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纽约

首页>正文

飞鹰远去 英魂永生——漫步南京国际航空烈士公园

2015-08-31

  3年前的7月,我和韦克飞沪探望入住敬老院的父亲。身为美航飞行员的韦克,早对中国抗日中的空战如数家珍,因此,在他先行回美之前,我俩专程前往拜访南京国际航空烈士公园,凭吊长眠那里的航空烈士们。

  晨雾退去时,计程车把我们送达紫金山北麓的王家湾。一眼望去,当年2000余名日俘整修的公路旁如今浓荫绿树遮天,静肃无声地默哀著。虽曰公园,实为公墓。里面安葬著170余名航空烈士,并为870名中国烈士,2197名美国烈士,237名苏联烈士,2名韩国烈士立碑。那里不仅是凭吊空军英烈的陵墓,也是中、美、苏将士在抗日战争中,血洒长空,共同奋战的历史铁证。

  园史记载,南京落入敌手后,这座公墓遭到破坏。其中纪念塔被毁弃,亭堂被拆毁,公墓几成废墟。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迁回南京,对公墓重新修葺。

  重修后的航空烈士公墓,原貌重现。牌坊、碑亭、祭堂立于一条中轴线上。牌坊高达8.35米,上部呈现“白云滚滚、火光冲天”的钢筋混凝土造型,嵌刻在正上方横额的是“航空烈士公墓”六个大字。

  1946年3月29日,国民政府在这里举行了抗战胜利后首次公祭仪式。早年留苏的空军副司令王叔铭主祭,美军顾问麦可·康乃尔等陪祭。全国各地在抗战中牺牲的空军将士灵柩也陆续迁葬于此,有些下落不明的,经家属提请设置了衣冠冢。美国飞行教练萧伯特、苏联航空志愿队大队长尔拉夫孟诺、飞行员金爵洛克、洛帕丁、斯托维等为援华抗日牺牲的烈士,也安葬在这里。

  令人寒心的是,在“文革”时期,航空烈士公墓和无数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建筑一样,遭受了空前的浩劫,除了牌坊幸存,其他地面建筑连同墓茔皆惨遭捣毁。那些年轻的英灵,那些无畏的战魂,为众生捐躯却不能在九泉下安眠。

  凛冽冬寒终去也,春风又度紫金山。在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后的近10年里,南京航空烈士公墓这座国际性的墓地得到了逐步修复。

  2009年9月26日,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纪念馆也建成开放。它是世界上首座国际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展现了二战期间,中、美、苏等国空军志士在中国大地上联合抗击侵华日军的历史记录。

  纪念馆分“奋勇抗敌”、“国际援华”、“壮志凌云”和“缅怀先烈”4个部分。“奋勇抗敌”中陈列的两件珍贵的镇馆之宝,是江苏籍烈士陈怀民的一副航空手套和银饰。陈怀民是航空英雄中著名的烈士之一,任第4航空大队第21中队飞行员,1938年武汉“4·29空战”中,他在击落一架日机后受到5架日机围攻,飞机油箱著火。原可跳伞求生的陈怀民毅然驾机撞向敌机,与敌同归于尽。这副航空手套,是陈怀民在升空决战的前夜留给妹妹陈难的。陈怀民牺牲后,妹妹一直把这副手套珍藏在身边。

  尽管公墓历经沧桑,屡遭破坏,有些烈士的墓穴仅是空穴,但每逢8月14日的中国空军节,这里都会回荡起一首气壮山河,慷慨悲壮,洋溢中华男儿不屈的精神,咏颂年轻飞将报国热忱和高超战技的歌:“八一四,西湖滨;志航队,飞将军。怒目裂,血飞腾;振臂高呼鼓翼叶,群鹰奋起如流星……”

  傍晚我们向高志航的塑像默哀告别,仿佛苍天也肃穆,晚霞也如血。我心里腾起一股热浪,飞鹰远去,英魂永生。献身长空,万古流芳。■文/华盛顿 林征宇


网友留言

返回顶部
关于侨报|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1P5058T12D35F84DT20180129114215.jpg|http://ny.uschinapress.com/zwds.html|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2P5058T12D35F87DT20181030120322.jpg|http://affinity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