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赵文笙离世 萧贵源高度评价

2017-10-13

  【侨报记者叶永康10月12日纽约报道】在联成公所服务超过15年的赵文笙纵有顽强斗志,但经过两次化疗,终不敌癌魔,悄然离世。与赵相知20年的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12日受访时认为赵功在侨社,足可名垂华埠青史。现在不幸走了,绝对是华埠的损失。

  萧贵源指出,华警梁彼得能够安全过关,完全是赵文笙首先站出来号召全体华人抗争,发动捐款打官司才得以成事的。现在赵走了,社会要还赵一个公道,赵是清白的,他坚信那笔7万5000元的剩余捐款还在某一个银行户头,终会水落石出的一天。他认识的赵文笙,不是沽名钓誉之辈,而是本身有一种使命感,帮人帮得很快乐,很多受过赵帮助的人都会感其恩惠。

  前军人会主席谭焕瑜说,赵文笙的确帮助过不少需要帮助的侨胞,这是值得赞赏的。但问题是赵做事不按规章做事,有点独断独行,以致出现今日的联成查帐风波。

  富邦慈善基金总裁傅先清说,赵文笙帮人是帮到底的。例如有些孤苦无依的人死后,赵都会自掏荷包给予火化入土。他又认为核查九人小组做事不厚道。如果要查帐,应在赵稍微健康或过世后才行动,而不是在赵半条人命时动手。

  九人小组成员李锐成说,赵文笙有错就是有错,现在他不想谈这个人。

  笔者1986年认识赵文笙,是打麻将时朋友介绍的,说他是香港仔,刚来几年,在小意区做些房产“驳脚”经纪。赵当时肥嘟嘟,戴着眼镜,很健谈,从识女仔到打牌、赌马都可以说得通透。而且他喜欢“造牌”,对鸡糊、一两番没兴趣,所以跟他打牌要非常小心,否则他手气旺时,牌友要“洗袋”。

  1989年春天,笔者与两位记者在赵族宗亲会与赵打完牌后,他常说之后就没有摸过麻将,因为他要专心打理红宝石餐馆生意,其后又在联成当义工,哪有时间。有时他笑说:阿叶,看什么时候找两只脚,我们打上20圈。

  对美眉记者照顾有加

  赵文笙对媒体友善,特别对美眉记者照顾有加,有点像香港已故才子简而清,很多小妹跟他转,有罗姓女记者数年前当上“旗袍小姐”,就是拜他催票之功。今年7月底,“旗袍小姐”回纽约,他立即叫笔者尽约媒体朋友吃晚饭叙旧,本来下午4点回家的他,特别好兴致,虽然病息奄奄,还吃了几口菜,与大家搭诎。其后由邓学源送他回家。临别时,他笑说,大家走得,不用担心饭钱。听说,之后他只回过联成一次,9日就去了。

网友留言

返回顶部
关于侨报|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1P5058T12D35F84DT20170103114947.jpg|http://ny.uschinapress.com/fileftp/2017/01/2017-01-03/U301P5058T15D60F102DT20170103112110.jpg|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01P5058T12D35F87DT20171001090943.jpg|http://video.ny.uschinapress.com/ad/Chinese_Mazda_CX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