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慌张失意的时候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慌张失意的时候

Jan 27, 2018, 10:24 AM

  QIAO先生温文尔雅,说话慢吞吞。一看就是读书人。

  他与我在一个冰淇淋店闲聊了半个小时以后,突然问我,你对我妻子怎么看。我感觉这问题有些不着调,便说,挺好的,咱们谈这个干什么。随之便开玩笑说,你妻子若知道我们背地里谈论她长短,会很生气的。他认真地说,她不会知道。再说,我们是近二十年的夫妻,她也不在意这个。

  我总是记得,那天天气太热,摄氏四十多度,这里是燠热的沙漠气候,堪比中东的沙漠之国。即便是吃着冰淇淋,QIAO先生依然不时地擦汗。我隐隐感觉,他内心也有一种焦灼之气。所以,他看上去格外热。

  他再一次说,真的,你怎么看她。我有些敷衍地说,她很质朴,适合做妻子,你俩挺般配。他说,你还是没有说真话啊。在约你之前,我听人说,你很真实,能说真话的一个人,看来也不准确,起码你对我没有做到。他又一次擦汗。

  结婚皆为妻子脸上的疤痕

  我看了看他的黑边眼镜,眼前就闪出他妻子的脸。妻子谈不上有什么特点,只是脸上有一个特殊的疤痕令人一见难忘。心里话,谁见了都会刻意回避她的这个疤痕,看着别处说点别的,因为你很难不去看这个疤痕。

  我对他说,你们夫妻快二十年了,你总不至于因为她的疤痕而想让我谈点什么吧。他说,正好相反,我就是想让你谈谈这个疤痕。你见了是不是害怕?第一眼见?我说,那倒没有。由于各种缘故,有点毁容的人也不少。再说,她的也不严重。是烫伤的吧。他说,是的,小时候扑到火炭上。留下了这个。我说,没什么。人好就行。再说,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在意这个。

  QIAO先生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中国人之后,他说,这里都是老外,我们可以放心地说话。没人听得懂咱们俩说话。

  我纳闷,我们说的话也没有什么秘密,怎么还怕中国人听到。我说,这些话平日也都会说,没什么。他神秘地说,接下来的话就不会一般的,还是别让同胞听到为好。

  对于他的神秘兮兮,我颇为不解。他好像为了证实下面的话极其保密,于是说,她的疤痕,对我非同寻常。我结婚,是为了这个,我偶尔想离婚,也是为了这个。

  他这话听上去有些奇怪,若说离婚是因为这个,还算顺理成章;若说结婚也为了这个,这好像无法解释。

  他说,你肯定不能理解,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理解。但你不同,你听了我的叙述后,你会懂一些东西。这真是关于人的。说到这里,他再次四下里看了看。确定这里并无同胞之后,他说,最近,我每每与她对坐,这个疤好像就在提醒我离婚。总感觉再不行动,一辈子太亏了。我大为吃惊,一个疤痕,会这样吗?亏什么呢?他说,我一辈子都守着这份残缺,已经够了。纵使我犯了再大的过错,也不应该受罚一生。你说是吧?

  对婚姻绿卡的愤怒

  这话听着更有些不着边际。我说,你当初结婚的时候,应该想这些事儿。现在都相守这么多年了,重新想这个,时间错了。他说,没错,对于我,时间正好。

  我说,当年你干什么了,难道是图她别的什么。他说,我什么都不图。我现在说,你会相信。有些人不会相信。你知道,我是搞科技的,博士毕业与她结的婚。想当年,有些人一见我妻子,就论断我们,主要论断我。我问,论断你什么。他说,我妻子没有任何地方优于我,这你看到了。我说,你这是指世俗的一些东西。他说,不管是什么,我不客气地说,论形象,论气质,论学位,论工作,她样样不及我。只有一点,让一些俗人抓到了把柄。

  他用的“把柄”这个词一下子进到了我的脑里。我问,什么把柄。他说,我妻子是个二代。我的绿卡是因她办的,但我自己也能办到。只是当时博士一毕业就结了婚,当然婚姻绿卡快些,就顺手办了。但你知道没有她,我是一样的办绿卡,我根本没有图她的这个。可有的人因为她的疤痕,就说我娶她,是因为这个。我真有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我说,你太认真了,别人也只是随口说说,哪有你这么认真。你是工科博士,谁都知道容易办绿卡,你怎么还这么在意。可能别人找不出你与她结婚的理由,就随口胡诌,你居然上心了。

  他说,我是上心,我听了很生气,我恨不得把这个婚姻绿卡退了。我说,从另一个角度说,你也太骄傲了。你不愿意让人说你是由于绿卡而结的婚。他说,我本来就不是。我说,我知道你不是。但你反应这么强烈,是由于你的骄傲。

  他说,这点我妻子当时也这么说我。因为她要我办婚姻绿卡,我坚决不同意。我要自己办。她与我激烈争执,最后就说我不过是骄傲。是我的虚荣心与骄傲心在作祟。我说,你妻子说得对。

  QIAO说,这些都过去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些年来都不能越过她的这个疤痕来生活。我说,那当时为什么要结婚呢?他说,问题就出在这儿。我第一次见她,就爱盯着她的疤痕看。我无法不看。我有时是怜惜,有时是同情,有时是愤怒,有时是爱。真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我总是搞不清。

  这个疤痕给我心理冲击太大

  听他这样说着,我觉着这里面有些他没有说出出来的东西。我问,你既然第一次见,就感情这么复杂,听上去不太合情理。他说,我自己也感觉不合情理。她的这个疤痕给我的心理冲击太大了。

  于是,我就回忆了一下我见他妻子第一眼的感觉,这个大疤痕是突出,但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波动。虽然QIAO当时是个年轻人,我竭力去想象着,感觉年轻的QIAO也不应该有太多的波动。她的疤痕在左脸偏耳朵的地方,鼻子眼睛什么的都没有受到影响,不是特别恶劣的那种疤痕,给人感觉还算中和。

  我说,你一见之下的复杂感受挺奇怪的。他说,当时,我自己回家后也想了很久。我为什么有那么复杂的情绪,而且走前还与她留下了电话号码。这是不合情理的事儿。后来,我久久地看着她的电话号码,很多天也没有给她打电话。我说,你虽然没有打电话,心里肯定在想她。他说,这没错,我确实在想她,在想她的疤痕。我总在想,谁会要她。毕竟,大家都年轻,谁也不愿意要一个脸上有这个东西的女人。我总是不能遏止地这样想。于是,就心生同情。

  我看着QIAO,虽然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可总感觉有遗漏。我问,在这之前,你谈过恋爱吗?他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谈过。我说,在国内?他说,是。但这没有什么关系。我问,国内女朋友很漂亮?他说,反正不丑。我问,因为出国分手了?他说,也不是,先分了,后来又出国了。

  我们虽然淡淡地一问一答,可好像总有什么事情在隐隐中发酵。QIAO显然不愿意多谈国内,他把话题继续拉到妻子身上,说,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每晚上都看她的电话号码,令我的眼睛都酸了。一星期后,我终于给她打了第一个电话。她对我非常热情。我对QIAO说,完全可以想象。他说,我想,我也许是第一个给她打电话的男人。我说,这有可能。在那样爱美的年龄。他说,后来,她就主动给我回了一个电话。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一来一往。后来就发展到每天都打。再后来,你都能想象到,我们就开始了谈恋爱。

  他看了看我,说,是不是一场非常让人不解的恋爱?我说,也可以理解。有些人爱上了残疾人,也有的爱上了侏儒。都是纯粹的爱。他说,我不是。我是说,我好像不是爱,更不是纯粹的爱。我总是忍不住给她打电话。其实并没有爱上她,反而给她谈起了恋爱。你说这奇怪吧?我说,听上去奇怪,但一定有不奇怪的理由。你没有说出来。或许,你不肯说。你自己在给我也给自己摆一个迷魂阵。

  一场让人不解的恋爱

  他文雅地笑了,说,摆迷魂阵,把我们俩都陷进去?为什么呢?我说,这得问你自己。人有时候就爱给自己捉迷藏。我想,这也许是一种心理现象吧?他说,我没有。我最近在想这个事情——我打断他问,你为什么最近想?他说,可能是由于孩子上了大学吧?我总得想想自己的生活。我问,你就一个孩子?他说,就一个。

 [1] [2] [下一页]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