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78】心灵美发师唐子一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78】心灵美发师唐子一

Jan 17, 2017, 00:11 AM

  法拉盛这个活跃在纽约的小小社区如今已经和以往不同,不断发展的经济、不断活络的社区,不少人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充满向往。但有一群年轻人生活在其中,却留恋着另一个时期(1900-1970年代)的美国,他们在每天行色匆匆的人群中显得那么不起眼,但又鹤立鸡群,他们做着自己为之欢喜的事情,为自己真真切切的生活着,而其中有一名华人青年,为了自己的梦想,选择在法拉盛扎根。

  ■ 侨报记者 宋旸

剪发时的手型、工具以及环境所散发出的复古氛围,不正是人们享受文化的真谛吗?(照片均侨报记者宋旸摄)
剪发时的手型、工具以及环境所散发出的复古氛围,不正是人们享受文化的真谛吗?
复古环境仿佛让时光冻结。
置身其中做任何事都是一种享受。
认真、优雅、一丝不苟和细节何尝不是一种生活态度。
每一位客人的姓名联系方式以及曾经做过什么样的造型我都会一一记录。
就连价目表也透着古意。
剪发时的手型、工具以及环境所散发出的复古氛围,不正是人们享受文化的真谛吗?

  我叫唐子一,来自中国的工业城市沈阳,来到纽约仅仅6年,在法拉盛的罗斯福大道经营一家造型工作室(Time relationship)。这里不仅是我工作的地方,还是我的另一个“家”,也是聚会老友、认识新人的场所。说这里是个“灵魂收容所”有点过了,至少安放了我们这群人一段无法忘怀的青春。

  舞出梦想 折翼韩国

  很多人都来过我的美式复古造型工作室,他们都很羡慕我在此的生活以及取得的“成绩”,并有不少朋友向我取经,也希望可以像我一样在美国展开自己的人生。但是我想说,其实我就是我,所谓我自己的人生其实也属于我自己,无法复制。所以在采访之前,希望可以和来到我这个“家”的朋友们说,我们相识在路上,只要每个人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认识喜欢的人,认真的生活,不管在哪里都是成功。

  当得到媒体邀约讲述自己在美国甚至在纽约的经历和心路历程时,我也在问自己到底是什么让我可以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后来我想明白了几点,首先我不希望任何人可以羡慕或者以我为榜样,因为这仅仅是我的人生,这个人生说真的和美国其实关系不大,只是我现在在美国生活,就在这里展开人生好了。

  其次,我自己的人生并不认为会过的丰富多彩,我也从没想过丰富多彩,只是顺其自然的向前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当然,从现实来说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很多挫折,这一点和任何一位来到美国的移民都相同,但我乐在其中,并把这些当做人生的一部分。

  至于说起自己为何会在法拉盛开一家美式复古造型工作室,这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其实当初我对于发型设计并不是很有想法,从大约13岁起,我是对舞蹈有着浓厚的兴趣,可以说跳舞是我这一生中唯一坚信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18岁时,我随团去韩国参加演出并在韩国学习舞蹈,认识了不少韩国的舞蹈团,才知道韩国的舞蹈产业发展令人震惊,因此激励自己潜心练舞,这辈子就是以舞蹈为伴。不过,都说好事多磨,对我来说却并不是,就在韩国学习舞蹈的时候,却因为一次意外受伤让我的舞蹈梦最终完结。

  在治疗了将近半年后,腰伤让我再也无法承受激烈舞蹈带来的冲击,我只能面对现实放弃梦想。在学习舞蹈期间认识的同开舞蹈院的阿姨给了我很多帮助,她看我因为放弃梦想而郁郁寡欢,终日游手好闲的在街上无所事事的时候,就鼓励我在她开设的造型工作室中学习发型设计。她告诉我,我的天分足以让我成为一名优秀的发型设计师。

  人生双线并行 工作生活两不误

  从此我的人生走向了另一个不同方向,虽然舞蹈是我一生的挚爱,但是我却在美发设计的领域有着过人的天赋。半年以后,我的韩国师傅告诉我,我是他见过的学习最快,最有想法的学生,我的未来前途光明。真的很感谢我的老师,在无奈放弃舞蹈之后,我的生活有了完全不同的变化。

  与跳舞和造型设计同时发展的还有我自己的兴趣爱好,那就是对于美式复古的热衷,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那种工作就是生活全部的事业型男子,我最最希望的生活是做一份适合自己的职业,然后拥有自己无比热爱并为之投入的另一种生活。而从15、6岁受同样醉心于美式复古潮流(Vintage)的表哥影响,我也从喜爱发展到疯狂热爱。

  2012年,我随母亲移民到了美国,也中断了在韩国的学习,虽然在那边学到了有关发型设计的几乎全部手艺,但并没有想特别以此为生。来到美国后就落脚纽约,不但感受到了美国的文化,更发现这里的一切似乎那么熟悉,我有种找对了方向的感觉。

  为何这么说呢?可能这也是从我对于美式复古的兴趣爱好中得来,而且我发现自己的未来,自己的人生似乎和它完全脱不了关系了。更何况在这边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都想让我们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一些,变得对自己来说有意义。大家不谋而合,就决定开一家以美式复古为风格的场所。而我又从事美发设计行业,因此一间“与众不同”的造型工作室就在2016年6月建立起来。

  当然在此之前我已经在位于曼哈顿东村的一间台湾老板开的发廊工作将近四年,在那里的时光令人难忘,不但感受到了纽约纯粹的文化,更体会到了赚钱的不易。在老板的鼓励之下,我不但没有像很多来到美国的移民一样只顾低头赚钱,反而发现了现实以外的很多美好的东西,这都是促成我开一家复古造型工作室的原因。

  如今工作室开了半年,顾客们络绎不绝,有熟客也有新朋友,人们来到了这里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打理头发,更多的是到这里坐一坐,拉拉家常,聊聊天,放松一下心情。这也是我的初衷,如果仅仅简单到到这里来理发,那么他或者她应该到其他的理发店去,这里虽然向公众完全开放,但其实它只是社区一小部分人的家,在这里我们有着对生活相同的感受。

  不“艺术”的艺术之家

  曾经有个朋友问我,你对于剪头发怎么看,我想这个问题放在法拉盛的造型店恐怕会有很多种说法,我想说的是头发这种微小的东西在人类的历史与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巨大,从一种生理现象出发,它同时兼具了极其丰富的社会、文化、宗教和情感价值。

  因此我在为顾客做造型的同时却有着不同的思考,我认为毛发是人类的一种自然生理现象,但是这种与生俱来的细小物质却带有强烈的社会性,尤其是人的头发最为尊贵,它生长在人类的头顶上。作为视觉效果上的一个显著特征,头发常被用来界定一个(类)人的社会身份、政治倾向、家庭出生,反映各个时代不同的精神取向、风俗习惯。尤其当头发被看作某一时期、某一领域特定的标志时,便超越了个人好恶,因此我怎么能随便对待呢?

  当造型师有了这个层次的理解,那么眼前的客人便和以往有了不同。也有不少客人说我是艺术家,是发型的艺术家。但我却不这么看,首先我的工作说的比较直接其实只是一种手艺,虽然我尽心竭力为每一位顾客打造适合他们的造型,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艺术的一部分。

  而恰恰我认为我的生活,我的工作室,以及我的顾客都是我自身艺术的一部分,我的生活就是一个艺术生活,而非我所掌握的这一门与之谋生的手艺。就好像1980年代的中国现代艺术深深打上了革命和前卫的烙印,艺术家们率先改变自己的头发,来印证自我艺术态度的转变。

  在美国也是一样,“大胡子”艺术家是这个时代独特的一种景观。通过对身体的改造,油腻的长发和胡须变成了前卫艺术的标志。和他们的作品一样,这些行为在当时普通的观众看来实在难以理解。但是如今时代与社会不同了,我们醉心于这样的生活方式,醉心于这种闲散的,几乎无目的生活状态。

  我同样也希望我的这个“家”包含了对待当代都市流行形象的一种态度,这是对全球化时代“世界公民”之种族/文化身份的追问,而不是仅仅限于将其视为纯粹“简单的”的审美对象。这里有来自二战前的座椅,有美国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镜子,更有不少1910年左右的吊灯,还有不远千里从墨西哥空运过来的仙人掌……,美式文化是这里最终的体现。

  看着工作室里面的陈设,你会发现虽然置身于一个热闹非凡的社区,就好像在中国无异,但是却有着一个安静的再安静不过的一个小小空间。一切都是美式的风格,通过静与动,中美文化的巨大反差,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动。

  我甚至希望通过这些略带距离感的视觉表现方式,让人们可以注意到现代社会在标榜个性、全面审美进程之下深深埋藏的另一种无意识。在欢呼现代生活的胜利的背后还保存有什么?人们一直声称的文化差异和多样性事实上处于何种处境?我希望我可以回应这些问题。

  曾经看过中国艺术家李海兵的几件作品,其中有一件叫做《1998年X号计划——重要的不是理发》艺术家进行了一次亲历的行为,他进驻到一个小村庄中,为村民们理发,除了改变他们头上这点微不足道的东西(但对于都市时尚而言却是重中之重)以外,还能为他们做什么?李海兵所探讨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内部的问题,而且也反映出一个当代艺术家的社会良知。

  这个作品对我触动很大,也告诉我很多未来的方向,当然我觉得我目前不会把我的造型工作上升到艺术的高度,但我的生活却尽可能的贴近艺术生活,我将内心的感受通过这间小店进行了表达。记得有次和朋友开车几百英里赶到靠近加拿大的一个小城镇去收购一部30年代的卡车,结果和车的主人成为了好友,他很惊异有两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会对美国文化,对曾经的美国的历史以及“古董”有着特殊的偏好。

  与同仁分享 乐不思蜀

  当然在对于我的工作有着更加理性的认识之余,我也会把我的兴趣和不少朋友们一一分享。美式的复古融入了我的人生,也融入了我的“家”,当然我也会在玩味美式复古的道路上将其进行一部分的商业化,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同研究。

  说正格的,要能把嗜好收藏商业化,没热诚、没深厚底子那可不行!也有不少朋友的收藏品比我多很多呀!令我佩服不已,每当我看着友人们在店里聊得眉飞色舞的,一瞬间,彷彿我们又变回了刚出社会的毛头小伙子,年轻又热血十足!

  一次有位老板送我一本原文收藏书,与我一起分享其中宝贵的图文资讯、不亦乐乎!这一份热诚能从年轻维持到现在,还要达成“理想与面包”兼顾实属不易。他羡慕我圆了已经开店的梦想,不是件容易的事!记者刚刚问我:希望未来母亲以及你的另一半支持你这一份兴趣及事业吗?我会心一笑,眼神已然让他知道了答案。

  说到这我可是要为自己开心一下,因为我的母亲也是从不理解到理解,现在跟我兴趣非常一致,虽然这个店里的Man味十足,她可是比我还兴致勃勃的东瞧西看,不断给我支持,推我向前!当然复古文化在目前还是一个相对小众的文化圈,不过也正是因为文化的小众才更需要一处与同好交流的空间。我希望籍由我的这个“家”让更多人了解一种生活方式,并细细品味与享受。

  如果说城市是聚拢各种文化的所在,那么一家接一家的店铺便正是滋生文化的群落。快节奏的时代会让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变得看似简单和快捷,却在无形中让人们丧失了触摸与感知文化氛围的机会。无论你喜欢美式复古还是任何其他文化,去我的小店中亲自感受籍由文化所散发出的氛围才是享受文化的真谛。网络可以带给你爆炸式的资讯,但取代不了亲自去触碰与交流时的感觉。如果你也喜欢复古还碰巧喜欢安静与美好,不妨来“Time relationship”坐上一个下午吧!在这里的人们会告诉你我们拥有着怎样的生活态度。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