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4】陈伟力:和谐家庭代言人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4】陈伟力:和谐家庭代言人

Oct 24, 2017, 01:30 AM

  -侨报记者 李竑

  陈伟力,一个二十五六岁才来美国的澳门人,一个到美国时只有高中文凭,英文一句不会的新移民。如今,他成为亲子、夫妻关系问题的专家,是许多华人家长心目中“和谐家庭”的代名词。由他领导的义工团体、非牟利机构——和谐家庭协进社8年来扎根社区,坚持为家长免费举办各种家庭关系讲座。从四处借场地到有固定的场所,从5个义工到近百位义工,他的团队在成长中,由此受益的华人家庭也在不断增加。8年前,当他就读亨特大学社工硕士时,把自己规划的几乎零成本服务社区的理念和构想告诉系主任时,系主任说:“这是不可能的!”8年后,他自豪地说:“我做到了!”本周,我们一起来听听陈伟力的故事。

  移民美国,不会英文离不开唐人街

  1984年4月,我因姐姐申请,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来到美国。我从此踏上纽约土地,到现在也未曾离开过纽约。

  我香港出生,在澳门长大。中学毕业后,从澳门到香港谋生。到了香港,我像是乡下人进城。看到的香港人个个懂英文,脑子又好使,很精明,感觉自己很笨。那时香港的电子、成衣业发展得很快,我想去比较好一点的工厂打工,可第一关填表就把我难住了,要用英文填表,我不会英文,只好去找不需要英文的工作了。后来,我在建筑工地上找到工,做 “墨斗(平水员)”,从学徒开始。“墨斗”就是依照图纸在工地上划水墨线,工人依照墨线和标好的尺寸施工。由于我有这个技能,到纽约后第3天,我就在唐人街一家装修公司找到了工作。可是去上班后才发现,与香港的完全不一样,比如,美国建筑中常用的灰板,我之前从未见过,但由于有基础,我上手还是蛮快的。

和谐家庭协进会举办步行筹款。

  那时我几乎不会英文,住在皇后区的丘园,那里没有太多华人。老美们都很热情,路上遇到了,大家都会彼此打招呼。可我不敢开口说英文,最怕路上遇到人!远远的看到有人迎面而来,马上躲到另一边去。

  后来别人介绍我去中华公所办的英文班学习,我报了名,可上了3天课就逃了,一方面根本听不懂,另一方面下班后再去上课觉得很累。之后,虽然我从一个ESL班转到另一个ESL班,但英文却长进得非常慢。有一次,我感觉自己会一些英文口语了,就请弟弟到时报广场的麦当劳吃晚餐。没想到进去后,不会点,我想点薯条,跟人家说要“Potato Strip”,人家说没有,最后,我们还是回到了唐人街吃饭。由于不会英文,那时,我工作、生活都离不开唐人街。

  开始接触社区服务

  后来,经一个朋友介绍,我去了一个美国人开的布料公司打工,公司布料专供做时装。我的工作是在仓库里剪布。这时我被逼着每天都得面对英文,于是,开始从单词开始说,慢慢地,会说一个句子,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在学ESL。

  大概是1988年到1989年之间,在朋友的鼓励下,我申请了拉瓜地亚社区大学,进去时也是从ESL开始学,我学的是建筑专业。为了付学费,我边打工边读书。1992年,我从两年制的社区大学转到4年制的市立大学。到了市立大学后,我开始在唐人街的一个社区服务中心——华人进步会兼职。我接触社区服务工作就从那时开始,从那里起步。华人进步会的人很少,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在里面我接触了社区工作的方方面面。帮助新移民解决各种困难,做过选民登记,还举办各种健康教育讲座等。虽然是兼职,但我差不多是用了全职的时间,好在我自小喜欢画画,学建筑很多作业与此相通,我学业没有因此拉下。

和谐家庭协会举办的亲子游戏吸引了许多家庭参加。

  在新移民求助中,有的来求助孩子该去哪个学校上学,我就找相关资料帮助他们。有的求助上学的孩子逃课怎么办?跟人家打架怎么办?被同学欺负怎么办?还有家暴问题 ,我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就转介到其他机构。后来我发现,转介出去后转了一圈,又回到我这里来,我感觉好无奈。那时,我有时间就去纽约市健康与心理卫生局、亚裔联盟等上一些培训课程。我的最大优势在于学了那些技能后,马上有很多练习的机会。我感觉自己的方法帮到了前来求助的人,慢慢地,我开始做起了辅导。

  恩师指路

  我从学建筑到现在做社工,在成长和转型中,一定要提到一个人,他叫Michael Lynch,说他是我的恩师一点也不为过。他是美国人,却有一个很传统的中文名,叫林启和。他会说国语,广东话说得也很好,中文写作比我还强。

  我们是在教会里认识的,开始时,我和他之间只是进行灵修练习,他一直在影响我,介绍我上一些灵修辅导课。两年的灵修课程,让我学会了静心聆听的技巧,这是辅导工作的基础。我在社区做家庭辅导时,常与他讨论遇到的问题,他鼓励我去读社工硕士学位,我仍然担心自己的英文不行。在他的影响下,最后我决定报名,很幸运,被亨特学院录取了,我放下工作,选择“家庭与老人”专业,专心学了两年。

  从1992年涉入社区服务开始,我亲身感受到华人家庭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我深信,从新移民适应新环境到与子女在语言上的沟通障碍,从婆媳之间的矛盾到夫妻间的冲突、家庭暴力,从子女沉迷电脑到青少年的反叛、逃学、离家出走、自杀到赌博、毒品、帮派、性等问题,大部分都是有问题的家庭所产生的后遗症,主要是来自家庭成员间缺乏良好沟通的结果,而大部份的社区服务机构都是在问题爆发后才提供援助,甚少为家庭提供全面性的预防工作。因此,我决定毕业后继续把重心定位在家庭。

和谐家庭协进会举办的步行筹款活动。

  我认为做家庭辅导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进行,当我把自己的理念和构想告诉系主任时,系主任感觉那是天方夜谭,告诉我:“那是不可能的!”可我内心有一个强大的声音在告诉我,“这是可能的!”

  妻子全力支持

  虽然我在家工作,办公室和办公用品的开销都省了,但办讲座总需要场地。开始时,找场地困难多多,最多在教堂借一个地方。后来我帮助过的一个家长说自己在布碌仑开的补习中心地下室有个可容纳四、五十个人的地方,讲座的场地终于解决了。

  为了更好推广我们的理念,帮助更多家庭,2009年,我组织起曾经帮助过的家长们共同成立了一个义工团体--“和谐家庭协进会”。申请非牟利机构需要律师费,而且律师费不便宜。但我们碰到了一个好律师,当他了解了我们的意图后,觉得我们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思,决定免费帮我们申请,最后,只用几百元申请费就搞定了。

  从2009年到现在,七、八年来,我大部分都在做免费讲座,辅导课程收费也很低,大部分辅导对象还付不起,我也就不收费了。为什么别人做不到,我可以做到?最重要的是我有一位非常理解和支持我的太太,还有一群热心的义工们。

  我和太太在香港的天主教会里认识,我移民美国后,回香港跟她结婚,2年后她也来到美国。她的语言能力比我强多了,她比我早念完硕士,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她现在是一家大型公司的注册会计师。她看到我真的可以帮到华裔移民家庭,认定我做的事很有意义,就完全支持我。她跟我说,家庭所有开支她负责,我只要应对自己的日常开销就可。别人常说我在做善事,其实真正做善事的是她!

为了陈伟力的理想,妻子全力支持。

  我的事业能得以进展,也离不开义工们的帮助。这些年,我的义工队伍不断壮大,我没有特意去叫谁来,这些义工都是上完我的课程后,觉得家庭关系真的改善了,主动留下来帮我们的。协会成立后第一届亲子课程的一位学员,现在还成为了和谐家庭协进社董事会成员。

  家长改变自己,家庭沟通最重要

  这些年辅导中发现,家长与孩子间发生问题,基本都是家长本身需要提升,重新出发,改善与孩子关系。家长要掌握技巧来了解子女心中的感受与需要,让他们知道你了解他们,也让子女明白父母的感受和需要。这样才可以与子女间有真正的沟通。学习沟通的技巧很重要,可以重建人与人之间的 关系,让家庭和谐。所谓“知己知彼,沟通双赢”。

  我有个“亲子课程”,完成8周课程后,80%以上的家长都表示他们和子女及家人的沟通改善了很多,子女听话多了而对父母说心事亦多了。有一个家长,来的时候是抑郁症,需要吃药。她只有一个女儿,30多岁了,拒绝与她来往。她跟我诉苦,女儿住在外州,打电话给她都不接。她来听我的课程,开始时说:“我来没多大用,我的女儿都那么大了。”我鼓励她坚持来听课,在课堂上,她把之前的问题都提出来。课程结束后,我们每两个月还有个聚会,9个月后,有一次聚会,她带着一女子来,见到我就喊:“Chris(我的英文名),Chris,这是我女儿!”原来,当初,女儿交了一个非裔男友,她反对女儿与男友同居,所以女儿搬走了。上了我的亲子课程后,她慢慢打开自己,重新去接纳女儿。

陈伟力经常在社区举办免费家庭教育讲座。

  这些年,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姐弟,一个20岁,一个18岁,他们都还没有男女朋友,却来上我的亲子课程。他们说他们与父母沟通有困难,希望学到与父母沟通的技巧,他们的回答感动了我。在参加课程中,他们有些活动会带父母来,慢慢地,父母在活动中也变得活跃起来,我看着他们的家庭关系有了转变。

  还有一位妈妈,与上高中的女儿关系非常紧张,女儿的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在家里,母女两人一讲话就起冲突,不是你对我错,就是我对你错。她还常常为女儿不整理自己的房间生气。前几天上课时,她跟我说:“我女儿自己收拾房间了。”

  家庭关系中,夫妻关系也很重要。我也是纽约夫妇恳谈会Marriage Encounter Camp的发起人之一。通过每年举办三日二夜的夫妇恳谈营,让参加的夫妇有机会练习沟通技巧,改善关系。在每年的夫妇恳谈营中,我除了主讲外更提供夫妻关系辅导。

  现在,我还在“和谐家庭协进社”网站上开设语音栏目,每次15分钟左右,与大家聊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目前使用的是广东话,从明年开始,我计划加上国语,让更多的人收听。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