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一位被逼死的中国程序员

一位被逼死的中国程序员

Sept 12, 2017, 10:27 AM

  【侨报网综合讯】近日,“程序员之死”在中国社交网络引发持续关注,事件的主角,就是社交移动APP WePhone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

苏享茂(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苏享茂帖文截图。(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北京《新京报》报道,9月6日,苏享茂用Google ID Wen Qiang Xu发帖,称自己被恶毒前妻相逼,将要离开人世,WePhone以后将停止运营等信息,并附上前妻手机号码、工作单位。此外,苏享茂还在相册中上传自己与前妻的聊天截图,以及两人签署的离婚合约。

  网帖称,前妻翟某某通过以下两点要挟自己:

  1、以举报苏享茂个人漏税行为相要挟。

  2、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翟某某舅舅刘某某在公安局工作。翟某某用这两点威胁苏享茂,称要让其产品下架、倾家荡产,并且索要1000万、三亚的房子。

聊天内容1(网络图)
聊天内容2(网络图)

  聊天截图显示,翟某某要求苏享茂给自己1000万“精神损失赔偿费”和三亚的房子,不然就走“正规渠道”,但由于苏享茂并没有那么多钱,于是翟某某要求他先将660万汇款给自己,剩下的打成欠条,之后可以协议离婚。

  签署日期为7月18日的离婚协议写明,男方需无条件将海南房产过户女方,否则支付300万赔偿;此外,男方无条件支付女方1000万补偿,已付清660万钱款,余款340万需要在120天内付清,否则每天利息10万元。

  苏享茂称,随后翟某某电话骚扰以及带人骚扰自己,还威胁不给钱将会把自己关进监狱,自己被逼选择轻生解决。

  9月7日凌晨3点11分,名为“实话110010”的账号在某贴吧发布“相亲渣男苏享茂”的帖子,称苏为“骗子渣男”,患有重度乙肝,长期在世纪佳缘等相亲机构与女孩相亲骗色,并公布了苏的身份证号、手机号和公司名,称其长期开发VPN,逃税上千万。

  9月9日,家属对外发出一则声明,称苏享茂于9月7日凌晨五点左右,“不甘女方骚扰,从楼顶天台跳下,当场死亡。在他跳下之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女方许多辱骂威胁恐吓消息。”据悉,目前,苏享茂家属已经报警。

苏享龙微博截图

  该声明系死者哥哥写就,部分原文如下:我弟弟和女方自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达成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

  声明称,苏享茂临终前所发布聊天记录、资金往来、离婚协议均属实。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苏为女方购买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期间女方还强烈要求苏卖掉其位于北京西二旗的自有住房,购买新的住房,理由是女方恐高,但因故没有实际操作。

  至于网上所传苏享茂是“乙肝患者渣男”,该声明称:此次婚姻是苏第一次结婚,之前有过女友,但没有婚史。女方之前有过极其短暂婚史,但女方和世纪佳缘网站均未披露其有婚史的信息。

  声明还表示,苏享茂确为乙肝病毒携带者,但并非乙肝患者,且在交往时苏已就此和女方沟通。

  在涉及WePhone商业模式的问题方面,声明解释称,WePhone由苏享茂一人开发,其盈利模式为给国外客户(主要是中东客户)提供VOIP服务,APPLE STORE商店予以支付扣税后的开发佣金。因此,所服务客户基本都是中国境外人士。

  截至目前,女方翟某尚未现身,外界难以证实苏享茂所称骗婚事实。但男方家属也证实:双方确是通过某婚恋网站相识。

  9月10日上午,世纪佳缘在官方微博上声明称:经核实,WePhone已故创始人苏享茂及前妻翟某某系世纪佳缘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

  按遗书的说法,翟某某以“苏享茂漏税”、“WePhone是灰色运营”为由,成功要挟苏享茂。那么,WePhone到底经营的是什么,是否真的属于灰色运营呢?

  据四川《每日经济新闻》报道,WePhone是一款基于VoIP技术的移动社交应用APP,通过WePhone,用户能够向其他WePhone用户免费发短信和打电话。而用WePhone拨打国际电话,自费也非常低廉,无论用户在哪个国家/地区,拨打同一个号码的费率都是一样的。

  对于VoIP,国外许多国家已经开放。如美国FCC于2004年2月决定将VoIP定位为不受制于传统电信法规的“信息服务”,英国也已经把VoIP纳入现有的电信管理体系中进行管理。不过在中国,VoIP在国家管控范围之内。

  WePhone为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产品。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发现,该公司建立于2012年12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苏享茂,并由其100%持股。

  截至9月10日中午,WePhone软件仍可正常下载使用,不过,在打开后软件页面弹出的对话框,“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目前,还没有权威部门对于该事件作出判定。有分析称,苏享茂,是被诈骗团伙逼死的。微信号“任易(ID:RenyiWiki)”分析,女方身后,是个诈骗团伙。除此之外,没有办法解释一个女人竟会杀鸡取卵的压榨如此顺从、富有且慷慨的丈夫,杀掉会下金蛋的鸡!

  “任易”还对苏享茂认识翟某某到自杀的整个过程进行了分析推理。

过程分析(来源:“任易”)

  在传闻四起之际,有媒体联系上了翟某某的研究生同学和她第一段婚姻的知情人士,了解他们眼中的翟某某。

  成都《红星新闻》报道,“翟某某这个事儿出来以后,我们研究生同学群里,都炸开了!”李强(化名)是翟某某北交大研究生时期的同班同学,翟某某事件曝出后,李强和同学们在群里议论纷纷,大家都表示,“不敢相信”。

  李强表示,网上所传的“逼死IT男丈夫”的翟某某,确实是自己研究生时期的同学,“我们是同一届,都是0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2012年1月毕业的。”他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漂亮、家境好,在研究生时期,翟某某在班上是“高冷之花”般的存在。

翟某某。(网络图)

  在校园生活中,翟某某并不是一个特别活跃的人,李强回忆,除了上课和某些活动,她在学校基本都不出现,“连我们的毕业照,她都没有来拍,感觉她整个人比较神秘。”

  “那时我们研究生一般都住寝室,但翟某某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听说是她妈妈过来陪住。”李强说,“后来听她聊天说道,她的父母和舅舅,都是高校教授。我看到她平时吃穿用的,也比一般同学要好一点。”

翟某某。(网络图)

  正是因为上述表现,所以当翟某某被曝出“疑似骗婚逼死其夫”的事件后,同学们都非常诧异,“她的研究生身份是真的,家境优渥也是真的,作为她的研究生同学,我们认为她应该不至于骗婚。”

  苏享茂在遗书中曾经提到,翟某某对自己隐瞒了婚史。关于之前的这段婚史,翟某某的研究生同学也侧面给予了证实。

  李强表示,在研究生期间,长相姣好的翟某某身边,有不少追求者。后来,翟某某选择了与自己同一级的同学王志刚(化名),“那是11年左右吧,我们读研二的时候,她和王志刚一起了,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但是很快就分手了。”李强表示,同学们以为两人只是短暂地交往,根本没有想到,两人竟然结了婚,

  网上有一份疑似是苏享茂生前所撰,记录下和翟某某点滴的文字,上面提到,翟某某的第一段婚姻“结婚时间是2011年1月17日,离婚事件是2011年4月1日”。

  “他们没有对外公开过结婚的事实,也没有请大家吃喜酒,王志刚的家境在我们这一届学生里,算是不错的。”李强说,至于两人后来为何离婚,同学们都不知道。

翟某某。(网络图)

  关于翟某某第一段婚姻,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了知情人,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夫王志刚与翟某某已经很多年没有任何往来了,这次忽然因为翟某某事件被推入舆论漩涡,他也很无奈。”

  知情人再次证实了前文中李强以及苏享茂遗书中的说法,“那段婚姻发生在六年前,她与前夫并不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的。”

  知情人表示,目前翟某某前夫王志刚的生活很平静,谈及“骗婚”一事,知情人士笑称“王志刚不像苏先生那么有经济实力,他没有那么多钱拿给翟某某骗。”

  这名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在王志刚看来,自己与翟某某那段婚姻,并不像外界所传那样,是被骗婚的。“她那时才20出头的年纪,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网传的处心积虑地骗婚。”谈及那段婚姻给王志刚留下的印象时,知情人反复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就是“正常”,他对红星新闻说:“她是个正常的人,交往中也很正常,只是这次做的事情不正常。”

  苏享茂在遗书中提到,第一段短暂的婚姻结束后,“男方赔女方20万”。这一信息在这位知情人口中也得到了侧面证实,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两人的分手原因以及为何要赔偿翟某某20万时,知情人士转述王志刚的话:“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提,我不关心她现在做了什么,也不想再去想为什么要给她那20万,就好比买股票赔了钱,你还会关心吗?”

  关于女方工作,苏享茂中遗书中提到,翟某某自称在“北京房地产科学与技术研究所”工作。红星新闻记者在网上联系上北京市房地产科学技术研究所,对方表示,“我们单位没有叫翟某某的人。”

  目前,警方表示,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