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八大道爆头案判决出炉(组图)

八大道爆头案判决出炉(组图)

Jun 28, 2017, 02:11 AM

  【侨报记者高诗云6月27日纽约报道】布碌仑八大道爆头枪击案判决出炉!12名陪审员仅用短短两小时飞速决断,随即裁定被告陈武龙二级谋杀与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双双成立。听闻判决结果,死者陈英官家人当庭落泪,如释重负。这桩跨越20多年的血腥寻仇命案至此终于尘埃落定。

  八大道爆头枪击案曾引起华人社区广泛关注。2015年12月7日晚9时30分许,福建长乐籍68岁老人陈英官参加完同乡婚礼,步行走到布碌仑七大道交61街的佰百鸡快餐店外时,遭到嫌犯陈武龙持枪追杀。凶嫌向陈英官近距离连开数抢,击中头部、胸膛和右臂,最终致其不治身亡。作案后凶嫌陈武龙一度潜逃至得州,在试图跨越美墨边境时被警方逮捕,随后于2016年1月4日深夜被押回纽约受审,被控二级谋杀和非法持有武器罪。

庭审最后一日,陈武龙全程面无表情。 (高诗云摄)
庭审最后一日,陈武龙全程面无表情。 (高诗云摄)

  经过1年半的审前交涉和4天多的庭审辩论,该案终于在27日上午完成全部的证人盘问工作。检辩双方随后各自结案陈词,火力全开,为劝服陪审团作最后一搏。而在检方强有力的证据下,12名陪审员仅耗时短短两小时,便一致裁定被告陈武龙谋杀罪名成立,为无辜殒命的老人陈英官讨回公道。

  检方力证被告身份

  连日庭审中,检方曾公布案发当晚现场周边的多段监控视频,全力论证被告陈武龙与枪杀陈英官的肇事者为同一人。但正如对方辩护律师所言,这些视频的人脸细节模糊不清,检方手中也并没有直接指认陈武龙为凶手的独立证据,譬如目击证人、指纹、DNA等等。结案陈词中,辩护律师抓住这一点辛辣出击,直指要害,务求使检方陷入证据链不完整的尴尬境地。

  面对辩方指摘,检控官杰克逊(Howard Jackson)没有丝毫回避,反而巧妙地将计就计,开诚布公向陪审团摊牌,大方承认证据并不完美。“你们已经看到,整个庭审过程中没有一个证人告诉你们‘是陈武龙杀害了陈英官’”杰克逊坦言,“但相信我们的证据已经足够充分连贯,可以让你们在排除一切合理怀疑(Beyond All Reasonable Doubt)之后,认定陈武龙有罪。”

陈武龙在视频中主动向警方承认自己为复仇枪杀陈英官。(检方提供)
陈武龙在视频中主动向警方承认自己为复仇枪杀陈英官。(检方提供)

  检方随后再次播放了案发当晚从婚礼宴席到凶案现场的全程视频摘要,尤其向陪审团强调被告陈武龙出席婚礼的衣着打扮与命案枪手惊人雷同,都是粉帽、肩挎包、3/4中长黑外套,从头到脚如出一辙。这顶浅粉色的棒球帽如此显眼,以至于检方律师解说视频时多次以“粉帽子”称呼枪手和陈武龙,标志性穿戴宛若黑夜中的明灯,揭示凶手的真实身份。

  “你们看,陈武龙穿上黑外套,拿起粉色的礼品袋,特意把里面的赠礼转送给别的宾客,自己留下了袋子,走出婚礼会场,然后戴上了他的粉帽子,躲在62街漆黑的停车场等待受害人出来。”杰克逊对着视频画面指指点点,“陈英官出门后,‘粉帽子’一路暗中尾随,转向七大道61街和62街之间,再拐进61街七大道,然后我们就看到了这一幕——‘粉帽子’是如何在这么近的距离里,朝陈英官连开数枪,直到子弹意外卡壳才罢手逃窜,留下受害者挣扎求助,流血而亡。”

  “看完一连串视频,这个穿戴粉帽子、挎包、3/4中长黑外套的凶手究竟是谁,相信你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检控官杰克逊面对12名陪审员慷慨陈词,一锤定音。

  辩方纠缠语言障碍

  在检方证据压力下,陈武龙的辩护律师鲍登依然竭尽全力寻找突破口,但不少说辞令人啼笑皆非。他首先将矛盾推给翻译,认为该案的关键在于语言障碍,比如警方对供词的翻译和法庭翻译员有区别,陈武龙不识字,和翻译沟通不佳等等。

  辩护律师称,沟通不良造成了陈武龙对自身宪法权利理解不畅。他再度纠缠于米兰达法案问题,指责警方盘问第一天没有向被告讲清他有权保持沉默,而是到了第二天才取得陈武龙放弃权利的书面许可。辩护律师进一步坚称陈武龙在审讯期间遭到警方逼供,还尽力煽情地说,“屋里只有3把椅子,没桌子没电脑,只给喝两次水,这还不叫逼供吗?”陪审团听罢无动于衷。

监控录像记录下粉帽男子爆头枪击陈英官的血腥一幕。(检方提供)
监控录像记录下粉帽男子爆头枪击陈英官的血腥一幕。(检方提供)

  检方随即反驳指出,沟通问题可以发生在任何语言之间,哪怕都讲英语的人也会偶尔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不是陈武龙拿来狡辩的借口。而负责审讯的华裔警员翁雷蒙(Raymond Weng)出身大陆,母语普通话,还持有翻译证书,根本不存在语言障碍问题。他随后再次出示了口供录像和陈武龙签署的弃权声明,指出上面写明日期为1月1日,即审讯第一天,说明陈武龙明知宪法赋予他保持沉默的权力,却依然主动招供,承认寻仇动机。

  当庭落泪,死者家属如释重负

  检辩双方结束陈词后,由本案法官向陪审团宣读被告控罪,解释各项罪名差异。法官介绍,陈武龙被控二级谋杀和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但谋杀罪下面还有个一级误杀(Manslaughter)的指控选项。若陪审团认为谋杀成立,应直接跳过误杀指控;若谋杀不成立,则要考虑误杀的可能性;不管谋杀和误杀有罪与否,都要单独判断非法持武罪是否成立。

  以防陪审团胶着于作案动机,准备充分的检控官杰克逊未雨绸缪,在总结陈词的尾声专门给陪审员们解释谋杀和误杀的区别。他介绍,如果陪审团认为陈武龙想把受害人置于死地,则是谋杀;如果仅为了重伤对方但致死,则是误杀。“陈武龙用的不是棒球棍,而是半自动手枪,冲着陈英官的太阳穴,开了一枪又一枪,”检方强调,“他是要陈英官死还是重伤?答案已经很显然了。”

  陪审团的表现果然干脆果断。短短2小时的闭门讨论后,12人陪审团于27日下午4时许列席出庭,由首席陪审员宣读决议,一致认定被告陈武龙二级谋杀和非法持武罪尽皆成立。得知自己被判有罪,凶手陈武龙低头不语,神情平静。

  同一时间,饱受痛苦煎熬的死者家属们难掩激动。特意赶来旁听的陈英官老伴不胜悲情,当庭落泪,令人心酸。陈英官的儿子陈勋表示,陈武龙被判有罪,为亡父讨回公道,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据悉,法官将于7月17日宣布被告的量刑判决。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