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潜力无限 中国比特币矿机垄断全球

潜力无限 中国比特币矿机垄断全球

Jan 23, 2018, 11:27 AM

  暴涨暴跌的比特币和其仰赖的区块链技术是全球当今最热门的投资标的和技术风口,但背后挖出虚拟货币的矿机产业同样隐藏无穷潜力。近日,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杂志披露,当今全球三大矿机生产商均为大陆企业,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掌握住比特币制造业商机。

2016年6月4日,在冰岛附近采矿农场里的比特币的采矿计算机。路透社

  现状:矿机生意火爆 国际买家蜂拥至深圳

  【侨报讯】随着比特币价值暴涨,比特币矿机也逐渐进入人们关注的视线。

  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杂志报道,2018年1月中旬,深圳连日阴雨,气温骤降,南国冬季来临。但华强北商人丁瑞的矿机生意,正是旺季。他刚刚完成一笔100台矿机、超过3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的单子。和他交易的,是一个俄罗斯人,对方从莫斯科慕名前来,在得到能立马交货的承诺后,爽快地交付了订金。

  在华强北,像丁瑞这样的商人,已经成为庞大的群体。浪潮席卷之下,短短半年时间,华强北一扫近年来受电商打击的颓势,商铺紧缺、房租上涨的故事重演,就连门口黄牛和你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变成了“矿机矿机”。

  “买矿机到赛格。”华强北的地标赛格广场的招商经理很兴奋。“现在国际上已经形成口碑了!”

  在赛格广场走几步就会遇到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地买家。他在寻找谁手里真正有货,最难采购到的就是中国制造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为寻找到合适的价格,他们还会熟练使用微信,方便店家有更便宜价格后及时通知。

  华强北商家最喜欢的就是国际买家。丁瑞的经验是:“他们目标明确,通常要的量比较大,而且签证时间有限,所以会很快下决定。”

  矿机生意做起来后,卖家这端也有了一些新做法。一些商户另辟蹊径,提供衍生服务吸引顾客。例如矿机托管业务,商家找来稳定的电力和场地,建好矿场,买家在购买矿机后选择托管,缴纳托管费后无需考虑其他问题。在一家挂着“华硕电脑”招牌的商户,店里销售极力推销这种模式,并拿来计算器熟练输入各种数字,演示回本周期。

  在半年时间里,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供需严重失衡的市场里,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元。”

  据披露,背靠深圳及周边强大的制造业基础设施,“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这三家公司都是中国人创办的。

  天才少年与中国制造完美结合

  【侨报讯】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华强北背后的支撑,是深圳及附近地区强大的电子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

  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杂志报道,占有矿机市场最大份额的蚂蚁矿机,在深圳代工厂完成制造和组装,随后通过深圳的区位优势,将矿机运输至全球各地买家手中。华强北和深圳所代表的“中国制造”力量,在五年前首次出手,就震撼了整个比特币世界,并此后一直占据着矿机产业链条霸主地位。

  2012年6月,一家名叫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的机构,声称正在研究集成电路式(ASIC)的专业矿机。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比特币的自由世界要被毁灭了!”大洋彼岸的“蝴蝶”扇动翅膀,惊醒了国内一众比特币爱好者。还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集成电路设计专业读研的张楠赓(币圈人称“南瓜张”),以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蒋信予(币圈人称“烤猫”),代表中国力量迎战。南瓜张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发明者。他将其命名为“阿瓦隆”,并卖向世界各地,成功狙击了蝴蝶实验室。相比南瓜张的“第一”,天才少年蒋信予研发的烤猫矿机,实现了更大规模的量产。

  2012年7月,蒋信予用昵称friedcat(即“烤猫”),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上发起众筹,众筹份额被直接划转为烤猫矿机股份,并与比特币进行锚定。尽管发行的是股份,而不是代币,但这一过程依然被很多人视作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币发行)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最早翻译中本聪白皮书的币圈传奇人物吴忌寒投入数万元,在烤猫矿机研发成功后,这一投资为他带来了上千万回报,并促成了他此后创立世界上最大的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

  2013年初,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相继出货,原本挑战者蝴蝶矿机遥遥无期。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尽管经历了烤猫失联、新霸主崛起,但借助“中国制造”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中国力量从此成为矿机产业链条无可撼动的霸主。

  2013年,比特币在世人面前完成首秀,年内涨幅超百倍、最高至8000元的价格。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价格在市场上被爆炒至六位数,依旧供不应求。随着越来越多的矿机生产商加入,在疯狂算力军备竞赛中,每台矿机能获得的比特币难度随之上升。

  闪电智能CEO廖翔说,在行业草莽年代,传统的芯片大厂,比如因特尔、AMD、英伟达等,根本瞧不上这点生意,而第二和第三梯队的芯片厂商,则无暇顾及。

  烤猫早期投资人吴忌寒,成为这一轮军备竞赛中,最大胜出者。他与在街头偶遇结识的芯片专家詹克团,2013年共同成立了比特大陆。后者在半年时间里研发出了ASIC芯片,并在2013年11月将这款名为“Antminer S1”的矿机推向市场。

  未来:人工智能短板 算力瓶颈将由矿机厂商打破?

  【侨报讯】四年后的今天,算力军备竞赛的胜出者比特大陆,成为比特币世界中毋庸置疑的王者。在全球ASIC矿机市场份额中,比特大陆以超过70%的比例拥有绝对话语权。

  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杂志报道,在世界顶级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2018年最先进7纳米制程首批客户名单中,比特大陆赫然与高通、辉达、AMD、海思这些知名厂商并列。2017年的新一轮融资,比特大陆吸引了红杉和IDG入场,估值达“数十亿美元”。

  研制出世界首台ASIC矿机的南瓜张,也不逊色。他所领导的公司嘉楠耘智,在借壳A股公司鲁亿通失败后,提交了挂牌新三板市场的申请,并在新一轮融资中估值达33亿元人民币。

  在垄断了全球的矿机市场份额之后,两家公司发现了新的兴奋点:借助于比特币矿机的算力技术积累,他们可以将经验复制至世界技术最前沿——人工智能领域。

  嘉楠耘智的一位人士介绍,在实现人工智能的要素中,算法是普遍最被重视的一环,算力却一直被忽视。不过,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算法已经很成熟,算力要素成为制约人工智能的最大短板。“为何一些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不能直立行走?根本原因还是在算力上面。”

  “以GPU为代表图形处理器推动了第一波人工智能的浪潮……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成熟,随着体系架构不断快速演进,到2020年ASIC数量将会超过GPU芯片。” 汤炜伟笃定。

  比特大陆在2018年1月发布了基于人工智能的芯片品牌“算丰”,嘉楠耘智的相关动作也在紧锣密鼓中。

  “这是在芯片领域,中国拉近、甚至是超过美国的契机。”在比特大陆“算丰”发布仪式上,其负责AI产品技术的总监王俊兴奋地称。

  不过这一次,两家公司面临的,是阵容颇为强大的对手。谷歌、AMD、英伟达等顶尖选手,无论在研发资金支持上,还是在技术和数据的积累上,均不可小觑。

  一位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观察人士指出,因为“人工智能训练的算法可能会改变,训练的数据和生态也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因此他表示出对后路的忧虑。

  但他也看到了积极面,两家公司选择了最有经验优势的ASIC方向,是在区块链生态中孕育出的力量,并向传统芯片厂商发起冲击。

  深圳那些代工厂与华强北的商户,应该很期待这一市场尽快爆发。当矿机这种技术主导的“中国制造”的、产品热销之后,没有人会怀念天天打价格战的“山寨机”时代。

2017年11月17日,深圳皇岗海关对媒体通报,在旅检口岸查获旅客携带的比特币“挖矿机”11台。CFP

  监管:比特币监管内紧外松 多处矿场已停机

  【侨报讯】年初以来,一场针对比特币矿场的监管活动正在多地陆续推开,这显示了目前中国监管层正在以一种更加“内紧外松”的策略对待虚拟货币中的监管难题。

  《经济观察报》报道,目前中国多个省份,特别是比特币矿场集中的四川地区已经在清查中,清查工作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领导工作小组牵头。

  一位四川地区的比特币矿主表示,该地的一些矿场已经进入停机的状态,正在等待政府的下一步监管政策。

  这一政策在各地的推动步调有所区别。山东、江苏省内两城市地方金融办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两地均未接到相关的通知。其中一位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此次清理主要是针对中、西部一些矿场集中的区域。

  一位知情人士称,对于比特币矿池的监管,早在2017年9月ICO政策落地时就已经进入了监管层的视野中。该人士同时表示,目前监管层对于比特币采取了“内紧外松”的监管策略,对于矿场的监管只是整个监管链条中的一环。

  据了解,目前包括湖南、黑龙江、河北、广东等多个省均出现了对涉及虚拟货币投资、虚拟货币矿机投资银行账户的冻结,其中两地已知的冻结总金额超过6亿元。

  目前,全球70%的比特币矿池算力集中在中国,对于比特币矿场监管政策的趋严,预计将会对比特币挖矿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1月12日,全球第四大比特币矿池ViaBTC发布公告,其中表示“由于政策原因,中国矿场资源十分紧张,部分与ViaBTC有长期合作关系的比特币矿场甚至面临关闭的危机,矿池的云合约维护成本也突然骤增。因此将一款矿机的管理费由6%临时调整至50%。

  一位比特币矿主表,政策的落地还在延续之中,预计未来影响将会逐步放大,因此,一些大型矿场已经开始在海外布局。但是,中小型矿场,“出海”的成本恐难以负担。“无论是资金层面,或者资源层面,‘出海’对于我们而言,并非一个可选择的道路”,该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讲述:比特币矿机服务商:曾经的“印钞机”让人心累

  在比特币挖矿风生水起的中国,已经有人黯然离场。

  “不做了矿池了,太累了,”一位矿池公司的管理者张帅(化名)表示。他不无伤感地把自己的这次创业经历描述为“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在其比特币矿池公司的官网上,会实时更新最新挖到的币的收益和哈希碰撞的难度。但这页精心设计的网页上显示的最后一行数据,永远定格在了2017年12月7日16时06分。

  此前,张帅所管理的矿池,主要负责独立矿机的集中托管,他们维护网络中的各个节点,传输运算信息到比特币网络中,如果自己管理的矿池中有矿机碰撞出正确结果,矿池要将所获得的比特币平均分配给所有矿机,主要依据是算力贡献。“我们矿池的产量不高,大概是全球的百分之一,”张帅说。在当时,比特币正在涨价区间,张帅看好矿机是印钞机。

  收益率高也挡不住回撤的脚步,迎面而来的拦路虎是监管部门。

  2017年9月4日,央行出手整治ICO(代币首次发行),比特币行业内震动。11月,互金整治办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引导矿场退出的问题。中国央行指示要求地方政府从电力供给入手,逐步削减比特币挖矿规模。

  张帅开始心慌。他反复表示,一方面因为监管收紧,矿场之后怕又打击矿池,一方面又看到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扬,而自己抛售过早十分懊悔。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的他,在压力之下,于12月为自己的创业项目画上了休止符。

  张帅的预感是对的,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

  “太累了,干点别的什么不好呢,我先歇歇缓一缓,”张帅说。

  数位业内人士表示,不少中小型矿场在监管压力之下已经搬往国外,主要标的国是电费较为便宜,监管较为自由的俄罗斯和冰岛。

  还有一部分矿场没那么幸运,部分设立在安徽的矿场,因为常年偷漏电已经被要求关停。

  但即便是作为控制了矿机绝对多数的市场份额的比特大陆,也开始转型。出人意料的是,转型的方向并不是接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而是人工智能。比如在11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比特大陆就趁机推广了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张量计算加速处理的专用定制芯片。上海澎湃新闻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