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85】陈慎佳 老板级的治安义工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85】陈慎佳 老板级的治安义工

Mar 7, 2017, 00:16 AM

  陈慎佳,出生于中国广东省广州市,来美已经37年,数十年间他一直经营着衣厂,是一名稳健而成功的老板。3年前,纽约市历史上首支由亚裔组成的民间治安队--布碌仑亚裔民安队成立,他担任了该支队伍的总督察。3年来的风风雨雨,他白天忙工厂,夜晚驾车巡逻布碌仑华人社区,每天在老板和治安义工的角色中转换着并乐此不疲。

  他说,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尽管辛苦,但让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

  ■ 侨报记者 崔国萁

衣厂老板陈慎佳。 (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陈慎佳巡逻中与警方在一起。(陈慎佳提供)
陈慎佳和市警总局交通局局长陈文业在一起。 (陈慎佳提供)
在社区晚会上陈慎佳和队友们获表彰。 (陈慎佳提供)
在一次社区活动上,陈慎佳衣厂的员工们和身穿民安队制服的老板合影留念。(陈慎佳提供)
州议会颁奖民安队,陈慎佳和参议员高顿在一起。 (陈慎佳提供)

  20岁来美  进衣厂学徒

  我来自于广州市,毕业于当地知名历史老校--广州培正中学。后来听周围的人讲在美国好找工作,遂经过香港,于1980年来到美国,那年我才20岁。刚来时我就进了一家专门负责剪裁衣服的工厂(裁厂)做学徒,慢慢地学技术,每天在拉布、剪裁布料中度过,同时也做杂工。你问我学徒时苦不苦?肯定苦。但来美前我已有了心理准备,也就不觉得这么辛苦了!

  美国的制衣业分工详细且专业,刚来时我进的是制衣业的裁厂,裁厂的下游厂家是负责缝纫的衣厂。我在裁厂学徒3年,学会了技术后,又离开工厂去做进出口贸易,一晃又是3年。时间转到1986年时,以前的一个同事叫我一起去开裁厂,那时我一边做进出口贸易,一边经营裁厂。大约在1990年,我将贸易公司关掉后,就专心做裁厂,这一干就是33年。

  生意外移海外 本土厂萎缩

  那时纽约的制衣业大多集中在曼哈顿中城附近,位于百老汇大道至第九大道的34街至40街之间,该区域也是世界著名的曼哈顿时装区(Garment District),集中了从设计、制版、染色、裁剪、装饰到销售的整条服装产业链。

  我负责的裁厂在47街,那时的地理位置算是偏的。随着发展,曼哈顿的房租越来越贵,由于时装区地处曼哈顿黄金地带,政府也不断游说制衣厂搬迁。后来在租赁合同到期后,厂子就搬到了布碌仑日落公园地区的一大道交58街,和合作伙伴合办的另一家厂搬到了一大道交33街,从那以后工厂就扎根在了布碌仑。

  大约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美国很多制衣厂的订单往中国和东南亚外移,生意流失得很厉害,而海外市场的竞争力也越来越激烈,导致美国本土衣厂的利润大幅降低。

  之前纽约市制衣厂多得数不过来,光曼哈顿唐人街就有几百家,后来倒闭的、关门的、被淘汰的,存活下来的衣厂越来越少,由此也让裁厂的整体规模不断萎缩。目前纽约市的裁厂超不过百家,在布碌仑有一定规模的不足10家。

  靠管理要效益 保持竞争力

  尽管如此,我依靠自己对裁厂的熟悉和几十年的经验,再就是靠管理,来保持自己工厂的竞争力。在管理上,我首先做的是人性化管理,即和工人们打成一片,让自己和大家像一般同事们相处。其实将心比心,自己也是打工出身,所以理解工人们的心态。因此,这些年在工人们碰到难题或事情时,能帮他们就尽量帮他们。

  另外,就是想方设法不让工人们停工。裁厂的工人是按小时计酬,遇到生意不好时,有的订单即使是没得赚,但只要能打平手,我都接回来,为的是让工人们有活干,否则一停工,工人们就没收入了。如此,大家相处时多为对方着想,自然就会不一样。

  而在硬件的管理上,我将每个部门分得很细,每个人都负责到位,套用中国话说就是实行“岗位责任制”,如此让工厂出差错的机会减少,也让质量得以保障。另外就是按时交货。如此工厂的信用做出来了,客人们有信心,大家就能长期合作,也用不着满世界地跑找生意了。

  经过一番努力,尽管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但我的工厂一直处于稳定的状态和水平。一年间工厂有10个月在忙碌,淡季很少。所以目前的我们不用担心客户,倒是客户担心我不干了。

  组建民安队 担纲总督察

  2014年1月29日,布碌仑亚裔民安队正式成立。那时,迁入八大道华社的华裔新移民高达数万人,但治安却每况愈下,罪案多发不说,还有一些西裔和非裔歹徒专门跑来八大道作案,而且还大模大样地为非作歹,令华人成为罪案的目标。而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自己的生活已经稳定下来,就想为社区做些事情,而社区也正需要自己尽一份力。于是,柳宝枝、我和黄伟昌等五个人一起商量要成立个民安队来维护社区治安。

  当时,队长柳宝枝提醒我们说做民安队很辛苦,要付出很多,不要半途而废,否则就不好了。而三年下来,民安队不仅做得越来越好,并不断改进,制度、管理等各方面也越来越规范。

  在民安队刚成立时只有20多人,因为人手少,我每周巡逻四次。 因第二天要忙工厂的缘故,我就选择在晚间10点至12点于街头巡逻,做餐馆的队友们因为下班晚,则在深夜12点至凌晨2点值班巡逻。那时真是太忙了,忙得自己连剪头发的时间都没有。民安队后来不断发展壮大,目前已有四、五十名队员,我才改成每周巡逻两次。

  抓歹徒也紧张 不断立新功

  每当夜幕降临,民安队队员驾车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夜间巡逻时,一旦碰到抢劫等罪案时,做为民间治安队,队里要求队员们不能下车,在监视歹徒的同时要尽快报警。但我会下车,尽管自己的内心也很紧张,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怎么样,也不知歹徒是否有武器,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无论如何,我都要确保队员们的安全。

  2015年8月25日凌晨12时30分,我们协助警方抓获了一名在八大道街头抢劫一名华裔青年的西裔歹徒。当时受害的华青正沿着七至八大道的48街独自步行回家,突然窜出4名十多岁的西裔恶少将他围住,4人不但对华青拳打脚踢,还抢走他身上手机和钱包等。

  就在几人得逞后企图逃跑时,恰好我和队友驾驶着民安队巡逻车闪着警灯经过这里。看到我们的巡逻车后,那几人立刻四散而逃。我和队友马上下车追赶,当场抓获了1名抢匪并将其制伏,但另外3人却趁乱逃走了。随后我们通过对讲机报了警,72分局的警员迅速到场,将被我们制伏的抢匪逮捕,同时又传呼其他警车去追捕另几个逃犯。

  去年的6月6日晚间约11时,我带领着队员们正在八至九大道的44街上巡逻,一名华妇拦住了我们的车。经询问得知这名夜归的华妇被抢了。当时华妇将车停泊在44街上,准备步行走回位于附近的家中时,有一名西裔男子乘其下车之际,冲向前抢走了她的背包,然后沿44街步行逃往五大道方向。

  得知案情后,我带着4名队员立即展开跟踪。当时我们一边驾车缓慢地跟踪着抢匪,一边致电辖管的72分局,并不断向警方报告抢匪逃跑的方向。当抢匪逃到五大道交44街时,三辆警车冲来将抢匪团团围住,劫匪只能束手就擒。

  回顾过去的3年,民安队协助警方抓获了不少歹徒,不断立新功。而这和全体队员们的共同努力、辛劳付出和默默地奉献是分不开的。在经历过无数次风雨后,这支队伍也变得更加成熟、坚强和勇敢!

  家人全力支持 队友很团结

  3年间民安队坚持不懈巡逻,每天送走不眠之夜,已让八大道华社的治安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点从民众的反馈就能感知到。每次去警局开会时看到那些变化的数字,和八大道一个日渐平和的治安环境,我和队员们都颇感欣慰。

  其实自己当初也没想到干民安队会这么辛苦,以为只是巡逻而已。但民安队发展到今天,不仅要为社区的平安保驾护航,还要和社区互动,参与社区事务。队长柳宝枝不断地提醒我们,要和社区相互支持。既然说得有道理,那就要听。

  而我呢,在保证工厂运转的同时,只要有需要都尽量出来,与大家共同分担。但个人的爱好就牺牲掉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少了。像我之前喜欢钓鱼,尽管钓得不好,但有时间会邀上朋友们一起出海。以前还爱和公司的同事们打打小麻将,但现在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而我最要感谢的是我的太太。太太是上海人,但见过她的人都说她不是上海人的上海人。我和太太结婚27载,多年来我一直很忙,成立民安队后更忙,根本顾不了家。家里的事情和抚养孩子都是太太一手承担,那时孩子小,照顾两个孩子很辛苦的。而太太也从不要求我去赚多少钱,只说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所以我能有今天,一双儿女也长大成才,这么多年都是太太的功劳。

  3年下来,民安队也越来越规范,这些和队长柳宝枝做事严谨分不开。而我们三个发起人之间,除了有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看法外,在日常工作中依靠合作和理解,由此让民安队做的越来越好,也把家园守望得更加完美!

  做公益收获大 人生有意义

  从几年前开始,衣厂当年流失到中国和东南亚的一些订单又陆续回到美国本土,原因是中国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因此纽约的衣厂逐渐复苏。但好景不长,政府又开始不断调高时薪,去年是9元,今年11元,明年13年,后年要涨到15元,让回流的一些利润空间又被挤压,也让小企业的负担又增加很多。

  但是做民安队却对我的工人们带来正面影响,工人们知道我很忙,经常要出来开会,大家都会很自觉地去做工。这让我很感慨,尽管付出很多,但这些公益行为却让自己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同时,我和队员们日夜在街头巡逻也对我的孩子们带来正面影响。之前孩子们只知道Dad忙,现在孩子们知道了Dad在忙啥,因此女儿和儿子都支持我去做。小儿子前2年帮我们做义工,现在18岁的他希望加入到巡逻队伍中。但我说,你现在还小,过两年才可以,到时爸爸不会反对。

  我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尽管辛苦,但让人生变得有意义了,也令自己的思想境界变得不一样了。这是金钱难买的收获!究竟我还能做多久?只要身体能撑得住,我还会继续干下去!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