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起底PUA:情感操控骗局

起底PUA:情感操控骗局

Jun 17, 2018, 17:00 PM
图①:“享妞军团”导师在对学员进行视频教学指导。

图①:“享妞军团”导师在对学员进行视频教学指导。

图②:学员在展示从女生处“榨取”的物品。

图②:学员在展示从女生处“榨取”的物品。

图③:导师“诱惑”在视频教学课件中,教授学员如何去骗取女生钱财,称之为“榨取”技术。以上均据北京《新京报》

    图③:导师“诱惑”在视频教学课件中,教授学员如何去骗取女生钱财,称之为“榨取”技术。以上均据北京《新京报》

  “虎口脱险,”回想起3个月前的生活,卢爽(化名)用了这样的词来形容。她至今不敢告诉父母,她是如何被前男友的花言巧语欺骗,从捧上天到花光积蓄,寄宿朋友家,“我爸妈总问我,之前失踪了半个月去哪了,我说去海外旅行了,实际是每天躺在床上等死。”

  直到网络红人、PUA(Pick Up Artist)集中地“泡学网”首席女性感情专家Ayawawa被封杀的消息铺天盖地席卷社交媒体时,卢爽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PUA,“我在他(前男友)眼里,不是爱人,只是证明他能力、随便玩一玩就扔掉的猎物罢了。”

  卢爽并非唯一的受害者,让她感到羞愧的是,自己是研究生学历。但实际上,在受害者群体中,高学历并不少见。

  美国《侨报》记者调查发现,PUA往往与诱奸、骗财、骗婚、自杀等词汇联系在一起。PUA最早可追溯到美国,原本是指“搭讪的艺术”,在传入中国后,PUA“变种”为情感操控术,美其名曰“情感课”,由公司或者个人、自媒体编成相关课程,接受培训的人群中既有男性也有女性。

  受Ayawawa遭封杀影响,目前很多PUA的微信或微博账号都被封。这其中就包括被称为行业标杆的“浪迹教育”,但记者发现该公司目前已解封,而在其App“浪迹情感”上仍存在标题为“一夜情·缘”的课程。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

  上课三天“学费”8000元  

  第一天的课程,60分钟,主要教授如何利用外表吸引异性。第二天,如何包装你的朋友圈,如何和女孩子聊天,如何判断她是什么属性。第三天,如何在谈论话题中适当加入性元素,以及进行实战演练。所有课程全部线上进行,刘奎为此前前后后一共花了8000元人民币。

  “你这衣服不行,太low,头发也得再修修,”即使已经精心打扮过了,但刘奎仍被视频里面一位叫许帅的老师批得抬不起头来,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过了一会儿,许帅又要求他站起来走两步,并严肃指出刘奎身材不好,没有肌肉,“女孩子没有靠在你身上的欲望。”

  接着,群里其他人发来了肌肉锻炼法,许帅把视频换成了语音,让刘奎一边看图一边对着镜子看看自己。“也不要害臊,你要通过努力塑造新的自己,泡妹只是迟早的事。”

  怕刘奎不信,许帅老师特意发来了一个短视频,说这是群里一位身高、样貌都很普通的学员追到的女孩子,但后来刘奎猜想,应该是从某个黄色网站上下载的视频,因为内容色情、画面模糊。但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

  第一天的课程,60分钟,主要教授如何利用外表吸引异性。第二天,如何包装你的朋友圈,如何和女孩子聊天,如何判断她是什么属性。第三天,如何在谈论话题中适当加入性元素,以及进行实战演练。所有课程全部线上进行,刘奎为此前前后后一共花了8000元(人民币,下同)。

  为了把自己打造成名副其实的“高富帅”,按照老师的指导,刘奎特意下载了一些高清的高档场所的照片,并删除了此前在公司加班熬夜、吃麻辣烫的照片。统一改为:“爱好骑马、射箭,最爱吃日本料理,想和你一起去东瀛(日本)看樱花,抱着我们的猫,秒速五厘米,要多努力才能相遇。”

  而在现实生活中,刘奎最讨厌的动物就是猫。他也不爱吃日本料理,因为“太贵、还吃不饱”,更何况他经常换工作,囊中羞涩。

  从山东到北京有873公里,但刘奎却觉得那是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他本科毕业后,一直沉迷于网络世界,当时正是直播的黄金年代,满屏的美女、游艇、金币看得刘奎眼花缭乱。

  2016年,他进入了一个直播间,刚好看见许帅在里面直播,讲的是“创业与追妹子”,“一个月在北京赚个几万元,不是难事,女朋友也有了。”

  当时刘奎刚辞职,不曾谈过恋爱,家人的喋喋不休、周围人纷纷成家立业的消息让他感到厌烦。“既然许帅那么普通的人都可以赚那么多钱,我去北京也能生活下来,”凭借着一股莫名的冲劲,刘奎通过小额贷贷了6000元,再加上自己原有的2000元存款,报名了许帅主讲的课程——“高端PUA”。他的目标很明确,拥有女友,并成为像许帅这样日入斗金的“情感教主”。

  甜蜜的陷阱  

  就在卢爽心灰意冷时,“天蓝”邀请卢爽去唱歌,KTV里摆满了气球,每一个上面都写着——“我要给你幸福。”

  在认识男友“天蓝”之前,卢爽并不认为自己的人生有什么遗憾。她习惯于自己去做所有的事,哪怕是看电影。而正是在电影院,卢爽被坐在身边的“天蓝”搭讪了,“别哭了,给你纸。”事到如今,卢爽仍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包心相印绿茶味的纸巾。而她在看电影前刚买了一瓶绿茶,那是她喜欢的味道。

  接下来情节的发展并不如卢爽想象的那么快,“天蓝”似乎有意的和她保持一段距离,两人一起去酒吧,“天蓝”却告诉她女孩子不要在外面喝酒,也不要熬夜,主动打车送她回了家。

  站在窗台边看到了一切的卢爽妈妈,对“天蓝”很满意。“分别时,连手都没碰我姑娘一下,只是点点头,一直目送她上楼。”

  卢爽喜欢文字,“天蓝”的朋友圈里总是转发一些对人生、工作的感悟,很少看见自拍照,如果有也是和一位年长的女人在一起,并写着“我最最亲爱的妈妈。”

  在之后长达一周的时间里,卢爽意识到自己对“天蓝”的感情不一般。她好几次想要在微信上告白,但总觉得“女孩子不该这么主动”。但“天蓝”似乎并没有表白的痕迹,就在卢爽心灰意冷时,“天蓝”邀请卢爽去唱歌,KTV里摆满了气球,每一个上面都写着——“我要给你幸福。”

  就在卢爽为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到头晕目眩时,“天蓝”却告诉她,自己即将来美国工作一段时间,希望卢爽能等她,或者和他一起来美国,“只是怕你妈妈不同意,我也担心你舍不得工作,毕竟你是很优秀的女人。”

  在得到卢爽再三的承诺后,“天蓝”才表示自己终于可以安心来美国了。没过多久,“天蓝”果然消失了,在卢爽的追问下,他告诉她,自己在美国过得并不好,希望卢爽能借钱给他。

  之后的一个月里,“天蓝”多次要求卢爽给他微信转账,并把她的身份证照片发给他。卢爽拒绝了拍照要求,问“天蓝”在美国如何进行微信支付,“天蓝”却含糊其辞,称有朋友帮忙。

  此时卢爽已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她告诉“天蓝”要去公安局报案,“天蓝”发给她了一个网址链接。打开的瞬间,卢爽彻底崩溃,里面不但详细记录了他们交往的过程,还有卢爽的不雅照,以及与另两个“女友”的对比。“发给你爸妈,他们会怎样?”“天蓝”问。

  绝望、羞愧的卢爽尝试自杀,及时赶来的朋友把她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醒来后,卢爽觉得天塌了。

  阴影难消

  如今,卢爽仍未能完全走出“天蓝”带给她的阴影。“让我害怕恋爱,甚至害怕和人打交道,别人对我越好我越觉得有问题。”

  “这东西在中国呈现的生态九成是恶劣的。没错,九成。”中国唯一一家公开反对PUA毒害的公益机构“小红帽”成立于2016年,它的创始人孔唯唯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她创建该公益机构的契机是目睹了身边男性朋友学习PUA后的种种恶劣行为。遗憾的是,在她列举出的案例评论里,依然有很多人认为“变种”后的PUA并无错。

  在网络上,无论男女,以爱情名义,能成功吸引到异性,并让对方心甘情愿成为自己附属品的人,被看作是人生赢家。尽管大多时候,当事人都不愿承认,但这或许正是PUA课程在中国备受追捧的重要原因。比如“情感教主”Ayawawa最出名的理论就是MV(Mate value,伴侣价值),即一个人在婚姻市场的受欢迎程度以及PU(Paternity uncertainty,亲子不确定性)。在她看来,女性要想嫁得好,必须要提升颜值、情商,减少无理取闹的次数。她的这一套理论受到了不少民众的追捧,Ayawawa也成为300万女性推崇的“网红”,在中国不少省份成立了“姐妹会”。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虽然Ayawawa强调女性“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但据知情网民透露,私底下她本人比丈夫要强势许多,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颇有女强人的风范。

  另一家备受资本青睐的是“浪迹教育”,其创始人王环宇,自称要“立足于帮助深陷社交恐惧的男性同胞勇敢、正确地追求真爱,实现情感自由。”

  更有消息称,“浪迹教育”已被许多风投集团看中,外界更是风传已成功融资7.6亿元(人民币,下同)。

  目前暂不清楚该消息是否属实。解封后的“浪迹教育”称要“涅槃重生”,“传授正能量课程”,但记者在其App“浪迹情感”上仍可以看到“一夜情”,以及有妇之夫如何在与他人发生关系后“下床”等教程。这些课程售价均在百元左右,显示学习过的人数已过万。

  如今,卢爽仍未能完全走出“天蓝”带给她的阴影。“让我害怕恋爱,甚至害怕和人打交道,别人对我越好我越觉得有问题。”

  这样的感受,刘奎也有,在成为了所谓的“情感教主”后,他厌烦了自己总是要在异性面前扮演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在许帅被封后,他和卢爽一起加入了反“PUA”的行动中。

  卢爽告诉记者,刘奎在向她分析“天蓝”的所作所为时,提到了一个让她很害怕的事——从她在电影院门口买绿茶开始,“天蓝”就已确定她是猎物。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