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大学招生 种族因素靠边站(图)

大学招生 种族因素靠边站(图)

July 5, 2018, 11:39 AM
▲学生和家长在哈佛大学参加校园游览和招生咨询会。侨报记者魏嘉昕摄

▲学生和家长在哈佛大学参加校园游览和招生咨询会。侨报记者魏嘉昕摄

  本周二,联邦教育部和司法部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取消奥巴马政府出台并实施的鼓励大学校园种族多样性的指导方针,不再要求高等院校招生时考虑申请者的种族背景。由于近年来许多华人抱怨申请大学时常常受到“逆向歧视”,特朗普政府的这项决定引起了华裔社区的极大关注。

■侨报记者魏嘉昕、陈琳特别报道

 

  特朗普政府叫大学招生改弦更张

  【侨报讯】本周二,联邦教育部和司法部发表联合声明,撤销奥巴马政府旨在鼓励、加强校园种族多样性的指导方针,不再鼓励高等院校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特朗普政府的这项决定事关大学招生对白人、非洲裔、西语裔、亚裔等不同族裔的公平性问题,备受社会关注。

  据新华社报道,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这个决定含有政治动机,既可以巩固特朗普的政策,也有竞选考量,可能进一步触发美国社会、少数族裔的分化和分裂。

 

  回归中立 推翻奥氏政策

  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一直谋求推翻前任奥巴马的一系列政策主张,这次把矛头对准了牵动年轻人命运的高等教育。

  本周二,特朗普政府宣布推翻奥巴马任内联邦政府给全美高校的指导方针,称它们对高校的指导超出了法律要求的范围。

  奥巴马政府的指导方针涉及大学招生的公平性。奥巴马政府鼓励大学把种族因素纳入录取新生的考量,以推进校园的“多元化”。

  这项政策旨在消解非裔、西语裔和其它少数族裔的年轻人因无法获得优质基础教育而在申请大学时所处的不利地位,避免族裔差距进一步拉大。

  对此,也有人质疑,高校在招生中考虑种族平衡,实际上是给非裔、西语裔等部分少数族裔“种族加分”,对白人和亚裔学生造成“逆向歧视”。

  “学生支持公平招生”(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4年前状告哈佛大学,指控该校招生时“逆向歧视”成绩较优秀的亚裔学生。该组织创始人爱德华·布卢姆告诉媒体,他欢迎特朗普政府叫停区别对待不同族裔的指导方针。

  正因这个问题牵动民心,特朗普政府新举措立即触发争议。有人担心这个政策新风向会进一步加大各族裔之间的差距,也有人担心亚裔等受“逆向歧视”的少数族裔会否真地得到公平对待。

 

  讨好白人 争取更多选票

  奥巴马执政时两次出台大学“多元化”指导方针,在反对者看来,这导致了高校在招生时偏袒非裔、西语裔申请者。共和党甚至指责民主党政府借此拉拢非裔、西语裔选民。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撤销“种族加分”指导方针,意味着联邦政府对鼓励政策(affirmative policies)的态度回到了共和党籍前总统小布什执政时的“种族中立”立场,同样含有政治动机,进一步消除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以迎合共和党选民。

  共和党支持者以白人为主,奥巴马政府让部分少数族裔获得更多进入顶尖高校的机会,触碰了白人的利益。废除奥巴马政府的平权政策,还可以争取部分亚裔选民。

  不容否认,种族因素的确加大了一些学校录取工作的不透明性,削弱了高校的公信力,并引发法律纠纷。司法部认定某些高校在录取过程中以平权为名偏袒非白人学生,准备对这些院校提起诉讼。

 

  背景链接:所谓平权法案并非法律

  美国华人社会和中文媒体经常提到的所谓“平权法案”,其英文是affirmative action,直译为“鼓励性行动”、“肯定性行动”或“平权行动”。

  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affirmative action又被称作“优惠性差别待遇”、“矫正歧视措施”、“积极平权措施”等,是指防止对肤色、种族、宗教、性别、出身等少数或弱势群体歧视的一种手段,在教育、就业、医疗、商业等领域给予这些群体优待来消除歧视,从而达到各族裔享有平等权利的目的。

  affirmative action最早出现在1961年3月6日的美国,当时的总统约翰·肯尼迪签署10925号行政命令,那是一项专门照顾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优惠政策。

  1965年,林登·约翰逊总统颁布11246号行政命令,要求国防工程承包商雇用工人时,不得考虑种族、宗教信仰和籍贯等因素,标志着Affirmative Action正式出台。

  1967年,约翰逊总统又发布11375号行政命令,把性别歧视也纳入Affirmative Action范畴。

  Affirmative Action是1960年代民权运动的产物,在破除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方面推动了社会进步。然而,近年来却出现了“逆向歧视”的争议。

  2008年,白人女生阿比盖尔·费希尔状告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在录取过程中为确保种族多样性,让成绩不如她的少数族裔学生入选而使她落选。2016年6月,联邦最高法院以4票赞成、3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支持校方在录取过程中“一定程度上”考虑种族因素,认定该做法没有违反美国宪法。

  近年来,亚裔学生遭受“逆向歧视”的问题也日益受到关注。60多个亚裔团体指控哈佛大学在招生时对成绩较好的亚裔学生采取更高标准,使他们落选。联邦司法部已就此展开调查。

 

  取消招生种族多样化政策 亚裔学生或受益

  【侨报记者魏嘉昕7月4日华盛顿报道】近日,特朗普政府宣布或取消把种族因素纳入大学招生考量的多元化政策。此项决定一出,立刻引起美国社会各界的反响。长期影响美国大学招生的鼓励性政策(Affirmative Action in University Admissions)本意在于鼓励、帮助少数族裔申请者跨越教育资源竞争中的先天不平等,但是自施行以来却饱受批评者质疑。批评者认为这其实是学校在进行“反向歧视”(reverse discrimination),给其他没有享受到这些待遇的亚裔学生带来了极大的不公平。取消大学招生多元化政策很有可能扭转亚裔学生多年来在大学录取中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局面。

  “大学录取鼓励行动”(Affirmative Action in University Admissions)政策产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背景之下。1964年通过的《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禁止学校基于种族或性别歧视学生。为了防止招生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歧视行为,各个学校逐渐开始推行鼓励性政策(affirmative policies)。这项政策是指在招生过程中对女性(women)、少数族裔(racial minorities)、以及历史上其它曾经被隔离过的群体(members of other historically excluded groups)给予特殊考虑(special consideration)。即便此项政策按照规定应当适用于包括亚裔在内的所有少数族群,但是非裔和西语裔学生却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与非裔和西语裔申请者相比,亚裔学生通常要有较高的SAT分数,才可能被哈佛大学或其它精英学校(elite universities)录取。哈佛大学招生委员会经常在录取过程中给亚裔学生的主观评分项目(subjective rating categories)打较低的分数。

  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者发现,亚裔申请者被这些精英学校商学院录取的几率只是白人学生的2/3,也远低于非洲裔美国人和西语裔学生。如果一个学生恰好是亚裔,这就意味着在申请过程中其SAT分数会被客观性地“扣掉”50分。亚裔背景不但无助于申请者获得顶级名校的入场券,反而加剧他们申请常春藤名校时的劣势。与此同时,美国亚裔学生在申请大学时还面临另一个障碍——基于家族因素的录取(legacy admissions)。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一名学生研究发现,如果申请者的一方父母是该校校友,那么这个学生被录取的几率是其他学生的7倍之多。富裕的白人学生压倒性地成了基于家族因素的录取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在申请常春藤名校时得以充分利用家族纽带因素,帮助他们在与其他族群、特别是亚裔学生的竞争中获胜。

  根据Harvard Crimson公布的数据,2017年,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有52.1%为白人,仅有23.8%为亚裔;超过29%的学生都是凭借家族因素被录取的。

  近日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的更迭也可能左右大学录取种族多样化这项政策的命运。即将退休的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大法官曾在2016年费希尔诉得克萨斯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一案中与自由派大法官们站在一边,最终以4比3的表决结果判决费希尔(Fisher)败诉。此案的结案意见指出,德克萨斯大学在录取过程中依照的“教育多元性”(education diversity)标准并没有规定录取学生的种族配额,也没有违背多元化的本身内涵。

  随着肯尼迪大法官退休,最高法院在未来的判决中针对鼓励性政策和“教育多元化”(education diversity)的态度和立场可能转向,保守派会借机重塑美国大学教育的招生标准。

  特朗普政府如若彻底取消施行多年的大学录取种族多样性政策,或许将扫清优异成绩的亚裔学生申请精英学校时的一大障碍,从而极大地提升亚裔学生申请大学时的优势,使全美国大学的申请制度更加公平、公开。与此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最高法院或影响美国高等教育制度的公平性与未来政策走向,这对亚裔学生而言意义重大。

 

  废除平权政策是否有益 华裔社区反应两极

  【侨报记者陈琳7月4日休斯敦报道】一个被称为“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的政策,为什么会被认为是歧视亚裔、特别是歧视华裔的?而即使现任总统把前任总统的政策推翻后,华裔社区的意见依然呈现出巨大的分裂。人们在争的,到底是什么?

  让一些华裔在乎的是教育,特别是精英教育的宝贵资源。而教育,又恰恰是在美华人的最核心议题。很多华裔坦言,在2016年总统选举时,他们之所以从民主党改投共和党,就是因为奥巴马政府出台的大学“多元化”指导方针刺激了他们。

  但是,另一些华裔在乎的却是:美国是否应该是一个多元的社会?作为少数族裔的华裔,是身处多元文化价值体系下安全?还是投靠白人主流社会才安全?

  所谓的“平权法案”是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兴起后联邦政府出台的教育、就业等方面的反歧视政策。奥巴马政府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推出高校录取指导方针,要求大学在录取学生的时候不单看学生的学习成绩,而要考虑学生的种族因素,使校园里学生的组成更加多元。

  但是,一些高校为了追求多元化,刻意对非裔和西裔学生“降分以求”,而把成绩较好的白人、特别是华裔学生拒之门外。

  在2018年国庆节的前一天,特朗普政府宣布撤销奥巴马政府鼓励加强校园种族多样性的指导方针,不再要求高校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同时,小布什政府发布的大学录取种族中立指导方针被悄悄地恢复。对此,华裔社区发出一片叫好声。

  对特朗普政府的这项决定,“学生支持公平招生”(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简称SFFA)和“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简称AACE)这两个有华裔参加、反对平权政策的最主要组织均表示欢迎和赞赏。不少华裔击掌相庆,并宣称“一个阻碍亚裔孩子追求美国梦的障碍被清除了”、“华裔再也不会因为肤色而无法进入高等学府了”。还有华裔毫不掩饰地说:“感激所有如履薄冰为特朗普扫街受了多少委屈的战友们,我们胜利了。”

  不过,在这些声音之外,也有人发出了疑问:“这是华裔的胜利吗?一个不追求多元化的美国对华裔有利还是有害?”

  一个华裔很尖锐地指出:“人都有挑软柿子捏的特点,在教育问题上,一些华裔误以为非裔、西裔是比自己软的柿子,这其实是误判,不要以为自己跟白人是一家人,如果没有了政治正确的保护,别说在白人眼里,就是在印度人眼里,软柿子都轮不到非裔、西裔,而恰恰是华裔。”

  一个华裔家长问道:“眼下的局面真是为我们的孩子好吗?反对‘AA’会不会对我们的孩子有反作用?”

  在他看来,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名校非常容易理解,但是,比如藤校那样的名校,他们所注重的是培养社会精英,并希望学生们毕业后能够继续成长为对社会有影响力的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很多华裔孩子虽然学习很好,但对未来的志向往往局限于得到一份高薪工作、求一世安稳,而对于政治、上层建筑、国家未来等等并没有太多兴趣,因此,华裔在美国社会的社交圈和影响力,目前还远不如非裔和西裔,对学校的回馈也不显着。这样一来,名校不可能仅仅因为华裔学生分数高就录取很多。

  更有人毫不留情地指出,大部分美国人都认为华裔孩子能拿高分是他们参加各种补习班、课外辅导班的结果,那些小小年纪就戴上眼镜的美国华裔孩子与中国国内应试教育下的娃娃又有什么不同?

  不过,相对于现政府推翻前政府没有法律效力的“指导意见”,真正能起作用的将是不久后的一场诉讼。已经准备了4年的哈佛大学诉讼案终于要进入决战阶段。10月15日,由“学生支持公平招生”2014年发起、指控哈佛大学通过限制入学故意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案件将在波士顿开审。该组织创始人爱德华·布卢姆(Edward Blum)呼吁亚裔支持者提前一天聚集波士顿,“用千人聚会的气势覆盖主流媒体”,表达对该组织的声援。

  无论持何种立场的华裔,大家都在等着这场较量的结果。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