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就喜欢谈恋爱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就喜欢谈恋爱

Dec 2, 2017, 10:36 AM

  “我这是怎么啦,就喜欢谈恋爱”——当我向前妻说了这句话后,前妻似笑非笑的脸上,显露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神情。她什么都没有说,像是嗯了一声,又像是哦了一下,我总是想不清楚她是“嗯”了还是“哦”了。虽然我等待着她说些什么,但她什么都不说。我看着她,一切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我想再给她说些什么,竟是没有出口。不知是被她的表情搞的,还是别的什么。我就那么走了。再后来,她就搬了家,再也没有告诉我地址。

  向前妻说的一句话

  当WEN先生给我说了这些后,满有心事地看着我。他问,你说我前妻这是怎么啦?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关心前妻的表现呢?他说,我也不知道,我经常在夜里会想到她的表情,而且总是和蒙娜丽莎的谜一样的似笑非笑联系在一起。这两种表情原本毫不相干,却总在我脑里重叠。我无法不去想。

  我问,你再婚了吗?他说,当然。离婚后第二年就再婚了。我问,前妻呢?他说,没有再婚。我说,那你既然已经结婚了——他立即打断我说,我不想听那些素常的道理或别的什么东西,结没结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表情总是在我的眼前闪,搞得我不舒服。我问,怎么个不舒服?他说,我的脑袋有时会因为想这些胀胀的,满满的。对别的事儿产生不了兴趣。很痛苦。

  我问他,你为什么给前妻说那样一句话?他说,这回你问到点子上了。我自己也问自己,为什么要那样给她说?这不是让她嗤笑我吗,她会怎么想?我千百次地问自己这个事,都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话一出口,就成了一个死结。

  我问,你当时正在谈一场恋爱?他说,也说不好,反正当时对一个女性有些想法,有些暧昧的互动,恰逢元旦,我就去了前妻那里。我打住问,元旦你不在家陪妻子过,怎么跑去前妻那里?他说,坦白地说,我那时对妻子已经非常讨厌。所以过节的时候,我就故意离家,实在不愿面对她那张脸。我必须躲藏。我问,你与现任妻子是在——他抢先说,这没有什么,我全说了,我与现任妻子当年搞的是婚外恋。然后,他便搁下这个话题,说,这个与我现在的状态没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当时有家庭,而现任妻子那时刚来美国吧?他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说,我猜的。他说,你怎么这么会猜?我说,不是我会猜,一般情况都是这样。他说,怎么,什么叫一般情况?我说,无非是新来一个女的,无依无靠,总想能找到一个靠山,你就趁虚而入了。他说,不是不是。前边的你说对了,当时她确实刚来。后边的不对,我没有趁虚而入,而是在接触中,擦出了火花。我说,好吧,反正一样。

  他强调说,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我说,那你说说看,怎么不一样?他说,当时她第一次见我就对我另眼相看,说来也怪,也是过元旦的时候,她找到我,带了一瓶红酒,想与我一起过节。WEN说到这里,警惕地看了看我,说,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我没有想什么。

  对水上餐厅的回忆

  WEN对这个水上餐厅仿佛很熟悉,他左右看看,然后说,当年我们就是在这里过的元旦,对她而言,是来美国的第一个元旦,我陪她过的。我感觉我没有做错什么。因为她刚来嘛,需要有人陪陪,都挺孤单的嘛,何况又是刚来。我没接他的话,反而问,你们把红酒都喝完了?说到这里,不知为什么,我自己呵呵笑了两声。他说,你好像——好像感觉我说的不是真的?我说,哪里,都是真的。刚来都孤单,是真的。他说,你这话一听就不是真的。我能听出来。你觉着这是假相?我说,没有,是真相。他说,咱们今天是真心谈点事,探讨点人性的真东西,你这样,看上去不太认真。我说,我是认真的,我才笑了一下,不是因为你说了假话,而是我忽然想起很多故事都是这样开始的。

  他释然了,说,是个很普通的开始,是吧?我说,是,很普通。他说,所以,我觉着没有必要说这些,我还是说说前妻吧。和前妻已经离婚几年了,我也与现任有了孩子,而我脑子里却经常闪着前妻似笑非笑的表情。有时候,我甚至恨自己,自取其辱。我问,这怎么讲?他说,我不应该跑到她那里去说这个,这就是自取其辱。告诉她干什么呢?她是我的什么人,心腹人吗?知己吗?朋友吗?深想想,什么都不是。我为什么要告诉她?无论我有多少毛病,我都不应该跑到她那里去说,这不是有病吗?她给我的是什么,不过是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这就是自取其辱。

  我说,按理说,这事说了就说了,毕竟,前妻是了解你的,你不说,她也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没有什么分别。你不能释怀,而且还有受辱感,这令人有些意外。他问,怎么说是意外?我说,你们夫妻一场,你的什么她不知道啊,优点啊缺点什么的,她都知道。你无非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就喜欢谈恋爱。这真没有什么。关键是,你不能释怀,这就有什么了。他问,你说有什么呢?我说,恐怕不是这句话本身。他说,就随口那么说了,没什么别的。我问,那你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他说,总感觉她嗤笑我。总是这么感觉,而且她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在寒夜想想,真令人毛骨悚然。我禁不住再次笑了起来,有那么严重吗?他说,有,真有。我问,你们是自由恋爱的?他说,那还用问。我说,你追她?他说,那还用问?我说,追得很用劲?他说,那还用问。他这三个“那还用问”令我印象深刻。

  WEN自己可能也感觉到了什么,他说,当时她根本不想与我好。用她的话说,她从来没想过与我这样类型的人相好。或者说,她爱的不是我这种类型。但是,我却锲而不舍。你知道,当时我们在一个公司工作,谁都知道我追她追得好苦。她倒不是故意为难我,她确实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说,你长得很帅。他说,是啊,她不喜欢这种帅的,这是真的。她可能喜欢那种力量型的男人,谁知道呢,反正我不是,你看出来了。而我也是鬼迷心窍,真的被她给震住了,她越是不理我,拒绝我,我越追的狂野。我就是不松手。我承认,最后她是可怜我而与我好了。她确实是可怜我。

  感觉真爱的只有她一个

  说到这里,WEN陷在对过往的回忆中,自己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好似有无限感慨。我问他,你真爱她吗?他点着头,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感觉自己真爱的只有她一个。也不知为什么,她长得也不漂亮,人也不风情,可我在她面前,就好像被一种很深的东西吸住,就像遇见了吸铁石。回想一下,第一次见,我都感觉她过于质朴。后来,我就开始为她写诗了。

  听到“写诗”,我很惊讶,问,你会写诗?他说,没有什么会不会,有感而发而已。我一见她就有写诗的冲动。对她不规则的脸蛋,有些粗硬的发质,我都大加赞美。你可能不理解,而我是发自内心的,想想真的没有什么可赞美的,可我就是赞美她。你说奇怪吧?我说,不奇怪,这就是爱情。他说,是啊,我只能承认这就是爱情。她并不浪漫。在我眼里,她从不具备我先前幻想的那种女人的特质,一点都不沾边。我却不能遏止地追求她。

  她多次说,我们不合适,可我不听。她类似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后来,她只好答应了我。她从来不说她爱我。就算我们结婚了,她好像也没有真的说过这个词。你说她这个人奇怪吧?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看餐厅左右,只见侍者在走来走去,他惘然地看着,说,我从来没有领她到这样的餐厅用餐过。我问,为什么?他说,好像感觉这不是她该来的地方。这里和她不相宜。我问,你感觉这里很浪漫?他说,起码我感觉这里的音乐、气氛,有那种情怀。有那种格调。不适合她。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要求过。

  我问,你们结婚几年?他说,七年。紧接着,就说,不是七年之痒啊,不是。我问,那是什么?他说,我们没有七年之痒。其实,结婚第二年,我就想着我们不合适。可总被她身上一种东西吸引。他问,你说这是什么东西?我说,我又没有见她,怎么会知道。他说,你这不是听我说了吗?我说,那总是缺乏一种质感的认识。他说,好吧。我也不问这个了。我得承认,现在我心里还是被她的一种什么东西听引。我问,离婚是你提出来的?他说,不是,是她提出来的。她知道我有了外遇。

  因外遇妻子提出离婚

  WEN先生说到“外遇”一词,脸上显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他问,你怎么看?我说,哪方面?他说,外遇。我说,没什么看法,就是外遇。他说,我知道了,你有看法你不说。我来说吧,我的外遇与别人不一样,我就是喜欢谈恋爱。生活时间一长,无论与哪个女人,我都厌恶。我就怀念那种谈恋爱的感觉——我就迷上了那种感觉。

  与我前妻如此,和我现任妻子也如此,当然还有其他女人。我就喜欢那种谈恋爱的感觉,这和吸毒没什么区别。我说,有区别。他说,区别在哪?我说,吸毒有害身体,这个不一定。他说,这个有害灵魂。还不是一样?我说,还是不一样。他说,在我是一样的。如果我不能去谈恋爱,我就无精打彩。打不起生活的劲头。只是,我不该去找前妻说这个。

  我说,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前妻不知道你有这毛病吗?他说,自然知道。我说,那你说了就说了,有什么可烦的呢。你不说她也知道。他说,说了就是犯贱。我说,在前妻面前,犯一次贱,也没什么。他说,有什么。我总感觉她看不起我。我说,为你这个毛病吗?他说,不是,为我不得不去找她谈我自己。

  见我不解,他进一步解释说,你想,我再次犯了这个毛病,反而去找她说,向她倾诉,仿佛她是我的知己一样。而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不予置评。这是很大的蔑视与看不起,我是这样认为的。我说,夫妻一场,就算她看不起就看不起吧,反正离婚了。他说,我不那样认为。我问,那你离婚后,你还希望她爱着你,或者说还喜欢你?他说,你用“喜欢”这个词,挺好。我感觉她从来没爱过我,顶多是喜欢。我说,都离婚了,就别渴望她还喜欢你了。他说,不是这个,我不渴望这个。

  然后,他木木地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水面,说,我无法抹去她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好像是嘲笑我,好像是看破了我,好像是居高临下。我问,你希望她怎样反应呢?他说,我也不知道。可我就是不喜欢她这样。她留给我这样一副神情,就是折磨我。

  离婚几年仍没走出她的阴影

  我说,你离婚几年了,但却没有走出她的阴影。他说,对,那确实是一片阴影。然后,他有些懊悔地说,当时我不应该给她说,就喜欢谈恋爱,我应该说,我又爱上了别人,而别人也爱上了我。让她知道,我又有了爱的苦恼。我问,这有什么不同?能满足你什么?他说,我这样说,就是向她宣告,我很有魅力,有女人缘,又有女人爱我了。

  听到这里,我像是有些明白了,我说,你是想让她嫉妒。可她已经是你前妻了呀。他说,前不前没有关系,就像我现任妻子,我从来不会向我现任妻子说“就喜欢谈恋爱”这样的话。我不跟她说这些事,没有这个欲望。可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跟前妻说。不止一次,也不止两次,我恨自己。而我好像从来不知道她心里想了什么,我也不想问。她说走就走了,连招呼也不打,而我却跟她说这些。这算什么。

  他陷在自恨中,不能自拔。我问他,你还爱她吗?他说,爱她还离婚吗?我说,有可能。他说,不爱。我问,你还想见她?他说,想。我问,你想见她说什么?他说,就告诉她,我为爱苦恼,因为又有女孩子爱上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请教她。我长叹一声,说,这真的没用。他问,什么意思?我说,依我看,你是想战胜她,让她爱上你,让她为你痛苦。这是没用的。他说,不可能,我不爱她。

  我说,看来你的前妻是个有力量的女人。在她的力量面前,你就显出了自己的弱小。他说,不是。完全不对。我说,她就算离开了你,她依然控制了你。你不觉着吗?他说,我是懊悔自己说过的话。我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依然被她的一种力量吸引着,你想战胜她,你想告诉她,有那么多女人爱你,你很有吸引力。但有一点你永远无法做到。他问,哪一点,是什么?我说,让她爱上你。你无法让她爱上你。在她面前,你无能为力。

  他面部肌肉有些无力地松动了一下。他低低地说,我不在乎她。我说,你自己都不会相信这话。他说,我真的只是后悔。我说,在你和她之间,有一个谜:你为什么会爱她。表面上看,这没有什么道理。但这个谜却在你心灵深处徘徊,不肯离去。你像一个小孩子似的向她倾诉——你就喜欢谈恋爱;而她却忍而不发,什么都不说。你把心晾晒在她面前,她看着,却静默沉默,只是看看而已。你却总想向她倾诉,你恨你自己的这个想望。

  把自己弱化成任性孩子

  WEN先生听了这话,有些倔强地盯着水面,说,我从来没有带她到这里,从没有。但我带好多女性来过。我问,你告诉过她,是不是?他说,是的。我告诉过她。我说,但她没有表现出在意。他说,是的。我对WEN说,她没有表现出在意,并不一定意味着她真的不在意。他说,她就是不在意。

  我说,她在意。只是,她不想让你知道她在意。他抬起头来问,为什么?我说,可能她觉着你们俩不合适吧。他说,你说,她是不是从来没爱过我?我说,也许。他绝望地说,我对她当年的所有追求都显得可笑,是吧?我说,不可笑。她与你结了婚,这就是肯定。你的追求是成功的。他说,可是她从来没爱过我。这不可悲吗?我说,可悲的不是这个。可悲的是你总是想征服了一个又一个,这才是真可悲。他先是疑惑地看着我,然后说,我就喜欢谈恋爱。我说过,这是我的缺陷。

  见我没说什么,他再次说,你不觉着吗?我说,我不觉着。每一个人都喜欢谈恋爱,那种感觉是不错。但是,把一个美好的东西包装成一种缺陷,博得同情,就不对了。他说,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很简单,谈恋爱是美好,成年人却懂得它后续的责任。一个成年人把自己弱化成一个任性的孩子,是达不到孩子的效果的。往往适得其反。前妻面对一个婴孩式的男人,只能似笑非笑。

  他突然瞪着我,我以为他要针锋相对,没想到他却说,可能你找到症结了。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