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6】明明:从千金小姐到杰出女性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6】明明:从千金小姐到杰出女性

Nov 14, 2017, 01:40 AM

  明明,21岁时放弃国内大学的学习,与全家人移居美国,至今已25载。从当初什么都不会做的千金大小姐和象牙塔里的大学生,到来美后于餐馆里辛苦打工,再到和丈夫开店创业,历经艰辛与磨练。25年的风雨,如今三个儿子已长大成才,她也乐此不疲地醉心于社区事务,在不求回报中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并获颁“卓越女性奖”。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听听明明的讲述与故事。

  21岁与家人移居美国

  我出生于福建琅岐,在家中排行老大,从小被父母呵护照顾,学习成绩也很好。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福建师范大学的外语专业学习。在我21岁时,先到美国打拼的父亲申请我们全家移民美国,那时我正在读大学,若要继续读书,就要一个人留在家乡。无奈下我只好放弃大学生活,跟着母亲和弟妹在1992年的3月16日来到美国。

  到了纽约,我很快进到衣厂作工。在家是千金小姐的我之前什么都不会做,既不会煮饭,也没做过针线活。而在衣厂里车衣,一不小心手就被轧出血来,那时我常懊恼地想干嘛要跑到美国来车衣服。

  后来有一个朋友问我:你不是在中国读过英语吗?和我一起去学接外卖吧。我当时一心想离开衣厂,且也对英语感兴趣,便答应下来。

  在布碌仑非裔区学接外卖

  朋友工作的外卖店在布碌仑Flatbush,那是个非裔区,店里都装着防弹玻璃,但初来乍到的我根本不知道害怕就跟着去了。那时店里的工友们一天工作14个小时,我站在前台跟着朋友学接外卖,一站也是14个小时。朋友说你又不赚钱,干嘛要这么辛苦?我说,既然学就要认真学。

  但起初几天我的进展不大。店里的一位师傅就说你还是不要学了,回衣厂继续车衣服吧。听了这话,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随后我每天早早起来背读餐馆的Menu,店老板的小儿也认真教我英文发音。就这样,一个月下来我学会了外卖英语。

  那时刚好店老板的姨妈开了个外卖店要请人,我就过去了。尽管这家店也在非裔区,但治安环境比之前的好多了,老板娘待我也很好。

  干了一段时间,只有两个儿子的老板娘开口说要收我做干女儿,并说我人好又斯文。在征得父母同意后,我做了他们的干女儿,而他们也一直把我当女儿待,在我生孩子时送鸡送鸭给我补养身体。

幸福一家人。(图均由本人提供)

  我在这家店工作了快2年,直到结婚,一切都很顺利。当然这期间也碰到过抢劫,有一次店里来了个非裔青年持枪抢劫,那抢匪从送餐口打进枪来,合法持枪的我干爸也掏枪还击,将抢匪吓跑。

  与初恋相守一生一世        

  刚来纽约时福建人圈子里女生很少,不久就有人邀我出来喝茶认识,我都一一回绝,因为那时我年龄还小也不着急,另外读过大学的我也想找个水平相当、能聊到一起的人。

  93年时亲属介绍我和朱立业认识。等见面时我发现原来我俩在国内时就见过面,立业也来自琅岐,毕业于福州商业专科学院,还在国内的一家银行工作了一年,后来比我早出国几个月。

3月明明获得州众议员寇顿颁发的“卓越女性奖”。

  那年我们是在世贸大厦见的面,除了觉得立业人长得不错外,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字写得好,尤其“朱立业”三个字写得特别帅。随后我俩开始拍拖,一年后我们在1994年的3月16日登记结婚,那天是我来美国两周年之际。

  结婚后我们就住在布碌仑八大道,那时的八大道华人很少,环境好也干净。一年后我们的大儿子Benny出生。为了打拼生活,在孩子大点后我们将他送回了家乡,交给立业的父母抚养,我又开始出来工作。

  后来立业的一个亲戚在密西根州开了一家大型Buffet店,这在当时是件新鲜事,需要人手,我就和朱立业一起去了。在那里我做领位,立业做企台,两人相亲相爱相互照应,日子过得挺好。很快我又怀上了老二,加之不适应密西根的潮湿总过敏,随后我们又回到布碌仑八大道。

  生二儿好似走了一次鬼门关

  怀上老二后在家闲不住的我又跑去打工,在长岛一家由一对博士夫妻开的餐馆里接外卖,那家店各方面待遇都不错,我一直舍不得辞工,尽管当时我已有6个月的身孕。

  一天下工后,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班车的后排上准备回家,一个大个子工友也挤到本已很挤的后座上,我往旁边挪了挪,谁知却酿出大祸,我的羊水破了。在几经折腾后,为了能保住腹中的胎儿,医生让住院的我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躺了两周,直到羊水实在保不住孩子了,医生为我做了剖腹产,二儿Wilson出生时仅有7个月,体重才3.96磅。

  四、五天后我出院返家,二儿继续留在医院。在坐月子的这一个月里,我几乎天天奔波于医院和家之间,一会儿去医院给孩子送奶,一会儿又接电话说孩子脸黑了不行了,我就赶紧往医院跑。

  两个月后,二儿终于回到家中,我也变成半个护士日夜照顾他。有次护士来家中探访,检查孩子一切安好后正欲离开,我惊见二儿的脸又黑了,赶紧冲到楼梯口叫护士,护士返回后抱起孩子一阵地拍,孩子又缓了过来。

  就这样,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二儿出生后的四个月。一天我和立业抱着孩子回医院做智力评估,儿子一切正常,这让我们做父母的十分欣慰。

  终于有了自己第一家店

  转眼到了1998年,我和立业一直想拥有自己的店。在亲属推荐下,我们买下了位于长岛Bay Shore一家外卖店。尽管这家店不大,但区内大多为富裕白人,环境好,且不用送外卖,我们就接手下来。

  因我和立业对做餐馆都很熟悉,生意也就一点点做起来。一开始我们只请一两个工人,什么事都亲力亲为。那时立业早晨7点就起来,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到曼哈顿唐人街拿货,如此可节省10%的送货费,用这笔钱我们就能再多请一个人打杂和帮手。

明明为纽约中领馆领事服务进社区活动做义工。

  进货后,立业就赶回店里上班。我负责在前面接外卖电话、打餐包等,立业和师傅则在后厨炒菜忙碌。他要外出时我就守着店,尽管辛苦,但两个人很配合,也很融洽。

  做什么都认真的我在将食物装盒时会严格要求师傅装得恰到好处,既不能多也不能少。装多了,东西溢出来会让客人觉得不卫生;装少了,客人花同样的钱,为什么要少给人家?我一直严格要求。

  立业是个读书人,做事更是认真,他把菜谱等都写下来贴在墙上,严格按照菜谱做,实行标准化作业。他对工人也很严格,要求工人必须按照客人的口味做,有时工友觉得无所谓,想怎么炒就怎么炒。若遇此,即使是大忙日子,立业也让人家结帐走人,而接下来就是自己辛苦了。尽管辛苦,但餐馆的生意却一直在涨。和朋友沟通时人家总是叹气生意不好做,但我们的生意却一年好过一年,后来这家外卖店一年能做到30万元的生意。鼎盛时我们又开了一家外卖店,还和朋友合开了一家。

  孩子是我们最好的财富和成功

  我的三个儿子分别于95、97 和2000年出生,都是剖腹产生下。在小儿Michael降生不久,5岁大儿回到我们身边,不久3岁的二儿也被接回。

  人家是一个孩子三个大人带,但我是一人带三个孩子。想请保姆但没人愿意来,因为我们有三个孩子。但买房时我们将家安在了餐馆的对面,两者挨着很近,这为我照顾孩子提供了最大的便利,也让我能边带孩子边打工。

  在我们经营餐馆时孩子们也跟着受累。那年小儿尚在襁褓中,店里的师傅休息了,立业叫我过去帮忙。我让5岁的大儿看着弟弟,就冲到店里忙起来。

  谁知忙得久了些。等我跑回家后惊见大儿子正抱着弟弟在洗澡,原来我在店中时小儿拉了大便,大儿久不见我回来,打电话又没人接,眼见弟弟哭得不成,就模仿我平时的样子给弟弟洗澡。

  被吓坏的我赶紧对Benny说,你这么小,弟弟也这么小,不小心让弟弟呛到水就完了,以后不能这么做了。现在回想起来,大儿真得好乖。

  那时再忙再累我们也会努力教育孩子们。老大刚从国内回来时英文不好,我们送他去学前班和双语学校,但效果都不好,我就买了儿童读物在家中逐字教他。后来老大上了幼稚园,碰到作业不懂时我就在家中教他,立业则在店中忙,等到毕业典礼时我们才知道大儿的画作得了第一名。

  如今三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老大、老二都进了石溪大学,一个学医,一个学金融;12年级的老三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年年每门功课都是学区第一名,做父母的我们深感自豪和骄傲。 

  默默奉献社区不求回报

  对于社区我是从立业身上慢慢学到了很多知识。早在2005年时,在国内师从名师的立业成立了美国福建书画家协会,每年都会举行一两次大型活动,我有时间就会去参加。

  前两年当最后一个餐馆也卖掉后,我有了更多时间出来做社区服务,中秋节时向耆老们派月饼,为美国亚总会举行的活动做义工,为纽约中领馆领事服务进社区活动做义工、助选民选官员等。

  那年章启月大使来布碌仑走访时,尽管没分配给我什么死任务,但我一直盯在现场,哪有需要就过去帮忙。到了晚间,陈善莊会长给立业打电话说感谢我的付出,并说当天明明最辛苦了。

  回想为社区服务,最难忘的是参加刘文健的葬礼,那天我很早和立业赶到殡仪馆门前,布置好送行刘文健的横幅后,立业他们进到里面忙,我就一个人守在外面直到葬礼结束。

  还有2015年4月27日声援梁彼得大游行我们全家都参加了,当时三个儿子擎着国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和数千民众一起跨过了布碌仑大桥,那场面至今难忘。

全家人参加声援梁彼得大游行。

  最初我参加社区活动是出于跟着玩的心态,后来慢慢地也将自己融进社区中。今年3月庆祝妇女传统月时,我获得了州众议员寇顿颁发的“卓越女性奖”,表彰我为社区所做的贡献。我觉得这是对自己的鞭策,也激励我要更好地服务社区。

  去年6月,在朋友的多次劝说下我改行考下了保险执照,进入纽约人寿做起保险业务。

  一年下来效果不错,获得了“Executive Council”奖励。今年经理希望我能进入“百万圆桌会议”,现在还剩下不到2个月了,我要更加努力。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