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调查:孩子变成低头族 只是手机电脑的错吗?

调查:孩子变成低头族 只是手机电脑的错吗?

Dec 6, 2016, 17:01 PM

  【侨报纽约网报道】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孩子在手机或电脑上花的时间太长了,或许在开口责骂之前你该先照照镜子。据CNN报道,一份新的调查分析显示,如今的父母们每天在各种屏幕上花的时间和他们吐槽不已的青少年孩子们并无多大差别,并且还比孩子们多花3小时以上。


  这份调查是由Common Sense Media出资进行的,这是一个帮助家长、教育工作者和孩子们沟通如何面对媒体与科技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发现十多岁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平均每天要花多于9个小时面对各种电脑手机电视屏幕。家长们会看电视,玩电子游戏,进行网络社交,浏览各种网站,以及使用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而这其中80%的时间是在消遣娱乐而非工作。

  去年,该组织做的一项在8岁至18岁的青少年人群中的调查显示,孩子们平均每天也要花费差不多9个小时在各种电子设备上。8岁至12岁的“吞世代”(Tweens)消耗在这些媒介上的时间偏少,平均为6小时。

  Common Sense Media的研究主管迈克·罗伯(Michael Robb)说,“我觉得这研究是在表示,家长和孩子们在手机电脑的使用上没什么区别。”

  尽管如此,这项研究中调查的1800名“吞世代”父母,有78%觉得在对待媒体和科技这件事情上,他们对于自己的孩子是好的榜样。这是Common Sense Media首次关注家长对于新科技产品的使用喜好与态度。

  罗伯说道家长们如何在自己花大量时间用于电子产品的情况下,还认为自己是孩子们的好榜样并且担心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太长,他举了个例子。“这是我们做过的一个挑战测试。我们放置一台电视,让家长们来找到他们和孩子们的最佳平衡方式。”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米奇·玛丽·莫里森(Micky Marie Morrison)是两个男孩的妈妈,儿子分别为10岁和14岁。她说,当她在与容易使人上瘾的社交媒体抗争时,她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我从孩子们身上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每天不得不查看脸书两三次,但我看完就要关掉它,如果一直开在那,我一定会把时间都浪费在手机上。”莫里森说。她是BabyWeight TV的创始人,她每天要花5个小时在电子产品上,而只有3个半小时专注于工作。“我可以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一整天,而我看到我的孩子们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我想要成为他们的榜样,当我跟儿子们在一起时,我不会忽略他们而去翻看手机里的无聊信息。我要真正的陪伴他们。”



  同时使用几种媒体?父母们说:没问题

  当需要同时使用两种以上的电子产品时,例如一边看电视一边使用笔记本电脑写工作方案,约有三分之二的家长们表示这对于他们的工作质量没有影响。

  在Common Sense Media去年做的那项调查中,认为自己可以同时处理多种电子产品的孩子的比例,与家长几乎是一样的,约三分之二的青少年表示他们可以一边做家庭作业一边与小伙伴在线聊天或者看电视,而且不觉得自己的作业质量会被影响。

  Common Sense Media的罗伯说,“如果你是一位家长,你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尝试跟你的孩子沟通,同时你还要在手机上回复消息,不久你就会发现当你想要获取孩子的注意力,他也在一边发信息一边跟你说话。你的教育工作会变得困难。”

  有两个儿子的莫里森家里,手机都被集中储存在橱柜里,以控制孩子们被多样化的媒体社会影响分心。她14岁的儿子每天放学后只能玩一小时手机,如果不对时间加以控制,他会“被电子产品吸引”不断的查看Instagram,跟朋友发信息聊天。莫里斯说,“这太分散他注意力了,这样他会无法完成作业,什么事都做不了。”


  “我们正处于这个全新的无人地带”

  在调查中,研究者们发现,家长们对于社交媒体最大的担心还不是它会分散孩子们在学业上的注意力,也不是会增加霸凌的风险,而是对身体活动造成消极负面的影响——孩子们久坐不动的在网上聊天,刷社交媒体和电子游戏,意味着室外活动的时间减少了。

  除了运动的方面外,有35%的家长还担心社交媒体对孩子们的注意力也有消极影响,34%的家长认为这损害了人与人面对面的社交方式。

  一位来自马里兰的母亲杰西卡·麦克法登(Jessica McFadden)说,“我们正处于一个全新的无人之地。”

  麦克法登有3个孩子,年龄分别为5岁,10岁和13岁,还没开始使用社交网络,但当他们有一天要接触这些东西时,麦克法登说她和丈夫想要确保孩子们与他们的朋友还会面对面交流,除了网络他们还得在真实社会有社交生活。

  被调查的父母中有56%表示担忧自己的孩子沉迷网络,34%的家长担忧这些电子产品会影响孩子的睡眠,38%的父母则不希望孩子们在网络上过多的分享私人生活细节。

  莫里森说,她很担心孩子们在网上发的东西的“持久性”。“虽然你发出的东西可以删除,但它们都有可能被截图保存四处散播,然后被用作欺凌的武器或在将来成为难堪的证据。”她说。

  在美国,西裔家长比白人和非裔家长更关注自己孩子的网络行为;8-12岁儿童的家长比青少年的家长有着更多担忧。

  “接触网络的孩子年龄越小,家长就会有越多的担心。”罗伯说。


  “想要有隐私?拿点什么来抵押”

  在是否需要监视孩子们的网络行为这一问题上,家长们的意见相当的统一。三分之二的父母认为监视孩子们的网络社交比尊重他们的隐私更重要。

  来自费城的妈妈詹妮安·戴维斯(Janeane Davis)说,“我绝对赞成,因为网络很有可能会让你的孩子迷失其中。”詹妮安有一个20岁的女儿,一个13岁的儿子,和一对9岁的双胞胎女儿。

  “我不会让9岁的双胞胎单独出去到处乱逛。当她们在外面时,走到哪我就要看到哪。”詹妮安说,“监视和看管她们的日常比留给她们隐私空间更为重要。你住在我的屋檐下,你想要隐私,你得有抵押才行。”

  父母们说,确保孩子们只看到他们的年纪可以看的东西,是另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是有着两个孩子的妈妈车丽玲·哈里·勒蓬(Cherylyn Harley LeBon)从她12岁的女儿身上直接学到的,这位小姑娘最近的家庭作业是新闻调查。

  她的研究是一个关于大坏蛋的故事“小红帽历险记 ”,但当她在搜索引擎上打出“大坏蛋”(big bad wolf)的时候,她并没有搜出想要的结果,反而出现了一堆穿着暴露戴着“小红帽”的性感女人图片。

  勒蓬说,“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科技时代,这点很重要,你的孩子会长大,他们会开始有自己的电脑,在学校会接触到各种东西,作为家长应该去跟孩子们说这些事情,他们纯洁的做着搜索研究,结果却出来了色情的结果。”

  有着4个孩子的母亲戴维斯(Davis)说,“你得教你的孩子怎么去掌握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你不能让孩子们害怕它,或者让这些东西变成神秘莫测的。”

  虽然父母希望监视他们的孩子在网上的行为,为孩子过滤他们可能会看到的东西,他们还是看到科技发展对于孩子们课业的益处。94%的家长认为科技支持了孩子们的教育和学校的工作。



  “我还记得我们家没有网络的时候,是有多不方便去进行学校布置的课题和研究。”麦克法登说,从前要去图书馆呆很久才能完成的功课现在借助网络很快就能查到需要的东西。

  “我明白父母对于孩子们接触科技有很多担忧,它会带来很多不好的影响,但是也必须承认网络科技的方便。”她说。

  不过,方便也是有缺点的,尤其是在假新闻泛滥的当前,莫里森说。

  “上周我儿子还说,‘天啊,我无法想象你们以前还去图书馆写论文,这太愚蠢了。’”莫里斯说,“我告诉他,‘这并不愚蠢,你知道为什么吗?’他立刻领悟了,并说,‘好吧,至少你从那里获取的信息来源都是真实可靠的’。”(编译:YF)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