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2】华埠第一刀马旦罗碧儿內外兼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02】华埠第一刀马旦罗碧儿內外兼顾

July 18, 2017, 01:39 AM

  罗碧儿,现任纽约八和会馆主席,自小学戏,专攻刀马旦,17岁担纲演出。移民美国后从事餐馆业,其夫有“广州罗文”之称。她相夫教子之余还能兼顾八和的会务,每年8月筹募经费,尽心尽力,可说是女强人一个。

  侨报记者 叶永康

  我是罗碧儿,广东顺德人,在广州市出生,父亲是粤剧文武生罗鉴雄,人称十叔。在我成长过程中,文化大革命已是尾声,我因此没有受到波及。因为生长在粤剧世家,耳濡目染下,我自小对粤剧艺术有浓厚兴趣,但父亲似乎不怎样支持。在我坚持下,眼看我有这方面的天份,父亲终于被我的诚意打动,14岁的时候,答应我朝粤剧这条路发展。他建议我不要想着一步登天,省市剧团的实力派演员太多,没有相当的技艺,是很难出头的,可以先到专院学习,从梅香开始做起,把基本功练好,走到那里也能找到饭吃。

罗碧儿与弟弟合演。
罗碧儿与弟弟合演。

  听“老豆”的话准是没错的。就这样,我先进了我父亲的顺德粤剧团,从基本功开始做起,惨咯!我要与男生一起操练,刀马旦的行当,对女孩子来说,要付出多一倍的努力。我别无退路,跟著粤剧师傅何光婉、京班师傅董兆鹏两大武戏天王学艺,很多时练到伤痕累累,也只得咬牙苦撑。此外,父亲又经常带著我到各退休大佬倌家串门,他们都知道父亲的用意,也不吝指教我这个小妹妹。故此,我在那段时间,得益菲浅。

  皇天不负苦心人,经过差不多3年的努力,终于熬出了头,17岁的我,当上了正印。第一出担纲的戏码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那时文革刚结束,传统粤剧可以演了。顺德粤剧团率先一步,戏迷“饿戏”已久,在顺德公演以来,轰动一时,连演一个月,场场爆满,买不到票的人爬墙观看,要出动武警维持秩序。附近乡镇民众也纷纷跑到顺德看我的演出。老叔父曾光对我的表演也“按赞”,说“罗碧儿这个靓妹,武打身手真个厉害。”

  值得一提的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部新编戏,编剧把毛泽东的诗词加了上去,唱起来别有一番味道,观众发出会心微笑。

罗碧儿与父亲罗鉴雄。
罗碧儿与父亲罗鉴雄。

  接著,剧团又推出“宝莲灯”、“柳毅传书”等传统古装剧。当时尚未复演的前辈陈笑风、卢秋萍也专程到顺德来看我们的演出。

  我在顺德演了10年粤剧后,便于1980年代后期转战广州,参加新世界粤剧团演出。那时的广州,粤剧演出非常热烈,人才辈出,可说是百花齐放,历久不衰。而我的演出,也受到观众们的肯定。

  1986年3月。我和父母、姐弟移民美国,挥别了养我、育我的家乡,来到纽约这个大都会。在他乡异域,一切从新开始,正如大多数移民一样,我选择了餐馆行业。但我对粤剧仍不离不弃。纽约八和会馆成立,父亲带我们一起参加。

  纽约八和会馆成立

  纽约八和的成立,乃1989年,在香港八和会馆主席黄炎先生倡议、支持下,生活在美东地区的资深粤剧前辈卢海天(桂派嫡传弟子)、谭秀珍夫妇、顾青锋女士全力奔走,联络志同道合的艺人李奇峰、陈燕鸣、于峰、黄长长及商界友好殷商刘郁南、薛觉先弟子潘鸿超、薛张德颐(薛觉先遗孀)、关李洁贞、潘爱莲、司徒七叔等,出钱出力,几经艰辛,筹备成立,终于如愿以偿,同业人士感到无比欣慰。

妇唱夫随,罗碧儿为李华勇化靓妆。
妇唱夫随,罗碧儿为李华勇化靓妆。

  纽约八和会馆的章程规定:本会是“旅美粤剧界人士之组织”和“非牟利机构”,宗旨为“联络感情,研究粤剧艺术,增进戏剧学识,发扬互助精神”和“举办各种粤剧演出活动,团结戏剧曲艺团体,达成中西艺术交流之目的,为繁荣社区文化娱乐生活作出贡献”。还规定:“凡从事粤剧、粤曲行业中人,品行端正,自愿申请加入者”以及“业余粤剧、曲艺团体成员,对粤剧有特殊爱好,具有一定水平者”均可以成为本会会员。

  纽约八和会馆成立以来,秉承一贯宗旨,繁荣社区文化生活,联络各方人士,开展艺术交流,弘扬推动粤剧艺术,举办义务粤剧基本训练以及赈灾筹款、敬老义演。其中以“纪念华光先师宝诞暨筹募基金”,纽约八和会馆成立十周年、十六周年、十八周年会庆,感恩敬老盛大公演等大型演出活动影响较大,演出过《紫钗记》、《燕归人未归》、《章台柳》、《范蠡献西施》、《白龙关》、《狮吼记》、《关公月下释貂蝉》、《易水送荆轲》等剧。每次重大活动,八和弟子均全力以赴,精诚合作,克服重重困难,达到可喜效果,并得到社区的认可和欢迎。

  纽约八和会馆首届主席谭秀珍,她12岁入行,抗战胜利后自组日月星剧团,与卢海天携手合作演出持续12年。她1957年移居美国,全力倡议创办纽约八和会馆,被推选为首届主席、永远会长。

  顾青锋自小跟随名小武顾天吾习艺,后得邓碧云多方指点,历任反串武生、小生,亦文亦武,后为武状元陈锦棠夫妇收为义女,言传身教,使艺术更上一层楼。移居美国后从商,热心参与创办纽约八和会馆,被推选为该会第二届及第三届主席、永远会长。

  纽约八和职员是两年一届,陈燕鸣被要求当了三届主席后,表示公务繁忙,要退位让贤。那时前辈们相继凋零或离世,众人便推举家父当第八届主席,并要我出任副主席,我们极力推却,但会员们动之以情,我们盛情难却。任满之后,家父年纪已大,会员一致要我担起重任。我推辞不了,只好说只做一届,另选贤能,怎知一做就做到现在。

  纽约八和会馆跟香港和广州的八和会馆都经常联系。去年我们在中华公所演毕,我一家几口飞往广州,曾拜会广州八和会馆,交流沟通。但最主要是打点我老公李华勇在羊城的演唱会。

  姻缘天注定

  讲起李华勇,不少来自广东的乡亲都有印象。他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广州颇有名气的歌星,由于他的唱腔声调与罗文相似,所以歌迷给了他一个外号-“广州罗文”。去年在广州的演唱会很成功,原来歌迷并没有忘记他。

罗碧儿在舞台上唱主题曲。
罗碧儿在舞台上唱主题曲。

  谈起我的另一半,也是月老安排,红娘系线。我未移民之前,两家已经认识,相互往来,我的父母很喜欢他。他的母亲也很疼我,想我快点过门,经常说:“他唱时代曲,你唱粤曲。都是艺术家,门当户对,成就绝配。”但我就不这样想,我是粤剧演员,粉丝大多数是叔伯婶姆。但阿勇的粉丝都是年青人,女孩子又多,如果我嫁了他,哪有安全感,因此打了“退堂鼓”。

  也是前生的姻缘注定。移民后几年,家母与阿勇的妈妈在电话闲聊中谈起我和阿勇仍“待字闺中”,便说“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不如撮合他们啦!”。在父母“日哦夜哦”之下,我有点意动,接著行动。1993年,“刀马旦”便下嫁了“广州罗文”。

  婚后第二年,大子出生,两年后,再添二仔。他们自小听话,读书努力,读大学均拿到全额奖学金,现在大子在Con Ed做工,二子在纽约大学读第三年,他两人可说是我和阿勇最大的安慰。

  为八和会务奔波

  现在,我一方面要照顾餐馆的生意,另一方面又要为八和的会务奔波。大家都知道,八和是一个“清水衙门”,非牟利团体,全靠社区人士的支持捐助、会员的会费及每年8月的演出筹款。全部收入用来交租、交“灯油火蜡”。要知道,拉赞助并非易事,拉得多,人家不讨厌,我也嫌烦。我也曾试过申请“民铁吾艺术文化基金”,头一两年每年都有一两千元拿到,第三年则有三四千元,哪知第四年却被否决,“每次申请,我的细仔替我填写40多张纸的问卷,3年都有饯,第4年却被拒。我觉得很没脸,很伤,之好就再没申请了。”

  现在,八和的开支全靠每年一次的大型筹款演出,能够筹到经费最好啦!筹不到,自己也要想办法交租,谁叫我自己是“红裤子”出身,14岁开始吃戏行饭呢!“每年到了选举的时候,我都提议投票,但没有会员愿意接手。甚至说我不做的话就散伙算了。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纽约八和在我手上散档?我怎对得起先贤前辈,怎对得起华光先师。”

  “屋漏更兼逢夜雨。”八和原本在披露街冲娄会的地方使用,但最近业主不续租,我们又要另外找地方,唐人街的屋租那么贵,我又有得头痛的了。虽然辛苦,不过我有一个信念,“车到山前自有路”,华光师傅会保佑八和弟子的。

大儿子毕业,罗碧儿一家乐也融融。 (本文图片均罗碧儿提供)
大儿子毕业,罗碧儿一家乐也融融。 (本文图片均罗碧儿提供)

  现在我的拍档多是我的弟弟伟明,难得他很支持我这个姐姐。记得5年前第一次与他在华埠演出的剧目是“女儿香”,他有些不满要他演奸角,我笑称做奸仔才有机会红,结果那次演出很成功。

  阿勇也很支持我的。老爸做主席那年,我叫他上场与我合演“白龙关”,他起初有些犹豫,但这出戏多是撑手撑脚的武戏,不必水袖细腻表演,就答应了。后来又开了“雷鸣金鼓战笳声”“唐明皇与贵妃”等较容易演的皇帝戏给他演,也似模似样的。

  八和筹款演出,戏码一定是长剧,我要与众不同,唱做念打都有。伟明很帮手,排练时对其他演员都言传身教,要求做到最好。他帮了我很多。例如8月5、6日两天将在中华公所筹款演出,头一天的全本“白龙关”,光是兵将就16人,伟明现在都全力指导他们。

  说实在,华埠缺少一个正式的剧院,中华公所地方太小,三步就到台前,武打很难发挥。有时加拿大邀请我们前往演出,在烈治文大剧院公演,那才叫舞台,让我当年的表演感觉又回来了。如果有好的剧院,演员的艺术才有得发挥。市议员陈倩雯当选之初曾表示要为华埠争取兴建一个正式的文娱表演场地。现在快8年了,“只闻楼梯响,未见人下来。”希望陈议员今年成功连任的话,能够让华埠梦想成真。

  时至今日,我很感恩,作为一个小女人,做那么多事情,都能够搞得定。儿子孝顺,老公对自己又好,每次演出,他都鞍前马后,做得妥妥当当。而餐馆的伙记也很体谅我的辛苦,帮我很多忙,我觉自己很幸运的。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