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中国旅游局:四川九寨沟震区游客已全部疏散返家

中国旅游局:四川九寨沟震区游客已全部疏散返家

Aug 12, 2017, 10:53 AM

  九寨沟“8·8”7.0级地震正牵动各方人心。截至北京时间11日10时,1129个旅游团、33191名游客已全部离开四川九寨沟县震区返家,其中30779名游客已到家。同时,近28000名散客也已疏散出震区返家。外媒称,这次的救援及时到位,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2008年的大地震后,应急预案得到了完善。

11日,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里,民众正在吃午餐。 中新社

  救援及时

  游客全部转移 外媒赞救灾及时

  美联社:2008年大地震后,应急预案得到了完善

  中国国家旅游局披露,截至11日10时,1129个旅游团、33191名游客已全部离开四川九寨沟县震区返家,其中30779名游客已到家。同时,近28000名散客也已疏散出震区返家。

  中新社报道,8日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漳扎镇发生7.0级地震。据九寨沟景区统计,当天进沟游客近3.8万人,次日拟进沟游览的游客有一部分已经到达,部分前期游客尚未离开。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地震当晚,3万多名游客转移到安全地带。

  为了及时有效转运旅客,四川各接转客运站专门设置转运游客接待点和受灾民众休息安置区,向他们发放饮水食品,并组织工作人员及志愿者有序引导旅客换乘飞机、火车、地铁、公交和班线客运,同步打开多条安全出入通道,保证受灾民众有序安置和疏散。同时,安排公交应急运力,加密现有公交线路,开行夜间转运旅客疏散专线。

  10日12时至14时,50辆由成都市交通运输委调派的应急客运车辆满载游客,陆续从九寨沟口出发,当日晚到达成都东站汽车客运站。成都市交通运输委还派出11辆货车运送帐篷、棉被、棉衣、折叠床等救援物资。截至10日18时,四川共调用了620辆、开行820余辆次应急客运车辆,采用接驳方式疏散出九寨沟灾区滞留游客共计1.3万人。

  北京《法制晚报》报道,在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看来,“这次应急救援非常棒”,抢险、救人、医治等工作效率非常高,而且很快将灾区的游客转移走,防止了次生灾害和进一步的损害,阻止了灾害的升级。

  参考消息网援引美联社称,中国这次的救援及时到位,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2008年的大地震后,应急预案得到了完善。

11日,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在帐篷里学习的小朋友。 中新社

  震区故事

  漳扎镇中心小学校舍受损严重

  校长:没有孩子受伤是唯一开心的事

  漳扎镇中心小学不能在8月20日准时开学了。因为教学楼、宿舍楼的楼体都出现了裂缝,最宽的缝将近3厘米,学校背后的山体还存在垮塌的危险。在九寨沟7.0级地震中,漳扎镇中心小学是当地受损最严重的学校。

  中新社报道,这所小学位于九寨沟县漳扎镇,距九寨沟风景区入口8公里,有300多名学生,57名教职工。

  如今,学生宿舍楼顶棚被瓦片砸出窟窿,楼道里满地瓷砖碎片和墙皮,裂缝顺着屋角延伸了整个楼道。打开一间宿舍门,孩子们的床铺被水泥屑和墙皮覆盖,地上是掉落的牙缸、牙刷和脸盆。原本靠墙摆放的储物柜,此时距墙面有30厘米。

  教学楼同样受损严重。进入教学楼的楼梯下陷了一个台阶的高度,三年级和四年级教室间的裂缝宽达2厘米。教室内,裂缝环绕屋顶,到处是脱落的墙皮,桌椅挤在一起。

  8日地震发生时,留守的保安王平林正在宿舍楼里吃饭。剧烈的晃动将他甩倒,墙壁瓷砖噼里啪啦摔碎在地面上。晃动结束后,他从遍布碎瓷砖的楼梯上跑下来,在学校门口跟值班的校长薛黎明会合。

  官方数据显示,此次地震共导致九寨沟县、松潘县25所学校受灾。造成学校危房8万余平方米,损坏运动场5万余平方米、围墙8546米,毁坏教学仪器988套,课桌凳350套,图书200册。

  漳扎镇中心小学抗震强度较高,学校内的5所校舍在此次地震中均未倒塌。但由于离震中近,校舍依旧有受损,这让校长薛黎明心疼不已,“学校的绿化是我一点一点搞起来的,漂漂亮亮的学校变成这样,心里很不舒服。”

  “10日下午教育局来查看了灾情,初步勘察所有房屋都有受损,下学期或许不能使用。”校长薛黎明说,原定开学时间是8月20日,肯定要延迟,“下学期开学只能在安置房过渡,或者搭帐篷,争取在9月1日开学。”

  漳扎镇中心小学是寄宿制学校,有200多名学生住校,如今正值暑假,学校只有几名值班的教职工。地震发生后,薛黎明安排班主任联系家长了解孩子们的情况。“没有孩子在地震中受伤,这是唯一比较开心的事情,希望孩子们早点开学上课。”

  震后三天,薛黎明一直在学校协调救灾物资的集散,晚上哪个帐篷有床位就在哪个帐篷睡觉。

  伤亡较少

  九寨沟地震共造成24人死亡  震区少量房屋倒塌或严重损毁

  专家:应急处置有力有序,民众自救互助能力高

  截至11日21时,九寨沟地震共造成24人死亡、493人受伤。九寨沟地震震级虽然达到7.0级,但为何人员伤亡和建筑物损毁程度都远低于青海玉树7.1级、四川芦山7.0级、云南鲁甸6.5级地震?经过地震专家初步分析,主要有九寨沟地震震源深度相对较深,震区房屋抗震设防水平较高、人口密度较低,地震发生时间在夜间,政府组织有力,民众避震意识增强等原因。

  中新社报道,中国地震局现场工作队近日在九寨沟震区开展了大规模实地调查。结合地震台网观测数据等信息,地震专家指出,地震导致九寨沟县漳扎镇等17个乡镇受到不同程度破坏影响,少量房屋倒塌或严重损毁,部分房屋中度或轻度受损,大多数房屋完好。

  九寨沟地震还对九寨沟诺日朗、五花海等旅游景观和旅游基础设施造成较严重破坏,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较严重影响。九寨沟震区属于高山峡谷区,地震引发的次生地质灾害较为严重,导致人员伤亡和部分道路交通中断,增加了救援和人员转移安置难度。

  专家指出,九寨沟地震震源深度相对较深。芦山7.0级地震震源深度为13千米,鲁甸6.5级地震为12千米,玉树7.1级地震为14千米,而九寨沟地震为20千米。

  根据中国地震动参数区划图,九寨沟县及附近区域设防烈度为八度,震区房屋建筑抗震设防水平较高,抗震性能总体较好,特别是经过汶川地震恢复重建后的新建建筑达到了抗震设防要求,经受住了此次地震的考验。

  九寨沟地震重灾区除景区人口集中外,其他区域村寨稀疏,总体人口密度较低,九寨沟县每平方公里为12人。地震发生的时间在21时19分,绝大多数游客已回到抗震性能较好的宾馆,有效避免了山体崩塌、滑坡造成的更大人员伤亡。

  专家指出,当地地方政府应急处置有力有序,人员搜救、伤员救治和群众疏散转移安置及时高效,民众防震减灾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相对较高也是此次人员伤亡和建筑物损毁程度较低的原因之一。

  新华网报道,九寨沟地震发生后,网上有人将此次地震与三峡大坝相联系。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厚群称,三峡工程坝址及水库区属华南地震区的长江中下游地震带,它和引发九寨沟地震的断裂不在同一个构造单元上,两者之间完全没有构造上的任何联系。

  媒体观察

  从汶川到九寨沟:中国社会抗震能力升级

  2008年汶川地震、2013年芦山地震、2017年九寨沟地震,短短9年间,3次七级以上强烈地震先后发生在天府之国48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些灾难给人们带来伤痛,也让民众在应对自然灾害时更加从容冷静。对比汶川地震与九寨沟地震,可以看出,9年来,无论是防灾减灾水平还是民间救援力量,都有了突破与成长。

  释放能量相差32倍

  九寨沟地震与汶川地震无关,但成因相同,都是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的俯冲,造成青藏高原的快速隆起导致。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院长柯瑞卿称,震级每相差1级,能量相差大约32倍,所以汶川地震释放的能量大约是九寨沟地震的32倍左右。

  柯瑞卿9年前曾跟随加州大学参与过汶川地震灾后评估。“中国政府从汶川地震的救援中吸取了很多经验。九寨沟地震后,中国在灾后救援的组织和协调上有很大进步。”

  民间救援从无序到专业

  参与汶川地震、芦山地震与九寨沟地震三次救援的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总干事张炳钩,用9年时间见证了民间救援力量的成长。张炳钩回忆,汶川地震时,民间救援力量没有统一协调机制,到了一线显得“散乱”。“地震发生后,教育、环保、户外运动的社会组织全变成了救援队。但没装备、没经验、没技术,有些不仅没起到救援效果,还会给震区添乱。”

  2016年6月,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成立,将民间救援力量与政府力量对接起来,分工合作。这样的模式也运用到此次九寨沟地震的救援中。

  除了组织上更加有序外,近年来,民间救援团队的经验、技术、装备、意识都得到很大提升。张炳钩说,以前不少志愿者认为抗震救灾就是生命救援,但现在大多数志愿者选择实实在在地做一些基础工作,如维持交通秩序、安抚游客等。

  地震预警从空白到多渠道传播

  “汶川地震造成这么大伤痛,我们的民众却收不到任何地震预警,我当天就决定从奥地利科学院回国进行预警系统研发。”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回忆,他2008年6月回到四川,开始在汶川地震余震区研发地震预警技术。

  从2010年底开始,王暾的研发团队先后在2万余平方公里的汶川余震区布设预警试验网络。2011年4月25日,他们成功对三次汶川余震发出预警。

  如今,王暾的团队在中国搭建了5600余个传感器,占中国人口密集的多震区面积的90%,预警手段增加了APP软件、电视、微信等多种形式。王暾说,九寨沟地震时,汶川、理县居民通过电视台看到了地震预警,广元、陇南、汉中等地的学校也通过地震预警系统发出预警。

  民众从六神无主到冷静应对

  自2009年起,每年5月12日四川都会开展抗震救灾综合演练。四川省地震局震害防御处处长周玮表示,“部分重点地区,如龙门山断裂带,学生们几乎‘每周一跑’。”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人们说得最多的是“冷静”。在经历短暂恐惧后,不少游客开始调动这9年来关于地震救援的所有知识与能力,为自己、为周围人提供便利、寻找出路。

  “汶川地震时我还在上大学,对地震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跟着人群乱跑。”游客黄兹说,九寨沟地震发生时,他先带着家人躲进卫生间,等地震停止后才同其他游客一起撤到酒店外的空地。中新社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