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舌尖上的唐人街:王东东和他的青岛人家

舌尖上的唐人街:王东东和他的青岛人家

Jun 1, 2016, 01:50 AM

  刚走进法拉盛市中心缅街上的“青岛人家”,就听见餐馆老板爽朗的说笑声。来自中国青岛的王东东,看上去人高马大、帅气憨厚,是个豪爽率直的山东汉子。虽说是初次见面,王东东一落座便聊起青岛菜——胶州湾的海鲜,海凉粉,炸生蚝,辣蛤蜊,番茄炖螃蟹,鲅鱼饺子……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王东东自豪的说道:“法拉盛缅街上的北方菜馆有很多,地道的青岛特色菜只有我一家。”

  靠海吃海  家乡海凉粉儿

  盛夏酷暑,吃上一碗拌凉粉是华人的最爱。王东东介绍说,青岛菜的凉粉不是绿豆豌豆或薯类做的。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青岛菜的食材原料多来自胶州湾的海产品。他顺手拿过一个密封塑料袋,里面装着一种淡黄色的干草,看上去像泡茶用的杭白菊。这就是生长在胶州湾海底礁石上的石花菜,这种海底植物蕴含丰富的胶原蛋白,营养成分可与海参媲美。石花菜经过采集、晒干、泡水、过滤、蒸煮、炒制等十多道加工程序,最终制成晶莹剔透的海凉粉。“旅居纽约的山东老乡特别是青岛人,进餐馆必点一份海凉粉,一捧起碗就像回到家乡的大海边。”王东东说。

山东汉子山东菜,大气霸气。

  一解乡愁   辣蛤蜊炸生蚝

  “喝啤酒,吃蛤蜊——惬意!”据说这是青岛人最常说的一句话。胶州湾海域水质好,盛产鲜美的蛤蜊。王东东把家乡的蛤蜊速冻后真空包装,用冷冻货柜运来纽约。“青岛人吃海鲜都是吃活的,老饕们一尝就知道海货新鲜不新鲜。”王东东还特别强调,“青岛人家”的辣蛤蜊选用的是掖县辣椒,只有这种辣椒才是清炒辣蛤蜊的原配和绝配。

清炒辣蛤蜊配啤酒,惬意。

  王东东说,鲁菜起源于秦朝,是中国最早期的四大菜系之一,青岛菜则属鲁菜系的分类。炸生蚝也是“青岛人家”的一道招牌菜,生蚝新鲜肥嫩,肉质多汁回甜。一口咬上去,满满大海的味道。炸生蚝也是一道极好的下酒菜,打开一瓶青岛啤酒,仰头痛饮大快朵颐,一解馋二解乏三解乡愁。

  翁婿连心  鲅鱼饺子有面子

  王东东笑着说,在青岛每逢春秋两季渔汛期,街头到处可见往岳丈家送鲅鱼的女婿或是准女婿。小伙子拎的鲅鱼越大,岳丈岳母就越感到体面;小伙子如果拎着一米甚至一米二长的鲅鱼送给老丈人,翁婿俩双双都觉得忒有面子。王东东说,他的一位老乡家有四姐妹,在渔汛期,四个女婿送来的鲅鱼让全家人吃不完。

  青岛女婿给岳丈送鲅鱼的习俗由来已久,传说一个叫小伍的孤儿自幼被海边一位老人收养,成人后娶老人的女儿为妻。小伍常年辛勤劳作,以报答老人的养育之恩。有一年老人久病不愈,临终时想吃鲜鱼,恰逢海上刮大风,小伍冒着危险出海捕鱼。女儿守着弥留之际的父亲说:“爹爹你一定要等小伍,他马上就捕鱼回来了。”老人点头道:“难为小伍了,罢了罢了……”话音未落老人咽了气。

  不久小伍捕鱼回来,夫妻俩抱头痛哭,随后烹了鲜鱼供在老人灵前。此后小伍夫妻每年都在老人忌日供上初春捕的鲜鱼,并按老人临终前念叨“罢了罢了”,为大鱼起名为“罢鱼”,即当今的鲅鱼。后来,每逢鲅鱼上市季节,青岛的年轻人就会拎着新鲜鲅鱼回家孝敬老人。

鲅鱼剔刺做馅料。

  鲅鱼可烹可炸可包饺子,但做饺子馅儿是一道细活儿。王东东说,首先要把整条鲅鱼的鱼刺全部剔干净,然后用刀刮成鱼茸,再上浆打至弹性十足的胶状才能调馅儿。鲅鱼饺子讲究的是现包现煮现吃,一盘薄皮大馅儿的鲅鱼饺子端上桌,热气腾腾、鲜香四溢。一桌子青岛人齐齐下箸,顷刻之间盘底朝天,来不及拿起纸巾,思乡的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转……

  老乡怀旧   菜式创新

  “青岛人家”位于法拉盛商业中心的缅街上,紧临长岛铁路桥下。每天晚上11点是餐馆的又一个高峰时段,餐馆楼上楼下座无虚席,青岛话、烟台话从各个角落不断传过来。餐馆的墙上挂着百年前的青岛市黑白老照片,餐馆的名片上印着青岛市“五四广场”的地标火炬。王东东说,经典名菜要保留,但菜式一定要创新,“否则经常来的老顾客就会吃烦了”。他经常在网上搜索山东鲁菜新品,下午不忙时就在后厨反复琢磨尝试。开业八个月来,先后推出五十道创新菜式,以满足天南海北不同食客的口味。无论是山东菜还是青岛菜,端上来的都是大盘大碟,显示着山东人的大气和霸气。“有单身老乡一周来吃四五次,我这里就像他们家的厨房。”

  一年忙到头就是为了孩子们

  王东东目前和表姐姜丽华共同经营餐馆,后厨和前堂雇有三十多位员工。王东东说,这家店面原来是花旗饼屋,他接手后购置了新的打面机等厨房设施,还把餐馆的老旧冷气机也更换一新,就为了顾客在舒适环境中享受用餐。他说,目前法拉盛商业区的店面租金超过了曼哈顿,他餐馆的月租已近四万元,他们起早摸黑一年忙到头。“利润都让房东赚走了,”王东东无奈地说。

炸生蚝也是“青岛人家”的一道招牌菜。

  家住法拉盛、来美12年的王东东是第一代华裔移民,和妻子育有一对儿女,大女儿现年六岁,小儿子只有一岁半。平时,夫妻俩注重培养孩子们学习钢琴、舞蹈和阅读的兴趣,而对已经进入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一年忙到头就是为了孩子们,所以再忙我也要去开家长会,”他说。

  (侨报记者余小平图文报道)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