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不敢离婚(2)

2017-11-04

  这对夫妻差异悬殊,我第一次见,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简单说,就是丈夫很帅,妻子很丑。看上去,不般配。当然,世界上的事儿,永远都不是看上去的样子。

  后来,又有机会见过两次,便有一个发现,丈夫属于活跃型,妻子属于沉默型。我没有听过这位妻子说话,多数情况下,她只是点头、摇头,或者回应:好,是,嗯,并且笑笑。真正属于金口难开的典范。

  有一次,丈夫对我说,有一个问题,想与你探讨一下。我问什么问题。丈夫说,等我到你家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他看了看四周,说,不方便讲。我知道他是嫌这里人多。

  我的命运早就写好了

  又过了不长的时间,丈夫果然到了我家。他说,因为我独自一人对这个问题陆续想了几年,很想找个合适的人谈谈。没有找到。我说,于是,我就成了合适的人选。他笑了,说,我感觉信得过,比较合适。然后,他再一次给我介绍说,你就叫我网名吧,叫我OPEN吧。我记得他以前好像这样对我说过。我就想,他是一个保密意识比较强的人,他不想让人叫他的真实姓名。即便OPEN这个名字,也不一定是他的网名。我说,这次谈话属于“匿名发表”一类的。他笑着说,匿名好,还是匿名好。我喜欢匿名。

  接下,OPEN就对我说起了他的问题,这便是人的命运不在自己手上。我一听,这题目太大,而且也没有新鲜感。这种话题人们经常说,也不值得两个人匿名交流。我正这么想着,OPEN就说,我说的这个命运,就是指我自己的亲身体会。或者说,我的命运早就写好了,我无论怎样挣扎,也没有用。我感到好神秘,也很害怕。

  我一听他说“害怕”一词,颇有些不解。他看上去,是一副从不怕事的人的表情。而且,他是那种自来熟的人,与谁都能很快拉扯上,并且热络起来。从他嘴里说出“害怕”,我觉得有些滑稽。我说,你还害怕?他总是一副喜相的俊俏面庞变得严肃起来。他说,我说的是真话。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是闹着玩的,我还到你这里来吗?我也笑笑说,好吧,你说吧。也许我也会害怕。他严正地说,完全有可能。你听我说。他咳嗽了一下,喝了一口茶,正式开谈。

  为分配工作不情愿地结婚

  他直截了当地问,你见过我妻子,是吧?我说,当然,你知道的。你们总是成双结队,谁都会看见。他说,你看她是不是很丑?我想了想,问,这和今天的命运话题有关吗?他立即说,有关,有关。我说,是啊,与你比,是丑。他说,你说谁能喜欢她那样的女人?我说,这不一定,你就喜欢,或者说当年喜欢过。他说,哎,别提了,当年我也不喜欢。我说,难不成是别人强迫你们结婚的。他说,那当然不是。是自愿的。我说,这就对了。他说,但,我真的不喜欢。

  我问,那是由于别的原因结的婚?他点着头说,是,别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她家庭背景好,爸爸是干部,我就不提是什么干部了。我们俩同学,快毕业时我很想到一个单位,我也不提是什么单位了。她爸爸就是那个单位的一把手。就为了去那个单位,她为我托关系,找父亲,不管怎样吧,最后终于成了。那个时候,你知道大学毕业还是分配工作。

  就算报答她吧,我就和她好了。我问,当时的情况是不是你不与她好也不成?他说,怎么说呢,反正没有人强迫我。不过,她爸爸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又受人恩惠,我完全自愿。我说,明白了。他说,单是这样也没有什么,我们俩毕竟是大学同学,她再丑,看习惯了,也没什么了。我说,她人很老实。他承认道,是啊,是老实。他好像又有什么话要说,不过,闪烁了一下眼神,没有说出口。

  我问,这和你要说的命运有什么关系。他说,大有关系。我当时也不知怎么鬼迷心窍,非要去那个单位,促成了这桩婚姻。婚后,我曾一度不敢带她出来,你想,她那形象见人很没面子。是吧?他这一问,又问住了我。我说,咱们就别谈论形象了。他说,不是,这至关重要。我后来因为她的形象就想着离婚。但是,她家人待我都非常好,我说不出口来。

  为离婚而争取出国

  我千思万虑,日夜想着离婚,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考GRE出国。他说到这里,看了看我,说,你想这不是命运逼的吗?我说,出国也是很好的选择。他说,你知道我不想出国,只是想离婚,才走上了这条道。和别人不一样,人家都是出国实现某种理想。我说,你也是。他强调说,不是。我说,当时离婚就是你的理想。他哦了一声说,你如果这样说,也算。

  他说,我考了一年,不中;再考一年,还是不中。她急了,她与我一起复习GRE,考我单词,帮我分析。为了激励我,她与我一起学习。我当时就想,出国是为了甩你,你还这样帮我。这不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嘛。但不管怎样,我要出国离开她。

  后来,报名的时候她居然与我一起报了名。她的说法是陪着我考。你说怪不怪,我们俩一起去时,我就考过了,成绩很好。上前百名的大学完全没有问题。她考的比我还好。你瞧,我能说什么,我们俩就一起来了美国。

  我当时想,来美国,我再提出离婚,反正我也不在她爸爸的单位了。

  出国两年,我们接到她爸爸突然脑溢血去世的消息。回去奔丧后,我的心里更活跃了。我想,再也没有什么能拦阻我了。回美国我就提出离婚。

  回来后,忙于论文答辩什么的,我先暂时搁下离婚这事。我虽然想离婚,但是还是有理智的。最后,我们俩都顺利毕业了。而且都找到了工作。我想,她也能自立了,我与她离婚也没有什么了。

  我就向她提了出来。在我的想象里,她不会同意的。然而,她同意了。我问,你提出来,她就什么也没有说吗?他说,没有。她好像一点也不吃惊。我想与她好好地谈,她说,你不用说了,我配不上你。我早就知道。停了停,他说,那时候,我们也没有什么家当,没有财产纠纷。离婚很顺利。但当时,我还没有租到房子,我就住到我们共同的一个同学那里。命运就在这时候第一次向我亮了剑。

  命运逼我与她复婚

  OPEN清了清嗓子,看了看我。继续说,离婚一个月后,我就感到身体不适。经检查,我肾上长了一个瘤子。恶性的。但还没有转移。在我就要动手术做切除的时候,她来看我。我看着她,真的非常难受。也不知为什么,看着她,我就后悔了。

  我想,这是命运对我的惩罚。我活该。我好像感觉命运在跟着我,在拦阻我与她离婚。虽然我已经离了,命运还是没有罢休。它纠缠着我,击倒了我。我看着她,虽然她那么丑,我还是感觉我不应该离开她。命运不让我这样做。

  在我住院的那个阶段,她一直在照料我。她说,你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还是你在这里的亲人。OPEN看着我说,你怎么看?我说,没什么,她说的是对的。他说,你没有看到本质上。本质是,命运把她带了回来,让我与她和好。她说这个话,在我听来,不是她在说,而是命运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就是这么感觉的。

  我拉着她的手,哭着对她说,我后悔了。我想复合,我真的后悔了。

  他再次看着我,问,你怎么看。我依然说,没什么,也很正常。他说,你还是没有看到本质上。这话从我嘴里出,但也不是我说的,是命运逼着我说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样说了。当时说完我就感到奇怪了。但后来想想,我就确信这是命运的杰作。

  我问,她同意了?他说,刚开始不同意。她说已经离了,不想再合了。她只是来帮我,让我别误会。这又是命运给她的台词。你猜我怎么说?我居然说,不是,我离婚就后悔了,我们不应该离婚,这是个误会,一切的错均在我,不在你。我是错误的制造者。而且,我再次哭了。

  说到这里,OPEN有些奇怪地看着我,说,这不是我的话,我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么动情的话。她走后,我就知道,是命运的捉弄。我问,她答应了?他说,没有。但她说我考虑考虑。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说,我原本可以因为她说的考虑考虑,与她断了。因为她没有答应嘛。但我没有,我与她打电话,忏悔、认错。我可以告诉你,这都不应该是我的举动。我不会对她那样,结婚后,或者说包括结婚前,我都没有那样。但我做了,我给她说了很多好话。我还托同学去说,托老乡去说,能托的关系都托了。最后,她才答应了我。我们就复合了。

  无生育能力促使再次离婚

  我问,这不是很好吗?她虽然丑,但人很好,这没有什么。据说诸葛亮还娶了丑妻。他摇摇头,说,你不知道,更奇妙的事情还在后面。我们复合后,刚开始还好,我因为切了肾,她无微不至地照料。关系自然更上层楼。我们就想着要孩子。为了要孩子,我妈妈还特意来了,说帮助我们。让她一心一意养身体,准备要孩子。

  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没有生育能力。到医院做了各种检查,结论就是这个。我妈不干了。她一门心思来抱孙子,得到的却是一场空。我妈就要我离婚。我都能看出来,我妈对她很不好。我妈天天对我说离婚的话题,说无后的不孝,种种说法,再一次搅乱了我的心。我想,我病也好了,身体也很棒,她丑我也接受了,可她不生育,这是个大事。我不能接受。我再次萌生了离婚的念头。

  结果这次还没等到我说,她先说了:我们离婚吧。她的理由很充分,那便是我得找一个能生育的女人,得有个后代。既然她不能生育,她也不想耽误我。

  由于她主动要离婚,我就好说多了。我同意了。我妈也高兴了。我妈是高高兴兴地离开了美国。我妈她不想我们俩离婚的时候,做个见证人。所以,我妈回国了。

  而我妻子也搬了出去。用她的话说,有个小姐妹愿意她去做伴,所以,她提前搬了出去。

  命运使我再也不敢离婚

  OPEN抬起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命运这时候又开始了亮剑。她走后整整一个月,我身体又开始了不适。我突然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一幕。这时候我就害怕了。我一个人去了医院,果然——他停了停,说,你肯定知道是什么了。我说,是不是癌症复发了。他说,不是。原来那个确实好了。现在胃里又长了。我不是因为长这个病,而是因为命运。我已经发现,每当我与她离婚时,这个病就在命运的唆使下找到了我。她一回来,我肯定会好。我当时就这样想了。

  我说,于是,你就再次给她打了电话。他问我,你说我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她又来了。我再见她,我从她的身上就感受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害怕了。他问我,你怎么看?我说,我也不甚明了。是挺奇异的。

  OPEN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离婚了。我是怕了,虽然我真的不爱她,但我永不会再提离婚。不是因为她,是因为命运。我就是这样体会命运的。它限制了你的手脚,控制了你的走向,你无能为力。我认了,从了。她就是我命中的妻子。我问,你的病又好了?他说,是啊,我就知道能好。她来照顾我,我能不好吗?你看我好好的,棒棒的。越来越好。后来,我就带她出来参加一切活动。因为她就是我命定的妻子。我再也不敢了。我害怕她了。

  他再次问我,你怎么看?我说,可能是你说的命运,也可能是别的因素。他问,什么别的因素?我说,这个事一人一看法。比如,你自己不知道的,你内心深处特别地爱她,你不爱她的理由是浮浅的,你爱的因由确是深厚的。它藏得很深,以致你自己都不知道。又或者,你俩的某些地方能发生化学反应,所以只有在一起你才健康,她的气息能治疗你。她是你的一副药。等等等等,都有可能。

  OPEN不耐烦地说,好,即便是这样,你说,我为什么很反感她,又怕她又反感她。我和她一起,就感觉受了她的欺压,因为命运是站在她一边的,我为此很愤怒,很生气,有时候故意待她冷漠。不是她强大,是命运眷顾她,所以,我才不敢离婚的。好像有一种力量非得压着我与她相好,这使我时时想反抗。我就要扼住命运的咽喉。我说,是啊,你又没有这个力量。你是为自己的健康才委屈自己的。他说,一点不错,我甚至很不服,为什么命运待我这样。我就是不服。

  说到这里,不知为何,他的脸红扑扑的,或许是由于激动?我看着他,他看着我,说,我想这里边有一些东西,令我有受压制的东西。你不觉得吗?我说,我不觉得。我只感觉上天是公平的,上天不偏待人。他奇怪地问:什么意思?我说,你看,你妻子长得很丑,但却出生在一个很好的家庭里,这是一种平衡。你,出于某种原因,需要她的爸爸,因而又娶了她。这也是上天的一种安排。你想逃开他,老天不答应。这就是你说的命运。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你只能和她在一起,你感到愤怒并且对她不好,你又敢怒不敢言,更不敢行。你只能屈着自己。

  乐于顺服上天交与的使命

  他附和说,对,对,就是这样。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和她在一起,总有一种不服气的东西在心里。我说,你需要调整的是自己。他问,怎么调整?人再能,也不能和命争。我说,不是指这个,我说的调整,是指你要顺服。他说,顺服什么?我说,顺服上天给你的这份任务,或者如你所说,命运。因为上天不偏待人,你妻子需要你来做伴,因为你若离去,她很可能一生孤零零。没有孩子,没有丈夫,也没有了父亲,她还有什么呢。所以,你不能离开。你是她命中的守护人。既然这是上天给你的命运,你顺服,你乐于服从,你就好了。

  OPEN听后,不言。渐渐,脸上红扑扑的气象消失了。他显得平静起来。最后,他对我说,你说得有道理。如果我换一种方式来看这些事,我把它看成是上天的旨意,我又如何能违天命呢?不如顺服下来。高高兴兴地完成这份天命。与她白头偕老,而且要喜乐地与她生活下去。因为这是天命。也许,我这样来对待这份差事,我就好受多了。

  说完,他看了看我,说,现在感觉就变了,好接受多了。然后,他自己笑笑,说,也愉快多了。我是有使命的人,这使命带给我价值感。 上天把一个丑女交给我,让我安抚她。这也是一份很温馨的天职。何乐而不为。我说,是的,丑与美,从更高的层面上看,是差不多的。死后都是一堆枯骨。

  他焕发了精神说,而且,这也许是上天要我改变美丑观。让她来改变我对丑的偏见——厌恶。甚至恶心。我以前常常这样。我说,也许。因为从更高的层面看,丑也是美。他呼应着我的话,说,是啊,是上天在训练我有更高的境界,因为从丑里看出美,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哎,我的路还很长。

网友留言

返回顶部
关于侨报|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1P5058T12D35F84DT20170103114947.jpg|http://ny.uschinapress.com/fileftp/2017/01/2017-01-03/U301P5058T15D60F102DT20170103112110.jpg|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1P5058T12D35F87DT20171001090943.jpg|http://video.ny.uschinapress.com/ad/Chinese_Mazda_CX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