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35】王晨:我的乒乓情缘(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35】王晨:我的乒乓情缘(图)

May 15, 2018, 11:28 AM

   赛场上,她是叱咤风云的世界冠军;职场上,她是有战略眼光的霸气总裁;情场上,她是寻寻觅觅千百度、最终选择放手的失意者。她是众多粉丝和弟子眼中的女神和金牌教练,也是七岁小儿心目中NO.1妈咪和朋友。她曾代表中国乒乓球队参加 1997年英国曼彻斯特的第 44 届世乒赛并夺女团冠军;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她作为美国乒乓球队的代表回到故乡,一口气打进奥运会乒坛前八,刷新了美国队在奥运史上的最好成绩。

    王晨,前中国乒乓球队国手,如约出现在和记者见面的地点。她身高1.77米,身材苗条大长腿,素颜,眉眼之间透着北京女子的干练和灵秀。刚坐下,她就落落大方地和初次见面的记者聊起来,犹如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 侨报记者 余小平
在奥运赛场上奋勇拼搏的王晨。

在奥运赛场上奋勇拼搏的王晨。

在奥运赛场上奋勇拼搏的王晨。

王晨和她的教练以及学员们。

王晨致力于开办档次风格一致、教学管理一致、服务品质一致的乒乓球连锁俱乐部,图为她和她的兵乓俱乐部。

绝对是NO.1妈咪的王晨和儿子在一起。

王晨致力于开办档次风格一致、教学管理一致、服务品质一致的乒乓球连锁俱乐部,图为她和她的兵乓俱乐部。 (本文图片均为王晨提供)

打球让我特别快乐
我7岁开始练乒乓球,是我小学的体育老师推荐我去了北京市东城区体校。记得每天早晨五点半钟,当同龄孩子们正在梦乡里睡得香甜时,我就起床出门、从不赖床,六点整准时到达体校。每天早晨练两小时的球,然后赶回学校上课。下午放学后我就回家做作业,晚饭后再去体校练两小时的球。这样的行程换了别家的孩子可能早就不干了,但是我一直坚持下来了,因为打球让我特别快乐。
一开始,我母亲和姥爷反对我打球,他们觉得我天资聪颖、各门功课都很好,没有必要去吃那碗青春饭。而我的父亲喜欢打羽毛球,他始终是我练球的支持者和坚强后盾。10岁那年我被推荐进入北京什刹海的半专业体校,平时住宿在校接受专业训练。这期间我不止一次被母亲从体校带回家不准再打球,后经体校老师多次登门劝说,我才获准返回体校。体校老师总是对我母亲说“这孩子是打乒乓球的好苗儿”。
我11岁进入北京市乒乓球队接受专业训练,13岁选入中国国家青年队,这意味着我或将直接进入国家队。当时我是青年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那一年,我的身高从1.65米一下子蹿到1.75米,并保持着良好的协调性。在国家青年队里,我和邓亚萍同住一间宿舍,俗话说女孩子大了心事就多了,但我们那时候的想法却很简单,就是“只想打世界冠军”。
 中国乒乓流水线上的精品
1997年,我代表中国乒乓球队参加了在英国曼彻斯特举行的第 44 届世界乒乓球赛,夺得了女团冠军。在这届世锦赛上,前中国国家队主力队员何志文代表西班牙打进大赛前八强,当年他32岁。那时在我们这些20岁出头的年轻运动员眼里,32岁已经“太老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我在众多亲友的关注下回到故乡,代表美国队打入前八强,刷新了美国队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也登上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又一巅峰,那一年我34岁。两年后的1999年,我又和队友贾贝贝、崔晨梅一起代表北京女队拿下全国锦标赛的女团冠军。
中国乒乓球国家队确实举世无双,他们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金牌教练和金牌运动员,包括目前散布在世界各国的海外军团,他们都曾是国家队训练流水线上的精品。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攀升,体育竞技有了质的飞跃,国家队留得住人,金牌教练和运动员不再轻易流失,国家队保持着持续性的活力和战斗力。
 来美前差点扔了球拍
1999年全锦赛结束后,我开始考虑退役后的去向。先是去了德国考察,感觉那里的生活很沉闷。这时我在美国的姐姐帮我申请了特殊人才绿卡,2000年,我揣着美国绿卡来到美国,起先在姐姐的店里帮忙打理生意,同时学英文、学开车,学推销产品和了解市场,总之,来美国的第一年我学到很多东西,后来都派上用场了。
不久我认识了不少邻居、客户和教会的朋友,他们经常在当地组织比赛,也希望我教他们打球。为了融入当地社区,也为了练练自己的英文口语,我从行李箱里翻出了来美后从未摸过的球拍,出国前这球拍差点儿被我扔在北京家里,以为这辈子再没机会打球了。我很快和社区居民“打”成一片,也因此迅速成为社区的“明星”。
2004年,我的第一家王晨乒乓球俱乐部(Wang Chen Table Tennis Club)在纽约曼哈顿开业,经营体育和在国内打球不一样,每天我必须面对很多现实问题,例如球馆怎么装修怎么格局,怎么交水电费怎么缴营业税,怎么接听洽询和预定电话等等,都得靠我自己亲历亲为。那时候我的英语还不能运用自如,甚至不会自己买菜做饭,一切从头学起。以前在国内打球时衣食住行都有人管,到了纽约才知道万事要靠自己,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这个国际大熔炉铸造了我的独立人格。
走着走着就散了,但我是NO. 1妈咪
我的儿子周瑞阳(Ryan)快满7岁了,双子座。他性格特好、喜欢并擅长和人交朋友,现在就读于哥大附属的私立小学。在儿子的眼里,我绝对是他的NO.1妈咪,我在忙碌中尽量花时间陪他上下学,陪他做作业,陪他练钢琴、学滑冰,出差和比赛都带着他。我常常跟他说,你学习是为了快乐,妈妈打球也是为了快乐,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快乐人生。相比其他单亲家庭的孩子,我认为瑞阳是快乐的。
瑞阳的父亲是哥大毕业的环境工程学博士,他是位很有前途的学者。我俩的相识相知是打乒乓球开始的,但和我在一起时他总是感觉有压力,而这种情况也一直没有得到改变,我们最终没能走到底。在漫漫人生旅途中,真正的知己一定是越来越少,因为走着走着就散了,彼此方向不一致了,性格见解有差异了,地位角色有悬殊了,所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离婚以后我陷入人生低谷,另一半不见了,自己突然“单飞”了,精神和心灵上都感觉非常孤独,一下很难适应。那时身边的教会的朋友和牧师一直陪伴着我,开导我甘心接受上天的安排。我以前读过圣经,但读得并不仔细,后来在大家的带领下,我的灵性慢慢成长起来。2014年,我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现在我每天都带一本圣经在身边,随时随地阅读神的旨意。有时候,我会在上班之前先去教堂,独自一个人与主交谈,这样我会感觉走得轻松一点、自信一点,在灵修的路上我始终匍匐前行。
 卖房扩大俱乐部  学会放下
后来我交了一位乒乓球教练的男友,我感觉他是上帝派来帮助我的。他不但帮我担任俱乐部教练,还鼓励我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预选赛,激情之下我重新捡起球拍恢复训练。那时距离预选赛仅不到9个月,而我已7年没打过正式比赛了。可是我不愿让他失望,还是全力以赴拼命上阵,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拿到奥运门票。
随后我们两人计划再开一家乒乓球俱乐部,争取在事业上有所突破。乒乓球在崇尚体育的美国属于小众项目,靠经营俱乐部来开拓市场形成产业化非常困难。2016年,我的第二家俱乐部在新泽西州的Westwood开张,但是运营情况并不理想,他为了打理业务几乎每天都住在俱乐部里,我则是亲手做饭送到俱乐部,为了他的胃口,我悉心研究烹饪、厨艺也有了很大长进。就这样,我们俩彼此相互扶持扛过了最艰难的日子。2017年,我的第三家俱乐部在新州Newport开张,这家被我称为“上帝恩赐”的俱乐部几乎一开业就赚钱,我想这是因为上帝看到了我们的努力。
为了保证几个俱乐部同时正常运转,我卖掉了纽约的两所房子,短期目标是在纽约周边扩大到10家连锁俱乐部,打出自己的招牌产品,形成一个产业链,以吸引更多资金来激活其它项目。目前,我在纽约长岛和纽约皇后区长岛市的第四、第五家乒乓球俱乐部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运作之中,当地乒乓球迷们给予我高度关注和期待。
然而,正当我在创业路上飞奔时,我的合作伙伴忽然消失了!当初的承诺已成了路标远在山的那一边,而我必须独自前进。2018年年初,在一场大病初愈之后,我在微信里写道“狗血的一年要开始了,不仅因为今年是狗年。还因为从元旦这天起我又恢复了单身。我和他的交往起源于爱、终止于理解,和名利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所承受的压力,我只有感恩,也学会了放下”。
 吃过的苦是我的资本
开连锁俱乐部是我的目标,我的愿望是以连锁的形式增加品牌效应。和美国所有连锁企业一样,乒乓球连锁俱乐部的特征是档次风格一致、教学管理一致、服务品质一致。说白了,这是一条血泪交织的艰难路程,过去吃过的苦、就是我最大资本!我俱乐部的会员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他们常常对我说“晨,谢谢你给了我们最好的练球机会,我们永远爱你、爱你的俱乐部”。听了这些话,我觉得俱乐部即便不赚钱,也值了。
前两年我成功主办“乒乓夏令营”和课后乒乓班,让很多美国孩子喜爱上了乒乓球。今年,我的夏令营升级为国际版,有关“2018美国乒乓球夏令营”消息在乒乓爱好者的朋友圈里被刷屏,主题是“世界冠军王晨携手业内精英给孩子们一次完美夏令营”。同时,我在新州Westwood 的俱乐部将在今年6月份开始举办美国乒协批准的积分制比赛,所有参赛选手都将有美国积分和排名,期待大家来参加、体验不一样的挑战和成就感。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