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6】谭颖:心怀艺术梦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6】谭颖:心怀艺术梦

Aug 15, 2017, 01:24 AM

  ·侨报记者 李竑

  她是连续6年大华府元宵(综艺)晚会幕后执导者,也是新近蜚声大华府艺坛的西北艺术团团长和赫赫有名的大华府威风锣鼓队的艺术指导。从中国大陆到美国,谭颖一直怀揣着艺术梦,在华府充分发挥自身文艺特长,助社区谱就艺术华章。

  提起谭颖,大华府地区华人圈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续6年执导大华府元宵(综艺)晚会,多次在“华府春晚”和大华府元宵晚会中自编自导自演了深受观众喜爱的小品节目。其代表作《老妈探亲》不但在华府华人社区家喻户晓,还曾走进中国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栏目决赛。

  她还是新近蜚声大华府艺坛的西北艺术团团长和赫赫有名的大华府威风锣鼓队的艺术指导。在每年华盛顿特区独立日大游行中,华盛顿华人社区联盟方阵领头的就是大华府威风锣鼓队,他们敲出的强劲鼓点响彻宪法大街,向全世界诠释了美好灿烂的中华传统文化和当代在美华裔的绝代风采。

  熟悉她的朋友都知道她幽默搞笑快人快语,又火热心肠。本周,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吧——

在海南做度假中心娱乐部经理时与员工合影。
《老妈探亲》登上了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的大舞台。(图均由谭颖提供)
领舞幽默舞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作为2017华府春晚导演在谢幕。

  放弃国内高级白领工作,陪读来到美国

  由于我父母是从事文艺这一行的,我从小就在文艺团体里长大,大学在西安音乐学院作曲系师范专业学习,毕业后做了两年的中学音乐老师。1992年,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组建成立陕西文艺广播电台,我陪朋友去应聘,朋友顺手给我也报了个名,阴差阳错朋友落榜,我被录取,成了陕西省第一批直播节目的主持人。

  我当年主持的热线谈话类节目“情感小木屋”开播以后极受欢迎,渐渐成为文艺台最火的一档节目,尤其受年轻的白领和大学生们追捧。那时每天晚上一到10点30分,陕西省很多大专院校的学生宿舍里,收音机传出的都是同一个声音。每天传达室大爷给我送来的听众来信是一箱一箱的,多到我根本来不及一一阅看。

  一年之后,海南人民广播电台筹备直播节目,到内地借调人员,我又看到了新的契机。我当时才23、24岁,聊情感问题聊一年,自己感觉江郎才尽,出不了新意了。事业上出现瓶颈,于是我想给自己找个突破口。尽管台长不愿意放走一个正红火的节目的主持人,最终,我还是执意去了海南。

  到了海南,由于电台的工作量不太大,工资也不高,可是海口的消费水准却比内地高多了,于是,我就开始寻找兼职,最终在海口市最大的一家旅游度假中心应聘做了娱乐部经理,负责管理夜总会,KTV等酒店内部的娱乐场所。顺便说个题外话,那时还叫罗林的刀郎就是我为我们夜总会招聘的驻场乐队的键盘手。海南酒店的待遇本来就比内地高,我的工作认真负责又使娱乐部成为我们酒店最大的盈利部门,老板给我了在当时算是很高的工资待遇。那是1993年,我的净收入每个月可达5500元。酒店包吃包住,吃就是在酒店的各个餐厅签单吃饭,住是在酒店专门为高级经理们租的湖边别墅,每个月还有一两千置装费。而当时内地的同龄人一个月工资大概只有三四百人民币。

  就在我在海南做高级白领做得风生水起时,谈了5年恋爱的男友要去美国读博士了。他断然否决了我继续留在海南的提议,说:“我必须把你带走,把你留在海南花花世界,我不放心!”于是,我们结婚了,送走先生的第四个月,我作为陪读太太,也来到美国。

  打餐馆工、做保姆,为先生付学费

  初到美国,我的陪读身份是不可以合法打工的,我只好像很多留学生的家属一样到中餐馆打黑工。刚来时我的英文不好,做不了Waitress,我只能在厨房里炸春卷、炸鸡腿。

  我到美国不到半年,我先生为了有更好的就业机会,决定转专业去学电脑,这就意味着原先专业的奖学金没有了,而我得要承担起他的学费和家庭生活费了。

  为了确保能找到一长期稳定的工作,我只能和先生在康州分别,他去阿拉巴马州求学,而我则坐着灰狗大巴三天三夜横穿美国大陆到旧金山,投奔表姐。我原以为旧金山华人多,工作机会也会多,然而到了那里才发现,也正是因为华人多,移民局盯得特别紧,没有工卡的,打工难上加难。

  有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家台湾人找管家,那是一份不用工卡的工作,于是我便来到这户人家,给他们做家务、做饭。这离我从国内出来刚刚半年,在国内我是管理别人的经理,但现在是被别人差遣的保姆,再加上这家人等级观念很强,虽然他们表面对我很客气,但我能感觉得到那种轻蔑和不被尊重。虽然他们家的家务活不算太多,但给我的精神压力很大,我心里的落差更大,成天都觉得相当苦闷!

  后来,我又找到另外一户人家,这家太太是中国人,先生是美国人,他们是要找个保姆来带他们刚刚半岁的二女儿。因为我自己没有孩子,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一开始他们对我不太满意。但跟他们见面之后,女主人发现跟我很聊得来,再加上她的父母也是音乐学院作曲系的教授,就更有共同语言。她说:“我大女儿4岁了,你可以给我大女儿当家教,教她中文,教她弹琴。”我还真是跟这家人有缘,当天晚上,女主人留我下来,让我跟她小女儿睡一晚试试。那个小baby之前晚上常吵闹,可是当天晚上非常乖巧,不哭不闹,醒了的时候也乖乖让我抱着,于是他们就决定让我留下了。

  说起来,这家的活儿比上一家稍微辛苦一些,但是他们从不把我当保姆当外人看,我在他们家除了每月有稳定的收入寄给老公,供他读书,还收获了满满的亲情。女主人就像我的姐姐一样体贴我,她的父母成了我的干爸干妈。我跟她的先生、女儿只能说英文,英文口语也进步得很快。

  一年半后,先生快毕业了,我便辞工去阿拉巴马和先生团聚了。本想我也应该去读书,可很快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就在家做了全职太太,生了儿子,两年后又生了女儿。

  重返校园,成为学霸

  全职太太自己没有收入,每次出去,看到喜欢的东西,只要不是家里必须的,我都要问先生:“这好不好?”只要他说:“不好。”我再喜欢都不会买。我觉得经济不平等,在家里的地位也不会平等。当然这只是我自己认为的,我先生并没有这么想。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一定要出去工作,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才会令人尊重。

  于是,在女儿1岁时,我决定重返校园。由于我在国内是学音乐的,带不了什么学分到美国的大学,我先生建议我索性重头再读个本科,这样基础也打得扎实。30多岁的我在修了ESL一年后,选择了会计专业本科攻读。

  也许是因为这次是自己想学,也知道怎样学了,从小因贪玩,学习成绩平平的我在美国大学竟然成了学霸,专业课门门考第一。有一年暑假我要回国,刚巧一门课的考试时间和我回国时间有冲突,我问教授能不能让我期末考提前,教授竟然告诉我,不用参加期末考,就凭平时考试和作业成绩,给了我“A”。还没毕业,我就被一家全球知名的会计事务所雇佣,担任税务会计师。

  活跃社区,重拾艺术梦

  工作慢慢步入了正轨,孩子们也长大了,我终于有时间参加一些社团活动。活动中,我的那颗艺术心又复活了!我要重拾艺术梦!

  最开始,我是以作品的形式参与华府的文艺演出,后来同乡会的负责人认为我有这方面的特长和能力,在2011年就请我担任华府元宵晚会的总导演一职,今年又请我执导华府春晚。这几年代表华裔参加的7月4号美国独立日游行,也由我担任总指挥。

  我这个人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但是在做事上非常较真。我执导的晚会,就要有一定的艺术水准,不能辜负了观众,因此,很多节目都需要我花大量时间构想,然后找当地相应的艺术团体,请他们按我的思路排练。做晚会是一件相当花心思、费时间的活儿。比如华府春节晚会,头一年10月初就得开始筹备,那之后几乎每个周日的晚上和周末的全天都得搭进去,参与各个节目的排练,完全不顾家。我先生、孩子开始时也有抱怨,但当他们看到演出后观众们由衷的赞誉和肯定,他们也都特别自豪,女儿还跟人家说:“我妈妈是导演!”现在,我的家人不仅支持我,也是我晚会台前幕后的得力干将。

  海外业余文艺界,男演员特别少,2016年元宵晚会,我想把男子群舞《秦俑魂》搬上华府舞台,没有男演员,我第一个忽悠我老公上,然后又去忽悠闺蜜的老公,多年的哥们、老乡,最终凑齐了17个秦俑兵阵。为了节目的质量,我对这帮从没上过台的大老爷们儿进行了3个月的集训,每周2次,每次2小时。一个闺蜜的老公对他老婆说:“谭颖这个骗子!说好只是像兵马俑那样站着,结果又跺又跳还要叫!”可是,抱怨归抱怨,这十七八个大老爷们既然答应了你,那排练起来绝不含糊,他们真是比女演员还认真,三个月排练,没有一人迟到早退无故缺席。

  雄壮霸气的《秦俑魂》成为2016华府元宵一道亮丽的风景,它带来的阳刚之气深深震撼了观众。2017的华府春晚,这群勇士们又是晚会的开场,当浑厚的鼓声中大幕徐徐拉开,先秦的兵勇豪气冲天的击打着战鼓从远古走来,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和激昂振奋的鼓点瞬间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热情。我要多谢我这么多哥们姐们被我“无情利用”,才有大秦军阵在华府舞台上一展雄风,威慑四方。

  “老妈探亲”系列登台央视“我要上春晚”

  除了当晚会导演,我自己也喜欢写些小品剧本,有时自己也上台表演。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大概要算《老妈探亲》了,这个小品也带我们登上了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的大舞台。

  说起《老妈探亲》,最早的灵感源于我的爸妈,他们来美国探亲,由于跟孩子语言不通,孩子说苹果汁,我妈妈听起来是“阿婆就死”。《老妈探亲》展示了中国老妈与女儿、女婿、外孙女之间因中美文化差异产生的误会和笑话,我饰演那个来探亲的老妈,我邀请了黄河话剧团的两位实力演员出演我的女儿女婿,剧中我的外孙女一角,就由我女儿贝贝担任了。剧本里也引用了一些当时网络上的一些新段子,2012年在华府元宵晚会上首次演出,观众笑声爆棚,掌声雷动。之后我又写了两部以这家人为主的《健康生活》和《成长的烦恼》,在接下来的两年元宵晚会上演,成为一个三部曲系列。

  2014年,中央电视台到北美选拔“我要上春晚”节目,在华府设有一个赛区,我的朋友帮我们的这个节目报了名。没想到在华府赛区我们获得了冠军,接着,又在加州举办的北美赛区决赛中获大奖出线,受邀于2014年10月回中国到中央电视台参加录制“我要上春晚”综艺节目,这期节目于2014年12月在央视四套播出。大家都说,我们的小品包袱最多,观众从头笑到尾,而且与海外生活非常贴近。

  《老妈探亲》系列之后,我要求自己每年都要有新作品推出,还尽量尝试新的形式。2015年的元宵晚会上,我导演领舞的幽默舞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再一次让观众捧腹不已。2017年华府春晚,我导演了音乐小品《人生》,这个节目以人物哑剧式表演再现两位主人公从小学、中学、青年、中年、老年人生的不同阶段,并把特定年龄段的几首经典歌曲融入,大家看后都说,那是整台晚会最打动心灵的一个节目,触动了每个人自己的人生感悟,戳到了大家的笑点和泪点。

  办汉服成人礼,传承中华文化

  我的女儿从小就特别羡慕日本、韩国的女孩们到了16岁时都有一个成人礼,她们们会穿上日本、韩国特有的民族服装,让我女儿觉得特别漂亮。我对她说,我们中国也有非常漂亮的民族服装——汉服,我们的汉服更加大气,等你16岁时,我给你办一个汉服成人礼,做你的sweet 16 Party。

  2015年的3月,我开始准备。因为找场地,我和一个朋友聊起了这个话题,没想到她也非常感兴趣,因为她也有个16岁的女儿。后来我们又询问了其他的朋友,发现很多人对汉服成人礼都很感兴趣,说很有创意,于是,一合计,大家说一起办,16岁的孩子,超过16岁的孩子都来,办个大型的。我刚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要筹办汉服成人礼的消息后,很快有不少感兴趣的人纷纷找我,为此,我们建立了微信群,最后一共有35个女生和男生参加。

  磐达商务文化中心的负责人,也是我的朋友,为我们提供了场地。接着就是买汉服啦,我在国内淘宝网上一家家比较,最终看到一家店的货品觉得不错,他们有不同花色的汉服。国内的汉服成人礼,不论男女都统一着黑红色装。可美国的孩子不一样,他们讲求个性化,不太喜欢与别人穿得一模一样,喜欢不同风格。于是,我就让孩子们自己挑不同的花色尺码,我统一登记统一下单,买下后,请国内的朋友分批带来。一位熟人还给我介绍了陕西省汉服研究委员会的负责人,他向我们提供了国内汉服成人礼的流程。我按照这个非常正规的流程挑选主宾(主持人)、正宾(给孩子加冠、加笄,一般选德高望重的人)。

  正式开始前一个晚上,我们把孩子们集合起来,用了3个多小时,把醮礼、谢拜、宣誓等仪式彩排了一下。当天,家长们纷纷把家里有中国特色的饰品拿出来,布置会场。这样,一进入大厅,就给人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再配上中国音乐,特别有氛围。成人礼仪式上,孩子们在庄严的气氛中拜黄帝、拜父母、拜恩师。当孩子们给父母跪下行礼时,所有的参与者都被深深感动了!这些美国长大的孩子从未为父母跪下磕头过,父母也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大礼,许多家长在那一刹那流下了泪。有的孩子说,在拜黄帝、拜父母和师长时才发现尊重先祖文化、尊重家长是这么重要。有的家长说,这个特别的活动让孩子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在孩子跪下的那一刻,我们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传承,孩子们也为自己的民族由衷的自豪和骄傲。

  我办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希望孩子们有机会更多的了解中国的传统礼仪文化和服饰文化,让他们通过参与,感受到中国传统仪式中的那种庄严和隆重,从而更加意识到成年人应负的责任。通过了解,进而爱上中国文化并为身为华裔而自豪!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