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5】刘文健的父母:刘伟棠 李秀燕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5】刘文健的父母:刘伟棠 李秀燕

May 16, 2017, 01:59 AM

  五月是全美警察纪念月,各地举行多场大型纪念活动,怀念和追思以往殉职的警员们。牺牲在岗位上的英雄警员刘文健的父母刘伟棠和李秀燕又像过去2年那样开始忙碌起来,赶赴华盛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出席各种纪念活动,而他们儿子的名字也被人们镌刻在那里。

  屈指算来,英雄刘文健为保护纽约市民的安全而捐躯已近2年半,他永远被载入了史册,成为纽约的骄傲。而他的父母从移民美国那天起又经历了怎样的历程?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聆听他们的故事,在娓娓道来中感受他们对儿子的深深挚爱与眷恋。

  侨报记者崔国萁

 

  到美国下飞机即开始工作

  1994年我们全家三人一起从广东台山市台山镇移民美国,那年我38岁,刘爸爸42岁,儿子只有12岁。来美国前,我在台山陶瓷厂工作,做陶瓷描金这道工序,刘爸爸在当地的肉制品加工厂工作,这两家企业都是国营单位,儿子则在台山镇第一小学读书。

  我们来的那天是30日,是那年的最后一天,第二天1日是新年,我们在家稍事休息后就于2日开始了上班打工的日子。当时我在位于布碌仑史迪威大道(Stillwell Ave)的一家衣厂上班,工种是拉骨;刘爸爸则在曼哈顿华埠的一家衣厂上班,负责熨烫整衣。

2015年6月刘文健生前和父母一起居住的家门前大道被命名为“警探刘文健路”。(崔国萁摄)
2015年6月刘文健生前和父母一起居住的家门前大道被命名为“警探刘文健路”。(崔国萁摄)

  那时刘爸爸在衣厂出粮(发薪水)用我的名字,因他所在的工厂有工会组织,在那打工的母亲们享有为家中儿女提供医保的福利,而我在布碌仑的衣厂出粮则用刘爸爸的名字。

  我是初中毕业,刘爸爸是高中,我们没上过大学,甚至连ABC都没学过,下了飞机就扎进衣厂开始工作,一切都靠自己的努力和打拼。

 

  儿子从小心疼父母

  到了美国后,我们定居在纽约的布碌仑,儿子在当地的96初中和拉菲逸高中度过了中学时光。

  儿子从小就很懂事,从来不用父母操心,学习成绩也很优秀。我们做家长的连ABC都不懂,在学习上给予儿子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在初、高中取得了优秀成绩。

全家人第一次坐游轮。
全家人第一次坐游轮。

  我们日复一日地在衣厂里做工,每晚回到家都要9、10点了。而儿子从小就很心疼父母,倾力帮助我们。我记得文健从13岁那年开始,下学后只要有空,就会赶到衣厂帮助爸爸做工。

  有一次,儿子和朋友外出去玩,到了晚上7点多时他就跑回了家。朋友问他为什么要赶回去?他说,我要回家煮饭,要照顾爸爸妈妈。

  自从到了美国,因我们两个不懂英文,也不认路,一切都是儿子帮助,外出办什么事,也都依靠儿子。每次刘爸爸去看医生,也是儿子一傍陪伴。每当儿子得知爸爸要去看医生时,就总问爸爸能否安排在周六或周日,这样他就能陪爸爸一起去了。

 

  教育儿子好好读书多帮人

  在儿子出事前,我们每天忙于工作,日子过得简单也平淡,对儿子的教育和影响也有限,更谈不上什么英雄主义的教育。在上下班之余,我们灌输给儿子的都是中国人的传统教育理念与为人之道:不要接近坏人和帮派,要认真刻苦读书;见到人要有礼貌,要打招呼;能帮人的地方多帮人,如此也能帮到自己;对工作要认真负责;对人要好,对家庭要好,要有家庭观念等。

刘文健。(资料照片)
刘文健。(资料照片)

  儿子从小就喜欢帮助别人,我想这是受他外公的影响。我爸爸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来到了美国,我们一家人是通过父亲申请亲属移民而来美。父亲一生喜欢帮助别人,儿子从小受其影响也养成了乐于助人的好品德。

  那些年,儿子总是跑到位于华埠的衣厂帮助老爸做工。收工后父子俩一起搭地铁回家,一路上儿子不断地帮助别人,向车上不谙英文的华人们提供语言翻译以及各种各样的帮助,这是我们亲眼目睹。

  高中毕业后,儿子进入布碌仑的国王郡社区大学和纽约市立大学史坦顿岛学院深造,攻读会计专业。那时我们住在布碌仑21大道交63街,放学后喜欢助人的儿子总是老远地跑到72分局做辅警,一做就是2、3年,风雨无阻,坚持不懈。

  2001年纽约发生了911恐袭事件,那年儿子刚满19岁,他目睹了那么多警察无畏地牺牲,这也激励他立志将来一定要当一名好警察。在911发生后的那些日子里,一放学儿子就跑到72分局,希望用行动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买皇帝蟹给爸爸过生日

  2007年9月,儿子正式成为纽约市一名警察,也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之前我们老两口过生日时总在家中过,在儿子当了警察后的那年迎来刘爸爸的生日,儿子就说每年你们都是在家里过,今年我们出去过。

  在生日宴上为了给爸爸祝寿,儿子花400元给爸爸叫了一只皇帝蟹,那是我们第一次吃皇帝蟹,外婆也是有生第一次吃。当时刘爸爸问他,儿子这个东西很贵,不要买了吧?儿子回答说,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只要爸爸高兴就好。在他当警察的第二年,轮到外公外婆过生日时,儿子又请二老到外面过了生日。

 

  第一次全家人坐游轮

  因平时忙于打工,我们几乎无暇去旅游和度假,儿子慢慢长大,就相约和朋友、同学们一起外出旅游感受美国。2009年,儿子做警察一年期满,有了假期,他就买了票带我们父母去坐游轮。

刘文健从警后与父母和外婆在一起。
刘文健从警后与父母和外婆在一起。

  那是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坐游轮,也是到美国后全家人第一次出游。当时我们去了佛罗里达和巴哈马,一家人头一次体尝了全家人在一起享受美景、美食与休闲的美好。

  在结束旅程回到纽约时,对这段美好日子依依不舍的刘爸爸下游轮后,站在岸边向游轮说再见。回到家后,知道爸爸开心的儿子,见到同学和朋友就高兴地说,我爸爸好喜欢,好开心也!

  2011年,在阔别家乡近17年后,我们全家人第一次一起回台山家乡。与亲人相聚之余,儿子带着我们游玩了广州、香港,一路上所有事情都是儿子打点和安排,懂事的儿子从不用我们操心,我们一家人快乐地旅游,那些美好的记忆与时光让我们难忘,也深留心底。

 

  儿子牺牲在巡逻的岗位上

  2014年12月20日,那是一个让人刻骨铭心的日子,我们一家人的美好日子也在那天嘎然而止。当天儿子和搭档拉莫斯(Rafael Ramos)在布碌仑的一栋政府楼巡逻后,中午时分坐在警车内吃午餐的他们遭到仇警的非裔凶手布林斯利(Ismaaiyl Brinsley)的枪杀,儿子成为纽约历史上第一位遇害而捐躯的华裔警员。

  那段日子,我们艰难地熬了过来,但到今天我们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日子刚刚好起来,儿子没了,家碎了。

  儿子走后,平日总是扑在工作上的我们也知道了很多之前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知道了儿子当警察很艰辛,也知道他帮人无数。

  进入警界后,儿子先在纽约市警73分局工作,一年后转至84分局,84分局辖管布碌仑市中心和布碌仑大桥区域的治安,任务重工作忙,但敬业的儿子任劳任怨,回家后从不向我们讲。

刘文健父母去年出席警察纪念月活动。 (以上未署名的照片均为刘家父母提供)
刘文健父母去年出席警察纪念月活动。 (以上未署名的照片均为刘家父母提供)

  儿子牺牲后,他平日工作时的搭档来家里告诉我们,在84分局工作时,最困难的工作分配给文健,他都乐观地去做,警局里的每个人都愿意和他合作做搭档,每个人都愿意和他一起工作。

  还有一次儿子歇班时去八大道,碰到一个人在打60多岁的阿婆,儿子上前喝住对方。对方恼羞地问他是警察吗?儿子回答说,是!对方又问他,是警察为什么没带枪?后来儿子报了警,当地警局的同仁前来逮捕了施暴者,也救下阿婆。

  很多很多事情,我们之前都不知道。在儿子出事后,很多人讲给我们听,由此也让我们更加了解儿子:他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一个平易近人的好警察,一个尽忠职守的公职人员,一个乐于助人的好朋友。

 

  一个电话一个问候都没有了

  2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日夜思念儿子的刘爸爸每天哭泣,体重掉了30磅。每天清晨,刘爸爸总是将儿子的警察制服拿出来整理,那感觉好似在抚摸儿子般,而相伴的总是流不尽的眼泪。

  刘爸爸总说,之前有孩子在家里,要什么有什么,但现在什么都没了。出事前,儿子每天下班都会给爸爸打电话,问在衣厂工作的爸爸忙不忙?并说,若忙他就去帮手,不忙他就回家。每次刘爸爸外出,儿子总是不停地打电话问爸爸在哪里?认不认路?

  现在,这个电话没了,永远地没了,一个问候都没有了。

  2015年6月,市议会将儿子生前和我们一起居住的西6街S至T大道路段命名为“警探刘文健路”。面对以儿子命名的街道,在别人眼里那是骄傲和自豪,但对我们来说每天是伤心。

  我们也想忘掉悲痛,但真的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感谢警方和各界的帮助与关心

  儿子出事后,我们老两口在衣厂的工作也结束了。因为心烦,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每天清晨起床后,即去家附近的一家社区中心游泳。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走出去做义工帮助别人。

  去年华人喜欢的州众议员寇顿竞选连任,有空我们就跑去为他做义工。而社区也总惦记着我们,各种活动都请我们去,我们深深感谢。

  2年多来,最要感谢的是市警总局,给予了我们无微不至的帮助和关心,还有The Stephen Siller Tunnel to Towers基金会,帮助我们还清房贷并将房子修缮一新,且警方还不止一次帮我们修房子。去年,隔壁邻居家着火,将我们临近他们房子的那一面烧黑,警局又派人来将我们的房子再次修好。

  我们也深深感谢社区、侨领、邻居、朋友和社会各界给予我们的帮助。大家的关爱,儿子生前的优秀与付出,也是我们勇敢面对生活,积极向前看的动力。

  又一个警察纪念月到来,我们又要开始忙碌。像往年一样,12日我们先去华盛顿,在那参加一个全美纪念牺牲警察的活动,然后19日再飞往佛罗里达,出席当地的一个纪念活动。之前的二年,我们还在5月里参加过在奥本尼举行的纪念活动,但今年忙而不能前行。

  布碌仑区长亚当斯预计于6月到访中国,他将把儿子的生平事迹送进北京的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我们也希望有时间能随区长一同前往,亲眼目睹儿子的事迹回到中国,回到他的出生之地,让人们了解他的无畏与牺牲精神,这也是我们的心愿与期待。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