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毫无悬念 白思豪拿下市长初选

毫无悬念 白思豪拿下市长初选

Sept 13, 2017, 02:17 AM

  【侨报讯】白思豪在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中获胜。在12日晚上9时35分的时候,虽然只有不到80%的选区报告,但是白思豪已经赢得73.8%的选票。12日早上,白思豪携夫人在其住宅所在的地区公园坡参与投票,现场出现了抗议人员。据介绍,纽约市民对市长选举的热情不高,投票率很低。

周二(12日),纽约市长白思豪亲吻他的妻子麦克雷(Chirlane McCray),两人此前刚刚在民主党初选中投完票。随后市长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尽管初选参与人数很多,但是就组织能力和财力上来看,实际上没人能对白思豪造成威胁。(美联社)

  白思豪在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中获胜。白思豪是5名参加12日民主党纽约市长初选的候选人之一。他的对手包括曾和他进行两场辩论的阿尔巴纳斯等4名候选人。

  综合NY1、CBS报道,在晚上9时35分的时候,虽然只有不到80%的选区报告,但是白思豪已经赢得73.8%的选票。最接近他的竞争对手阿尔巴纳斯则获得15.7%的选票。

  另外几名候选人,迈克尔·托尔金(Michael Tolkin)、罗伯特·甘吉(Robert Gangi)和理查德·巴什纳(Richard Bashner)分别获得4.8%、3.1%和2.4%的选票。

  白思豪携夫人投票 有抗议者出现

  白思豪周12日早上在他的家所在的地区公园坡(Park Slope)参与投票。

  在跟记者对话时,他说自己在任的履历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白思豪说:“过去4年时间里,我们所做的都是在努力给纽约市带来更多公平和美好。这里的街头拦检和搜查下跌了93%,犯罪也同样有下降。我们建造了大量的可负担房屋,给人们提供律师帮助他们避免被非法驱逐。还让所有人都能参与学前教育。所有这些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改变,也创造了更多公平。当然,需要我们做的还有很多。”

  据介绍,当白思豪携夫人麦克雷(Chirlane McCray)抵达位于公园坡(Park Slope)的投票点投票时,有抗议者出现在现场。

  “白思豪曾承诺会关闭雷克岛(Rikers Island)监狱,”抗议人员阿尔弗雷德·卡拉斯奎洛(Alfredo Carrasquillo)说,“我们来到这里是希望确保他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不过也有选民到现场表达对白思豪的支持。一名布碌仑选民说:“我认为他关心的是我们所有人,而不是某一个区或者某一个社会经济层面,这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投票结束后,白思豪一脸轻松地走出投票点。他表示自己为未来4年任期做了很多规划。

  市长还向选民们提到了他的贡献以及他标志性的一项倡议——全民学前教育。

  尽管在资金和推广上都处于劣势,但白思豪最大的竞争对手阿尔巴纳斯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信心。

  他说:“我并不担心,因为人们知道白思豪作为市长做了些什么,他的广告再多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而白思豪的家所在公园坡地区,一些选民公开表达对他的支持。当地一名居民埃文·鲍尔(Evan Bauer)说:“他正在学着如何做纽约市长。虽然不是所有的计划都成功了,但是我认为他走在正轨上。”

  州议员玛丽奥将和白思豪竞选市长

  共和党方面,州议员玛丽奥(Nicole Malliotakis)将和白思豪竞选市长。她曾猛烈抨击市长拒绝透露那些向市政府寻求帮助的捐赠者名单。她说:“这一状况释放出来的信号就是纽约市在待价而沽。”

  前纽约市警局官员和安保专家波·迪特尔(Bo Dietl)也将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

  除了市长外,纽约市还有其他一些地方办公室的职位同样也在进行初选。

  皇后区的一个市议会席位的竞选引起注意,因为候选人希拉姆·蒙塞拉特(Hiram Monserrate)曾是一名市议员和州议员,不过因为袭击女友被判有罪后,他被驱逐出州参议院。

  此后他曾在监狱服刑两年。这一次他在民主党初选中将和州议员弗兰西斯科·莫亚(Francisco Moya)进行竞争。

  另外,公益倡导人詹乐霞(Letitia James)在和民主党人大卫·艾森巴赫(David Eisenbach)的角逐中,以76.5%的得票率获胜。

  蒋莎乐得票率达52.9%远超对手

  蒋莎乐也在布碌仑地区检察官的民主党初选中胜出。在晚上9时30分左右,他的得票率已经达到52.9%,而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安妮·斯沃恩(Anne Swern)得票率仅为11.3%。

  投票站显得很空荡

  周二(12日)是投票日,但是纽约的投票站却显得很空荡。即使在市长的“地盘”布碌仑公园坡,投票率也很低。

  12日是市长竞选的民主党初选日,也是51个市议会席位公开竞选的日子,但大多纽约市民却路过投票站而没有进去。

  记者问路人:“你没有意识到今天是投票日?”一名男子答道:“不,我没有意识到。”这没有问题。可是许多知道今天是投票日的人也表示,他们不会去投票。

  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放弃投票。一名女性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认为这不重要,每一次投票都很重要。”

  由于人们对市长选举的热情不高,所以大家都忽略了投票并不让人惊讶。即使在白思豪家所在的布碌仑公园坡都是这样。

  “不投票是因缺乏对初选了解”

  许多没有参与投票的人认为,他们不投票是因为缺乏对初选的相关了解。一名男子说:“我只是觉得缺乏信息。我的意思是,你必须让我们知道。”

  另一位女士认为,应该对所有市民进行强制投票。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