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抛弃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抛弃

Oct 11, 2017, 14:33 PM

  话题的起因是由于一个事件。

  在这个小圈子里,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事件。

  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同居多年,从某种意义上说,别人都把他们看成是夫妻了,连一些地方机构也把他们算作夫妻。但他们并没有结婚。可是,男人突然“失踪”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踪,而是一种离开。他不告而别,离开了这个女人。

 

  同声谴责“失踪”男人

  这里所有的中国人都同声谴责这个男人,太不是东西了,总得说一声吧。一天前还与女人手挽手出去散步,一天后就消失了。再也不回来了。女人找遍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当然,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需要报警的那种“失踪”,因为他在凌晨悄悄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还带上了与女人共同的一些财产,离开了。

  女人一觉醒来,男人没有了。女人找了他两天之后,才在写字台的一个小角里,看到被书压得几乎看不见的一张小字条,只三个字:别找我。为什么离开?女人说,什么都不为,一切都好好的。

  她哭得无法自控,无论谁去安慰她,都不能令她的泪水止住。女人边哭边问,他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没有理由。我们关系一向非常好,我待他,苍天可鉴。他为什么抛弃我?许多劝说的人,都对她哭喊的“抛弃”两个字印象深刻。

  现代社会,自认被男人抛弃,在一些独立的女人眼里,只是某种心理问题的外现,并不是真实的存在现状。男人与女人只是彼此独立的个体,谁离开谁都能活,谈什么“抛弃”?当然,在普通的女人眼里,抛弃还是抛弃,社会无论怎样变,男人抛弃女人,依然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两性问题。女人就算经济上独立了,感情上依然是依赖的,这种依赖远甚于男人。

 

  我对男人都是主动抛弃

  对于人们的纷纷议论,GONG女士很是不屑,她找到我时,那种不屑的神情依然在她的眼角眉梢流转跳动。她问我,你怎么看抛弃?为什么男人离开女人都说是男人抛弃了女人,而女人离开了男人,人们反而很少用“抛弃”这个词,特别是某些女人,一口一个“被男人抛弃了”,我听着就恶心。什么叫“被男人抛弃了”?他滚蛋了,不是更好吗?就让他滚,他无非还是滚到另外一个女人那里,他还能滚到哪里去?他滚来滚去,都滚不开女人的裙边,还谈什么“抛弃”?

  我感觉GONG女士的言辞充满了火药味。我说,抛弃不抛弃,那只是一个说法。反正男人不要她了,你爱怎么说都行。用什么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准备好与他分开,而他已经走了。她接受不了。就这么简单。

  GONG女士说,并不简单。我给你讲,我对男人,都是主动追求,主动抛弃。我问,你是随便讲讲吧?她说,不是,我是真这样。传统社会都说,男人应该是主动者,在两性关系上,男人主动,女人被动,我偏不,我都是对自己喜欢的男人主动追求,当看着关系有些问题的时候,我就首先抛弃,我决不给男人机会——让他先抛弃我,像我们刚刚看到的这个女人,还好意思哭诉,我都为她感到丢脸。男人走了,就让他滚蛋。再说,聪明的女人不要等着男人先走,在他没走的时候,就抛了他。不要给男人机会。

  我说,你还挺有趣的,但也有点可笑。她说,可笑什么?我说,这种事情,真正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不管在形式上是谁先抛弃了谁,你就是先抛弃了男人,你没有痛苦吗?她说,我先抛弃了他,我就高兴,是我让他体会痛苦。我问,你有没有痛苦?她沉了沉,说,我有,但并不比他多,应该比他少。你想,我先不要他了,是我抛弃了他,这总给他心理上一个打击吧。我凭这一点,就先胜一筹。

  我说,你是在与男人斗,不是在讲感情。她说,难道男女之间不是一场感情笼罩下的斗争吗?这斗争一天都不会止息。别给男人机会,她再次强调。见我不言,GONG女士又说,男人是贱的,都说女人贱,我感觉男人远比女人更贱。就像口口声声自称被抛弃的这个女人,虽说她也贱,但能看出来,她对这个男人是真好,对这么好的女人,男人不告而别,这不是犯贱吗?我早就看出了男人的犯贱,所以,我都是主动追他们,也主动抛弃他们。我不让他们的贱气在我身上发作。说着,她一副斗志昂扬的架式。

  我说,男女之间,虽有斗争,但主要是感情。没有感情,还斗个什么劲呢,还争个什么强呢,因为感情在,不免会有斗,但正像现在政治上常说的一个词“斗而不破”。一旦破了,双方都是伤。谁赢谁输,又有什么要紧,而且,严格说,也没有赢家。我们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就走了,但是,他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们不知道而已。

  她说,你正好说错了,男女之间才是一场输赢比赛。像这个女人,输了,完败。我与男人交往,我都是赢家。我问,你赢在哪里,赢在你先抛弃了他们吗?她扑哧笑了,说,有这个因素。我任何时候想起来,是我先抛弃了他,我就高兴,我就不会哭泣。不管有多痛,我抛了他,这一点,就让我乐。

 

  我不爱你了 我们分开吧

  我问,你是怎样抛弃男人的——我是说,用什么言词?她说,不保密,我都是说,我不爱你了。我们分开吧。即便我还爱他,我也说我不爱你了,让我们分开。我就是这样。你想,男人听到你不爱他了,多么大的打击。所以我赢了,我总是赢。

  我问,男人受到打击了吗?她说,当然,你想无论男女,纵使关系完了,也是希望对方还爱自己。爱这个东西太奇怪了,对你不爱的人,你都希望他爱你,所以,“不爱”总是一个打击。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她见我不言,便说,你是不同意我的看法。以我为例,我会让你信服。我曾与一个男人同居了好久,后来他对我有些不上心了,甚至,还有些别的什么?我问,什么叫别的什么?她说,比如说,有一次夜里,他很晚回来,虽然他回来就和我拥抱,但我从他的肩膀上看到了一根长头发,你想我会怎样。我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总是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我当晚就笑盈盈地告诉他,我不爱他,我爱上了别人。他非常痛苦,他说他依然爱我,无论我怎样,他都爱我,你想我能听吗,我是不会相信的。我是不会听的。

  我问,你就根据一根头发便断定他爱上了别人?她说,我能断定。我说,这有些武断。她说,一点也不武断。平日里,我就发现他不如以前对我火热,我是个傻子吗?我有感觉。这根头发就是铁证。我说,如果他在某种场合,有一个女人正巧在他身旁,留着披肩发,一甩头发,就可能甩出一根长发,通过某种隐秘的风吹,或者呼吸,哈气,都有可能七凑八凑使这根头发飘落到他身上,你这么聪明,难道没有想过这个吗?我们都有这种生活经验。在人群里,这是难以避免的。她眼神有些神经兮兮地看着我,说,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巧。我说,为这根头发,你当晚抛弃了他,太绝情了。她说,他也这么说,一再问我,为什么?为什么对他这么绝情?我就说,不为什么,就是不爱了。没有了爱,在一起就是对爱的玷污。他万般恳求,要我告诉他原因。我就不说。当夜就把他赶出去了。

  说完这些,她看着我,期待我的反应。见我平静如初,她说,你怎么看?我说,没什么看法,你们俩的个人生活而已。她说,我的行为,我自己点赞。我希望你也点赞。我说,我不知道这事有什么可赞的?她说,难道你感觉那个哭诉着被男人抛弃的女人值得你点赞吗?我说,点赞是你们这代人的行为方式,我们这代人都没有这个习惯。她说,你心里赞不赞?我说,不赞。她问为什么?我说,我只感觉你有些可笑,没什么可赞。她说,那你认为被男人先不要了,或者说被抛弃了,当个怨妇,才是不可笑的吗?像那个女人,掩着脸哭泣,才是女人应有的姿式吗?我说,那当然不是。她说,那你感觉怎样才合适呢?

  我说,这种事还是自己的感觉为重。你自己感觉好就好,你自己感觉不好,就是不好。你是不是感觉很好呢?她说,我感觉很爽。看着那个女人哭,我更感觉自己太帅了,做得太帅了。我笑着说,是那种帅呆了的感觉吗?她说,差不多吧。然后嘻嘻笑。

  笑完后,她有些怅然地看着我,说,我最近脑子里常闪着一个词。不知怎的,一躺下,脑里就闪着一个词。我说,什么词?是抛弃吗?她苦笑着说,不是,为什么说是抛弃呢?我说,我感觉你对这个词感触颇深,你好像一直都在上演着“抛弃”的戏。她有些撒娇地说,哪里呀。不过呢,也对。都是我抛弃男的。也算在演这出戏。人生本是一出戏。爱情更是。

 

  到底有没有“病”

  说完这些,她意犹未尽地说,不过什么戏演久了,可能都会出点问题。我说,是吗?出什么问题了?她说,就说我脑子里常闪的那三个字,就是问题。我问,什么字,这么严重?她说,其实也没什么。我不是最近抛弃了那个男的吗?他临走前说:你有病。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闪着这三个字:你有病。我当时就骂上了,你才有病。当然他已经走了,听不见了。我心里不知骂过多少遍:你才有病。可这三个字还是粘在我的脑子里。她眼神悠悠地看着我,说,你说我有病吗?我说,不知道。她说,我感觉我没病。我真的没病。可我为什么总是闪着这三个字呢?

  我说,可能这三个字戳到了你的痛处。其实,生活中很多人都会如此说,人都是看着别人有病,别人不顺自己的心了,就说,这人有病;或者那人有病。她再一次问,你说我有没有病?我说,我记得以前从哪里看到了这么一个案例,说的是有一个女人总是幻想自己是王后,并且尽做这种表演——王后的表演。家人父母都认为她有病。就把她送到了精神医生那里,医生做了全面检查后,说,她没病。她爱演王后就让她演吧。她演王后很健康。不让她演,她就会病了。

  GONG女士听完我讲的这个案例后,说,你这还是说我有病。我说,你没病。我说这个例子,是说明你没病。她说,这个例子是说我有病。我说,你如果坚持这么认为,那就是你有病。然后,她就与我就着有没有病这个话题,转了好几圈。最后,她怒吼着说,我要的是真健康。那个想做王后的女人谁都知道她有精神病。

  我说,好了,就算我没有讲这个案例。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她说,不,我今天就得搞明白我到底有没有病。我下个结论说,你没病。她说,我有病。我说,你认为自己有病就是有病。现代精神科学好像有这么说的,某些人狂热于某种情感或行为,在局外人看来他有病,但他自己不觉得有病,就是没病。如果硬是给他纠正这种狂热的情感或行为,他的肉体马上就真病了。人们认为的精神症状不见了,身体症状马上就出现。所以,某些医生不认为这种东西是病。就算是病,也让他高高兴兴地病着,也蛮不错。她说,在你看来,我就是这类人。我说,我没有那么看。她又狂热地与我争起来,说我就是那样看的。最后我也只好认了。我被她的这种歇斯底里逼得认了账。她却认真地问,我有病了,那我怎么办呢?我说,别瞎说了,你好好的,哪有什么病。都是今天这场谈话没谈好,反而让你认为自己真有病了。你没病。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

  GONG女士却满腹心事起来。她说,我最在乎健康了,我可不愿意让别人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有病。我说,哪有的事啊,不就是你以前的那个男友说你有病吗?这种两性关系都是这样互相指责。当不得真。她说,不是,我总是首先抛弃男人,你不觉着这是病吗?我说,这不是你引以自豪的事情吗?她说,我是自豪,但是我害怕自己是在为自己的精神病自豪。我再次真切地说,你没病。她说,我不信,我相信自己有病。今天与你谈了这一场话,我更觉着自己有病。我的自豪,好像也是病。

  听她这么说,我就有些后悔了,暗自思忖,今天怎么说起病来了?回忆了一番,我想不出自己什么话引出她自认有病的念头。我说,都是我说话不当,你没病。你要是自己总是这样纠缠自己,就有病了。再别说什么病不病的了。

 

  总是在想我抛弃的男人

  为了转移话题,我故意问道,最近又交男友了?她说,没有。我总是在想我抛弃的这个男人,总在想他。我说,怎么啦?你还爱他?没想到她深深地点了点头,说,爱。我说,那你就去找他。她说,我决不会干这种事,我先抛弃了他,而且告诉他,我不爱他了,我怎么会再去找他,我还有脸吗?我想了想,说,也是。以后先抛弃男人时,得仔细酌量自己到底还爱不爱他。免得事后后悔难受。

  没想到她说,前些时我在一个场合遇到了这个男人,他对我说,我经常想起你,不为别的,我是想你很可怜,明明有病,也没有人关心你,更没有人给你治疗。就这几句话,我的泪水就流了下来。我当然没有让他看见,我立即离开了他,装作上厕所,在厕所里好哭了一场。说到这里,她的泪水就又流了下来。我说,他为什么总是说你有病?GONG擦了擦眼睛,说,他了解我。他了解我的内在,无论我多么狂妄,他都了解我。我有时候真想回去再找他。我也不管脸面了,就回去找他。

 

  害怕被抛弃而先抛弃他人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那你为什么要抛弃他呢?不顾自己的真正感受,那么热衷抛弃,这是为什么呢?她哭着说,我也不知道。我就得先抛弃。我说,你是不是很害怕被人抛弃?为了避免被人抛弃,你就首先抛弃,不管自己爱不爱。她哭着说,越是爱的人,我越得首先抛弃。我不能让我爱的人先抛弃我,我受不了。

  我问她,你曾经被人抛弃过吗?她狠狠地摇着头,说,没有。没有人抛弃我。我说,那为什么害怕被抛弃呢?依我看,你首先抛弃别人,就是恐惧被抛弃。难道你小时候被人抛弃过?

  她哭得更伤心了,说,我小时候经常被父母抛弃,他们不是把我送到奶奶家,就是送到姥姥家,甚至送到熟人家,我没有跟父母长大,我是在别人家长大的。他们总是说忙,为了能跟他们在一起,我什么好话都说了,也为他们干活,也好好学习,可他们总是忙。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我总感觉他们抛弃了我。就连送我出国上大学,我也认为他们不愿意我和他们在一起。

  听到这里,我好像对她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明白。我说,那些都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反复地对过去进行报复?她问,你说我有病吧?我这次说,有病。她释然了,说,原来我是真有病。听她这口气,像是渴望自己被断“有病”似的,我问,为什么这么愿意自己“有病”?她说,这样,我就有理由去找他,告诉他,我是渴望治疗。而不是重温旧梦。因为只有他能治疗我。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