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接盘侠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接盘侠

May 16, 2018, 16:14 PM

  在我不认识这个男人的时候,我已经听过几个人说起他。大意是他人太老实,总被女人坑,最后做了接盘侠。合该这是他的命运。

  终于,有一天,CUI先生找到我,自我介绍之后,我并没有意识到他就是人们常议论的那个男人。因为当时我并没有记住CUI的名字,一时并没有对上号。CUI说,他最近看了一句话挺受启发,所以想到我这里随便聊聊。这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一个人想自杀,最好找人聊聊,有时,一个人就是一个通道,有可能是生命的通道。所以,他还是想对自己做最后的努力。

  对自杀已酝酿良久

  我一听他的话,就知道他对自杀已经酝酿许久了。从他的表情及老练的神情,我就晓得这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说的话。更不是那种把自杀挂在嘴边的人的闲侃。我说,死不用着急。早晚都得死。干嘛那么着急,如果明天有一出好戏,死了就看不上了。他说,世界上的戏我都看够了,没有什么更好看的。我说,你不等,怎么知道没有更好的。真的不用着急。太着急了,还得手忙脚乱——你最近肯定在忙着翻看那些如何死的书。他说,你说对了,我看了一个日本人写的如何自杀的书。有好几百种自杀的方法。写得挺棒,对我帮助很大。我说,日本人比较变态。他说,不,这个书确实写得细。我看了以后,对自杀有了一些把握。一点也不变态,是一种帮助。我说,一个人用这么多精力,研究自杀,还写出来,就是教唆,就是变态。为什么不写一本怎样活着的书。

  CUI不以为然地说,活着的书写得太多了,你不觉得现在心灵鸡汤太多了吗,喝了都能药死人,已经不能滋养心灵了。我说,是啊,毒鸡汤。他说,就是有毒,我年经时常看,中毒不轻。后来看了这个日本人的书,才好了一些。

  我好奇起来,问,你看了自杀几百种方法的书,反而感觉好些了?他说,是这样。自杀变得平常时,反而令我思想。所以,如果有一条生命的通道,让我能走下去,我想,不妨晚一些采取行动。我说,晚一些采取行动好,逢事谨慎总没错。

  CUI很认真地看了看我,说,起码你说的这些话我爱听。有的人总是劝不要自杀,无论如何都不要自杀,我感觉挺无聊。本来自杀就是一种挺好的了结方式,为什么那么一刀切,好像自杀是多么伤天害理的事。碍着别人什么了?真是的。我说,的确,自杀没碍着别人什么,地球上人也够多,不缺一个。这事真不碍别人什么。他说,我就佩服那些自杀的人,自己掌控自己的生命,死就死了,一了百了。我说,你说这话,我得提醒一下,真不一定是一了百了。他问,怎么回事?我说,死后恐怕还有生命。如果死了不能真的了结,就麻烦了。

  他说,哪有这事?我是相信人死如灯灭。我说,万一不是呢?你得好好想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如不能百分百肯定,还是得多想想。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问,你还真相信这事?我点点头说,我相信。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早死了。

  他样子有些古怪,仔细端详着我,仿佛搞不准我这话的真假。他说,不知你说的是真的不是?我说,是真的。我干嘛骗你呢?他说,看你挺好的,怎么还有这想法?我说,我看你也挺好的,你不是也有这想法吗?他笑了,说,也对。人其实永远不知道另一个人。

  他的眼神变得饶有兴味起来。他说,看来自杀确有魅力。我说,是有魅力,要不,全世界每年自杀的人会有那么多?他说,一般人对这个事讳莫如深。我看你不是。我说,每天都死那么多人,这么平常的事干嘛讳莫如深。

  CUI就笑起来,说,是啊,这么平常的事,有的人就是不能接受。我曾经给一个很好的朋友说起自杀这事。他简直吓死了。好像我现在变得多么大逆不道,想法有多么古怪。后来,我再也不跟他谈这个了。但自杀这个念头却越来越强烈。我说,越是不能接受的人,最后可能越是走这条路。像你我这样的人,一般自杀不了。他说,你这话还真是有意思。起码,我们在这个话题上能说到一起。

  一系列被女人坑的往事

  接下来,他就给我说起了他被女人坑的事。听了他这一系列的被坑往事,我就想起了人们说他的“接盘侠”遭遇。此时,我才对上号了,把人们的闲谈与眼前的这个CUI对接起来。不用说,他一半的心事我早有耳闻。

  我说,伟大的男人都被女人坑过。他说,可惜我并不伟大。我说,你太自谦了。能被女人这样对待,证明你这个人太好。太好,就是伟大。他说,你真会逗人。想了想,他说,我不愿意参加聚会,因为害怕嘲笑。我也确实太窝囊了。直到现在,我都过不来心。

  我说,所以就想了结一切?可是,如果你了结了自己,比如说昨天死了,今天就没有我们的谈话。你说多可惜。活着,总会有一些事情发生,看看还能发生什么,不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事吗?他说,难道活着就是为了期待每天发生一些新事?这有点可笑。我说,一点也不可笑。每天,这个地球上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每个人也都向着一个陌生的方向变化。他说,没有,我没有什么变化。我说,肯定有,你自己看不见。从你坐下来,到现在,我就看出你的变化。他问,什么变化?我说,暂时保密,不便评说。他摇摇头,道,我无法抹去自己内心的耻辱,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说,你被定义定住了自己,什么叫耻辱,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上没有耻辱的事儿。他说,一再地被人耍,而且让那么多人都知道了,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耻辱。我说,在我看来,被别人耍了,不算个事。有一个角度,可供你参考,叫“你耍猴,猴耍你”。不妨把自己当成一只猴子。他说,我哪里有猴精。我说,就当自己是只憨猴。凡是被耍的,都是有戏的。憨猴戏多。他说,有时我还真的想,我有什么可耍的,可女人为什么都爱耍我?我说,因为戏多。你的憨就是你的戏。他眯着眼,说,被耍也就罢了,你知道别人怎么称呼我吗?我说,我知道,称你接盘侠。他有些吃惊,问,你真知道?我说,当然。我感觉这个名字挺好的。侠,这个字很好。接盘侠,总是让人敬佩。我是这么想的,一个女人被别的男人耍了,又被另一男人扔了,再被其他不三不四的人糟踏了。但侠客出现了。女人得救了。你说这不是一个很棒的故事吗?你就是故事里的英雄。他说,我不是来说笑话的。我说,我更不是。他严肃地看着我问,你真的这样想?我说,是真的。他说,你如果真的这样,那你是够别开生面的。

  自杀源于对女人的绝望

  CUI说,你也许不知道,她确实太出格了。而且,婚前也欺骗了我。她说,她只谈过两次恋爱。你信吗?我说,你不用细谈了,我知道女人,就是谈了十次恋爱,她也永远只给男人讲,谈了两次恋爱。CUI说,你怎么知道?我说,这事谁都知道。他说,我就不知道。我就相信了她。我说,所以说你戏多嘛。因为女人知道男人只能接受谈两次恋爱,所以,两次恋爱是女人的标准答案。他说,女人,诡诈的动物。

  我说,可为了女人,你想自杀了。他说,准确地说,是对女人的绝望。我每一次出差,我都怀疑她在家里搞事。我问,约会男人?他说,可不是。她看我老实,她只有与老实人在一起,才可以继续那些事。而且,她感觉有趣,她在耍我中感觉了情趣。甚至,感觉了高潮。这更使我想自杀。我问为什么。他说,我要让她绝望。或者说,让她生不如死。她总是老公老公地叫着我,说离不开我。背地里却偷人。

  听着他的叙说,我好像明白了他家的女人。我说,按你的说法,她可能真离不开你,因为离开你,她尝不到“偷”带来的乐趣。他说,你真说对了。她有这个癖好,这就是她找我的原因。我说,也是你想自杀的原因。他说,对。我得用我的方式对付她。我死了,她一半的性趣就没有了,甚至,因为我的死亡,她再也找不到那种快乐。

  我说,原来你想自杀是为了死给她看。你真正是侠客。为了女人,都能死。他说,我死,有两重意义,一重意义是洗去自己的耻辱;二重意义是让她痛不欲生。活着比死还难受。

  我说,听你说这些话,我就知道你不是真老实。你家女人也算看错了你。你听听你自己的话,这是老实人说的吗?他说,世界上没有真正老实的人,有的只是表面上老实而已。我说,这也是一种深度欺骗。连我都让你骗了。他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说,你一进门,我也以为你很老实,甚至有些木讷。原来心里厉害,手段还很毒辣。他说,你这样说,就像我是一个多么坏的人。我说,不是坏,而是厉害。你自己不觉着吗?他有些得意地说,我不能到死也老实。

  我终于扒掉“老实”这张皮

  我说,是啊,不能到死都装下去。到死,你才肯去掉伪装,让人惊悚。这叫死不老实。他更乐不可支了。他说,我真是开心,总算有人知道我不老实。我终于扒掉“老实”这张皮了。我问,你是不是从小就被人说成老实?他说,就是这样。我一听别人说我老实,心里就自卑。我感觉老实不是夸我,是贬我。是说我无能。是对我的否定。但我实在没有办法,谁见我都说,这是个老实人。基本就是这样的评价。我就想,我妈为什么把我生成这样一个老实模样?这太不公平了。

  我说,是啊,最后终于因为老实做了接盘侠。他说,真对,就是因为我老实,她看上了我。欺骗了我。我早就想着搞一手厉害的给她看,给所有女人看。所以,我选择自杀的方式就特别谨慎。我说,你真对不起父母。他立即打住,说,我父母都去世了,我就只剩下对付女人了。我就对付她,我死后也会睁着眼看她怎么生活。我问,你不是不相信死后世界吗?他说,是不相信。但为了恨他,我倒宁愿相信死后还能变厉鬼。

  我说,你这个不老实的人啊,欺骗了全世界。你用老实的外表,猎取女人。你还不满足,还咬牙切齿。他笑得很开心,说,只有你一个人看透了我。为什么别人看不透我呢?我经常想,难道我只有死,才能让人明白吗?今天总算遇见了知音。我说,为了表现真实的你,一个不老实的你,你可以有别的方法。他问,什么方法?我说,平日经常把你这种狠劲晾一晾,晒一晒。你家女人会刮目相看的。毕竟,女人还是喜欢厉害一点的男人,别到死那一天才把狠劲使出来。你瞧,很多老实人都是死得极不平凡,让人害怕。可是这有什么用呢,自己已经死了。

  从未体会耍厉害的滋味

  CUI说,这的确是一个思路。不过,我从小就装老实,装得久了,只会表现老实,心里其实憋得不行。总想着爆发。我说,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可不好。平日就厉害,尝尝耍厉害的妙处。你就不会总惦记着最后那个惊天炸雷了。说实在话,最后的那一幕,是演给别人看的。平日的厉害,才是给你自己的。从来没体会耍厉害的滋味吧?他说,没有,但是想,很想。可是,她两句好话,我就又变得老实了。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其实心里是不老实的。然而不会表现。我说,那就学学呀,人不是活到老学到老吗。

  他说,你是说学海无涯。我说,人不过一叶扁舟,在知识的大海里没有方向地漂流。但只要在这知识海洋里有一个追逐的目标,就有力量。因为学习就有力量。他若有所思地说,看来,学习耍横,也是一种功课。我说,那当然。你光把力量等着最后死给人看,爆发是爆发了,可是,你自己看不见呀。你不要再做死侠了。侠客是要活着的。侠客死了就没意思了。他笑得很豪爽,说,的确,死侠算什么呢。死侠看不见活人受罪。我说,所以说,活着,明天总能看点新鲜的。他乐着说,她不是爱偷人吗,不是爱耍我玩吗,不是有特别癖好吗,我就横刀立马,看不治死她这些高级坏毛病。我说,你一厉害,说不定她这病真好了。他说,她这病是惯出来的,我能给她治。和你这一谈,我心里有了出路。

  我说,这个出路,充满荆棘。你得开山劈岭,披荆斩棘。过程充满艰辛。毕竟,你老实惯了。他说,咱是农村孩子出身,不怕吃苦。CUI说到这里,憨实地笑着,说,人生挺有趣的。我说,就是,好好过,趣味横生妙不可言。他说,以前光死读书了,总觉着缺什么。今天明白缺什么了。我问,缺什么?他说,缺的就是一个心态,创造趣味的心态。我说,一个改变的心态。他说,一样的意思。生活本可以妙趣横生,自己却过得苦逼难言。

  我现在就回去教训她

  我发现,他脸上渐渐变得自信起来。他说,今天你点醒了我,我以前怎么那么老实呢,谁不欺负啊,不欺负算是对不起我。我还总是想着,死的时候给她个好看,看她怎么再情趣下去,这不是傻吗,太蠢了。虽然以前也懂得,不能以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可我是这么想的,惩罚自己并不是我的原意,狠狠地置对方于死地,才是我的目标。我死得越惨烈,她就越难以立足于世。我都写好了死后声明。真的,这份声明就装在我的文档里,随时准备在最后的日子发出去,让全世界都知道。

  我说,看来你是真准备搞出一个大声响。活着不能轰轰烈烈,死时怎么也得惊天动地。他说,等我把最后声明拿给你看看。真够她受的。别人会怎么说她,怎么骂她,她会怎么难受,我每想象起来,就心里乐开了花。现在想来,这有些自淫了。我说,是啊,活着整点声响,才是真声响,死了永远的沉寂,有没有声响,你也听不见。他说,的确。声响再大,我也醒不来。我说,以我对死后世界的理解,不是你醒不来的问题,很可能在地狱里受煎熬。他说,那不可能。我是个老实人,不会死后有报。如果有报,也是福报。我说,你自杀就不行,你自己了结,你就得罪了天也得罪了地。你是谁?你哪有权利处理自己的生命。

  他心有旁骛。仿佛没有听进我说的什么。我看着,问,你想什么呢?他说,我想起她前天与我一起逛商店时,我看到一条裤子,牛仔裤,只是有几个眼。我说,有洞的那种牛仔裤?他说,对呀,洞不大,像一条条缝,挺时尚。我想买。她看了半天,端祥着我,端祥着裤子。你猜她说什么?她说,你穿不好看,如果他穿着,就正合适。能穿出那个帅劲。酷劲。你不行。

  CUI说到这里,看着我,说,她嘴里的那个他,就是与她睡过觉又甩了她的男人。我问,你怎么回答的?他说,我什么也没有说,心里那个气压抑下去了。嘴上说,不买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站起来,说,我现在就回去教训她,我看她还敢不敢这样说话了?我这就走。他拿起外衣,就朝外走。我重复着他说的“教训”,也站了起来。他说,这回我要把她整得想忘也忘不了我。我见他精神抖擞地上了车。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