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川航航班爆碎窗为原装件(图)

川航航班爆碎窗为原装件(图)

May 16, 2018, 10:59 AM
受损的驾驶舱。《成都商报》

受损的驾驶舱。《成都商报》

  5月14日,面对突发的“飞机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成功完成了“史诗级”的紧急备降。事件一出,立即成为网络上热门话题,机长刘传健更被称为中国版“萨利机长”。

  在为事件中的机组人员点赞,为全机人的平安落地庆祝同时,风挡为何突然破裂脱落?与该航班同一型号飞机是否进行检查?调查组将如何开展工作?这些问题依然牵动人心。

  针对这一事件,中国民航局在1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已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

  未更换 脱落风挡玻璃为原装件

  “风挡突然破裂并脱落,这是民航史上极为罕见的。” 在中国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唐伟斌15日说,“我们为英雄机组点赞!肯定会奖励机组。”

  中新网报道,世界民航史上前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在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5390航班的BAC111客机左风挡脱框,最终在副驾驶的操纵下安全备降。

  14日,中国民航局紧急成立的“5·14”事件调查组已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民航局目前掌握的调查信息显示,该事件飞机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

  唐伟斌表示,目前判断取向是在设计、制造、工艺等方面是调查重点,具体原因调查组会抓紧时间向社会公布,尽短时间公布。

  权威信息显示,“5·14”事件的执飞飞机是空客A319,注册号B-6419号,执行重庆至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该机于2011年7月26日新机加入川航运营。截至目前总飞行时间约为19942小时。

  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有关规定,民航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法方将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来华参与事件的调查工作。

  据报道,空客中国公司表示,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和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分析局的要求,空中客车已经指派专门的技术团队,为由中国民用航空局主导的事件调查提供任何必要的支持。

▲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人员。《成都商报》

  排隐患 将专项检查同批次风挡

  “民航局已经下发通知,对‘5·14’事件的同批次飞机的风挡进行专项检查。”唐伟斌15日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表示。

  另据媒体报道,14日,中国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发“特提”明传电报,要各航空公司有效防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机务维修方面要及时对机队相关部件深入开展隐患排查工作,对同件号部件开展普查。

  根据公开资料,空客A319是A320的缩短型,高密度单一座位布局可载客148名,不少部位使用复合材料减轻了整架飞机重量,系空客为争夺中短程客机市场研制的中小型飞机,1995年8月29日在汉堡首飞。

  有业内人士表示,空客A319飞机在民航市场上数量占比不多。由于耐寒性强,适合高原飞行,空客A319受到执飞高原航线的航空公司喜爱。

  梳理发现,目前空客A319飞机在中国大陆或超164架。其中,截至2017年底,四川航空公司的机队总共拥有23架A319型客机。

  受轻伤 出舱副驾驶衣服被撕碎

  “5·14”事件的川航3U8633航班上共有乘客119人,机组人员9人。事件发生后,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安全和健康状况是大众第一时间最为关注的问题。

  目前乘客和机组人员健康状况如何?多方公布的权威信息显示,乘客安然无恙,2名工作人员轻伤,受轻伤的是副驾驶和一名乘务员。备受关注的副驾驶徐瑞辰伤情稳定。“5·14”事件中徐瑞辰半个身子被“吸”出舱外且衣服被撕碎,与死神擦身而过。

  目前业内观点普遍认为,对比英航5390航班迫降,此次川航事件难度更高,英国航班事发时飞行高度5300米,而此次川航事件发生时高度约9753米。

  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起淮称,近万米高空,风挡玻璃破裂,瞬间失氧、失压、失温,人体、心理、设备都面临重大冲击,人最多能坚持生存两分钟,所以飞机需要在短时间内,紧急下降至3000米以下的安全高度。在下降过程中,还要及时发出应急、报警指令,保持恰当的飞行仰角,如果手忙脚乱,机头很低的话就容易失速,导致机毁人亡。

  “所以,这是人类飞行史上罕见的成功备降,实属奇迹。”张起淮说。

3U8633航班当时飞行航迹图。成都“四川在线”

  空客将派技术人员赴华参与调查

  风挡玻璃为何会破裂脱落?某航空公司资深机务维修工程师吴铭(化名)15日表示,民航客机驾驶舱前风挡玻璃在高空破裂脱落非常罕见,发生原因要看“只是风挡玻璃破裂脱落,还是风挡玻璃和边框紧固件一起脱落”。

  中新社报道,吴铭分析,若只是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有三种原因:一是玻璃内部的加温控制元件、控制计算机故障,导致玻璃加温温度不均匀,从而产生热应力、导致裂纹;二是玻璃质量问题,自身起泡或产生小裂纹;三是高空撞鸟,但此种可能性最小。

  “如果边框紧固件一起脱落,那事故原因就与紧固件有关。”吴铭介绍,1990年英航5390航班曾发生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碎事故,事故原因正是检修维护时使用了不合适的螺杆紧固件。“这种情况调查起来相对容易,从哪儿开始脱落、从哪儿开裂,很容易检测出来。”

  据中国民用航空局通报,目前民航局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法方将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来华参与事件的调查工作。“如果空客介入调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出原因。”吴铭表示,若厂家对该批次机型风挡玻璃进行调查,则可确认是否为玻璃质量问题导致。

  “无论如何,机组的飞行技术都十分过硬,处置得很好。”吴铭说,驾驶舱风挡玻璃在高空破裂脱落,会导致驾驶舱缺氧、低温,“飞出去的碎片可能对飞机发动机、机翼等造成伤害,非常危险。”

  空军紧急清理空域 

  当所有人都在为刘传健点赞时,鲜有人知道,正是因为负责当地空域管理的“空中交警”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应急处置,才保证了此次史诗级备降。

  成都四川在线报道,14日清晨7时08分,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态势目标席上,值班参谋关健克、李东波发现川航执飞重庆至拉萨的3U8633航班,在川藏航线双流机场正西122公里处,突然改变航向,偏离航线向南飞行:“飞行高度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从9400米开始急速下降到7300米。”关健克立即通知相关空域的空军雷达某旅,转进一等值班并增开雷达,加强对3U8633的监控,密切关注高度变化。同时,通报本级各值班席协同处置。

  7时10分30秒,雷达情报显示,川航3U8633二次代码已由显示正常飞行的2245,跳变为意味着飞机机械故障的“7700”。关健克立即启动异常空情处置程序,通报本级相关席位协同处置。

  辛鑫根据川航3U8633航班紧急备降可能涉及的区域,对有关活动实施了紧急调配,并迅速向指挥所总值班员和空军航管值班员报告,协同民航组织好飞机避让。其时,已经有10余架军机,滑入了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跑道待飞,还有一些训练飞行即将进行。这些军机,将飞向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辛鑫当即致电空军航空兵某师管制值班员:“所有转场飞机和本场训练飞机,听令起飞。你们的塔台频率和双流机场一致,立即尝试用无线电和川航3U8633联系。”

  空中,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 控制中心释放了进藏航线以北空域,由民航航班作为调配使用。这片空域,平常民航机是禁入的。此时,是7时17分。

  此际,民航西南空管局、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均在拼尽全力为川航3U8633保驾护航。

  从7时25分至7时42分,辛鑫的双眼一直盯着屏幕,再也没有离开过:“飞机离地面大约700米时,我们就不会再监测到。”好在电话突然响起,辛鑫以秒接的速度听到好消息:“川航3U8633成功备降!”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