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习近平: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习近平: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July 16, 2017, 10:30 AM
习近平出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

习近平出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

  1997年以来,中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每五年召开一次,中央主要领导、“一行三会”(央行,银、证、保监会)高层、各地方政府主政官员均会参加,规格颇高。会议主要讨论金融监管体制顶层设计、银行体系改革、金融风险防范等重大战略问题。

  7月14日至15日,刚结束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构浮出水面。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舆论认为,这次会议,信息量很大,兼具“风向标”与“压舱石”意义。

  严控金融风险

  终身问责 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

  处置僵尸企业  国企降杠杆是重中之重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将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中新社报道,会议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他指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要坚决整治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行为,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

  习近平强调,要坚定深化金融改革。要优化金融机构体系,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要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优化股权结构,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强化风险内控机制建设,加强外部市场约束。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金融管理部门要努力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的严肃监管氛围。

  补齐监管短板

  “多头”监管权限交叉、利益冲突形成“真空”

  超级机构统筹  解决监管套利问题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设立后的职能是什么、如何工作?

  中新社旗下微信公号“国是直通车”报道,2016年12月14日至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会议提出要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2017年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协调。从高层释放的信号来看,金融监管体制一定要改,改的方向是加强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金融稳则经济稳,金融要稳必须有相适应的监管体系。由此,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应运而生。

  前中国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认为,一个在国务院层面设立的、层次高于“一行三会”的委员会是在分业监管不变的情况下,保证有一个“超级的”、“高级别”的机制安排来统筹金融发展和监管问题,更加有利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分析,在目前中国金融业分业监管模式下,中央各个监管部门之间、中央与地方监管部门之间权限交叉、利益冲突不可避免,极易造成监管真空、监管滞后和监管套利等弊端。因此,建立一个独立的、有实体机构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统筹协调跨境与国内监管、“一行三会”监管、中央与地方监管,与网信办协调金融信息的监管,以及与财政部协调地方债监测等,就变得非常紧迫和必要,这样既保证了监管工作的专业性针对性,又防止了监管资源的空耗和浪费,使金融风险信息的传达和监管干预流程更加顺畅。

  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健恒表示,会议也强调了“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与此同时,银监会等各金融监管部门也将更多落实辖内监管,防范风险。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未来将加强政策的协调,涉及面较广的政策未来可能都要经过“一行三会”会签以及经过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审批才能出台。

  风险“追根溯源”

  从2012年第4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中国经济金融形势呈现出新特点,也暴露出新问题。

  大量资金“脱实向虚”

  2014年以来,监管缺位和流动性驱动下,大陆资本市场先后吹起股票牛市、债券牛市、期货牛市,一二线城市房价飙涨。期间也先后发生股市异常波动、债市期市暴跌;2016年10月政府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后,房地产逐渐降温。

  资本杠杆“越翘越高”

  方正证券的研究数据显示,银行表内杠杆,由2013年的14.99倍增长到2016年底的18.79倍;表外杠杆,由2.01倍增长至4.92倍;券商杠杆,由2014年底的8.63倍增长到2016年底的10.72倍;保险杠杆,由2014年底的7.04倍增长至2017年1季度的8.18倍。

  银行地产“风险交叉”

  银行不断发行短期理财,通过资金池不断的借新还旧。金融机构产品的底层资产很多是房地产、国企、地方融资平台、基建等项目,政府隐性担保是是机构敢冒风险的保障,信用风险看似降低,但事实上,部分地区企业的债务问题已出现,未来打破刚性兑付是趋势。还有,房地产和金融相互渗透风险交叉,一旦地产出问题,银行业和经济体的系统性风险就在所难免。

  “监管滞后”难应对新挑战

  在上轮“救市”中,由于三监难以统一监管;当股市风险爆发的时候,难以拿出迅速、准确、有效的手段。在近期“宝万股权之争”中,复杂的交易背后,涉及银行、证券、保险等多个监管主体,给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造成严峻挑战。单一的监管主体已经无法对被监管机构的业务范围全覆盖,监管真空就会有监管套利。“侠客岛”微信公号

  回归本源 金融落脚服务实体经济

  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稳妥推动金融开放

  在此次会议上,习近平还提出下阶段推进金融工作的四项原则。

  中新社报道,习近平指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以下重要原则:第一,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金融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分配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第二,优化结构,完善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产品体系。要坚持质量优先,引导金融业发展同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促进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高资源分配效率、保障风险可控。第三,强化监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要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加快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完善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加强功能监管,更加重视行为监管。第四,市场导向,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分配中的决定性作用。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完善市场约束机制,提高金融资源分配效率。加强和改善政府宏观调控,健全市场规则,强化纪律性。

  习近平指出,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要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要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机制。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搞好相关制度设计。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亦有在会上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王岐山、张高丽出席会议。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