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卡再爆中餐馆老板遭入室抢劫案

北卡再爆中餐馆老板遭入室抢劫案

May 11, 2018, 12:25 PM
王家儿子Wang

王家儿子Wang Jun接受电视台采访。来自ABC报道截屏

Wang

Wang Jun的手腕上留下的勒痕。来自ABC报道截屏

远远可见家中被劫的混乱。来自ABC报道截屏

远远可见家中被劫的混乱。来自ABC报道截屏

被劫中餐館老闆經營的一家餐廳。

被劫中餐館老闆經營的一家餐廳。 來自ABC報導截屏

  北卡中餐馆老板郑洪在家门口惨遭杀害案发才过20余天,家住北卡州府罗利东北的王姓中餐馆老板,7日深夜遭遇3名操西班牙语的歹徒入室抢劫。劫匪将先后回家的王太太、儿子(Wang Jun)和王先生手脚捆住,拳打脚踢,翻箱倒柜长达1个半小时,最后揣着若干现金,开着老板娘的车扬长而去。

  ■侨报记者毛苌子报道

  8日下午,《侨报》记者来到靠近罗利的泽比伦(Zebulon)地区一家自助餐厅,见到坚持上班的老板娘王太太。除右脚及小腿被踢伤,走路有点蹒跚,嘴唇和口腔被打伤外,她精神状态尚可。据王太太称,当日上午她已经接待了Warl、CBS两家电视台采访。“我想通过这些新闻媒体,传达一个信息:中餐馆老板不会把钱放在家里,都存到银行去了。同时,表达一个诉求:我们这些守法纳税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怎样才能得到政府的保护?”她说。

  打开家门瞬间 3歹徒突然冲来

  回忆起头天深夜案情发生经过,王太太说,她大约10时离开自助餐厅,约半小时后到家,在停好车,走到家门,按开密码门锁准备进门的刹那,突然冲上来3个持枪蒙面大汉。劫匪将她握在手上的枪强行夺去,推搡进屋,然后绑住她的手脚,问保险柜在哪里。王家确实有一个保险柜,可多年不用,王太太既没有钥匙也不记得密码,让他们把它抱走。但劫匪不肯罢休,对她拳打脚踢,一再追问他们家是不是还有个大保险柜。

  歹徒们互相之间说西班牙语,对王太太则用简单英语交流。王太太解释说,家里真的没有钱,只有手头上餐厅当天的1000多元现金收入。劫匪居然对他们家情况了如执掌,悉数道出王家所开3家餐厅的地理位置并质问,怎么会没钱?于是又打她。这样折腾了约半个小时,负责另一家餐厅的王家儿子回来了。他刚拧开门锁,就被埋伏在那里的劫匪按住,同样绑住手脚,还用衣服堵住他的嘴。又过了约半小时,王先生回到家。歹徒如法炮制,拳打脚踢不说,还用枪托砸王先生后背。他们用王先生交出来的钥匙和刀打开了保险箱,看到里面真的空无一物。然后将王家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拿到3人当天带回的共3000余元现金外,再没有找到值钱的东西。王太太对他们晓之以理:“我们真不是什么富人,家里的摆设你们也看到了。如果真有钱,还要这样每天上班吗?”可劫匪不为所动,继续威逼拷打不止。最后,王太太担心夜长梦多危及家人生命安全,让儿子把他私藏的一笔个人工资拿出来,才算将他们打发。劫匪临走前从容剪断王家室内监控的线路,凌晨零时30分许,开着王太太的车,消失在夜幕中。

  “对我家的情况这么熟悉,这帮人肯定预谋了很久。”王太太说。因为家里安装了报警装置,如果她当时没有按开门锁被歹徒强行破门进屋,警报就会响起。“我回家时枪就拿在手上,子弹上了膛。可他们控制得非常精确,在我打开门锁,根本来不及举枪的瞬间,把我控制。” 歹徒们来到她家没有开车,所以将她的车开走。王太太判断他们可能将车停在附近再开自己的车走人。8日早上,王先生开车去找,果然发现太太的车被遗弃在附近。

  劫匪离开后,王家立即报警,警察迅速赶来询问情况,勘查现场。8日上午发现失踪车辆后,他们再报警。警察又来采集了指纹,还发现附近有一件歹徒留下的外衣。

  遭难不能忍气吞声 拜托同胞传达呼声

  王先生和太太都是福建人,两人1994年就在北卡开餐馆。20多年来,餐馆被抢劫过两次,最近的那次发生在3、4年前,当时有6、7家中餐馆同一时间被抢,他们家被抢现金最多。

  王太太表示,跟不久前发生的郑洪案比起来,他们家算是幸运。中餐馆业主这样频繁遭到暗算,必须要引起各方面重视。她称:“我家遭抢了,我不会忍气吞声,就要说出来,和正直、勇敢的同行站在一起,发出共同的声音。”王太太感谢华人社区许多社团和侨领对她家的关爱,拜托他们向北卡州政府高层反映,期待有关方面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华人餐馆业主的生命财产安全。

  8日上午,在华盛顿访亲的美中经文协会董事长卫高荣得知消息,立即向王太太了解情况并承诺尽快向州长、州务卿及有关州议员反映情况。下午,张平女士代表华助中心和北卡华人联合会慰问王太太,帮助她接受ABC电视台采访。张平表示,除向有关方面传达王太太及中餐馆老板的呼声外,还将组织安全讲座提高业主的安全防范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

  平时经常摸枪 事发时不害怕

  “在歹徒最开始冲上来抓住我的时候,我就没有觉得特别害怕和紧张。”王太太说,“因为他们是看到我手里有枪时才将子弹上膛。从这个细节可以判定他们是冲着钱来的。”

  王太太庆幸自己有3年玩枪、练射击的经历。她说:“我对枪很熟悉,听得出上膛的声音,不会被枪吓住。在与劫匪周旋的1个半小时里,我始终非常冷静,哭都没有哭一声。”

  劫匪开始试图用衣物塞住她的嘴,但她咬牙顶住,争取机会与他们沟通。折腾到后来,她假装体力不支似欲昏倒,1歹徒见状居然还从冰箱里接水送到她嘴边让她喝。

  王太太介绍,她曾跟一个美国教师学了1年射击。近3年来,经常在一个农场练枪。她出示随身带枪资格证并告诉记者,有枪就要多练,才能真正起到安全保护作用。她还请记者转告华人同胞,她可以提供练习射击场地,请有兴趣的朋友一道前来以枪会友。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