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5】白马英雄黄克荣的翻译奇缘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5】白马英雄黄克荣的翻译奇缘

Aug 8, 2017, 02:26 AM

  ·侨报记者 高诗云

  他是活跃在缉毒反黑前线的执法先锋,也是法庭上沟通中英双语的幕后英雄。从英文零基础的移民子弟,到战功赫赫的刑侦调查员,再到阅尽风云的资深法庭翻译,黄克荣用他的亲身经历书写了独属于华裔纽约客的事业传奇。

黄克荣于1987年荣升侦探,由于卧底任务在身,纽约市警专门为他举行了保密升职仪式。 (本文图片除特别注明,均为黄克荣提供)

 

1985年,黄克荣转入FBI和NYPD合作的反毒特勤组从事刑侦工作,图为该部门警徽。

 

黄克荣(4排左3)于1985年从警校毕业,是全班唯一一名华裔学员。

 

  第一位说福州话的纽约市警

  我在香港出生,父母是福州人,所以我会讲国语、福州话和广东话三种方言。1972年,10岁的我跟随家庭来到美国纽约,住在布碌仑。读小学时我要念ESL课程,因为当初在香港所学有限,刚到美国几乎一句英语都不会说。好在我年纪小很容易学,只是头一两年要辛苦一点。所以就像其他新移民一样,我也曾经体会过初来乍到遭遇的语言障碍和沟通困难,对他们面临的难题感同身受。

  那时候来美国的早期移民基本上家里环境都不是很好,我十来岁下课了就去打散工,做过衣场、餐馆,开过出租车,也在银行做过助手。1983年夏天,我在雷克岛监狱开始了人生第一份执法工作,同时也是第一份和翻译相关的工作。由于八十年代纽约的中国帮派问题很严重,有些黑帮被抓后不会说英语,会讲三种方言的我就负责为他们翻译,登记信息、核对身份、协助过堂等等。

  1985年我从监狱转到纽约市警(NYPD),派往皇后区阿斯托利亚(Astoria)的114分局。那时整个纽约市的华裔警察只有十来个,其中大部分还是ABC,能讲中文的更少,会说福州话的就只有我一个。当年还有主流媒体报道说,我是全纽约头一个说福州话的执法人员,有可能也是整个东海岸的“第一人”,想不到无意中创造了历史。

震惊华社的八大道爆头枪击案,黄克荣(右)曾担任凶手陈武龙的法庭翻译。 (高诗云摄)

 

偷得浮生半日闲,黄克荣在开曼群岛潜水度假。

 

全家福老照片,排行第六的黄克荣(右3)是家中老幺。

 

黄克荣生活照。

 

  白马行动,缉毒风云

  机缘巧合下,从警短短两个月后我转入FBI和NYPD合作的反黑反毒反帮派特勤组(Joint Organized Crime Task Force),里面精英云集,每一个案子都需要双语能力,正是因为我独特的语言背景才得以有这样的机会,从此就在刑侦前线服务二十年,一直干到退休。

  八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纽约华人社区黑帮肆虐、毒品泛滥十分严重。我们与州府、州警、市警、海关等部门通力合作,先后破获了多个华人黑帮集团,包括威震一时的鬼影帮、东安帮、飞龙帮、福清帮等。可以说,唐人街能有今天的安定繁荣,当年重拳打击黑帮功不可没。

  1989年,我们部门破获了一桩创记录的特大毒品案,香港帮派“新义安”成员网罗各地人马,以泰国为跳板将毒品运到美国。经过长达18个月的调查,100多位FBI探员们同时出动,在美国皇后区、加拿大、香港、泰国、马来西亚等世界范围内抓捕毒贩40多人,缴获海洛因1500磅,充公毒资数百万元,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宗毒品走私案。

  这次缉毒行动代号为“白马”(Whitemare),我在行动中负责跟踪、抓捕等工作。因为我会说很多种方言,成为了至关重要的24小时监听团队的一份子,那段时间经常加班,每周做6天、每天连续监听14个小时,如此一做就是16个月。

  双语监听对取证很重要:第一你要明白他们说什么,第二你也要知道监听方面的种种法律规定。我们当时采用最低限(minimization)试听,开始头1分钟你可以听,如果是私人的就要关掉,如果跟犯罪有关就要全部记录下来,再作摘要翻译。

  做监听,你头脑要很清醒,因为有时他们说的东西你听不太懂,要有很好的分析组织能力,另外他们会说很多暗语、代号和人名外号,你必须要对案子有一定了解。比如该案毒贩之间有个暗号叫“一本书”,就是代表一块海洛因毒砖。最终“白马行动”顺利收网、缉毒成功,我也为自己从中出力贡献感到骄傲。

  福州移民潮,艰辛偷渡客

  后来几年,福州偷渡客越来越多,有些人付不清费用,就会遭遇绑票勒索。绑票最猖獗的时期要数90年代初,很多福州人偷渡过来却没办法付完蛇头的钱,蛇头就把他们绑票,打电话给家人要他们拿钱出来赎。

  93年我们曾经做过一桩唐人街的绑票案,成功营救出一个12岁的小女孩。绑匪开口索要6万8赎金,在当年是很大一笔钱。谈判结束后我们佯装去交赎金,在唐人街抓了5个人,在布碌仑也抓了好几个,最后从布碌仑50几街把小女孩救出来。当时我们联邦探员冲进去,发现房里除了她还关着另外几人,万幸都还活着,但是我们也在现场找到了一些很大的塑胶袋和一些绳索。如果当时我们没能找到他们的位置,这些人真的可能会遇害。

  当年福州人偷渡主要靠坐船。今天移民们谈虎色变的ICE(移民局),当时叫作INS(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Service)。我和INS也合作过好几个案子,前往加勒比海调查偷渡。一船一船的偷渡客过来加勒比,再送到危地马拉、海地等国,最后转往佛罗里达,进入他们梦寐以求的美国。然而当年的偷渡条件很差,我见过最多的偷渡船一口气藏下了200多人,也听说过一些女性途中十分凄惨,甚至有船会把半路生病的人抛弃在公海。

  如果偷渡船在加勒比地区被当地政府扣留,我们就要去录口供,最忙的时候几乎一个月去一次。大概这是一种风气,一些福州人衣锦还乡,说美国遍地黄金,年轻人便争先恐后涌向美国打拼。不过我录口供时也曾遇到一小部分人,他们在中国过得很好,本来不想来的,但是觉得不来很没有面子,老婆也会看他不起,说他没有出息。很特别的是,大部分从加勒比线偷渡来美的福州人心中最终的目的地都是纽约,从现在繁荣的八大道就可窥其一角。

  我在加勒比海主要负责调查被抓偷渡客们是否与纽约的罪案有关系,至于他们能不能留下来,都是移民局的事情了,我们部门没权去管。如今十来年过去,当初十八九岁偷渡来的小伙子,现在都已迈入不惑之年,留下来的那些也早都流移四散,各奔前程。

  不过偶然间我也碰到过一两个当年经手的偷渡客。有次我和家人去康州玩,途中在一家华人自助餐厅吃饭。当我埋单时,企台说老板付了,我纳闷:“老板付了?谁是老板?”原来那家老板正是一个当年的偷渡客,他出来说:“黄先生你还记得我吗?加勒比海!这一餐让我请。”我这才恍然大悟。

  因为我负责帮忙翻译,偷渡客们最熟悉我,对我印象比较深。其实我在工作中对每个人都是一样,不会故意为难谁。大家都是中国人,只不过我比他们先熟一点,因为我小时候跟着爸爸妈妈一起来,而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态。

  担任法庭翻译,见证罪案变迁

  在联邦探员的位置上服务了20年,退休之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有次碰到一位法院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非常需要福州话翻译,于是从2004年开始我就做起了兼职的专业庭译,到今天已有十几年时间,主要负责福州话和国语。

  法庭翻译一旦说错话很可能造成致命后果。像高等法院,凡是开庭的案子都是打劫、杀人的大案,如果翻译不合格,你说错一句话就可能影响审判的结果。2006年以前纽约州法对考试没有要求,结果不少本身会讲双语的律师和法官投诉某些翻译质量太差,于是从06年开始规定法庭翻译必须通过专门语言考试。就我所知,实行考试前曾经有大约1300多名各种语言的翻译在法庭挂名服务,首次考试筛查后只剩下400多人,可见考试多么必要。

  因为八九十年代太多福州人进来,人口变多,自然就有一部分人会犯罪。以前福州人犯的大多是醉酒驾驶、打老婆打老公、家庭纠纷这种小案,最近几年大案多了起来,八大道很多案子要上庭,越来越需要福州话翻译,我们也就越来越忙。

  还有一些案件则是因为新移民对美国不了解,一些在国内是小事,到美国却触犯了法律。我曾经听一个打人案的受害人讲,他被打前告诉肇事者说他要报警,结果对方听后却说“你报警啊!官府在远,拳头在近!”——这里是美国,多说这么一句话可能就会多加几条罪名,如果他们对美国法律了解一点,想必不会这样做。很多虐待儿童类的案子其实也很惨。在中国家长会用小小的树枝轻轻打一下小朋友的屁股,这样小孩一痛,下次就不敢捣蛋了。可是在美国不行,只要给学校老师看到小孩屁股上的红印,警方马上就来了,很多华人家长因此吃了官司,自己还觉得莫名其妙。

  我知道很久之前唐人街有个案子,爸爸送小女儿上课,在巴士站等车时小女孩太顽皮,爸爸就用孩子书包轻轻碰了她一下,小女孩不高兴就哭了。结果一个老外看见了立刻打电话报警,爸爸就给抓进去了。我想很多时候这种文化差异造成的情况是可以避免的,来了美国,一些想法和意识一定要改变。

  在法庭做翻译久了,旁观形形色色的案件,也目睹了不少刚来美国的新移民吃足语言亏。比如说遇到打架案,有理的一边不会讲英语,没理的一边英文好,那真是有理说不清,还可能被对方倒打一耙。还有一些人并不是故意违规,只是因为看不懂、听不懂而无意中触犯了法律。法制意识与英文能力,对华裔新移民在美国的生活来说都至关重要。“尽量为后来者提供帮助”,也正是我如今成为司法系统中一名法庭翻译的夙愿和初衷。

  目前除担任庭译之外,我还与国务院、联邦特勤局、外交人员安全部、华盛顿特区法院等单位合作,协助调查案件。

  纵观人生经历,我深刻地意识到会讲中文对在美国的华人来说多么重要,不单单有助事业,还能够帮到不会说英语的同胞。很多新移民初来乍到就是因为语言障碍遇到很多困难,所以我很鼓励华人年轻一代从小学习国语,在开拓事业前景的同时回馈社会。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