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最多元的城市 最种族隔离的公校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为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任意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2019-12-06
西语裔学生占大多数的杜威初中,向来不被视为是理想学校。图为学校篮球队和前来访问的篮球明星林书豪(右下)合照。MS136Brooklyn.

    西语裔学生占大多数的杜威初中,向来不被视为是理想学校。图为学校篮球队和前来访问的篮球明星林书豪(右下)合照。MS136Brooklyn. com

  自从195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布朗诉托彼卡教育局案》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判决公校种族隔离违宪,至今已经65年了,但是从东岸到西岸,许多大都市地区的公校种族隔离现象依旧存在,更令人吃惊的是,号称种族最多元的纽约市,公校种族隔离现象最严重。现在纽约市决心要好好改革,但是阻力重重,成败尚在未定之天。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白人学生占多数的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是许多学生升学的第一志愿,目前正实施多元计划,录取更多少数族裔。图为校内壁画。MS447.org
白人学生占多数的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是许多学生升学的第一志愿,目前正实施多元计划,录取更多少数族裔。图为校内壁画。MS447.org

 

  为了多元化 西语裔生分到白人初中 白人分到西语裔学校

  纽约市布碌仑区 (Brooklyn)公校开学第一天, 11岁的安赫尔·安贡·奎罗斯(Angel Angon Quiroz)刚升上初中,也就是六年级,在新学校、新的环境,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自助餐厅角落,怀疑他是否做了错误的抉择。

  安赫尔以前上的小学绝大多数学生来自穷人或西语裔家庭。现在布碌仑区实施一项新的融合计划,将他分到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Math & Science Exploratory School)。这所初中学生多数来自富裕家庭,但是他能否适应?他说:“其他人都彼此认识,但是我却一个也不认识。我们就像拼图,我是唯一一块拼不上去的。”

  苏菲·里瓦斯(Sophie Rivas)来自一个富裕的白人家庭,也非常希望上这所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就像安赫尔,她也把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列为他的学校申请抽签计划的第一志愿,但是因为安赫尔来自低收入家庭,因此有录取优先权,而苏菲没有。

  结果苏菲必须通勤到日落公园(Sunset Park,也就是安赫尔住的地区)一所直到分配之前她从未听过的学校上学。她到了学校,发现她是全班唯一的非西语裔。

  开学第一天回到家,苏菲忍不住崩溃大哭,她说:“我就是受不了。”

  历史和结构原因 族裔分区聚居 造成实质隔离

  纽约市有著超过100万名学生,是全美最大的学区,也是种族隔离情形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2014年,也就是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公校种族隔离违宪60周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民权计划(UCLA Civil Rights Project)发表研究报告指出,纽约州有著“全美最种族隔离的公校体系”,主要原因归咎于纽约市公校系统的不平等。

  纽约市民众抗拒种族融合的行动,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一群皇后区的妈妈发起示威游行,反对为了促进种族融合,用校车接送学生到学区以外的学校上学。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民权计划2014年的研究发现,66%的黑人学生和57%的拉丁裔学生就读的公校只有不到10%的学生是白人。种族隔离最严重的是纽约市的布朗士区(Bronx),没有一所学校的白人学生超过10%。

  报告指出:“纽约如果要在社会上和经济上拥有有利多元种族的未来,领导人和市民都必须了解多元化的价值和不平等所造成的危害。”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许多场合指出,许多家庭做出投资置产和定居当地的决定,往往是取决于学区好坏,因此改变学区划分或入学政策必须谨慎从事。市长还一再指出,由于纽约市各族群往往喜欢扎堆聚居,造成纽约市许多地区的居民组成不够多元,变成实质上的隔离现象,因此要公校强制种族融合有困难。他也不愿意用校车接送学生的方式来强制融合。

  白思豪在2018年表示:“我们社区会有种族隔离的原因,是有关结构性的种族主义,有关美国400年历史。很多事情过去应该做而没做。最重要的关键是经济,经济机会对不同族群并不是同样平等开放,这是头号问题,造成居住隔离,也就造成我们的学校课堂不够多元化。”

  社团、家长和教师推动 初中开始试点计划

  尽管如此,纽约市还是踏出改革的步伐,整个公校体系成为改革实验室,看看能否改变因为种族分区而居,所造成的隔离问题。2014年到2015年,纽约市第一、三、十三和十五学区的草根团体、家长和教师开始积极组织,一个个学校、一个个学区推动融合计划。2015年教育局制定多元入学试点计划,指定7所学校参与。

  在高中层级,市长白思豪试图改革8所精英特殊高中的入学方式,录取更多非裔和西语裔学生,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未成功。目前他正在考虑一项全市范围的计划,取消多数的天才班,因为这些天才班几乎是白人和亚裔学生的天下。

  在曼哈顿下城,一项小学的融合计划已经进入第二年,另一项针对 7所布碌仑小学的多元化计划正在研议当中。

  不过目前的焦点放在布碌仑的初中,和另一项在曼哈顿实施的比较温和的计划。如果成功的话可以带动其地区更大幅度的改革,失败的话,将使改革停顿。

  今年秋季开学的第一天,在曼哈顿和布碌仑的数所学校因为采取了这些新措施,看到了种族和社会经济更多元的结果。参与制定包括曼哈顿上西城和哈林在内的第三学区计划的克里斯汀·伯格(Kristen Berger)表示:“我们这么做的部分原因是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你无法只改进一所学校。这没什么用,这是一整个体系,我们希望看到受欢迎和不受欢迎学校之间的学生流动。”

  在旧的体系,每所学校所设定的录取标准,是决定哪个学生上哪所学校的关键。许多初中要求学生测验成绩要高、小学要有优异表现、出身家庭要有钱。久而久之,有的学校因为成了明星学校,入学的学生愈来愈白,愈来愈有钱。

  以安赫尔今年秋天入学的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为例。去年入学的六年级学生,有33%的学生母语不是英语或来自贫穷家庭。对这所初中来说,这个比率算是空前的高,比率会升高,因为在此之前两年开始实施多元化计划。

  相对的,苏菲上的查尔斯·O·杜威初中(Charles O. Dewey Middle School),因为学区的居民多是西语裔,上述的比率是95%。

  入学采抽签 少数族裔优先录取

  今年春天,第15学区(纽约市公校系统共有32个学区)实施多元化入学计划,安赫尔和苏菲和其他3700名五年级学生参加了初中抽。两人都以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为第一志愿,但是学校当局为了平衡学生组成的比率,出身西语裔家庭的安赫尔获得优先录取。

  根据这项计划,每所学校52%的六年级新生名额保留给来自贫穷家庭或是母语非英语的学生,以反映学校所在学区的整体人口组成比率。市府的目标是这个计划实施四年之后,每所学校能有40%到75%的优先录取学生。

  根据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个学区的11所初中有8所达到预期目标。最受富裕家庭欢迎的数学和科学实验初中和其它学校,来自优先录取族群的学生人数增加;在某些学校,包括安赫尔姐姐所上的八十八初中,来自优先录取族群的学生人数下降。至于查尔斯·O·杜威初中和另一所日落公园的初中,人数几乎没变。

  在公园坡(Park Slope),三二一小学的校长莉斯·菲力普斯(Liz Phillips)表示,学生以前会为将来上哪所学校感到非常焦虑。有些家长每次会议上都游说老师要给他们的孩子打高分,这样才能进入最好的初中。

  日落公园一六九小学的尤金·唐(EuJin Tang)则表示,按照旧的体系,许多她的学生甚至不会考虑申请学区排名顶尖的初中。唐表示,两年前她的学校有10人进入了被认为是这个学区最精英的初中──五十一初中;今年又有55人被五十一初中录取。“有的家庭看到录取名单,不禁喜极而泣。”

  公园坡的五十一初中是一所非常受欢迎的学校,现任纽约市长白思豪的两个小孩就是在这里上初中,今年秋季这个学校的贫穷和英语非母语学生比率由33%上升到57%。

  支持者认为这些变化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他们并指出,这项计划是根据社区的大量反馈而制定出来的。

  成功有前提:中产以上家庭数量够多

  就某些方面来说,五十一初中是这个社区的整个融合计划实验成功的范例。第十五学区包括了公园坡多数白人和中产阶级学校,还有日落公园多数是西语裔的学校,和红钩(Red Hood)多数是非裔的学校。学生现在是按照抽签结果来决定进入哪所初中,每所学校必须拨出一半的名额给低收入、无家可归或英语非母语的学生。

  第十五学区的总监安妮塔·斯科普表示:“学生在充满丰富多元氛围的课堂环境成长茁壮,这是我们城市的特色。”

  多年以来这个学区使用竞争性的录取方式,按照学生的考试成绩和出勤率来排序,在这个种族和社会经济非常混合的学区,使得学校种族隔离的情况加剧,

  一向承担大多数的弱势学生人口的数所当地的初中,今年秋季有了更多元的学生,去年进入日落公园一三六初中的学生,91%是贫穷、无家可归或英语非母语,今年这个数字下降到67%。

  市长白思豪和教育局长理查德·卡兰扎(Richard Carranza)说,他们把第十五学区视为草根融合努力的模范。

  在布碌仑,当今年春天录取结果公布时,许多家庭,不分贫富,都表示满意。但是包括苏菲在内的45名被分到查尔斯·O·杜威初中(Charles O. Dewey Middle School)的学生就不是这样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把这所初中填写进志愿里面。不过这些学生的大多数中并没转到私立学校或特许学校,或是离开这个学区。白人学生去年和今年都占31%。

  数据还显示,十五学区的六年级学生族裔组成今年几乎没有改变,杜威初中来自优先族群的六年级学生注册比率从去年的95%只略微下降到今年的92%。学区总监安妮塔·斯科普(Anita Skop)承认,杜威初中的数字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是她希望能够逐渐改进。“一年之内就会有所改变吗?当然不会。但这并意味著没有效果。”

  专门研究种族融合问题的世纪基金会(Century Foudation)专家理查德·卡伦伯格(Richard Kahlenberg)表示,这类计划能够行得通,条件是融合计划所覆盖区域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中产阶级和富裕家庭住在那里。如果贫穷家庭的小孩太多,有意义的融合就不可能发生。富裕家庭可能搬离学区或让小孩上私立学校。根据卡伦伯格的计算,在全纽约市的32个学区,只有9个有可能融合成功。

  前任市长彭博(Mike Bloomberg)任内的教育局长乔尔·克莱因(Joel Klein)表示:“你看看纽约的许多学区,就会发现少数族裔占绝大多数,因为中产阶级都搬出去了。”

  迪迪埃·路威(Didier Louvet)的儿子也分配到杜威初中,但决定不去。因为他儿子在小学参加了法语沉浸式教学,却没分到有法语课程的初中,让全家感到相当震惊。

  获知他儿子录取结果没多久,和其他所有孩子被意外分发到杜威初中的家长一样,路威也接到当时的杜威初中校长埃里克·赛克勒(Eric Sackler)的电话,但是路威并没有被赛克勒承诺要在学校创设法语课程的说辞说服。他认为,从测验成绩来看,杜威初中是所办学成效不佳的学校。

  他说,他所关心的和种族没有关系。但是他希望儿子能够和他类似的孩子一起受教育。

  “这不是肤色的问题。有的孩子积极上进,有的不是;有的天资聪颖,有的资质平庸;有的愿意全力以赴,有的不愿意。”最终路威给儿子注册了私立学校。

  (编译自WashingtonPost.com、NYTimes.com、Gothamgazette.com) 


网友留言

返回顶部
关于侨报|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86P5058T12D35F84DT20190724183535.jpg|http://ny.uschinapress.com/spotlight/2019/07-17/169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