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双面人生

【北美华人情感记录】双面人生

Jun 11, 2017, 11:50 AM

  当我和N先生的谈话涉及到“双面人生”这个词时,一向有些无精打采的N先生突然眼睛放出光来,他问,你说真有“双面人生”吗?为什么会有“双面人生”呢?他这突然的双眼放光,给我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我看着这奇异之光,问,这不很正常吗?他吃惊地说,正常?双面人生,这多扭曲,多变态,你还说“正常”?然后,他显出一种好奇的神情,问,你怎么理解双面人生?什么样的人生属于双面人生?经他这一问,我也感觉这问题不太好回答。见我有些为难,他说,有些矛盾的人格不算双面人生吧?我说,应该不算。他说,有些没法统一的行为,也不算双面人生吧?我说,应该不算吧。他又说,某些人在人前人后各有一套的做法,不算双面人生吧?我说,也许都不算吧。你为什么对“双面人生”一词这么感兴趣?他说,我不是感兴趣,我是不能理解。什么样的人属于双面人生呢?想弄清楚。

  我说,应该是持续好多年的无法统一的双面行为,或者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格行为,或者是彼此对立的一些生活方式……他抢先说,你是指得持续多年?我说,我是这么想,但不一定是对的。他说,你整天写这些东西,应该是清楚的。我说,不清楚,也是人云亦云。你如此追根究底,反倒使我体会了自己以前的很多说法都是不甚清楚的。从定义上来说,我无法清晰地去定义这些。他说,你是故意这样说,你是知道的,心里清楚。我说,真的不清楚。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交谈,是吧?

  双面人生让人“恶心”

  他陷入沉思,说,我真的对双面人生特别反感,对这个词深恶痛绝。我特别讨厌这种人,虽然不甚明白定义,但我想,就是那种人。他一向的沉稳作风有些改变,仿佛有些激烈。怎么回事?难道他遇到过如此类型的人或事,令他伤心或者伤害了他什么?他看着我说,这种两面生活的人,自己和自己对立的人,是最让我不能接受的。不知为何,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双面人格,或严重或不严重。我不感觉这有什么,因为人人都会有这些东西。他说,不可能,正常人不可能这样。你把这个东西泛化,是不对的。人不应该是分裂的,双面人生就是一个最大的分裂,是令人恶心的。

  我特别注意他说“恶心”时的表情,仿佛那真的令他想呕。我让他的表情弄迷糊了。这双面人格本就是一个书面语言,不是能产生生理反应的东西,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这有些不可思议。我问,你好像对这个词有深切感觉,在我看来,双面人生只是一个书面语,说某些人不协调的人格,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我不这样看。双面人生就是阴阳人,就是恶心。我想,一个中年男人很少用“恶心”这个词,女人爱这么用。但不知为何,N先生不仅用这个词,并且看上去他正在经历“心理呕吐”,再看看他皱着的眉头,好像很挣扎。我心里私下想,他可能遇到很深的伤害吧。还是少提这些为妙。

  我说,人类的矛盾无处不在。他不接这个话,继续说,双面人生是一个人所能遇到的最大的惩罚。我问,惩罚谁?他说,惩罚当事人本人,还能惩罚谁?这种人的行为本身就是“惩罚”——对自己的惩罚。让他表演吧,他表演了,发泄了,这过程就是“罪与罚”,谁也救不了他。我意识到,他对这个话题很有感觉,或说很有见识。他说,问一句不该问的,你有没有双面人格?我说,不知道,有过矛盾心理,不知这算不算?他很肯定地说,这不算。我说,也有过左右犹豫的时候。他再次肯定说,这更不算。我说,也有过人前人后不一样的时候。他一挥手,说,这最不算了。谁能时时说真话。

  给“双面人生”下定义

  现在,轮到他给“双面人生”下定义了,他说,双面人生,是指时间很长的截然相反的两个自己的变态行为。这非常令人恶心。当然,最应该恶心的是这个人自己。一个人,自己分为两半,这一半是好人,那一半是坏人,这一半是善,那一半是恶,这一半是天使,那一半是魔鬼。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表演,他这一半一半的表演,令人恐怖。你说,这人有真实吗?虽然都说戏如人生,那只是一个说法,每一个人还是有自己的底色,自己的基调,自己的主线。每一个人都有一条主线,而这双面人生是有两条主线,完全相悖的主线。他这是人吗?他说着,看上去挺激动。我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话了,

  我知道,他显然真切地遇到了什么,他说的仿佛都不是没有感受之言,我还从来没有真实地去思想这个“双面人生”,我只是无意识地说了这个词,反而引起了他这样大的反应。于是,我就想,你永远无法知道你会在哪里触到别人的痛处。你的痛处可能是他人的喜乐之泉;你的无关痛痒,可能是他人的深恶痛绝。我要怎样与他交流这个话题呢?我说,凡是人所行的,可能都有原因。他说,双面人生没有原因,只能说这世上有一种恶心的人,不配活着的人。只能这么说。

  看着N先生心里好像有千言万语,我决计做一个倾听者。不要打搅他,他可能需要发泄。N先生说,你其实不理解“双面人生”这个词。你只是看书看电影吧,从这里知道的一些东西,那不行的。那不是真的。我点着头认可。他说,真正的这种人,远远超出那一切。你知道,写书或电影的人,都是纸上谈兵,真正懂的有几个?我说,说得好,是这样的。他说,你都看过这方面的什么电影?我一下子想不起来。想了许久,都是一些电影片断,而且也凑不起一个完整的故事。到底有没有写这种主题的电影,我说不出什么。他见我许久没有想出一个电影,自己说,你不用为难了,我知道,你就是看了,时间一久,也忘了,人只能长久记住自己体验过的东西。没体验过的不会长久记住。我理解,我也这样。

  听他说着这些,我意识到,他是经历过这方面的事情了。或者他身边的亲人有过这样的事情,伤了他,所以令他这么恶心。一个大男人,时时说“恶心”这个词,一定有原因的。他说,你身边或亲近的人中,有没有这样的人?给你很深的印象?我说,我自己的亲戚中,好像没有这种人。至于朋友什么的,真的也不太了解。这种事,都是隐秘的。就算有,谁还暴露,那除非有暴露癖。他点着头说,对的。如果我不是离着这个人很近,我怎么能这么恶心呢?他的眼睛非常深邃,任何人也无法洞穿这双眼睛的内涵。他无论说的是什么,你都不可能自信知道了底细。

  人像茶这么清香就好了

  N喝了一口茶,说,这茶清香浓郁,很好。我说,你喜欢?他说,非常喜欢。我从小就喜欢喝茶,什么茶都品过。我说,懂得茶道?他说,不敢说懂,但特别喜欢过去的日本女人——你看书里有写过,上层次的女人都得学点茶道。我说,是啊,阿信就学过。他说,我没看过,是电视剧吧?我说,是啊,80年代在中国很风行。他摇着头说,我从来不看那些东西。他看着自己杯里的一缕菊花,说,人,如果能像茶这么清香,就好了。可惜,人是特别污秽诡诈的。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深深的眼神,我心想,一个男人如此洁身自好,真是少有。一般情况下,女人爱说那些“人如果那么清香就好了,人如果那么干净就好了”,男人很少说这些。我知道,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对“清香”有向往的男人。所以才对污秽诡诈那么痛恨——他深深的痛恨的眼神就提醒我这个。

  N有些求助般地问我说,如果你亲戚中有这样一个人,你怎样对他讲?我说,我亲戚中没有,如果有,我或许会有一些成套的方案来干预。他说,不开玩笑。如果你姐姐哥哥或者妹夫中有这样的,你就不会有这样轻松的心态。我赶快收住淡淡的笑意,说,的确,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1] [2] [下一页]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