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0】哈佛学子钟央的创业之路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0】哈佛学子钟央的创业之路

Apr 11, 2017, 01:08 AM

  钟央,一个二十多岁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大学开始创业,公司被高价收购,接着转学来美国读大学,后来进入哈佛商学院,中途休学出来创业,创建“爱直播”,通过直播技术对接中国出口商和美国进口商。他预言,未来将是基于直播的电商变革,而他就是站在浪尖上的弄潮儿。

  ■ 侨报记者 林菁

从大学开始创业的钟央,后来进入哈佛商学院,中途休学出来创业,创建“爱直播”,通过直播技术对接中国出口商和美国进口商,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照片均钟央提供)

 

钟央(左)和合伙人之一张坤鹏。

 

钟央喜欢自由搏击、骑马、射击、滑雪、游泳,因为这些运动与创业相似,让人更集中精神。

 

从大学开始创业的钟央,后来进入哈佛商学院,中途休学出来创业,创建“爱直播”,通过直播技术对接中国出口商和美国进口商,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钟央喜欢自由搏击、骑马、射击、滑雪、游泳,因为这些运动与创业相似,让人更集中精神。

 

  大学创业公司被收购

  来美国前我在山东科技大学读了一年,我家人已经移民到美国,我一直不想来,我喜欢折腾,喜欢互联网,高中时开发了一些程序,大学参加全国电子商务大赛,我们团队拿了冠军。2007-08年我们做了个3D的旅游团购网站,我们把景点做成3D效果,相当于谷歌街景,后来公司被高价收购。

  同时,我还当学生会主席,100米短跑破学校记录,各方面很拔尖,我觉得在国内挺好,不想来美国。当时所有的事情发展得很顺利,我有点自我膨胀,有点飘。在大学当教授的舅舅对我说,你一定要去美国,这样对自己发展更好。

  2008年我来美国,那时候申请学校已经截止。我直接去了布鲁克大学(Baruch),录取官说下周就开学了,不可能现在申请入学。我去见了录取主任,他说,你这年轻人不一样,我给你一个机会。所以我没耽误立刻就转校过来读书。

  刚来美国,很多兄长给了我帮助,布鲁克给了我奖学金和助学金,我压力就很小,还竞争了学生会的财政部主席。布鲁克很多元化,我交了很多朋友,学了很多东西。

  后来我参加了在纽约举办的中美创新创业峰会。我一直在关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直播是个很大市场,我想把直播运用到远程教育。在会上我认识了哈佛商学院副院长,他是印度裔,当时哈佛正在做MOOC远程教育,他说,你的想法跟我们相似,可以申请我们学校。

  2012年我进了哈佛商学院。我觉得在美国有很多机会,但结果怎样还是靠你自己,你要让别人欣赏你,就要冲出去,要表达出来。很多前辈在你身上能发现自己的影子,会给你机会。

  进入哈佛结识精英

  到了哈佛,所有人都非常低调,可能敬畏学校,敬畏身边的人,对自己有新的认识,意识到自己的光环可能不是光环,自己强的方面,别人更强。有人比你更优秀,家境更好,讲话更得体,但比你还更努力,更自律。

  大家都是天之骄子,你可能网球打得不错,但别人可能在澳网拿前8名,还是平常玩一玩而已。你会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啪地打下来,然后会让自己更接地气。你看到很多校友做分享,他们都很和蔼,很爱帮助应当去帮助的人。

  每个人朝不同方向发展,大家彼此分享。以前我觉得自己像只小蜜蜂,自己找花粉、酿花蜜,现在像在一个大蜜缸里,尽情地吸收。

  在哈佛我会去听神学、物理学的课,我觉得每天都有无限信息量,那些人都是法律、哲学、政治的专家,讲的东西特别精华,那种感觉特别好。

  在学校我睡得比较晚,凌晨2点多睡觉,一直在学习,做作业或看东西,例如明天分享《孙子兵法》,你必须有大量知识储备。我最擅长的是,同时看三个东西,而有的同学读书很快,读两遍就会背。

  名校的学生特别清楚自己擅长什么,如果不擅长的,就让别人来做自己不擅长的。更高明的是,把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变成自己擅长的。我认识一个做石油生意的人,他不擅长会计,但他去哈佛读商科,专注会计,他说,我知道我不擅长会计,但不能在这里跌倒。一个武士,一定是在不擅长的地方丢了性命,到了某个程度,置你于死地的就是不擅长的东西。

  早上6点钟我起床,做早餐,与室友扔飞盘、打网球,然后到图书馆看书,上一到两堂课。

  我是MBA2+2课程,我选择先进校读书,必须保证每门课都在B以上。哈佛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我认识了我的一个合伙人,他是MIT学生。另一个合伙人是我高中同学。

  为阿里巴巴上市做直播

  我觉得,无论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求胜”和“求生”的欲望。如果你觉得自己没那么优秀,别人就很难欣赏你,所以你要求胜。很多时候困难是未知的,逆境时你要懂得如何求生。

  我其实选了一条特别难的路,在美国我没有很多积累就创业,每天都像打仗。过去7年我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有时候上午连连来了几个好消息,比如,这家公司可能要收购你啦,有订单啦,但中午一过都是坏消息,对方要求更多的数据啦等等。

  创业跟从业不一样,创业关系到企业能否发展,我们想拉阿里巴巴上市直播的订单,刚开始阿里不给,后来确定下两家,一家美国公司,另一家是我们。阿里想自己做这个直播,迟迟不给我们订单,我们觉得可能拿不到,大家感到失落,还剩四天时间,阿里给我们订单,我们四个通宵没睡觉。

  直播情况如何,会影响到股市,所有财经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我们的团队在纽约、北京、旧金山连轴转,几天几夜地转,最多在睡袋躺30分钟,想起来很刺激。

  我们用三条线播放。一条在“爱直播”平台,一条给新浪财经,一条给阿里的媒体名单,他们都能接到直播的信号。

  直播过程中,我们要防范阿里对手的攻击,他们攻击我们,让传输不顺畅,我们快崩溃了,你必须要有好多方法来应对。阿里给的压力很大,要找解决方案,内部也会吵架,要媒体对接,还要带动200个阿里的员工,阿里提出一部分人做防卫,黑客攻击我们,在互联网上很难说这是谁做的。

  活动一结束,所有人都躺倒了。我和合伙人被邀请去参加庆功宴,虽然我们做了很多,但我们感到那是别人的主场,我和合伙人走出来,蹲在纽交所外面,望着纽交所外挂的阿里橙色旗子出神。

  如果是以前,我会希望将来成为阿里,但现在不会了。越优秀的前辈,越低调,就像一杯水,如果你觉得自己满了,别人的水就倒不进来。

  20岁时,我给自己三年时间,三年后公司要上市,三年过去了,好像没自己想的那样,那么到24岁吧,又奋斗了一年。

  付出的劳力,与得到的没成正比,到了25岁,觉得自己太急于求成,不扎实,太飘,后来我更踏实地做事情。可能上帝给了你一些gift,可是不能透支,那样小时候很行,长大就不行,你要珍惜,要提高,让自己成为你希望成为的样子。

  25岁之后,我更多地思考,就更踏实,有好的想法,就踏实地去做事情,我平时也会做冥想,读《圣经》。

  休学创业看好直播

  我在布鲁克读了三年,2012年到哈佛读研究生,读一年后休学。至于为什么离开?因为我选择出来创业做直播,2012年已经出了iPhone 4 和 5,硬件已经达到这个水平,我休学可以全力来做。

  第一笔钱最难拿,所有人都看不到直播的前景。我看好直播,因为第一,我发现iPhone 4有双镜头,我们就知道技术上没问题,当硬件普及时,是软件系统爆发的时候。第二,直播的体验感很好,只要有互联网就能同时体验。

  现在国内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直播,下一个互联网的潮流是直播。互联网产生了门户网站,接着是商业模式变革,出现电商平台,如淘宝、亚马逊、阿里。

  未来将是基于直播的电商变革。例如在国际贸易上的运用,贸易最大的问题是建立信任,如果用直播,买家和卖家就有直接交流,省去中间环节。我找到美国进口商,我给对接国内的厂商和出口商,给进口商看产品和产房直播,建立起信任。

  很多时候美国进口商有顾虑,例如,0.5美元一个杯子,这个杯子在美国是5.99元,你这么便宜,质量怎么样?其实是中间商把价格抬高了,我们切断中间的经销商环节,让厂家与消费者直接连接,我们已经跑了近一个亿的贸易订单。

  大部分产品都适合做直播。例如,美国从中国进口立体停车设备,我们把两者对接,帮中国出口,帮美国进口,在美国的共管账户上打进钱,产品到了,再付钱。这样就把货物和钱的顾虑打消。

  货品质量是首要,而不是价格多便宜。我们对接的国内厂家应该产品OK,依法纳税。美国进口商,担心中国那边是皮包公司,让自己损失订金。这些企业都知道如何出口,但信息和资源不对称。

  每个新技术,会促进生产关系的变化,促使生产力的突破,技术运用带来新的商业模式。所有技术,包括直播,最后是要解放生产力,进而调整生产关系。

  三个合伙人取长补短

  创业是一个长久的过程,不是一朝一夕。我们公司现在有30人,在北京有技术团队,在青岛和纽约下城有销售,硅谷有个点关注技术发展。

  三个合伙人,我发展商务,另一个合伙人是Titten,他曾经是阿里海外CFO,财务很好,做事谨慎。还有一个合伙人张坤鹏是我高中同学,技术出身,我们知根知底,他是技术上的天才,流媒体行业里最棒的人才之一。我的思维比较跳跃,Titten能做很好的对接,我做大的合作对接,我们各自有所擅长,配合挺舒服,每个人的思维不一样,但大的方向一样。

  北京白天是美国的晚上,我会工作到很晚,白天与合作方做推进,晚上与北京做对接,从8点工作到凌晨2点。我睡4个多小时,以前睡觉前会思考,全身肌肉很紧张,现在充分放松,做冥想。我喜欢自由搏击、骑马、射击、滑雪、游泳。这些运动与创业相似,让你更集中精神。

  创业的所有困难,都在于你是否准备好了,没有任何项目是不好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变成那个合适去做这件事的人。

  好的想法和资金都不困难,问题在于你有没有提高到能驾驭的状态。还有,你到底有多想做这件事,如果你真得很想要,你一定能想出办法来,一定会有人帮助你。我很小时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在幼儿园时我就知道我想做商业。一旦想法明确了,你不会因一时得失而停止。

  我个人的目标,是更多、不断地突破,最大限度帮助更多的人。如果你得到那么多恩惠,你应给与更多,但我没做到。我一路上得到很多恩惠,我觉得我本来不应该得到这么多,我应该给与更多。我们在筹备设立一个年轻人创业基金,介绍如何成立公司、融资,让他们做尝试,也帮助他们到国外读书。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