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假装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假装

Nov 18, 2017, 17:40 PM

  文明的冲突有它的好处。这是CAI女士与我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

  她说,我记得有一个专家或者是名人吧,好像写过这方面的书,就是这个观点。我说,书名叫《文明的冲突》。她说,书我没看,但我知道人们讨论过这个。我当时就想,我就喜欢这个文明的冲突,这对找丈夫有好处。

 

  文明的冲突有利找丈夫

  听着她这话,好似蕴藏着什么故事。我说,你倒是很会领悟意思。她说,就是嘛。然后孩子气地撅撅嘴,说,因为有这个冲突,找丈夫的时候,双方都有吸引力。我说,那位作者肯定不会知道有人这样理解他的说法。CAI女士说,我善于从身边的琐事理解人们说的那些大观点。我说,你很会就地取材。现身说法。很生动。她说,这没什么,本来就是这样。我说,你就是这样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她说,对呀,我就是。

  不瞒你说,我找丈夫挺困难的。你大概不知道吧,我这个人很懒,在中国的时候,找了几个男友,最后都因为这个懒字分手了。我不相信地看着她,问,谁不懒?她说,我不一样,我在家里的时候,都是爸妈照顾我,我才不愿意在别人家里干活呢。我问,谁是别人家里?她笑了,说,男朋友家啊。我都是去了男朋友家后,因为未来的婆婆,吹灯了。

  她说得轻松,但却好似遮掩了什么别的。

  我说,第一次到男朋友家,你就好好表现一下嘛。你不愿意表现?她说,就是不愿意。凭什么?我说,你是惯坏了那一类的女孩。她说,到国外来就不一样了,外国人不像中国人那么挑剔。我说,于是,你就理解了文明的冲突有它的好处。她不假掩饰,道,对,我就是这样体会的。而且,我还想,外国也没有婆媳关系。这太好了。中国婆媳关系难处。这你知道。我问,所以你嫁了外国人。她说,嫁了。我说,感觉很好?

  她有些犹豫,说,怎么说呢,与婚前还是有区别的。然后,又肯定地说,反差挺大。我问,最大的反差在什么方面?她说,婆媳关系?我说,你不是说外国没有婆媳关系吗?怎么会在这方面出事?她说,可不是吗,就是认为外国——具体点说就是美国——谁能说在美国有婆媳关系呢?然而,有。我问,这回没有文明的冲突了?她说,这就是我讨厌的地方,中国和美国在这方面居然是一样的。或者说,美国婆婆比中国婆婆都厉害。

 

  美国婆婆比中国婆婆厉害

  听了这话,我真的吃惊了,这说法有些不对劲啊。我问,在美国不会这样吧?她说,会。我的美国婆婆太中国了,比中国婆婆都中国。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让我无言。她长长叹口气。

  CAI女士真的无言了好久。我说,以我的理解,美国应该没有婆媳关系。不管有没有文明的冲突,美国都没有婆媳关系。你的这个说法,对我的观念有颠覆性。她说,我没说一句假话,美国婆婆比老中还老中。直白了说,经常教育我。指点我。批评我。

  我问,你们住一起吗?她说,不,有时一起。我们租房住,周末或假期会回去。婆婆有时候也会来。我说,不住一起怎么会这样?她说,一言难尽。但我想说的是,在婆婆这个问题上,文明的冲突没有了,与中国一样,婆婆就是婆婆。

  然后,CAI女士说,我说过我懒,在中国谈恋爱时,因为这个伤了心,最终也没嫁出去。好赖出了国,因为文明的冲突,我这个缺点不算缺点了。你知道,美国男人挺能干,组装家具啊,做饭啊,装灯啊,样样都会。起码我的这个丈夫是这样。他也不依赖我做什么,对我没有要求。

  可是,在婆婆这里我栽了跟头。我说,毕竟,婆婆也不是经常来,你也不经常去吧?她说,是啊,是不经常去。但过个感恩节圣诞节啥的,都会聚在一起。婆婆就嫌我懒。而且还指导我,在家里要如何如何。特别是,婆婆经常对我说,在丈夫做不到的时候,做妻子的得顶起来。我得帮丈夫顶起来。我真是听够了。她总是不失时机地教训我。时间长了,我都懒得听了,比中国婆婆差远了。在婆媳关系上,全世界真正一体化了。没有文明的冲突。

 

  一个沉重的话题

  听到这里,我感到好笑。我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很年轻,虽然结婚,依然一副女孩的天真样——该有多么懒,才会惹发两国的婆婆都嫌弃。我的表情一定是因为太轻松了,所以她才说,你别当玩笑,我说的很沉重,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我说,我是感觉可笑。两个国家的婆婆或准婆婆都说你懒,你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这样。她说,不是我的问题,是那个美国婆婆的问题。我没有问题。我丈夫都不说话,关她什么,多管闲事。

  婆婆每说我一次,我就回去跟丈夫闹。我问,丈夫说什么。她说,他不说什么,表现出一种不理解的样子。我说,其实他理解。她说,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婆婆,我现在对丈夫都很生气。我问,以前不生气?她说,不生气,以前生气还能嫁给他吗?曾经——她咳嗽了一声,说,曾经我感觉自己很爱他。他虽然有啤酒肚,不潇洒,工作也一般,总之很平常的一个人吧,但我曾经有过那种爱情。真的有过。现在想想颇觉奇怪。我想是受了婆婆的连累。事情都是婆婆引起的。是她引爆的。

  CAI女士很任性也很天真地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她说,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现在也喜欢。闲下来我还是爱画,但是谁理解你的个人爱好呢。干家务不是我的强项,我承认。如果我会干家务,我在中国早就嫁了。我问,就为这个不嫁吗?她说,不是我不嫁,都是因为准婆婆的干预。我的婚姻总是无法成功。或者男方不同意我了,或者我踢了对方。一句话,就是因为懒。

  我注意到,CAI女士说自己懒时,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甚至你从她对懒的说辞中,还能感觉到她的娇嗔。她说,我就是懒嘛,这有什么,我懒我存在。谁娶我就得接受我这个。不接受我这个,就别娶我。早年婆婆也是不嫌我的嘛。她说起婆婆,就像是说中国婆婆,我很难想象一个嫁了美国男人的中国姑娘,以这样的口气谈自己的婆婆。

 

  “假装”不知道会这样

  我说,听你的意思,现在的处境你当年完全没有想到。她说,就是嘛,谁能想美国婆婆还这样。比中国婆婆都难处。当年确实不知道会这样。说到这里,她问我,你肯定也没有想到吧?我想了想,说,仔细琢磨一下,也不吃惊。她问,什么意思啊?我说,我猜想当年你也就是假装着不知道会这样。

  她像受了刺激地大喊一声,假装?我为什么要假装啊?我就是不知道嘛,这不是有文明的冲突嘛,我感觉洋婆婆不会像中国婆婆那样多事。我说,你喜欢勤劳的人吗?她说,当然喜欢,谁不喜欢啊。我丈夫就很会干活,当时也是看中了他这个优点。我说,你说这有文明的冲突吗?她不说话了。我说,人类许多共同的东西,其实是一样的。冲突是有的,可共同点更多。谁都喜欢勤快,没有人喜欢懒。她说,这倒不假。不过,我当时确实感觉洋婆婆不是“婆婆”——大家都彼此独立,不会有婆媳关系难处的事。我说,也不一定是难处,懒,是谁都讨厌的。就算她不是你婆婆,也会讨厌懒。她再一次真诚地说,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真的。

  CAI女士重新强调之后,看了看我,说,你肯定不相信,说我是假装的——假装不知道没想到。我说,一个人走遍天下,只要你懒,就不会有人喜欢。如果你打定主意不改掉这个懒病,你就应该知道没有人会喜欢,这怎么会想不到呢。

  她说,难道你没有听说外国没有婆媳关系吗,国内的人都是这样说的。我就看中了这个。我最讨厌处理婆媳关系了。我没有一点假装。真的,你说详细点,我为什么要假装呢?我说,你没有假装就没有吧,反正我感觉是假装。她故意耍赖说,你既然说了,你就得给我说详细点,你不说详细点,就是对我不负责任了。我回去会睡不着觉的。

  我说,你这么重视“假装”这个词,说明这个词切中要害了。她说,因为我最讨厌假装了。我也不会假装。所以你得给我说清楚。

  我说,好吧,我感觉你假装不知道,就可以一直做个懵懂的人,这样就可以懒下去。因为你不知道嘛,你也不需要改变自己,就可以养着自己的懒。她嚷道,哪会有这样的人啊,动机是什么呢?我说,谁知道呢,动机可能是想着一直能假装下去。因为不懂,不知道,不明白,有文明的冲突嘛,所以就能一直保持着懒。如果嫁个中国人,大家都知道你是懒,那怎么藏身呢。

  也不知为什么,说到这里,我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哪成想CAI女士反而认真地说,有一点我得承认,我与美国丈夫在一起,总爱装傻冲愣,后来他就说我这样很可爱。然而他妈妈却拿我当白痴,爱教导我。我接着问,那你与中国男友在一起不会装傻充愣吧。她说,当然不会。只有与美国男友一起,我总是装不知道,这也是真的。

 

  为什么那么懒呢?

  为什么他妈妈不吃我这一套呢。我说,无非是他妈妈看出了你是假装的。就像我一样。她看着我笑嘻嘻的样子,说,呀,如果他妈妈是这样看我的,多么不好啊。假装——这个洋妈妈定不准在背地里还说中国女人都爱假装呢,这不给中国女人丢脸了吗?我说,从这个角度说,也算是吧。她居然很严肃地说,洋婆婆最近对我已经很不耐烦了。一句话,总是嘱咐我要扛起家庭的重担。我知道她的意思,无非是嫌我啥都不干。

  听着CAI说到这里,我有些不解。我问,干点活还能死人吗,为什么那么懒呢。她说,我故意的。我一听“故意”一词,有些讶异,为什么要故意呢?她说,你想,如果我干了一次,我就得干二次三次无数次,我就故意一不做二不休,就懒下去。我不想在爸妈手下都懒洋洋的,反而在外国人家里显勤快,那样我心里很委屈。在中国我都不干,我为什么要到外国来干呢。

  她的这个理论让我想起以前听到的一个闲话,说的是一个男人在家里总是表现得笨手笨脚,啥饭也不会做。无论是包子饺子面条,一律妻子做。有一次妻子病了,他只得伸手做饭了。妻子才发现,他做的饭比谁做得都好吃。从此,他就脱不掉做饭这个差事了。他说起这事,就后悔得不得了。经验是,即便是妻子病了,也不能做,不行就出去买着吃,总之得一直假装下去。

  于是,我把这故事讲给CAI女士听了,她说,我和这人不一样。我是真懒,不想在外国改变自己。在中国都改不了的事儿,为什么要到外国来改呢。说到此,她像突发灵感,说,我当年嫁给他可能就是为了这异国他乡有文明冲突,可以不改变自己,像在爸妈身边一样,一直懒下去。对呀,我可能真是假装着不知道,假装着不懂外国洋婆婆,假装着相信外国没有婆媳关系,掩盖着别的东西。我说,是啊,掩盖着你不想改变的心。

 

  惧怕没人照顾我

  她说,掩盖的是惧怕。我问,你惧怕什么?她说,我惧怕自己什么都行,就没人照顾我了。我在国外,一切都陌生,这处境刚好应合了我的愿望。说到这里,她看着我,我说,一句话,你就得有人照顾。语言不好,工作不好,处境不好,又有文明的冲突,谁与你好,都得照顾你。是这个意思吧?她说,差不多吧。我总想,一个人有能力,就不会有人照顾你。既然你自己都行,别人干嘛要照顾你呀。我从小就不会系鞋带,我爸一直为我系鞋带,一直系下去。我都十几岁了,还是我爸给我系鞋带。我说,现在你丈夫给你系鞋带?她说,你猜得不错。我说,所以你婆婆不喜欢你。她看着我问,像你这个年纪是不是都能看出来我在假装?我反问她,难道你在系鞋带的事上也假装吗?她说,我反正一直说我不会系鞋带。

  我说,这不是文明的冲突吧?她说,我也知道有些牵强,但我对丈夫是这样解释的,中国女人普遍柔弱,需要照顾,没有西方女人的能干。更没有那种独立。我问,丈夫怎么说?她说,丈夫说喜欢柔弱的女人,不喜欢能干的女人。我说,既然如此,还说什么呢,你们俩般配。

  她有些懊恼地说,最近情况有些变化。在洋婆婆的调唆下,情况有些变了。丈夫好像也挺烦我。不给我系鞋带了。她说着,我的眼睛不由得看了看她的鞋。她穿了一双运动鞋,鞋带果然没系好。她说,他不给我系,我就草草了事地这样穿着。我得观察观察,看看他的后续表现。

  我说,你这个“假装”严重了。她问为什么说严重?我说,你真的没发现自己的问题吗?她说,没有啊,我挺正常。我问,你感觉这是懒的问题吗?她说,我的懒,和别人不一样。我说,不仅不一样,而且是心理疾病。她说,这倒不是。我是享受这种东西。我问,这是什么东西?她想了想,说,像个小孩一样,我喜欢当个小孩。然后她颇为神秘地说,你知道很多男人喜欢小孩。我说,正常的不会。她坚决地说,会。我问过一些和我亲近的男人,是喜欢像孩子一般的女人还是喜欢母亲一样的女人?都说是孩子型的。我说,这是两回事。她说,一回事。我说,时间长了都会烦的,因为你不是孩子。就算是真的孩子,也会烦的。你看有几个男人真的喜欢孩子,哪个不被孩子烦得恨不得离家。她说,不同不同。我说,怎么不同?你丈夫不也不给你系鞋带了?她说,我感觉还有别的原因,我在等着看。我说,你不用看了,也别等了。

 

  其实是情和欲导致的

  她说,你不知道,我丈夫很喜欢文明的冲突,他把我的很多表现都看成是文明的冲突,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他喜欢这样。我说,时间一长,他就知道你是假装的了。许多文明的冲突,都是假装的。这是我的看法。人都是差不多的,人类是一样的。只是各怀自己的目的,像你。所以就说是文明的冲突。其实是情和欲导致的。这里有情欲的满足,仅此而已。

  她说,如果没有文明的冲突,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外国人呢?我说,是啊,没有这个冲突,你就没法假装了,就不嫁老外了。她有些不解地说,你说我真是为了这个?我说,是的。因为你要假装小孩,在双方都假装的情况下,你感受了愉快。

  她说,我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但有一点我想起来了,我一直感觉自己只有七岁。我二十九岁了,可我只觉得自己七岁。

  这时,我看了看她的头发。她意识到了,问,你老看我的头发干什么?我说,我是看你头发上别的那个小蝴蝶发夹。她说。你想说什么。我说,我想说,这正是七岁的孩子别的发夹。她天真地问,好看吗?我说,不好看。她说,你故意这样说。别人都说好看。我问,假装七岁,能好看吗?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