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幸与不幸交织的人生──漫话乔·拜登新著

幸与不幸交织的人生──漫话乔·拜登新著

Apr 22, 2018, 12:28 PM

  【侨报讯】关于美国第47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家庭,似可用托尔斯泰的那句老话:“幸福的家庭无不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

文/陈安

  30岁当选国会参议员 两度尝试选总统未成

  拜登的家本是很幸福的,他自己1965年毕业于从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1968年,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学习时,与同学奈丽娅(Neilia Hunter)相识结婚,第二年就生下大儿子波(Beau),后来又一年一个,次子和小女相继出世,在他们有着爱尔兰、英国和法国血统的长辈眼里,这两代移民的后裔美满幸福,其乐融融。

  拜登在大学修读历史、政治学和法学,成绩虽不优秀,但早有政治抱负,曾对妻子说,他要在30岁后当上国会参议员,然后竞选总统。你可说他有雄心或野心,他确实热衷于政治,一心走仕途,为国家效劳,而且心想事成。果然于1973年,他30岁时,作为特拉华州国会参议员进了华盛顿国会大厦,在那里一直工作到2009年。他的总统梦则难实现,1988年、2008年两度尝试均未如愿,但因富于对外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的经验,他得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的赏识,结果随奥巴马进了白宫,在西翼副总统办公室工作,与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同甘共苦8个年头,奥巴马的政绩,如摆脱经济危机,结束伊拉克战争,加强环境保护,提出《平价医疗法案》,支持自由贸易,关心无证移民子女,等等,其中也有拜登的一份功劳。

 

1985年1月3日拜登三度连任国会参议员,由当时副总统老布什主持宣誓。拜登手里抱着女儿,右手按着两个儿子所捧的《圣经》宣誓。美联社

 

  甫当选妻子即车祸丧生 5年后才找到第二春

  天灾人祸的发生常常出人意外而撕心裂肺。就在拜登当选参议员那一年圣诞节前夕,奈丽娅开车带着3个孩子去买圣诞树,不料在一个十字路口与一辆牵引挂车相撞,奈丽娅和1岁的女儿当场丧命,3岁的大儿子和2岁的二儿子受伤住院。对拜登来说,这种突发灾祸带来的悲痛真难用言辞形容。当时他决定放弃去国会宣誓就职,由于多名参议员劝说,多天后他才在儿子们的病床边宣了誓。之后,他当了5年单亲爸爸,为了多看顾孩子,每天早起晚归,乘火车往返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Wilmington,他家住地)与华盛顿之间。2008年8月,波·拜登在丹佛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介绍他父亲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时说:“作为单亲家长,他决心要在家里看着我们上床睡觉,当我们从恶梦中醒来时,他也在家里,而且为我们做好早饭,从家到华盛顿,再从华盛顿回家,他每天在路上要花4个小时。” 父子深情的话语使当场不少听者落泪。

  1977年,拜登在两个儿子的鼓励下,娶了第二任妻子吉尔,两人育有女儿艾许莉(Ashley)。他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吉尔让他重新活了过来,并开始感到家庭又恢复完整,而且吉尔与两个儿子相处良好,彼此十分亲密。

 

  上帝开了个可怕玩笑 大儿子英年早逝

  谁知到了2013年夏天,又有一个晴天霹雳轰响在拜登头上,波·拜登(1969-2015)被确诊患有绝症,这个当父亲的天主教徒伤心至极,只能感叹说:“我觉得上帝跟我开了一个可怕的玩笑。”

 

2015年6月6日拜登出席大儿子波的出殡仪式。美联社

  波·拜登像其父亲一样与政治有缘,用他父亲的话说,他比他老子在政治上更有才华、更成熟。老拜登曾公开表示相信,有朝一日,儿子会竞选国会参议员,然后竞选美国总统。波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追随父母脚步,也进了雪城大学法学院,步出校门后,先后在新罕布什尔州地方法院、美国司法部费城办公室、威尔明顿律师事务所任职。2003年,他参加特拉华州陆军国民警卫队,获少校军衔。2006年他当选特拉华州检察长,2010年竞选连任轻易获胜,标志着他是特拉华州政坛上的一颗新星。2013年,他宣告不再竞选连任检察长,而要竞选特拉华州州长,很多人认为,他是大有希望赢的,甚至觉得有朝一日,他会出现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

 

2009年7月4日拜登前往伊拉克劳军,并探望在伊拉克服役的大儿子波。美联社

  可是不久,波·拜登就被确诊得了脑癌,父子俩一度保住这个秘密,没有声张。他所得的恶性胶质细胞瘤(glioblastoma)是一种最致命的脑癌,美国目前医疗水准尚无法治愈,即使是以治癌着称的休斯顿安德森癌症中心或华盛顿国家军人医疗中心也束手无策,波·拜登一年多在那两个中心接受手术、化疗、放疗,可都无法挽救他的生命。2015年春,仅46岁,他就匆促离世了。临终前,他意识到自己病情严重,把父亲叫到床边,对他说:“您得答应我,爸爸,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您都要好好的。给我一句话,爸爸,您会好好的。” 父亲在日记中写道:“5月30日,晚上7:51。事情发生了。我的上帝啊,我的孩子。我的出色的儿子。”

  波是伊拉克战争退伍军人,2008-09年期间,他在伊拉克服役,在那里接触过放射性武器 “贫铀炸弹”,这或许就是他得脑癌的由来。这种放射性武器的存在,美国政府一直不予公开承认,乔· 拜登感慨说:“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那些杀死坏人的武器,也能杀死好人。”他在宣告儿子病逝的消息时说:“整个拜登家族的悲痛无以复加。我们知道,波的精神将活在我们所有人之中,尤其是他的妻子,坚强的海莉(Hallie),还有两个孩子──娜塔丽(Natalie)和亨特(Hunter)。波把自己当丈夫、父亲和儿子看得重于他的职业成就。他绝对的诚实使他成为全家的榜样。波体现了我父亲的一句话:一个家长知道他的孩子把事情做得比他自己还好,他才知什么是成功。”

  奥巴马总统发表谈话说,他和第一夫人蜜雪儿·奥巴马深感悲伤,并赞扬波·拜登是“一个善良、正派、宽宏大量、虔诚的天主教徒,一个具有深刻信念的人,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受到他的影响,他活在他们的心中。他一生的所有收获中,他的家庭更使他感到自豪、更使他觉得幸福,他对家庭也充满了爱和忠诚。”

 

  新着回顾“希望、艰难和决意的一年”

  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是最沉重的,对英年早逝的儿子的怀念将是绵延而长久的。拜登的新着《答应我,爸爸》(Promise Me, Dad)便是一本满载父亲的痛惜和思念之情的书,写得自然、真诚,不乏细节,令读者深受感动,那些失去亲友的读者会得到安慰,《纽约时报》非虚构作品畅销榜上很快就有了这本书。

  有一年,拜登带孩子们到南卡罗来纳州吉亚瓦岛度假,一块儿在海边骑自行车。波去世后,他又去了那个岛。他在书中写道:“ 联邦特勤局(Secret Service)人员在沙滩汽车上慢慢跟着我,四周没有人。我突然想起上次跟波一起骑车到这儿来。‘爸爸,’ 那天他说,‘我们停下,坐这儿。’ 我俩便坐下,歇一口气。‘瞧,爸爸,这有多壮丽,’ 他说:‘这有多美啊!’ 这次我好像又听见他在说话:‘爸爸,我们停下,坐这儿。’ 我下了自行车,发现自己仿佛站在地球的边缘──只有海洋、沙滩和森林。多么壮丽。我觉得自己感情上难以承受,感到嗓子给哽住了,呼吸越来越短促。我转过身背对特勤人员,望望一侧浩瀚无垠的海洋,又望望另一侧幽暗的树林,在沙滩上坐了下来,我哭了。”

  《答应我,爸爸》有个副标题──“希望、艰难和决意的一年”(A Year of Hope, Hardship, and Purpose)。这一年,指的是2015年,他经历了盼望儿子病愈、难忍儿子去世、又难以决定是否竞选总统的一年。多年来,拜登一直没有放弃竞选总统的意愿,这本新书里也始终贯穿着“竞选总统的可能性”这条线。

  他在书内不避讳告诉读者,尽管他与奥巴马总统关系密切,可奥巴马与他多次一起用午餐时,都婉转地要他不参加竞选,要他相信他“赢不了希拉里”。拜登也注意到奥巴马与克林顿夫妇的良好关系,看到克林顿与奥巴马在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一块儿打高尔夫球的情景。有一次,奥巴马又问拜登,关于竞选他究竟怎么想,他回答说:“总统先生,如果你对希拉里和比尔·克林顿作了明确的承诺,那我也要向你保证,如果我决定竞选,我将只谈希拉里在政策上与我们的分歧,而不提性格或个性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对她不利。”

  然而,有不少人对拜登说:“干吧!乔,干吧!”他们相信,他是完成奥巴马和他自己已开始做的事情的最好人选。儿子一向怂恿、鼓励父亲竞选,这也是他的临终遗愿。拜登写道:“波像我一样相信,我已为总统职务做好准备,没有谁比我准备得更好。假如波没有得病,我们就已经在干了,而且是父子俩一起干。” 他甚至已拟好宣布竞选的讲稿,也初建了一个竞选班子,其成员不仅有他自己圈子内的人,还有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民主党最能干的竞选律师,而且开始筹得竞选捐款。然而,儿子的死亡毕竟使他无比悲痛,他想到,如果当众宣布竞选,必然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在一连思考10个小时后,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于是决定放弃竞选。他写道:“我感到有一团东西涌到我的喉头,我的呼吸突然变得短浅,嗓子哑了。我担心我会被悲情压倒,观众会察觉得到,而这不是一个总统竞选人在公众场合应有的表现。”

 

  致力防癌治癌课题 不排除参选2020的可能

  事隔将近3年,拜登走出了伤痛,他在今2月7日受访时表示,“我现在非常努力,想要实现波的所有遗愿。”甚至已经向特朗普“叫阵”。

  拜登和特朗普互相“开炮”被视作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演,媒体民意调查显示,两人若在总统对阵,多数选民表示会投票给拜登。

  不过现在距离2020年还早,目前拜登关注的重心不在于此。波去世后,拜登与妻子吉尔决定将其晚年致力于防癌治癌这个课题。他们成立了“拜登癌症计划”团队,与芝加哥大学合作,邀请专家确定研究方向,要研究人员提供资料和论文。拜登说:“不要让人们到40岁得了癌找上门来,而要主动出击,早一点发现潜在的病害。” 他表示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获得足够的资料,揭开每一种癌症的秘密。”

  1961年美国阿波罗飞船登月计划又名“火箭射月”(Moonshot),如今“火箭射月”已用作攻克癌症计划和口号,拜登的癌症计划因此也被称为“拜登火箭射月”。国家广播公司(NBC)着名主播汤姆·布罗考(Tom Brokaw)现患有骨髓瘤,在阅读《答应我,爸爸》后发表书评,在文末写道:“作为一个癌症患者,我深感欣慰,因为拜登乐意积极参与‘火箭射月’,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工作,以大规模的合作努力,争取获得很多治癌的突破性进展。波患病早期曾与其父有一次交谈,这便使拜登今天担任这个重要角色。” 布罗考接着用波临终前说的那段话作结尾:“答应我,爸爸,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您都要好好的。”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