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2】刘健 闪耀在社区服务的青春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2】刘健 闪耀在社区服务的青春

Apr 25, 2017, 01:34 AM

  刘健,未满18岁时就踏上美国土地的北京男孩,连根拔出“移植”美国后,他却很快开始做义工,竞选高中学生会主席,在社区组织里成立俱乐部,带动更多同学服务社区,他的行为宛如一个ABC。

  从纽约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不论是当老师还是在非牟利机构工作,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如何帮助新移民及他们的家庭,如何利用自己的人脉组织更多的志同道合者服务社区。他说,是在亚洲人平等会和亚美儿童与家庭联盟做义工和培训中学到了服务社区,为社区发声的理念。本周,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 侨报记者 李竑

在ASAP时曾到市议会门口为亚裔学生争取更多教育经费。(照片均由刘健提供)
当老师时创新教学,用意大利面教学生学习三角函数图像特征,图为开心展示学生课堂作业。
一个痴迷数学的人对数学相关产品的热爱。
和双语老师们茶叙,刘健希望有更多男性教师加入教育领域。
暑假在一培训项目中为其他老师演示“魔法口袋”活动教学法。
到联合国参加全球教育大会与马云合影。
2007年5月,在亚裔传统月中获得市议员刘醇逸颁奖。
2007年6月,在下东城高中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

  高考前夕离开美国

  我是北京人,在快18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到美国。我母亲是广东人,外公外婆申请成年子女团聚,由于这种申请时间漫长,我虽然从小就知道将来有一天会去美国,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当移民签证批准时,我完全没有做好来美国的准备。那年我上高三,正紧张地准备高考,第一次的模拟考我都参加了。

  当时我的心里挺纠结的,都说“十年磨一剑”,我磨了这么久的剑,难道真要放弃到高考考场上试一下的机会吗?我的父母蛮支持我的,说要不等到高考后再走,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但我的外公外婆说:“反正你们早晚都是要来的,晚来不如早来。”于是,我们就和舅舅一家在2005年4月来到纽约。因此,对于来美国,我没有太多的兴奋,我是没有选择来到美国的。

  超龄进入纽约公立高中

  带着遗憾来到纽约,正好公立学校放春假,我非常幸运,5月份就入学了。因为超龄,我进了位于曼哈顿的下东城高中,那个高中以服务新移民为主。入学的ESL考试,我考到level 3,这说明我的英文水平需要提高。由于我在国内是理科生,数学、生物、化学都很好,参加数学会考,我得了100分。所以,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学好英文,为申请大学做准备。

  下东城高中每个学期会把成绩前100名的学生张榜公布,在9月开学后第一次公布,我的GPA排名年段第一,那时很多人还不知道我是谁。从此以后,直到高中毕业,我的成绩都是第一。

  到美国后两个月,就放暑假了。那时一个比我早来几个月,来自台山一中、学习成绩也很好的同学问我,暑假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做义工,他告诉我,做义工对申请大学很有用。我当时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但还是跟着他去了。

  那个暑假的义工是做选民登记,因为台山一中的同学不敢一个人上街发传单,想有个伴,所以就拉我一块去。那是在亚洲人平等会做义工,我去了之后,发现亚平会需要很多义工,于是,开学后我就回学校去宣传,让更多同学参加。2005年11月8日选举日,我组织了40多个同学到孔子大厦投票站帮助选民。

  我好感谢有这个机会,它给我打开了另一片天地,不仅帮助到别人,而且我个人的各方面能力都得到极大的提升。

  参加社区服务 增强领导力

  2005年暑假,我在亚平会做义工时还遇到一个贵人——亚平会一位部门主管Frances Ye,他推荐我去亚裔儿童与家庭联盟(CACF)旗下的“亚裔学生促进计划(Asian American Students Advocacy Program,ASAP)”。当时这个项目刚开始两年,项目里只有一、两个像我一样英文不太好的新移民。在这里,我学习到了亚洲人在美国的历史,认识到亚洲人在美国遇到的各种公平与不公平的事情,学习到作为学生领袖有义务站出来为弱者发声。在ASAP里,我还学会了如何做问卷调查,如何演讲,如何在学校建立俱乐部,如何与教育局等部门沟通……

  通过一年在ASAP的训练和锻炼,2006年开学后,学校竞选学生会主席,我顺利当选。大家都知道,下东城高中学生以来自广东和福建的新移民学生为主,我,一个说普通话的北方人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还是挺自豪的。也巧,那一年学生会副主席也是来自北京的一个男生,下东城高中学生会一下子由两个来自北方的男孩负责,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情。

  我非常感谢ASAP培养了我的领导力,亚平会训练了我的组织能力。有一次,Frances Yen说:“做义工在美国人看来是很平常的事,但很多中国人没有这个概念。与其每次活动时你苦口婆心说服同学来参加,不如成立一个俱乐部,发展五、六个骨干成员,让他们再去发展成员。”我一听,觉得这个办法挺好的,于是,就在亚平会里成立了学生俱乐部,为下东城高中学生提供做义工的机会。这个学生俱乐部一直到现在都存在,但已经发展壮大了,学生的范围也扩大了,不仅仅局限于下东城高中。

  我感谢ASAP的培养,不仅让我自信,也让我的英文水平得以迅速提高。当我到美国两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从下东城高中毕业,代表学生在毕业典礼上致辞时,我的老师说,没想到,仅两年时间,我就能那么自信、自如地用英文致辞。

  高中毕业后,我以全奖进入纽约The City College of New York 学习,由于从小就喜欢数学,想当老师,觉得当老师影响力更大,于是我选择了数学专业,辅修教育。

  我认为,我之所以能顺利进入纽约市立大学(CUNY)与面试有关。记得去面试的那一天,我从学校出来,手里拿着无法在书包里装下的化学课本。面试官问我,来面试为何还带着化学书?我说,因为下了课直接过来了,并告诉他我为什么要修化学课。

  我在进入下东城高中考试时,化学成绩很好,可以免修。可我想有更多机会学英文,于是,我问化学老师,可否来旁听他的课。化学老师非常严格,他说,你可以来旁听,但要像其他同学一样,按时交作业,做实验,参加考试,但最终拿不到学分。我说,这些我都可以做到,因为化学里很多英文我不会,我想学。我想,面试官听了我的故事,他看到了我的特质:知道自己的弱点,并知道如何帮助自己。

  大学毕业后,我获得Math for Amercian 全额奖学金10万元,保送到纽约大学(NYU)攻读Teachers of Mathematics 研究生学位。

  执教4年后辞职 继续服务社区

  2012年,研究生毕业后,刚好遇到教育局人事冻结,不招收系统外的老师,我投了许多简历,最后,终于在开学后三个星期找到了工作,在布碌仑一家公立高中当数学老师。当老师的4年时光里,我和孩子相处还是挺愉快的,学校里的学生虽然不太愿意学习,当我感觉到我教过的学生进步明显。可遗憾的是校长对老师的支持度不够,我看不到自己成长的空间,2016年放假前,我选择了辞职。

  原来纽约州教育局双语办公室有个工作机会,他们已经面试我两次了,可没想到最后以我没有教过ESL给拒绝了。辞职后,我也接了一些家教的活儿,以我的资历,收入并不低,但是,我还是想发挥自己更大的作用,于是,去年9月份开始,我再次找工作。

  由于对教育的热爱和兴趣,我找新工作时,仍在教育圈子里转。投了很多简历,经历了很多面试,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12月,我找到在一家非盈利教育机构的工作,这个教育机构建立一个平台,把3-8年级数学、英文、科学各种免费视频、游戏放在平台上,供老师和家长使用,这正符合我的理想!

  我还利用自己参加活动多,认识人多的优势,在微信上建了一个纽约地区中英文双语教师群,大家常常分享教育信息。当然,也吐吐槽,减轻一下压力,我们也组织线下娱乐活动,大家互相帮助。

  我们发现,很多中国的家长知道教育能够改变命运,但由于英文不过关,不知从何做起。因此,群里的教师还另外开了一个家长群,我们用中文信息帮助家长,我在群里积极回答家长们的提问,鼓励家长多参加学校和纽约市的各种活动。比如,我们积极鼓励家长参加教育局的全市学生家长会,在报名的时候填写需要中文服务。这几年下来,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华人家长来参加教育局组织的家长活动。这一方面帮助了华人家长,另一方面也让教育局意识到华人有需求,将来会多雇佣双语人员,不论对家长还是对老师,都是很有益的,因此,我一直在推。

  从一个英文不好的新移民,到现在可以尽自己所能帮助大家,可以说,我是坚持了在亚平会和ASAP学习到的理念,为我们的社区,为我们自己发声。 这些年,我对此乐此不彼,我相信,我还会继续下去的!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