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钟情羊城

Dec 12, 2019, 16:36 PM
我与父亲终身好友杜宣(著名剧作家、散文家、诗人、国际文学活动家、上海市文联副主席)的合影。

    我与父亲终身好友杜宣(著名剧作家、散文家、诗人、国际文学活动家、上海市文联副主席)的合影。

  南方航空杯侨报“羊城印象”征文大赛获奖作品:优胜奖【纽约】韦薇

  朋友,你应该知道羊城吧?那真是一座美丽无比的城市。

  我的祖籍江阴长泾镇,我的父辈死后几乎全埋在那儿。这和羊城有什么关系?且听我说。

  我从香港移民到美国,已第九年了。极富有的曼哈顿85街地产商许太子女的中文就是我教的。到她家可谓大开眼界!另:白宫、印度宫、卡内基等我均去了。可惜,唐人街、法拉盛大部分地区的脏乱也令人唏嘘。别的不说,单和广州沙面比,就逊色多。

  我12岁那年,跟随父母坐江轮从上海来到广州珠江电影制片厂的宿舍。进了中山大学附中读书。老师一篇作文题:我的家,竟得了九十九分之高分。老师说他执教几十年,从未给过如此高分,让我陶醉!记得内有一段:“我的父亲是个老制片家,活档案。他整日捧着《三家巷》、《奋斗》说要搬上荧幕。他和王为一一起拍的《七十二房客》,那浓浓的羊城味令人难忘。”母亲是个台词很棒的职业演员。她边扫地边还哼着《玉堂春》呢!我们兄妹八人最爱听母亲讲故事,她可以三个小时不停地讲美国片《鬼魂西行》,我们听得耳油都流出来!真是不一样的母亲。

  学校让我参加全市中学生朗诵大赛。我请教母亲,她说:“估计参加的水平都不低,所以你要与众不同!一种属于你的,别人没有的风格。”

  这一段话令我终身受益。我得了第一。评委中有极富盛名的朗诵家黎铿先生,我激动万分。他示范了《孔乙己》《最后一课》。

  每个周日早场青年文化宫,都是母亲一辈的朗诵——令人热血沸腾、流泪的专场。连站道上都坐满了人。我从不无故缺席。完了去北京路“池记”吃一碗只有这店才做得出的高汤炸酱面。为什么纽约就找不到这味道呢?这只能解释一地产一物。

  母亲去全国各地收演员学员,在珠影厂亲自教表演,教台词。其中一个男青年张天喜。他后来主演了电影《雅马哈鱼档》——一部羊城粤味十足的片子。他上门向母亲道谢了很多次!

  我母亲还从王为一叔叔的保姆处学会了一道菜:这保姆一次送了一大碗粥来,原来是咸鱼、花生、菜干熬的,美味无比。记得母亲说:“这样的美味,我连想也想不出啊!”从此,母亲学会了煲汤、熬广东粥。吃惯了上海菜的我,体会了粤菜之真谛。

  66年5月,母亲的好友——冯喆叔叔(电影《羊城暗哨》侦查员的扮演者)从四川来珠影改本子,他常来我家。冯叔叔问我们何处可游泳?我说:“厂后面的赤岗塔下有一条小河。”他带着我、我弟、妹去了。我们轮流骑在他背上,他潜水到“水晶宫”,那种日子开心啊!

  冯叔叔对母亲说:“你女儿声音真棒,我想带她去录一个省台的广播剧:森林里的孩子。”我演一个十四岁的小男孩。

  羊城给了我童年太多美丽的回忆。

  当冯叔叔自杀的消息传来时,我们全家几天吃不下饭。

我父和王丹凤

  我们广州的家就是个文艺沙龙:王丹凤夫妇、孙璟璐夫妇、王龙基(电影《三毛流浪记》三毛扮演者)、严恭、中国舞协主席吴晓邦夫妇、著名剧作家、散文家杜宣的儿子、韦然表弟(姑姑上官云珠之子)均是座上客。韦然表弟带女儿关关来纽约,找了我女儿小婷,后告诉我 :“小婷,很棒!老韦家的!”

  不幸,我父母家先后在广州421海军医院病逝,离开了我。

  今年3月31日,广州羊城出版社及广东新华发行集团联合举办了波儿新书发布会,地点在广州市郊——三水。我被邀请朗诵了《你听见了吗?》。会后,问我希望在哪休息?我答:广州。大会派车把我们夫妇送到广州。我们当晚及第二天都在享受广州享誉天下的美食,浏览五羊的美丽、壮观。

  离开广州时,我们告诉的士司机:“4月9日我们将飞回纽约了。”司机连忙兴致勃勃地介绍:“我们广州几十家老字号茶楼的点心、乳鸽、烧鹅……”我们二天忙不迭地谢道:“一定会再来!”

  千万不要以为只有茶楼里才有佳肴。在广州读书一直到文革,班上同学家我去了一大半,家家都有佳肴,且家家不重复。有些菜普通之极:大鱼蒸大头菜。不到2元人民币,可那滋味至今难忘。

  仅以此文缅怀我的父母、上官云珠、王丹凤、冯喆等等老一辈艺术家,教了我本事及做人的这些叔叔、阿姨。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