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 79】 戎装卫国好男儿 潘建夷(图)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 79】 戎装卫国好男儿 潘建夷(图)

Jan 24, 2017, 01:17 AM

  对于许多华人新移民来说,来美与家人团聚,打工攒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面,这便是安稳的生活。15岁从福建移民来美的潘建夷,父母也曾希望他按部就班的经营属于自己的餐馆,然而这位年轻的小伙却不甘平淡,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初来乍到水土不服,语言障碍难融校园,大学还是餐馆两者选择,潘建夷和许多新移民一样也曾迷茫。因为一次偶遇,一句“如果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一颗希望为家人带来荣誉的心,他穿上一身戎装,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 侨报记者 陈辰

从事新兵招募工作的潘建夷与新学员合照。(照片均潘建夷提供)

 

潘建夷与海军陆战队战友合照。

 

潘建夷与海军陆战队战友合照。

 

潘建夷与社团年轻华裔合照。

 

潘建夷与华裔新兵合照。

 

潘建夷训练时与战友合照。

 

在日本工作期间的潘建夷。

 

潘建夷参加中华公所举办职业日与国会议员以及侨社代表合照。

 

潘建夷与参军的毕业生合照。

 

  初来乍到 语言是最大障碍

  15岁那年,我和妹妹跟着妈妈来美,和远离家乡多年的父亲团聚。初到美国是2003年11月24日,第二天便是感恩节。与很多移民家庭一样,父亲先来美国闯荡,儿时一别便有十几年没有见到父亲。落地纽约,从机场出来便被冬天的寒风所震惊。母亲紧张的推着推车,我和妹妹跟着她。见到父亲的瞬间,熟悉而又陌生。一家人经过漫长的分离,最终跨过万水千山在纽约团聚。

  来自福州的我已经习惯了南方温暖的天气,因此初到纽约因为水土不服,便生了一场病。不适应环境,不仅仅体现在气候,也有文化。刚来纽约便住在了华埠凯瑟琳街。纽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美,很繁华。我来自山村,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新鲜的。走在街头,恍惚间还是有回到家乡的感觉。

  在适应了纽约的冬天后,家人希望我通过教育真正融进纽约。因此通过教育局的安排,我进入了华盛顿大道高中(Washington Ave High school)就读。然而这所学校当时早已名声在外,不是因为优秀的成绩,而是被评为全纽约最危险的十大学校。学生犯罪以及在校打架斗殴,让这所学校一步步走向深渊。

  还记得开始上学第一天,我除了些许期待,更多的是对于陌生环境与学校的紧张感。从华埠出发,搭乘巴士到学校,当时英文还不熟练的我特别害怕迷路或者坐错站,因此时时刻刻都在紧张的状态当中。来到学校后,进入到英语学习者课程(ESL)学习,随后大概1个月后开始逐渐熟悉学校的环境。

  开始上学之初,语言成为了我融入学校的最大障碍之一。当时的我性格十分的内向,加上英语不流利让我有点害怕和他人沟通。同时说话的口音,也成为了让我退缩的原因。就像很多新移民的孩子一样,因为文化和语言的不同,让他们成为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我曾被非裔同学多次骚扰,但最令我记忆深刻的还是看到同样来自中国的同学,在学校的洗手间内遭遇霸凌,非裔同学对他们拳打脚踢,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无助与痛苦。但是初来乍到的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出手相救,这个画面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这也为我未来加入军队,在心里埋下了种子。

  餐馆工作 为上大学赚学费

  对于许多来自福建的新移民,孩子在读完高中,学好了语言之后就开始工作,成为了很多家庭的选择。然而我的父母却十分重视教育,当时尽管家庭有许多生活上的负担需要分担,但他们依然支持我和妹妹继续读书。他们的愿望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学习更多知识,英文说的更好,这样在大学毕业后便可以进入主流社会工作,成为公务员。或者是可以经营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流利的英文可以帮助我们和政府部门沟通。父母的期望,就是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活一辈子。

  高中时期,我每年暑假都回去餐馆工作。从餐馆中最基础的打杂开始,一路做到最受老板器重的收银。餐馆当中,除了炒锅我基本每一个职位都做过。高中毕业后,我选择休学一年去餐馆打工,因为大学的学费很贵,即使有学费补助和减免,但如果上好的大学,学生贷款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因此打工是希望自己赚够大学的学费,为父母减轻负担。赚到学费后,我于2008年9月进入CUNY学习工商管理。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在普通的大学里,即使学习再优秀依然会面对找不到理想工作的窘境。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担心未来的路怎么走。

  决意当兵 父母极力反对

  一次放学路上的偶遇,成为我加入海军陆战队的契机。当时就读大一的我,在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名华裔的海军陆战队征兵员吴中士(Sgt.Ng)。来自中国广州的他,可以说流利的普通话,我们两人年纪相仿也聊的很投机。随后他问我是否想当兵,对于当时正处于迷茫期的我来说,是一个从没想过但可能很不错的选择。

  针对我对于学业与未来的疑问,吴中士和我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并且表示加入海军陆战队后可以在部队里学习技能。他说,入伍后,也可以军人的身份免费进入美国任意一所大学深造,不论专业是否与军事有关。同时,只要被录取,海军陆战队都会负担全部的学费,同时每月有固定工资且福利丰厚。而入伍的要求是有高中的毕业证书,通过基本的数学与英文考试,有绿卡以及公民身份。

  我回想身边从事餐馆或者自己不断在打工的老乡们,一辈子辛辛苦苦做了几十年,晚年却没有保障,最后只能靠政府的低收入或者继续辛苦工作,才能在美国勉强生活。但像我这样年青一代的新移民,从中国来到美国定居,并想自己与下一代都在这里好好生活发展的话,餐饮业显然不是我们从业的唯一选择。吴中士当时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如果没有挑战过,那便是遗憾”。这句话激发了我挑战的心,而更大的挑战则是如何说服我的父母让我加入海军陆战队。

  因为文化的差异,我的父母和很多华人父母一样,都觉得孩子参军就是上战场打仗,随时可能一命呜呼。但事实并非如此,由于美国征兵是志愿兵,因此参军者有权利去选择自己想要从事的工作。而海军陆战队当中需要上战场的兵种,仅占全部征兵总数的20%,参与者可以从278个工种中选择适合自己的。

  作为男孩子,每个人都有一个军人梦。在我将参军想法告知父母时,他们极力反对。当时母亲对我说,她生我这个孩子并不是希望我去战地送死,尽管当兵福利丰厚,很可能会有钱拿但是没命花。我的父亲更是坚定的认为,如果我参军家里便会失去唯一的一个儿子。尽管我极力解释征兵制度,包括我所申请的工作为后勤文职。父母表示,他们希望我可以自己经营一家餐馆,过上平静的生活而不是去军队里受苦。

  尝试着说服父母无果后,当时已经年满20岁的我毅然决然选择搏一把。我在布碌仑的军队基地参加了考试,在顺利通过后,我便收到了海军陆战队的体检通知书。随后我便开始为通过体能测试而努力,在那三个月里我每周都在认真参加训练,为入伍做准备。

  训练的过程中,有体能的考验、军队制度以及历史的考试,同时还有格斗以及射击训练。刚开始的时候,训练非常艰辛,我每天都是在身体的疼痛中醒来,但我并不觉得苦,因为我知道这是对一个人意志力的考验。

  还记得结束训练后,我穿着军装回到家中,那时候我晒黑了也瘦了,母亲开门看到我的瞬间泪如雨下,她觉得我一定吃了很多苦,心疼地抱着我一直哭。我懂得家人的心疼,因此希望做到更好,让他们可以为我骄傲。

  驻军海外 重回故土获真爱

  在我加入海军陆战队后勤部门后,开始负责人事管理一职,其中包括对于现役和退伍军人的保险以及家人的福利进行登记与更新管理。即使我已经完成了训练,进入部队从事文职,但是父母依然觉得我可能被随时送上战场,时刻处于担忧当中。这样的不安感一直持续到我入伍工作的第二年,他们在看到我工作上的成就,以及身边人因为他们的儿子是军人而肯定与尊重后,不解才开始慢慢变成支持。

  2009年12月,进入部队后的第一份工作我选择了日本,进入美军驻冲绳基地工作。当时也是我第一次以军人的身份离开美国,前往一个从未去过的国家工作,心里也很紧张,但更多的是自豪感。

  直到现在,我还依然记得在海外过得第一个圣诞节,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战友们一起在异乡欢庆佳节,开心的气氛渐渐冲淡了对家的思念。一般情况下驻军工作时间为一年至两年,而我在冲绳则工作了三年。我很喜欢去不同的国家与城市,了解不同的文化,因此在日本工作期间也分别去了韩国、泰国等亚洲国家。但是最幸福的经历,还是发生在祖国。

  2010年工作期间,我利用假期回到家乡福州去看望亲人,也享受家乡美食。期间,我偶遇了儿时在外婆家结识的玩伴,也曾是低我几年级的学妹,尽管多年未见,但是重逢后依然倍感亲切。随后我们便相约出行,在交流的过程中我渐渐爱上了这个可爱善良的姑娘。我告诉她我在美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也和她探讨未来的规划。分别的时刻到来时,我发现不舍占据了我全部的心情,因此我在回到日本前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经过她在中国、我在日本的远距离的恋爱,我们选择一起生活,在2012年在纽约团聚并结婚。现在我们的家庭已经是一个温馨的四口之家了,女儿两岁半,儿子一岁八个月。

  成征兵员 帮助华人青年圆梦

  上大学,对于很多家长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他们都希望孩子在大学毕业后,可以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并过上好生活。但是由于现在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且职位空缺并不多,因此很多大学毕业生都很难找到心仪的工作。

  在征兵工作中,我走进侨社,其中包括在华埠举行的亚裔招聘会。许多华人年青一代,都有着无限的潜力。如今海军陆战队最缺少的是年轻女性的加入,许多职缺都虚位以待。

  在我的帮助下,一名来自中国珠海的女孩子成功加入了海军陆战队的行列,她在亚裔职业日向我们咨询,很开心的是,她最终选择了接受挑战并且成功入伍。

  如今,我们有许多计算机科技方面的职位,其中电脑安全是一个十分热门的选择。不少曾在海军陆战队从事相关职位的军人,在退伍之前便会收到来自大公司的高薪职位邀请。因此,我也希望可以继续通过我的语言优势以及文化背景,帮助更多的华人新移民加入军队,挑战自己并且实现梦想。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