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搬运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搬运

Feb 24, 2018, 11:01 AM

  ■ 于艾香

  RU女士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示人。我见过她几次,均如此。

  有一天,她来到我家,我就感觉不同寻常。因为在我的意识里,她是一个不爱串门的人,甚至也不爱说话。然而,她坐下来,竟滔滔不绝。这令我意外。我就想,每个人都有你想不到的一面。

  RU女士说,其实,我挺爱说话的,但得分场合。我不爱在一个集体中说话,我感觉那都是废话,我喜欢一对一地说,我喜欢谈心。我就说,可是每次聚会我都能看到你的影子。寂寞的影子。她说,我确实寂寞,我参与这样的场合,只是让自己忘掉寂寞。而且,也不单是寂寞。我说,还有别的?她说,是有别的,只是我不会在那样的场合下说,给谁都不说。我混在众人中,为的是片刻的忘却。

  今天来就是想快乐的

  接下,她就问,你在集体中,有什么感觉?我问,什么样的集体?她说,像我们聚会那样的小集体?我说,一起乐一乐吧。没什么别的。她问,在国内呢?我说,国内反而不愿意聚会了。她问为什么?我说,国内人太多,好像总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蜗在自己家里,反而感觉好些。她说,不错,在国内就算在自己家里,也不感觉寂寞。我说,是的。这确实是个好处。在家里也能感叹,大隐隐于市。她哈哈笑了起来。这时,我发现她不再郁郁寡欢了。我说,你也是一个很快乐的人嘛。她说,你的意思是——我说,我的意思是,你以前总让我感觉很不快乐,有些抑郁。她说,我是抑郁。但今天来,就是想快乐的。既然有勇气迈出来,我就告诉自己要快乐。

  我有些纳闷,出去串个门,怎么还需要勇气?但又不好说出口。我随口道,人活的时间并不多,就应该快乐地活。她说,我也是这么想。今天一早,我躺在床上,心里就想,从今以后,我要快乐,什么也不怕,真没有必要害怕。就是要快乐。

  我听着,感觉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自己快乐。于是便说,看来你是战胜了自己的很多东西,才迈出家门,要自己快乐的。说着,我就给她倒了一杯可乐,说,好好快乐吧。她说,我就喜欢喝着可乐,聊闲天。在国内的时候,我经常这样。和一些朋友在一起,别人喝啤酒,我喝可口可乐,一直喝到肚子涨。但真的快乐。

  我说,你很怀念国内的日子?她说,很怀念。所以,也想通了。我说,怀念和想通,有什么必然联系?她说,有。当我更怀念国内的时候,我就感觉想通了,什么也不怕了。

  因“搬运”来美而自卑

  RU的这些话,虽没有明着说,但我知道她在这里肯定过得不愉快。她好像也生怕我听不明白,自己解释说,我没有在美国读文凭。我哦了一声。她又说,我是“搬运”过来的。我又哦了一声。她进一步问,你知道“搬运”吗?我说,不就是到国内娶媳妇吗?她说,是这样。我说,这样的情况很多。她说,是很多。但在咱们这个小圈子,好像只我一个。

  我说,你又不知道别人的情况,你怎么知道就你一个。她说,我能数出来。这个圈子里,都是在这里读文凭出来的。你看一个一个,都自我感觉良好。其实,有什么呀,我真是觉得人都那么自恋。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格外不爱说话。我说,你多说说,沟通了,恐怕就会好得多,就不会有偏见了。她说,我不是偏见,他们就是自我感觉良好。我刚来时,也以为他们都不错,时间长了,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其实,我感觉他们还不如我。

  这会儿,我笑了。我说,你这个感觉好,这感觉能让自己每天都很快乐。她也笑了,说,我是真感觉他们还不如我。这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我说,人,每天都感觉自己胜于所有人,那就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是不是?她说,倒也不是。只是不像刚来那么自卑了。对于我,是一种自我调整。我说,是治疗。她说,也可以说是治疗。

  刚来时,我就很自卑,总觉得自己没在这里读文凭,不如别人,自己还年轻,也许应该再读个文凭。现在我就没有任何这种感觉。而且,就算我听到别人背后议论我,也没有感觉。我问,什么议论?她说,无非是说我是“搬运”过来的。我说,这有什么,谁不是搬运,就是读文凭过来的,从某个角度说,也是属于搬运。她问,这怎么讲?我说,从中国到美国,不是一场大搬运吗?不管是因文凭还是婚姻,都是把自己搬到这边来,只是搬运得早还是搬运得晚而已。这有什么可议论的呢?

  她说,有的人只要是自己没做过的一个事,就要议论别人。如果自己也这么做了,才能闭口。我说,人不做这个事,就会做那个事,反正不会闲着。有什么可议论的。她说,是啊,不过,人都在议论人。我说,这倒是。她说,其实,我现在都很后悔走了这一步。我问,后悔什么?她说,后悔不该来。可是,已经晚了。

  房子在婚姻中的地位

  我听到这里,原想安慰她几句,可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迟疑着说,只要两个人过得好,在那里都一样。她不假思索地说,可是,我们过得不好。我本能地反问,怎么不好?她说,一句话,当年就是不该来了。那个时候也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提的条件那么苛刻,我居然答应了。

  我问,什么条件,可以说说吗?她说,没问题。本来就想来说说的。真的,我现在也不怕人。也不怕事。她看了看我,很自在地喝了几口可乐,悠悠地说,他当时给我说,他有房子,可与我分享;但是,如果我们离婚,我不能分他的房子。我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说,你答应得对,你有什么后悔的?她说,其实,后悔不是为这个,是整个被搬运的过程中,我所体会的那些事,那些人,还有眼下的生活,综合来看,我是挺后悔的。不该走这一步。我说,走了就走了,何必瞻前顾后,令自己心境迷离,对眼下的生活也无助益。她说,眼下,眼下的生活?我眼下有什么生活?

  她有些激愤地说,不管我后悔不后悔,我们的婚姻都完了。我一听“完了”一词,挺吃惊。就仿佛说完就完了似的,有些难以接受。她说,追溯起来,我们的婚姻不是现在而是在搬运的时候就有问题了,只是我闭着眼睛不看。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就不想睁开眼睛呢?现在,睁开眼睛也晚了。

  我说,你别总是想着搬运,其实每一个人的婚姻都有问题,就算不是搬运,也是一样的。她强调说,不是,我们俩就是和搬运有关。你想,他搬运我过来,他就感觉我是为了来美国,说我不爱他。就像现在要离婚,他总是说,房子你分不着,但可以给你办绿卡。你听听,这是什么话。我问,不是以前就说过房子你可分享但离婚你不能要吗?她说,是啊,但结婚后,我曾强烈要求取消声明。我问,什么声明?她说,当时我不懂美国法律,他要求我签一个声明。于是我就签了,我声明,我放弃对这个房子的所有权利。翻成中文,就是这意思。以法律的形式让我退出对这房产地契的所有权利。我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懂,我签了。但是,我受骗了。

  他真正地骗了我

  RU想了想,对我说,他骗了我,是真正地骗了我。你想,当时我懂什么,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刚来,不懂美国的法律,老实讲,中国的法律我都不懂。可后来我知道了,我向他要求取消我的这份声明,他当然不干了。我不是为了要他的房产,可我感觉他骗了我。就是这样。

  我问,你们是为这个离婚的吗?她说,当然不是,我只是举个小小的例子。一个“搬运”的例子而已。我说,这和搬运没有关系。她说,当然有关系。如果我早就在美国,他能骗我吗?我就不会上当,他也不会公然地骗。你说不是吗?他就敢骗我这种人,不懂的人。当时他给我说,这是夫妻共同财产,只是权利少。我问,你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吗?她说,不知道。咱们中国都是房产证,这个是地契,我也没见过。我甚至以为我也有些权利。结果是空头支票。你知道,以中国的做法,既然没有任何权利,签这个干什么。所以,我以为自己还有点权利的,只是少而已。其实是什么都没有。我说,我知道了,就是英文的Quit Claim Deed,对不对?她说,是呀。就是这个。我那个时候,英文也不好,法律也不懂。就稀里糊涂地签了。

  我说,也没什么了,反正也不是你的房产。咱们中国的房产,现在也分得很清,婚前是谁的就是谁的。她委屈地说,你说女人多吃亏呀。女人结一场婚,如果婚姻失败,什么都没有。女人多么可怜呀。我说,不是自己的,不要也好。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国的做法也是对女人的尊重。她说,这有什么尊重?我说,肯定女人的地位,不给你,也是一种肯定。因为女人能顶半边天,你能独立。她不屑地撇撇嘴。

  然后,她说,我以前一直感觉男人并不在乎爱情,可是,我家的这一位,完全颠覆了我的想法。我问,你们是因为爱情要分手吗?她说,我不是,他是。她脸上是一副很有意见的表情。我说,为什么你不是呢?他重视感情不是很好吗?她说,他与我好的时候,我已经恋爱过两次了,对爱情这种东西有些敬而远之。也不相信。她看着我,说,你能理解,是吧?我说,是的。恋爱多了,容易麻木。她说,我也不算多,但两次恋爱,对我伤得不轻,我就不信了。也不想了。通过别人介绍,我与他相识。感觉他人也本分,其他方面条件也都不错。就同意了。谁能想到,结婚后,他老是跟我谈爱情。我觉着尴尬。我问,你不爱他吗?

  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她陷入沉默。我说,你不爱他,心里一定有固恋。还爱先前的某一位?她说,我感觉也不是。但我承认,他没有引发我的激情。其实,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就算没有激情,也没什么。可他有什么。这就糟了。他也经常说,我在爱着别人。

  RU很无所谓地看着我家百页窗户上的拉绳,说,他一回家,就爱拉上窗帘,像要做什么秘事似的。我很反感。我就会立马打开窗帘。RU说,你是女人,你一定懂。我说,是啊,我感觉你是不爱他。她说,不爱也能维持婚姻,可他就是不能明白。总是为此与我吵架。甚至大打出手。

  她颇有解脱似地说,离就离吧,也挺好的。以后自己闯世界。哎,我英语不太好,我得学英语了。我说,你年轻,得好好学。不管离不离婚,学一门语言总是好的。

  她说,其实,我并不想离婚,尤其不想现在离,无奈他要离。我问,他外面有人吗?她说,没有。我问,没有还这么着急?她说,怎么说呢,这可能也怪我。说完这句,她看了看我,问,你说,男人是不是比女人更在乎后代?我说,这得分人。也不一定,有些女人很喜欢小孩子。

  RU有些惆怅地说,也不知为什么,我不愿意与他生孩子。这你能理解吧?我说,不理解。她问为什么。我说,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大多数都是想生孩子的。这是本能。她说,我不愿意。我总是要求他避孕。他很反感。我说,你也三十出头了吧?她说,是啊,老了。我问,你一辈子都不想生孩子吗?她说,也没想那么远。只是现在不想。我说,就想过二人世界的生活。她说,好像也不是。曾经,我很想生小孩。我说,是与你以前的恋人?

  她点点头。我没有再说什么。她反而话语滔滔仿似流水一般地说起往事。她与以前的一位恋人好到什么程度呢,她一门心思要为他生一个小孩,但恋人不同意。她多次要求他不要避孕,恋人非得避孕。她那时日日幻想着为他生孩子,但他却无动于衷。她说,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最后我们分手了。

  私自流产惹恼了他

  说完这些,她缓和起来,说,我现在特别不愿意生孩子。我不知道是不是与这件事情有关。前一阵子,我回国了,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她说,我回国的主要原因,是打胎。我丈夫并不知道我怀孕了,我不想告诉他。可是,流产以后,他还是知道了。他非常生气,这也是我们现在闹到要离婚的一个原因。

  我说,现在我明白了,你是真不爱他。她有些疑惑地说,你说我是真不爱他吗?我说,是啊,你要是爱他一点点,你也就不会打胎了。而且还回国偷偷地打。她说,因为怕他不同意。我就说,奶奶病了,病危。必须赶紧回去。他信了。她自己说到这里,摇摇头,说,这种事早晚要暴露的。回来他很快知道了。他就坚决地与我分了床,要离婚。我这也算自作自受。

  说了这句,他淡笑笑。仿佛并不特别难过。我们俩都不再说什么了,有少许一段时间的无语。她打破沉静,说,我现在离婚到哪里去呢,我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离开他,我怎么办?我说,是个问题,但这是你自己愿意的。她说,我并不愿意。我原以为,我能分到一半房子,还可与他暂时住在一起。后来才知道不可能。我非常气愤。到处找人去问,才知我们夫妻的所谓共享房产,是个骗局。我签了那个东西,就什么都不会分到,那是一个放弃权利的签字。你看他是个老实人,但却非常坏。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我签这个。你说坏不坏?

  我说,你先问你自己坏不坏?她吃惊地说,我不坏,我没有骗他,爱不爱,那是另外一件事。我问,你当年告诉他你不爱他了吗?她说,当然不会。我说,他既然在乎爱情,你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个实情。如果你告诉他了,你就不算坏。

  没有爱而结婚就是骗婚

  RU女士倒是认真思想了许久,她说,我那个时候不可能说。我只是想当然地认为,现代社会,谁还在乎爱情,谁知道他竟在乎,总是审问我这个——爱不爱他?我都觉着他无聊。我说,你不在乎不意味着别人不在乎,你不如实告知,就是骗婚了。她说,哪有这么严重,多少人明明不爱,还说爱呢,我没有这样。我只是不说而已。当年我也没有说自己有多爱,是他误以为我爱。我说,难道不是你误导了他?她又认真地想了想,说,是他自己误导自己。我说,就算这样,你明明知道他自己误导自己,你为什么不实说?她说,实说就没有这个婚姻了。我说,这不就是问题的实质嘛。你不实说,导致了这么一个婚姻,事后你又得为这一切负责。好在他还不太傻,要不,就吃了你大亏了。

  她说,你倒还向着他。我说,我谁都不向着。我只是实话实说。他答应你收到正式绿卡再离婚,就挺厚道了。她说,我要这个绿卡干什么呢,我连住处都没有,绿卡能当饭吃吗?我说,是啊,绿卡不能当饭吃,但有了绿卡,你自己可以去挣饭。

  我说完这些,RU再次陷入沉默,许久,她眼里放着亮光,说,的确,有了绿卡,再嫁人就容易多了。我还年轻,不愁嫁不出去。你看我漂亮吗?

  RU女士的这番眼里放光的话,我完全没有想到。但我嘴里却说,你很漂亮。我看了看她秀气的双目,又说,确实,非常漂亮。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