,同时,我坚信这些孩子也会用他们的力量去影响更多人。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