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24】人文与美不可辜负李东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24】人文与美不可辜负李东

Jan 23, 2018, 01:50 AM

  向往一份不平庸的生活,少女李东选择从家乡广西出发,去见识更加宽广的世界,去谱写跨界而又多彩的人生。本周,我们来一起听听她的故事——

  ■ 侨报记者杨澄雨

中国元素服饰拍摄项目。(图均为李东提供)
教不同族裔小朋友打太极。
中国元素服饰拍摄项目。
印度实习期间与孤儿院的孩子们在一起。
中国元素服饰拍摄项目。
户外舞蹈拍摄项目。
梦幻结婚照。

  不做乖乖女,要做先锋派:说走就走去印度

  我叫李东,来自广西南宁。父母是国家公务员,在一个中规中矩的知识分子家庭成长。高中时父母就为我想好了未来的路,他们希望我在国内上一个好大学,要么在离家近的一线城市打拼一番,或者就在我长大的城市找一个稳定的工作。

  然而相较于父母不温不火的未来计划,当时的我更加向往着一份“不平庸”的生活。考取了杭州的大学,就读了金融专业,前程安然静好,然而我开始想去挑战波澜壮阔的世界。

  在大二的时候我加入了全球最大的非政府、非盈利的、由学生运作的独立机构,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AIESEC),获得前往印度实习的机会。

  父母得知我的这一决定时,他们又惊又怕。然而他们了解我的性格:我并非轻浮之人,一旦下了决心亦不会轻易改变。无奈之下,父母只能选择支持。办护照、买机票,我决绝的连家都没有回,就一人背上了行囊从杭州飞到新德里。

  抵达印度后,我快速投入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帮助当地的手工艺人向海外推广他们的作品。设计商品海报、与海外客户沟通、以艺术方式记录手工艺产品制作过程,都是我需要做的。与我工作的NGO管理的孤儿院里那些天真无邪的印度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则让我更加印象深刻。

  在印度,我也实现了自己成为背包客的夙愿。一个人,一个包,400美金我走遍了北印度九大名城。尽管条件艰苦,我却收获了山河之美、土著之热情,还有缠绵悱恻的民间故事。回到大学,我也成立了AIESEC分会,帮助更多有梦想的同学走出国门,通过实践寻找人生意义。

  哥大早期教育毕业,曼哈顿公校执教五年

  结束实习,回到校园,看过了不一样的风景,我向往着比远方还要遥远的远方。大三,我发觉那时的我还触不到金融的神髓,也在银行和券商业中看不到自己的身影。迷茫之时,我阅读了一本日本的早教书籍,得到了巨大的启发。于是,我决定放弃金融,投身早期教育。

  最后我进入了哥伦比亚大学早期教育专业。2011年8月我来到纽约,开始了我的美国学生生涯。在第一学期的实习中,我进入了和哥大关系紧密的私立学校工作,体会到了儿童的天堂。

  彼处,我与我的启蒙老师相遇了。我的老师在一言一行之中让我明白什么才是好老师。从教学计划到课堂规划,优秀的教育者必须精准地拿捏;面对孩子们的提问与教学中的问题,成熟的教师必须到位地处理。在工作的细节中将对于教育的热忱和对人文的关怀演示得淋漓尽致,正是教师的职业操守。

  然而第二学期我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我被派到绝大部分是非裔学生的哈林区的学校。在那里没有温暖的问候和耐心的教导,老师与校长不知何为尊重。“教育者”是愤怒的狮子,怒吼与责骂则是规训之常策。很明显,这并不是教育。

  毕业后,我加入曼哈顿下城的公立130小学,担任主班老师。学校有90%的华裔学生,班上有不少来自福建广东新移民家庭的孩子。所谓“教不严,师之惰”,我向来认真且全方位地教育孩子们,同时我也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为ESL和双语儿童提供中英教学

  七年艰辛异地恋,高中情侣纽约走进婚姻殿堂

  我和先生朱可夫是高中同学,作为相差一届的学姐和学弟,我们因校园广播站主持而相识。我们一见钟情,高三的时候在一起,就从2006年走到了现在。在这段感情中,异地恋占了整整7年,从他在武汉我在杭州,到他到加拿大我来美国,最后在纽约,我们结婚了。

  分隔两地的那些年,我们都因为爱而坚持而努力着。为了见到彼此,我们省吃俭用攒旅费,美加两地飞。我们的感情也曾有过磕绊,但他的坚持打动了我,让我们彼此愿意为爱等待。

  2014年,在我从哥大毕业1年后朱可夫决定来纽约继续研习哲学。我们结束了7年的远距离爱情长跑,终于结婚了。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求婚仪式,相爱的人也根本不需要经过摆价钱、吊胃口、拉锯战等毫无意义的消磨:我们的一见钟情就是百年同心。

  从中央公园婚礼仪式中抢婚喜剧,到72街的中餐馆的热闹婚宴,再到78街剧院的丰富表演,这场由我策划的婚礼直至今日还在被朋友们称道。我不喜欢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包办给别人,毕竟只是自己走个看起来热闹而没有内涵的形式会非常无趣。

  因此我们选择办一场真诚的仪式,尽管预算少,时间紧,却还是完成了一场特别有趣而温馨的婚礼。在中央公园的仪式上,当证婚人问是否有人对婚姻存在异议时,朋友戴着假面,扮演抢婚人忽然出现。先生与其比剑对决,最终抱得美人归。

  最特别的是我们在曼哈顿租下了一间小剧场,参与婚礼的朋友们现场表演短剧、古筝弹唱、歌舞和相声等精彩原创作品,来自我母校哥大的相声社更是带来了特别为我们婚礼准备的《康熙没来之李东可夫新婚之夜》,一切一切让我们的婚礼成为大家心中的经典回忆。

  李东的跨界多彩人生:写书、摄影、舞蹈与传统文化

  出国之后,我才慢慢体会到了祖国博大之美。自然而来的,我爱上了我国古典士风还有地区民俗风格这两种美学的服装设计。既然像印度、日本、韩国这些地方的人都有对自己特有的美学意识的自信,并且真诚的坚持与传承,那么来自千年古国而又去向异乡的我怎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发现美的意识可以将平淡升华,人在日常中便也会自然地向往诗与远方。我喜欢通过服饰将美融入日常点滴,我在上班的时候也会精心思考服装的风格,把生活过得美好且精致。

  “在我国古典与民间发现美”——我的这个意识来自于我的先生对于我国文史哲的熟稔与亲近,这自然也影响了我。我国自然需要移风易俗,然而在时代之激荡,历史之变迁中,对于历史的忘却,对于“礼”的曲解非常让人痛心。历史让我们放眼未来,而“礼”则是理性动物成为人的必要条件——忽视二者,人类没有未来。

  现在许多年轻人都沉迷于消费主义时代的商业娱乐当中,然而我认为没有人文积淀而人与人之间逐渐不再交心的娱乐方式缺的恰恰是“有趣”。我们在家中组织了强调人文艺术与真诚沟通的夜宴,已有3年。朋友们可以交流思想、做游戏、参加知识问答并进行即兴艺术创作,拉近心的距离。我也正在进行着一个将舞蹈、自然之美以及中国古典美学相结合的摄影项目。我自己负责创意、模特、服饰、摄影及后期,先生也十分支持我的项目。目前这些作品在Instagram账号:kanier_portrait上面持续更新,我希望可以通过这个项目向更多人展示中国之美。

  我现在已有早期教育、ESL、双语教学及特殊教育执教资格,但我不想以一个职业限定我的人生。目前我已完成一本分享在美从事教育的经历的书。该书主要关注三个大主题:中国教育真的应该向美国学习么?——我将从教育制度、课程教学等方面揭示美国教育的真相并剖析其问题所在;现代教育问题的思想根源是什么?——我将从教育历史和哲学角度解构今天教育中的“反智主义”和流行教育法;中国教育的未来在哪里?——我将引导读者客观看待众人抨击的中国教育并分享西方教育中真正的精华和可借鉴经验。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