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不能娶抽烟的女人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不能娶抽烟的女人

July 15, 2017, 09:37 AM
文中图片均来源:Pixabay。

文中图片均来源:Pixabay。

  他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偏执,这么不可动摇——不就是抽烟嘛,不就是女人抽烟吗?有什么不可呢?可我就是不接受,内心不接受。坚决不接受。然而,我确时常想念她,好像那个不能娶她的念头越强烈,我越是想念她。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实在不能明白自己。我曾经跟几个好哥们谈过,他们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都想找心理医生了,如果不是价格太高,我就会去找医生。我知道自己的内心太矛盾了。简直是撕裂。

 

  难以言表的痛苦

  J先生看上去很痛苦,难以言表的痛苦。

  我问,你自己抽烟吗?他说,我抽啊。我如果不抽烟,我可能还不会这么矛盾,可能因为我自己也抽,而且常常抽得很凶。我问,你戒过烟吗?他说,经常戒。经常。我问,为什么“经常”?他说,因为戒不掉啊。戒了,再抽;再戒,再抽。就这么反复。

  我问,你都什么节点戒烟?他说,经常是咽炎发作的时候。我说,你有咽炎?他说,很多年了。慢性病了。我炎症很多,也没什么。我问,还有什么炎?他说,鼻窦炎,角膜炎,哎呀,不说了,很多。我说,你现在还抽?他说,抽。不过,今天不抽,我们聊天时决不抽。你放心。

  我说,她抽得凶吗?他说,为了我,她在努力戒烟。她以前抽得很凶,但尽力不在我面前抽。当她得知,我不想娶抽烟的女人时,她开始戒。当然,以前也戒过,也是没戒掉。和我一样。

  我说,对于一个和你一样的女人,你不想娶——我是指抽烟方面。为什么?他说,我也不知为什么,可事实是这样。我说,也能理解,两个烟民在一起,恐怕会抽得更多。可能你是担心这个。他说,不是,绝不是。你想,一个不抽烟的女人,她会很烦抽烟的,两个人都抽,互相不那么烦。你说是不是这样。我想了想,说,也对呀。你们在这方面应该是有共同语言的,烟语。

 

 

  有一种语言叫“烟语”

  他重复着“烟语”——烟语。他说,你说得对,有烟语这回事。我说,我那是随口说。没这个词。他说,不,真的有“烟语”这回事。抽烟,并不是简单的抽烟,烟气升腾中,蕴含的是语音,是一种语言,烟语。确实有烟语。我随意冒出的这个词,没想到他却当了真,而且一直在思索“烟语”。他说,抽烟就是一种说话,一种烟语。我问,什么意思?你是说有一种语言叫“烟语”。他猛地点着头,说,是,就叫“烟语”。

  然后,他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说,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词。我只是感觉,抽烟这件事,从来就不简单是抽烟。可能一般人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问,你觉着是个什么事,抽烟?他说,也说不好,反正不简单。他好像在竭力想抽烟这件事,眼神里有回忆。

  许久,他问我,你从来没有想过抽烟这事?我说,没想过。他又问,你怎样看待抽烟?我说,好像从来也没认真想过。知道有些人为抽烟很懊恼。以前我们单位一个同事也是经常戒烟,好像戒成功了。心里话,我没有想过烟民的痛苦——今天从你身上才第一次真切见到。

  J先生听了我这些话,显然有些失望。他说,原来你不曾想过抽烟这件事,我本想和你好好谈谈呢。我说,我不曾想过,也不意味着我不理解。他失落地说,其实我是想和你谈谈,看看能不能解决一下我到底该不该娶她的问题。我说,你不是坚决不娶抽烟的女人吗,这个还用谈吗?

  他说,因为我忘不掉她。我就想,有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我怎么会忘不掉他。不瞒你说,我告诉了她,我不娶抽烟的女人之后,我又去找过她几次。不谈结婚,只是随便玩玩,说说话。她真不错,依然对我很好。可能她也知道我痛恨烟。我说,是啊,她理解你。只有互相都抽烟的人,才能有这份理解。他说,后来,她就从不在我面前吞烟吐雾。我说,戒掉了就好了,就没有问题了。

  他苦恼地说,可是,我总感觉戒掉了也不行。我吃惊了,这是为什么?你还要怎样?他吞吞吐吐着说,我不能接受她曾经吸过烟。感觉不对头。不敢想。我问,这样看来,她已经戒了烟?他说,反正在我面前从不抽了,她改吃瓜子。对我说,自从戒了烟,就爱上了瓜子。我一去,她就嗑瓜子,也让我嗑。我问,你嗑了吗?他说,我不嗑瓜子。我问,你戒烟时都吃什么。他说,我吃口香糖。想抽烟的时候,就嚼口香糖。我问,有效果吗?他说,有,但是,还是感觉嚼口香糖时,就是在抽烟。你说这不一样吗?我说,当然不一样。嚼口香糖,对身体没坏处,抽烟可是害处大大的。你自己也知道,怎么还明知故问。他说,我感觉一样。所以,她嗑瓜子时,我就感觉她还在抽烟。

  从他的这个谈话中,我感觉出了一种不一般的东西。我问他,戒烟不是为了对身体有好处吗?他说,是为了身体。但也不全是。我问,那还会为什么呢?他说,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不纯是为身体。所以,她嗑瓜子时,我还是感觉她在吞云吐雾。她在猛吸烟草。我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

 

  嗑瓜子和抽烟一回事?

  他痛苦的表情令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问他,嗑瓜子不是女人通常都会有的爱好吗?他说,不抽烟的女人嗑瓜子,与为了戒烟嗑瓜子就不同。我问,有什么不同?他说,因为嗑瓜子是在代替烟,本质上还是烟。我说,瓜子是瓜子,烟是烟。两种不同的东西,你怎么会混为一谈?他说,我不是混为一谈,本来就是一个东西。

  我脑里突然闪出“烟语”这个词,我问,你是说嗑瓜子,是在继续“烟语”?他像是猛然醒过来,说,是啊,就是烟语。她嗑瓜子,还是在说烟语。我说,所以就和别人嗑瓜子不一样。他说,对,这是原因。

  我说,我现在懂了,你讨厌抽烟,不是因为身体,而是因为“烟语”。你讨厌的“烟语”都是什么内容?或者说,这“烟语”倾诉的都是什么意思?他说,哦,那太复杂了吧,我一时也理不清。我说,我帮你梳理梳理。你是不是很小就抽烟?他说,不是。我成人了,都没抽烟。我问,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他不假思索地说,与第一任妻子离婚的时候。她执意离婚,我不要离。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抽烟。我说,后来你终于同意了?他说,没有。因为她离开了,很久不回来。我天天抽烟,那时,烟不离嘴。我也不知她去了哪里?后来——他停顿了。我问,后来你只有同意?他说,是啊。我没有办法了。但我却再也扔不下烟了。

 

 

  烟语透析男女关系

  我问,她为什么坚决离婚呢?我话一出口,就感觉不太对,补充道,如果是你的隐私,或者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他说,都过去几年了,也谈不上秘密了,当时也有很多人知道。有一次,她去外地,我犯了一个错误,真的,那只是一个男人通常都会犯的错误。她回来知道了,就不原谅我了。坚决离婚。我说,明白了。他说,我非常想她,我没法抑制。我说,你想她的时候,就抽烟了。这是烟语。你想她,并且焦虑无着时,就抽烟。他说,差不多吧。所以我知道抽烟都不是抽烟这个事本身,都有其他意思。

  我说,所以,你怀疑你现在这个女朋友也有其他意思。他立即说,她和我的情况不一样。她也是离婚的,但她是男人找小三,后来离了。不是她的责任。我说,她也是离婚的时候学会了抽烟?他说,不是,她不是。我问,她为什么抽烟,按照你的“烟语理论”,她抽烟是在说什么话?他说,这事我应该问你。

  她抽烟是因为老公出去跑买卖,经常不在家。后来她就学会了抽烟。你说她是为什么抽烟?我说,寂寞吧。J先生眼里放着光,说,她就是这么给我说的。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无意中点起了第一支烟,没想到那么充实,就开始抽了。我说,她的“烟语”和你的不一样啊。

  他说,可是,我不相信她的话。我大大地奇怪了,问,你为什么不相信?他说,虽然按你现在的解读,她也是因为寂寞,可是,我内心深处是不相信的。我问,那你觉得她的“烟语”是什么?他不说话。我知道问题就在这里面。这一定是他坚决不娶抽烟女人的原因吧。

  我问,你是怀疑她还想离婚的老公?他说,不是。她的那个老公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我问,那你是怀疑在寂寞的日子里,她去找了别人?他说,不是。我感觉她不是那样的人。这我就不懂了,那是为什么呢?他到底在怀疑什么?

  起码现在我明白,他不娶抽烟的女人,不是因为吸烟有害健康,而是因为“烟语”。这是什么样的“烟语”呢?我问他,你吸烟时都在想什么。他不说话,又好像在思想。我说,如果你能理清自己在想什么,可能也就理清了她的想法,也明白了你对她那种矛盾的态度。或者说,你的心理冲突就解决了。

 

  日本寿司店的故事

  他的眼睛张望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中国人开的日本寿司店。他说,你知道,我和前妻是在这个寿司店认识的。当时,我们都刚来美国,在这里打工。我们的爱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这时,我才明白,他为什么执意要带我来这个小寿司店。他说,我在这里不仅收获了爱情,而且还改了过去的恶习。我问,什么恶习?他说,以前我很邋遢,也没有信心,胆小怕事。也不洗澡。整个一个邋遢男。可就在这里,在这个寿司店,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我看着他整洁的衣着,白得一尘不染的衬衣,干干净净的面庞,我说,很难想象,你以前邋遢。他说,早就彻底改了。为了她,或者说,因了她,我彻底改掉了很多恶习。人彻底变了样儿。

  我们相爱后,以后的发展也不错,我们都离开了这里。然而,当我犯了男人通常会犯的那个错误后,她闹着离婚——我说,这个你给我说过。他说,是啊,我是说了,但有很多细节我没说。停了停,他犹豫地说,我曾想杀了她然后自杀,反正也不想活了,没有她我真的不想活。但也不要她还活着,我们要一起死。那个时候,她已经住到了朋友家。有什么事,都是托朋友捎话。我的内心已经步入了死亡的节奏。当然她不知道。

  有一天,我就托她朋友给她捎了话,说我想跟她谈最后一次,然后离婚。她不想出来。可我把她的化妆品,她喜欢的小物件,还有我们的储蓄卡,都让朋友带给了她。她被感动了。就同意出来。我就约在我们今天坐的位置。就我们俩现在的位置。听他这么说,我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他很平静。我心想,每时每刻,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产生凶杀,只是当事人不知道。

  他说,坐下后,我给她回忆了我们当年的美好恋情,她听着,不说什么,但她的鼻子却机警地嗅着,嗅着——她仿佛听不进去我说的话,只是吸着鼻子,问,好像烟味,哪里有烟,她四下里看。当时,只有我们俩。你看这个地方如此小,也没有什么人在这里坐着吃东西,都是买了带走。她当时不知道我吸烟,她离开了,我一夜一夜不睡,就开始吸烟。当然她不知道。我看她嗅着,知道她心意已决,根本不在乎我说的是什么,她只在乎那个烟味。

 

  凶杀胎死腹中

  我就将手放到我带着刀的手提包里——那正好用桌子挡住的,我早就计划好的位置,就像这里。他比划着,在他椅子旁边,靠墙的位置,确实刚好能放一个手提包。我刚掏出刀,只听她喊,老板——并且站了起来。这时,我才注意老板朝我们走过来了。她说,这里怎么有人吸烟?原来不是这样的。她和老板说起了烟。老板闻了闻,说,真有烟味。然后,四下闻了一圈,找到了我,说,你现在吸烟?我哦哦着,老板笑了,说,骑驴找驴。然后,老板说,你们聊着,我忙去了。

  可没想到,她就跟老板进了里边,我一个人坐着,当然,屠刀早就放下。心是不死的,想,等她回来,我还得行动。因为这里人很少,我相信我会麻利地解决一切。我们就死在当初恋爱的地方,这有价值。就算对爱情的追悼。我一个人焦急地等了许久,她也没有出来。最后老板出来了,对我说,她走了。这怎么可能?我不能相信。老板说,她说,她特别讨厌烟味。她不想再闻了。然后,老板笑笑说,人不能做偷事,再别偷着抽烟了。

  我说,凶杀胎死腹中。很好。他说,很不好。我回去就狂吸了一夜烟。后来,又约她。她怎么也不出来——无论怎么哄。直到最后离婚,她都是找的律师。可想而知,她去意之坚。

  从此之后,我吸着烟——就在想着杀死她或不杀死她的所有细节。不能遏止地这样想。如果我不想这件事了,我就不想吸烟,一想这件事,我就开始点烟。所以,在我的烟圈中,升腾的就是我的杀念或不杀之念。我不断地在吞云吐雾中挣扎。每天都在挣扎。如果我没有这种挣扎,我就能戒掉烟。时间久了,这又形成了一种习惯。我每逢抽烟,就在想那些犯罪的事儿。

 

  罪性在抽烟中释放

  我说,现在你说出了本质。他问,什么本质?我说,你的罪性在抽烟中释放,你以为现在的这个女友也是如此。你害怕这罪,所以,你也害怕她。不管她怎么解释,你都不能释怀。因为人是以自己的心去理解考量别人的。他说,她给我解释了,她抽烟只是习惯。我说,当然你不相信。因为你相信你自己。他说,我也不认为她说了假话,可我就是不能接受。老觉得这里面有事。

  我说,你可以与她交流呀。他说,没有用。我们经常交流,但我还是感觉她有秘密,烟圈里有秘密。我说,你的“烟语”与她的“烟语”未必一样。他说,我知道肯定是不一样的。可是,我弄不懂她的烟语,我就不敢与她谈婚论嫁。可她很想结婚。我说,她不是在戒吗?他说,我说过那没用。我嚼口香糖和茶叶的时候,心里依然闪出杀与不杀这些事,关键不是这些替代品,关键在于那个根没除。戒了烟也没用。索性我就不戒了。

  我说,心病还需心药医。你这心病还真不适宜马上结婚。我倒不担心她,我担心你。他说,我?我说,是啊,你如果在烟圈中完成了想象,怎么办?他说,我不会。我说,如果条件适宜,你会的。他急忙说,我家里现在连一把刀都没有。我说,这不正说明你害怕自己吗?一个不害怕自己的人,家里多少把刀都没事。他说,我搜集了大量杀人分尸的报纸信息。闲下来,我就看看。我问,什么感觉?他说,就觉着我不会那样。不会的。

  我说,我只想给你提个醒,你会的,但你在挣扎。不过你今天说出来了,我就相信你不会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见光死。他看着外面射进来的一缕强光说,我的确感觉那东西好像死了。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