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798厂“涅槃” 新春 老厂开启“艺术人生”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为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任意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2020-01-21
▲由工业区改头换面打造而成的798艺术区已经成为北京当代艺术的地标。邓伟/摄

▲由工业区改头换面打造而成的798艺术区已经成为北京当代艺术的地标。邓伟/摄

  【本报讯】“不到这里打卡,就不能了解一个生动的北京。”在韩国姑娘春子的眼中,798不仅是热门打卡地,更是当代艺术发展和城市更新的北京注脚。截至2018年年底,798内各类机构达到515家;每年举办艺术展览及品牌活动2500多场;2018年参观人次达808万,其中四分之一来自海外。

  但20年前,当老厂闲置面临拆迁时,谁也想不到,它会以一段“艺术人生”,重获新生。

  初见 艺术家摸上门来

  “挑高空间,弧形屋顶,天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洒进来……”时至今日,艺术家黄锐回忆起初遇798的场景,连称“就像邂逅了一见钟情的姑娘”。2002年,他成为首个租用798老厂房、建立工作室的独立艺术家。    

  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伴随国企改革大潮,798所在区域的前身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718厂)关停效益低下的工厂车间,由此出现闲置厂房、大院。彼时,大量厂房的房客是小企业主、个体户。

  2002年,美国人罗伯特租下回民食堂,大改一番用于其当代艺术网站的办公用地,成为海外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窗口,798的名字逐渐名扬海外。当年10月12日,在黄锐牵线下,落户798的北京东京艺术工程举办开幕展“北京浮世绘”,吸引了上千人参观。

  摄影艺术家徐勇正是通过那次展览与798结识。如获至宝的徐勇找到时任798厂物业副经理的何小明,希望把闲置厂房都租下来。这位“大客户”租了上千平方米,并花半年时间把两个陶瓷零件车间改造成公共艺术空间——“时态空间”和“百年印象”。两个空间保留了包豪斯建筑风格最典型的锯齿弧形屋顶,露出了原本模糊的标语,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798的地标。

  改命 老厂开启“艺术人生”

  豪掷百万元人民币改造的徐勇跟798的合同只签到2004年,签合同时,何小明就把798区域未来的规划给徐勇一起看了。“厂区曾经计划要拆迁改造,方向是电子城,定位为中关村东区。”何小明说。“那时候很单纯,没想着是赚是赔,就是太爱这厂房空间了。”徐勇想赌一把。    

  798的出现,让曾经处于半地下状态的当代艺术找到了向阳而生的空间。2003年,徐勇和黄锐等人发起“再造798”活动,联合多家工作室、画廊举办开放日,吸引了3400多人来参加,798渐有影响力。    

  虽然有争议,798还是在2003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22个城市艺术中心之一;2004年,因为798的存在,北京入选《财富》世界最有发展性的20个城市之一。    

  2006年,798被明确认定为“北京市文化创意基地”,老厂的命运被最终改写,开启一段“艺术人生”。

  变迁 798里的去与留

  2001年年底,在《新潮》杂志社供职的舒阳第一次来到798。此后,他与黄锐、徐勇等人一同策划多场活动,并在今年受邀成为798大事记策展人。

  在展览筹备小组的办公室里,一条从1997年开始的时间轴覆盖了整面墙。从2008年往后,大事的密度明显增多了起来。“2008年以后,798的定位和功能在逐步丰富、多元。”舒阳说。

  “2008年以前,艺术区里好像个乌托邦,外来的人很少,艺术家们抱团在这里,探讨艺术,氛围单纯美好。”徐勇回忆。

  2008年奥运会,798与长城、故宫等一起成为奥运接待场地之一。但游客的到来也让798的房价水涨船高,一些艺术家、艺术机构因此搬离,留下的也做出调整。如今来到798,一层临街之处往往是店铺、咖啡厅、餐饮店,工作室藏进背街楼上。

  七星总裁王彦伶给出了798未来的五大定位:国际文化使馆区、国际一流艺术机构聚集区、艺术品交易区、国际文化艺术旅游区、798文化创意自贸区。“798是国际社会看中国发展的一个窗口。”王彦伶想把798打造成国际艺术交流平台。为此,798从2017年开始举办画廊周活动,还联合美术馆举办大师展,并推动青年艺术家驻留等项目。

赵语涵

网友留言

返回顶部
关于侨报|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http://ny.uschinapress.com/ad/2015/m/U386P5058T12D35F84DT20190724183535.jpg|http://ny.uschinapress.com/spotlight/2019/07-17/169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